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零九章 威震定军山

第六百零九章 威震定军山

  恼羞成怒的夏侯渊,一怒之下,便要分兵去夺还定军山。

  这时,郭淮却忙道:“将军,末将以为,这个时候万不可去分兵夺定军山。”

  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夏侯渊眉头一皱。

  郭淮道:“阳平关险要难攻,颜良定然是久攻不利,才会出此诡计,其目的自然是想诱使我军分,倘若将军今分兵去夺定军山,那便正中了颜良下怀呀。”

  郭淮的劝谏,不是没有道理,只是,此时的夏侯渊,已被定军山的失守彻底的激怒,哪里还听得进人劝。

  “你不过一区区军司马,懂得些什么,今颜贼据了定军山,向西可威胁阳平侧后,向东可危及南郑,本将岂能坐视不顾。”夏侯渊沉声道。

  郭淮也不假思索,忙道:“阳平关、南郑,以及汉中诸城,皆位于沔水北岸。今若颜军有所异动,将军只需遣一支兵马沿南北跟随,待颜军半渡之时,趁势击之便是。再则,米仓山小道极难行走,颜军这一支兵马即使偷袭了定军山,其粮草必也难以维持。所以末将以为,咱们只需坚守阳平关,固守不战,定军山的颜军过不多久,自然不战自退。”

  郭淮一番分析,似有道理,夏侯渊微微陷入了沉吟。

  而这时,杜袭却道:“郭司马你这只是肤浅之见了,丞相给我们的命令,乃是不得令颜贼一兵一卒踏入汉中一步,今颜贼袭取了定军山,咱们已是有违丞相的叮嘱。且颜贼夺了定军山,必会使汉中人心造成震动,倘我军不尽快夺还,军心士气必将日渐消靡,那个时候,所造成的恶果,又岂只是单单失了一座山头那么简单。”

  原本还有犹豫的夏侯渊,听得杜袭这一番话后,表情陡然肃厉,决然已尽显于色。

  他猛一拍案,决然道:“本将心意已定,无论如何,一定要拔掉黄忠老匹夫这根钉子,谁敢再多言半句,本将必军法处置。”

  夏侯渊怒下决心,郭淮自不敢再劝半句,只好闭口不言。

  当下,夏侯渊便做出布署,留李典、曹休二将,率一万兵马继续守阳平关,夏侯渊自己,则率郭淮、杜袭二将,领一万兵马去夺定军山。

  率军赶赴定军山一线的夏侯渊,侦知黄忠在定军山前,下了东西两寨,夏侯渊便同样也设下两寨,堵住黄忠军东西两面进兵的路线,以形成对峙这势,牢牢的盯住定军山的颜军。

  ……定军山。

  阳平关的动向,早有斥候在第一时间,将情报送抵黄忠手上。

  “一切都与主公预料的一样,夏侯渊果真是上当了,孝直,接下来该我们出手了吧。”黄忠摩拳擦掌,热血涌动。

  法正点头道:“既然如主所所料,透敌之计已成,自当尽快攻破敌寨,我军所携粮草不多,最多只能撑得十日,宜当速战速决。”

  “十天的时间足够了,不过老夫担心的是,那夏侯渊若势不能敌,又退回阳平关的话,那我们也只是得一时之胜,终究无法完成主公交待我们的任务,孝直,你可有什么一举两得之计吗?”黄忠问道。

  法正陷入了沉默。

  他回想起了,临行之前主公颜良对他的交待。

  颜良并没有交待,如何令他破敌,颜良只是对他说,以你法正的智谋,只要成功袭取了定军山,观其山势地利,到时候自然就会想到破敌之计。

  法正并不清楚,颜良为何会对他如此的信任,而那临行前的言语中,更仿佛在暗示,他法正将注定协助黄忠,击破夏侯渊一般。

  “主公既是如此信任我,我岂能令主公失望,法正啊法正,仔细想想吧……”

  踱步于帐中,法正冥思苦想,脑海之中,不断的闪烁着定军山一带的地形。

  思绪良久,蓦然间,法正的眼眸一亮。

  “若想击破阳平关,必要斩其首将夏侯渊,只要夏侯渊一死,阳平守军自然军心瓦解,不攻自破。”法正的眼眸中,杀机弥漫。

  黄忠又看到了立奇功的希望,兴奋道:“不知孝直有何良策,可斩那夏侯渊?”

