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三哥的老婆

第六百一十一章 三哥的老婆

  威喝声中,颜良纵马而出,向着已经被打残的阳平关,狂卷而去。

  数千的虎卫亲军也随之而出,周仓与胡车儿跟随于左右,潮水般的兵流,向着关门涌去。

  率先攻上关城的甘宁,指挥着他的士卒斩破吊桥,打开城门,通往阳平关的道路,一路畅通。

  颜良纵马如风,如黑色的闪电闯入阳平城内。

  放眼望去,整个关城已乱成一片,残存的一万曹军,正与攻入关中的颜军乱战成一团,街头巷尾到处都在血战。

  冲入城门的颜良,青龙刀自左而右荡出,如车轮一般,将挡上来的数名曹军斩成粉碎。

  漫天的血雾之中,颜良如神将一般,巍然屹立在城门前,那无上的威势,直震慑得附近的曹军不敢近前。

  这时,身后的大军如潮涌上,喊杀震天,明晃晃的刀林,如神死的獠牙,将那些惶恐的曹卒,无情的撕碎。

  “杀,痛痛快快的杀,杀尽一切顽抗的敌人——”横刀而立的颜良,狂笑着大喝。

  ……护军府。

  夏侯涓踱步于门口,已是急到焦头烂额。

  外面震天的杀声,搅得着夏侯涓的心思,她知道,关城外的颜军已杀进来了阳平关,正与自家的将士激战。

  夏侯涓万万无法想通,有自己威不可挡的叔父在,颜良那个狗贼,他究竟如何能杀入关城。

  焦虑不安中,嘈杂的脚步声响起,但郭淮等一众将士急,抬着全身是血的夏侯渊,匆匆忙忙的奔入了府中。

  夏侯涓大吃一惊,几步扑了上去,惊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二伯怎会如此?”

  一脸阴沉的郭淮,一面叫人给夏侯渊治伤,一面将定军山兵败,夏侯渊重伤之事,叹息着道了出来。

  夏侯涓越听越惊,越听越不可思议,自己崇拜的夏侯叔父,勇武无双,用兵如神,怎么会中了颜良的计策,还为颜良的部将所伤?

  此时,府外的喊杀之声更盛,激烈的厮杀似正在逼近军府。

  急促的脚步声再度响起,却是浴血的曹休扶剑而入,喘着气叫道:“妙才叔父呢,兄弟们就快顶不住了,叔父快拿个主意呀。”

  经过一番的紧急处理,身受重伤的夏侯渊,幽幽的转醒过来。

  众人大喜,急是围了上去。

  夏侯渊挣扎着要起身,口中还咬牙道:“扶本将起来,本将要率军再战,一定要夺还定军山。”

  众人一怔,面面相觑,均露无奈之色。

  显然,精神大损的夏侯渊,意识还停留在定军山一败的时刻,根本未曾料到,事态已严重十倍。

  “叔父,贼军已攻入了关城,我军正自苦战,只是敌众我寡,恐怕就要挡不住了,请叔父速做决断。”曹休默默道出实情。

  夏侯渊愣怔了一瞬,原本惨白的脸色,骤然大变,惊怒之下,连喷了几口鲜血。

  “阳平关不能有失,绝不能,本将要跟那颜贼拼死一战。”夏侯渊边咳着血,边是挣扎欲起。

  只是,重伤如此,夏侯渊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,又何以再战。

  郭淮眉头紧皱,劝道:“将军身负重伤,焉能再战,今敌兵已攻入阳关,关城势难再守,为今之计,只有弃守关城,退守斜谷,以待丞相大军来援才是唯一出路。”

  “本将绝不放弃阳平关,绝不会——”夏侯渊愤怒已极,也不知从哪里挤出来的力气,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。

  只是,这一吼之后,气息大损之下,夏侯渊闷哼一声,又是昏死了过去。

  夏侯渊这么一昏倒,在场的诸将,又陷入了群雄无首的境地。

  外有数倍的颜军正在关中大杀,军心动荡难抵,主帅夏侯渊又昏死不醒,阳平关的曹军,已是到了生死存亡之时。

  诸将乱成一片,皆不知如何时好。

  此时,郭淮却冷静道:“夏侯护军不省人事,难以再主持军务,然军中却不能无首,就请文烈将军暂代帅职,统领我等抗御颜军。”

