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人辱好过万人辱

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人辱好过万人辱

  砰!

  房门紧闭,屋中,只余二人。

  孤男寡女,共处一室,本就够令人尴尬,况且,眼前这个男人,还是死敌,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。

  夏侯涓心中寒意悄然,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。

  她在畏惧。

  那畏惧的眼神,那颤栗的身子,却让颜良分外的享受。

  他冷笑一声,径直坐上了床榻,伸手向她一招,命令道:“孤苦战一天,腰酸腿痛的,你过来为孤捶捶腿。”

  颐指气使,就如同在指使一名卑贱的奴婢。

  夏侯涓细眉一凝,苍白的脸蛋掠起几分愠色,却将头扭向一边,对颜良不理不睬。

  夏侯家祖上出于名门,当年在家乡也是一方豪强,自追随曹操起兵后,更成了权势仅次于曹氏的一族。

  身为名门之秀的她,却要给一个出身卑的匹夫捶腿,这若是传将出去,夏侯家的颜面何在?

  看着夏侯涓的自恃之状,颜良的鹰目中,一丝阴冷闪过。

  “来人啊!”颜良厉声一喝。

  房门大开,周仓带风而入。

  “去,把外面看守的婢女,给孤拖一个进来。”颜良令道。

  周仓得令,出得外面,将一名伺奉在外的婢女提了起来。

  婢女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,吓得是战战兢兢,跪伏于地不敢抬头。

  颜良却语气平和道:“你休得慌张,孤只是问你几句话而已,你告诉你们这位夏侯小姐,这座府中的其余婢女,现在都在哪里?”

  婢女依旧不敢抬头,只颤声答道:“回大司马,其他姐妹,都被带去了营中,去伺候那些兵士了。”

  闻知此言,夏侯涓的神色微微一变。

  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,女人的价值,有时候甚至还不如一袋粮食。

  战败诸侯一方的奴婢妾室,往往都会沦为胜者的战利品,被胜者作为犒赏之物,赏给麾下将士。

  这种事,不光颜良在干,曹操、刘备,曾经的孙权、袁绍,他们都这么干过。

  而且,如此作法,非但不会遭人诽议,反而会被视为主公的一种慷慨大方,赏罚分明的美德。

  颜良攻陷阳平关后,自然将夏侯渊护军府中的那些婢女,统统的都纳为战利品,中姿者赏给诸将,次者发配诸营,犒赏军士,姿色端庄者,则留为己用。

  如今,那几十名婢女,除了门外看护夏侯涓的几人外,大部分已沦为颜军将士的玩物。

  颜良借婢女之口,让夏侯涓感受到残酷后,便是摆手将之屏退。

  房门重新关上,此时的夏侯涓,脸上少了几分自恃,却多了几分忌惮。

  颜良盯着他,冷冷道:“现在孤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乖乖过来给孤捶腿,要么孤现在就把你赏给诸营将士,孤麾下可还有几万名将士,有大半年没有沾过腥,只是不知你这小身板,可经受得住这么多虎狼之士。”

  颜良就是这么直白的在威胁她,我颜良的地盘上,想怎样就怎样,管你是什么来路的女人,只要我看中的女人,统统都必须要屈服。

  夏侯涓娇躯一颤,明澈的眼眸中,闪烁着惶恐的惧意。

  此刻的她,才意识到了颜良手段的残酷。

  她知道,眼前这个魔鬼般的男人,绝对是说到做到,不仅仅只是言语上的威胁。

  一想到自己娇弱无暇的身子,要去给那成百上千的粗鲁丑陋的军汉蹂躏和玷污,夏侯涓心就一阵酸痛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无路可选,夏侯涓只得暗暗咬牙,决定委曲求全,放下几分尊严。

  心怀着畏惧,夏侯涓扭捏了片刻,贝齿轻咬着朱唇,百般不情愿的挪至颜良跟前。

  犹豫片刻后,她终于是屈下了高贵的双腿,跪伏在了床榻前,伸出一双纤纤素手,颤抖着为颜良捶腿。

  夏侯家的女人又如何,还不是得跪伏在老子的面前,奴颜卑微的伺候我。

  颜良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的得意,将腿伸将开来,肆意的享受着这份快感。

  “用些力,你当是在挠痒痒吗。”颜良喝道。

  夏侯涓只能忍受着,默默的把恨往肚子里咽,一双臂手微微加了些力。

  颜良腿上享受着,虎掌也没有闲着,伸将出去,轻抚着她的头发,抚着她潮红的脸蛋,抚着她的香颈,抚着她的……夏侯涓是羞得满脸潮红,呼吸急促,胸脯剧烈的起伏,一颗心儿几乎要从腔中跳将出来。

  出身娇贵的她,从未想到,自己有朝一日,会如此卑贱屈辱的服侍这个死敌。

  而且,这在这间屋中,这间曾经属于叔父夏侯渊的房中。

  此刻的夏侯涓,隐约有种感觉,感觉叔父的失望愤慨的眼睛,从正后面盯着她,盯到她如芒在背,难受之极。

  只是,她却只能屈辱的忍耐。

  不然呢,再自恃下去,难道去让她沦为千人骑,万人辱的娼妓吗?