  法正遂是轻捋短须,面带诡笑,将自己胸中的计策,缓缓的道了出来。

  黄忠听罢,那苍老的脸上,不禁浮现出冷绝的笑意。

  当天,黄忠便依法正之计,立营之后,假意率军向山前曹营发动了几次佯攻,待强攻无果之后,便闭营不出,坐等时机。

  ……一连七天,颜军按兵不动。

  夏侯渊以杜袭率四千兵马,守备东营,自率六千兵马守备西营,东西二营与颜军的两座大营对峙,相距不过数里,遥为互应。

  夏侯渊虽然没有采纳郭淮的建议,但郭淮关于颜军粮草方面的分析,他却是赞同的。

  正是因此,分兵至定军山的夏侯渊,才决定坚守不战,耗到颜军粮草几近时,逼其不战自退。

  “郭司马,看来你还是多虑了,本将分兵又怎样,今颜军还不是屡攻不利,无所作为,本将看再过不了几天,他们就得粮尽而退了。”

  夏侯渊看着手中的情报,对郭淮的谨慎,表现出了些许不屑。

  郭淮却道:“将军,那黄忠勇武不凡,法正又极有诡计,万不可轻视。今我军已是分兵前来定军山,如今再又分兵立东西二营,实是犯了兵家大忌,末将以为,还是弃了东营,将两军合而为一才是稳妥。”

  郭淮没有趁势恭维几句,反而是对夏侯渊的策略,进言表示了质疑。

  夏侯渊脸色顿时一沉,将手中的情报往案上一掷,冷哼道:“郭淮,你也太忌惮颜军了吧,就算颜军想耍诡计,这定军山山势狭窄,纵有诡计料也难以施展,贼军有一万,本将也有兵一万,有何可担心的。”

  郭淮的进言被驳回,眼见夏侯渊不悦,郭淮只得悻悻的闭口。

  正当此时,亲兵急入,拱手道:“启禀将军,东营杜将军发来急报,言是颜军对东营突然发起猛攻,攻势甚至是猛烈,杜将军只恐要守不住,请将军速派援兵增援。”

  杜袭求援!

  颜军七日不攻,原来就是酝酿着一场对东营的强攻,哼,当真是小看了我曹军的顽强。

  夏侯渊腾的站了起来,傲然道:“颜贼想破我东营,没那么容易,郭淮,本将命你率三千兵马守营,本将自率三千精锐前去救援东营。”

  自傲的夏侯渊,要亲自出马。

  “将军乃三军之首,岂可轻动,不若由将军守军,末将前去救东营。”郭淮进言道。

  郭淮这是怕夏侯渊有失,但他的担心,换来的却是夏侯渊的一声冷笑。

  “你不是说姓黄的老匹勇武不凡吗,本将若不亲自出马,就凭你,你能战得过那老匹夫吗。”夏侯渊自傲之时,却对郭淮予有所不屑。

  郭淮神色顿显尴尬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  夏侯渊也不再多言,当即点起了三千精兵,出得西营,如风一般向东营扑去。

  东西二营相距不过数里,夏侯渊一彪兵马,出营未久,便行至定军山主峰前的那片空旷之地。

  远方处,那隆隆的喊杀之声,已隐约可见,显然东营处,一场恶战正在进行。

  “黄忠老匹夫,你等着吧,本将这就亲手斩了你的人头,狠狠杀一杀那颜贼的威风。”

  夏侯渊迫不及待要一战立功,心中杀气如火而焚,催督着士卒纵马疾行。

  这位夏侯家的猛将,还有那三千匆匆的曹军,却浑然不知,就在不远的定军山主峰上,无数双冷绝的眼睛,正死死的盯着他们。

  黄忠、法正,并骑而立。

  身后处,躲藏在山后天洼中的三千长沙兵,已悉数翻至了山顶,一双双嗜血的眼眸,正饥渴难耐的盯着山下的猎物。

  “老将军,夏侯渊已中了我们的诱敌之计,天赐的良机在此,老将军还在等什么。”法正马鞭遥指山下,豪然道。

  黄忠心中的热血,瞬间狂燃如火。

  “孝直且在此闲坐片刻,静看老夫成此大功吧。”豪然一语,黄忠跃马而立,横刀立于众军之前。

  回视众长沙兵,黄忠声如惊雷,高叫道:“长沙的勇士们,攻取汉中的首功就在眼前,是男儿的,就随老夫冲下山去,杀尽曹贼,扬名天下——”

  暴喝声中,黄忠双腿一夹马腹,纵马舞刀,直向山下俯冲而下。

  “杀——”

  战旗招展,鼓声如雷,三千精锐的长沙兵,咆哮怒吼着,追随着他们须发皆白的老将,如山洪一般,漫山遍野的冲下山去。

  四蹄翻飞,黄忠纵马舞刀,如一骑黄色的闪电,借着俯冲之势杀下山坡,寒光流转的战刀,直趋敌将夏侯渊而去。

  骤起的敌军,令山前经过的曹军,霎时间陷入了惊慌失措的地步,纵然是夏侯渊,一时也惊得乱了阵脚。

  惊诧的夏侯渊,万万也没有想到,狭窄的定军山主峰上,竟然会藏了这么多的兵马。

  正自惊异时,却见山坡之上,那一员老将如从天而降一般,转眼间撞入惊慌的己军,惊散惶恐的士卒,竟是直向自己杀来。

  夏侯渊的背上,霎时间涌起一股彻骨的寒意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