  郭淮这般一提议,其余诸将也纷纷附合,皆请曹休暂为三军之主。

  此时的曹休,却不禁面露为难之色。

  无曹操的相令,擅自充当三军之主,此明显有违于军法之事。

  然眼下夏侯渊昏死,军主无首,作为此间唯一的曹氏宗族将领,曹休若不站出来主持大局,整个阳平关,乃至汉中诸军,就将面临崩溃覆没的危险。

  权衡再三,曹休无奈之下,只得接受了诸将所请。

  诸将大喜,精神为之一振,郭淮趁机又进言,放弃阳平关,退守斜谷一线。

  冷静的曹休自知无力回天,也不及多想,当即下令全军从东门杀出去,退往南郑。

  于是,诸将便将夏侯渊抬上马车,曹休、郭淮率数千精锐的亲军,一路向东门杀去。

  于此同时,正自巷战的李典诸将得令,也纷纷的望东门杀去。

  东门一线,黄忠的一万将士,正与曹军混战。

  因是兵力较为分散,曹休这路兵马,抱着求生之念,拼死的猛将,颜军倒是无法集中兵力阻击,被曹休一路杀至了关城东门。

  此时黄忠得知讯息,当即率三千长沙兵追赶前来,斜刺里杀了出来,把曹军截为了两段。

  曹休等人也顾不得后面之军,只护着夏侯渊拼死冲出了关城,向着南郑方向仓皇而逃。

  重伤昏死的夏侯渊,在迷迷糊糊之中,逃过了一命,但他那清醒的侄女夏侯涓,反而却没有那么幸运。

  本是骑马跟随在队伍中的夏侯涓,因是不善于骑术,渐渐被落在了队伍后面,当黄忠率军杀到时,夏侯涓又随两千曹军被截击在了关内。

  混乱之中,夏侯涓随着仓皇败军四处逃窜,身边的士兵是越战越少,最终她只落得孤身一人。

  此时的夏侯涓才意识到,自己已无路可逃,竟被抛弃在了阳平关中。

  无奈之下,夏侯涓只得又纵马而回,回往了早就空无一人的护军府中。

  “我该怎么办才好,怎么办才好啊……”逃入大堂内,夏侯涓将堂门关闭,焦虑仓皇,不知所已。

  外面处,马蹄声和叫嚷声响起,显然是颜军已攻入了军府。

  夏侯涓知道,自己成为颜军俘虏这般屈辱之事,马上就要变成事实。

  “我乃夏侯氏的女儿,就算为颜军所俘,岂能有损夏侯家的声名,夏侯涓,你不能再害怕,你要镇定下来。”

  夏侯涓再三告诫着自己,她极力的平伏下了惶然的心情,渐渐恢复了平静。

  想想反正已无处可逃,干脆就坦然被俘,于是夏侯涓便端坐在那里,一脸淡然自若,坦然的等着敌人闯进来。

  未几,只听得“咔嚓”一声,诺大的堂门,便从外一脚踹开。

  一众来势汹汹的颜军,呼啸而入。

  接着,一名身如铁塔,威风凌凌的英武之将,大步迈入了大堂中,那锐利如锋的目光,一下子就扫到了对面端坐的夏侯涓。

  步入之将,正是颜良。

  颜良原以为,此时的护军府中,早已人去楼空,却不想,这大堂之中,竟还有一个少女,那般沉静的端坐在那里,俨然一副临危不惧的样子。

  “有意思……”颜良的嘴角,一丝冷笑浮现。

  那一丝冷笑,夏侯涓看在眼里,娇嫩的身子不禁微微一颤,无形中就感觉到了一丝寒意。

  “哪里来的贱女人,我家主公在此,还不快滚下来。”周仓厉喝一声。

  听得“我家主公”四个字,夏侯涓的心头又是一震,她这才知道,眼前这个巍然雄壮的男人,就是颜良。

  那传说之中,杀人如麻的恶魔,那连伟大的曹丞相都不敌的敌手,那重伤自己叔父的仇人,如今,就在眼前。

  夏侯涓的心头,愤恨与忌惮的情绪,杂糅而生,秀眉不禁暗暗一凝。

  “你就是颜良吗?”夏侯涓故作镇定,昂首一问。

  “敢直呼孤之姓名,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。”颜良神色肃然,一步步走向夏侯涓。

  尚隔数步,夏侯涓便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力,正扑面而来,几令她有种窒息的错觉。

  “我是夏侯氏的女儿,绝不能在这个卑微的匹夫面前表现出畏惧,绝不能……”

  心中再三告诫,夏侯涓强抑畏心,昂着头道:“我叫夏侯涓,夏侯妙才乃是我的叔父,颜良,你现在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吧。”

  夏侯涓,夏侯渊的侄女?

  颜良思绪飞转,脑海里搜寻着那些先知的记忆。

  他忽然想起,演义中似乎曾提到,夏侯渊有一侄女,出外砍柴之时,为张飞所掳,强娶为妻,后生育一女,做了刘禅的皇后。

  这件事情,应该是发生在建安五年,也就是他颜良起兵反袁之时。

  而颜良的起兵,正好打乱了刘备的原有轨迹,自也会影响到张飞,那么因为如此,夏侯涓避过了被张飞掳去的命运,也未尝没有可能。

  “原来是张三哥的老婆啊,嘿,有趣,有趣。”颜良嘴角扬起冷笑,大步而上,几下便走到了夏侯涓身前。

  听着那莫名其妙的言语,看着那不怀好意的冷笑,表面自恃的夏侯涓,心中已是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