  夏侯涓越是难为情,越是羞恨交加,颜良就越是兴奋。

  转眼间,他已是血脉贲张,烈火焚身。

  蓦的,他一把将夏侯涓拖上榻来,在她还不及防备时,那虎雄之躯,就已然扑了上去。

  “不要,不要——”惊诧的夏侯涓,本能的挣扎,惊叫着。

  颜良却冷冷道:“孤劝你还是乖乖的顺从,别以为你是什么金枝玉叶,孤就非要吃你不可,孤可从来不缺女人,再折腾下去,孤现在就把你发配到营中去。”

  又是一语残暴的威胁,夏侯涓心头剧震,很快便不敢再挣扎,慢慢的软了下来。

  历史上的夏侯涓,为死敌张飞抢了去,最后还不是乖乖的做了张飞的夫人。

  颜良很清楚,夏侯涓和这个时代其他的女子一样,都不是什么贞节烈女,只要能生存下去,她们可以向任何男人伏首。

  所以,对付夏侯涓,颜良根本就不屑于使什么手段。

  果然如他所料,只几句言语的恐吓,夏侯涓便被彻底的震慑,最终只能无奈的闭上了眼睛,带着一脸的晕色,承认这无奈的现实。

  被一人污辱,总比被千万人污辱要好过几分吧……夏侯涓的心中,这样安慰着自己。

  见得夏侯涓顺从下来,颜良这才满意,抖擞精神,开始了肆意的征伐。

  窗纸之上,身影缠绵,月光正当朦胧。

  ……斜谷口,曹营。

  满营弥漫着失败情绪,只要没有长官在场,几乎每一名曹卒,都会唉声叹气。

  五千曹军残兵,尽皆心惊胆战,只怕颜良的大军,随时都可能来攻。

  但他让他感到庆幸和意外的时,攻陷了阳平关之后,正处胜势的颜良,并没有趁势大举来攻,反而是给了他们难得的喘息之机。

  于是,这几千残兵,便日夜期盼着,他们的曹大丞相,赶紧率援军前来解救他们于水火。

  中军帐中,从昏死中醒来的夏侯渊,已然从悲愤中喘过气来,黄忠那一刀的重伤,虽然没有要了他的命,但也让他就此卧床不起,没有个大半年只怕无法再上战阵。

  “涓儿呀,不知你现在如何了,如果你为颜贼所俘,为叔希望你能勇敢些,千万不能丢我夏侯家的声名……”

  卧病在床的夏侯渊,这般期盼着。

  虽然有些心狠,但夏侯渊还是希望,夏侯涓能够选择自尽,来保住夏侯家的面子。

  只是,夏侯渊却万万想不到,此刻,他的宝贝侄女,已然正臣服于颜良的身下,默默的忍受着每个女人都将必经的折磨,正从一名少女,蜕变成一个女人。

  无奈的煎熬之中,夏侯渊在病痛中,苦撑了整整十天。

  这日午后,曙光终于到来。

  亲兵来报,曹操率领着四万大军,从长安而发,日夜兼程的赶路,终于是穿越斜谷进抵了汉中。

  闻知喜讯的夏侯渊,不顾左右的劝说,苦撑着病躯下床,亲自前往营门去迎接曹操。

  当夏侯渊看到那浩浩荡荡的大军,徐徐映入眼帘时,激动得是热泪盈眶。

  左右曹军将士,无不是热泪难抑,仿佛于绝望之中,终于盼来了救星一般。

  未及多久,大军入营,缺了两颗门牙的曹操,策马昂首而入。

  夏侯渊忙是迎上前去,在左右的搀扶下跪了下去,拱手愧然道:“渊守御不利,失却了阳平重镇,致使汉中陷入危境,请丞相降罪。”

  曹操忙是跳下马来,亲手将夏侯渊扶起,抚其肩,傲然笑道:“胜负乃兵家常事,妙才你已尽力,何罪之有。本相今率大军前来,正是要击退那颜贼,为你报这重伤之仇。”

  “多谢丞相不责之恩。”夏侯渊感激涕零,起身之际,已是深受鼓舞。

  精神振作的夏侯渊,扬臂叫道:“杀颜贼,报血仇——”

  “杀颜贼,报血仇——”

  “杀颜贼,报血仇——”

  士气复振满营曹卒,尽皆放声大叫,猎猎的杀气回荡在山间。

  曹操微微而笑,看着士气复振的将士们,仿佛也暂时忘记了嘴上的痛,焦黄的脸庞间,渐渐浮现起几分得意与傲气。

  “颜良啊颜良,前番你射伤于孤,今又伤我爱将,破我关城,这个仇,我曹操此番就跟你决一死战,一并报还!”

  曹操恨得暗暗咬牙,举目望去,那一队队雄健的骑兵步入眼帘,曹操脸上的自信,愈重了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