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一十四章 作壁上观,熬死曹操

第六百一十四章 作壁上观,熬死曹操

  阳平关。

  曹操率大军进抵斜谷的消息,第一时间就传到了阳平关。

  闻知曹操亲来,诸将皆慷慨请战,意图趁着大胜余威,将上一次死里逃生的曹操,彻底的给灭了。

  诸将巴不得再战,诛灭曹操,颜良却不急。

  如果颜良急着趁势拿下南郑,全取汉中,他就不会在阳平关按兵不动多日,早就尽起大军去击破斜谷口的曹军,连进入汉中的机会都不留给曹操。

  今阳平重镇已在手,主动权尽握在颜良手中,他要的就放曹操再入汉中,让他尝尝被动的滋味。

  阳平失陷,武兴的徐晃为之震恐,其军已放弃武兴,退守陈仓。

  武都的曹真所部,亦不得不放弃了下辨,退保祁山。

  这也就是说,曹操进入汉中的陇右和陈仓两条坦途大道,已彻底的断绝,曹操只能从阳平关以东三条谷道中,最为“平坦”的斜谷入汉中。

  今曹操已将汉中之民尽迁关中,这也就是说,曹操四五万大军,根本无法就地征粮,所有的粮草都只能由长安,经由斜谷栈道运往汉中。

  这就意味着,曹操至少要动用十余万的民夫,纯以旱路,穿越几百里艰险的斜谷为前线运粮,而所运之粮,有十分之五六,却要被那些役夫消耗在半路上。

  如此巨大的损耗,以曹操现在的经济能力,根本就负担不起。

  颜良和他的谋士团们,就是看中了这一点,才会坐放曹操入汉中。

  于是,颜良压制住了诸将的求战之念,分拨精兵,据守住定军山等要险,自以大军坐镇阳平关,拒不出战。

  颜良之目的很简单,据守险要,坚守不战,耗到你曹操粮尽而不战自退,然后,便可不费一兵一卒,坐收汉中。

  颜良据守不出战术,很快就让曹操尝到了苦果。

  曹操原本以为,夺取了阳平关的颜良,会为胜利冲昏头脑,毫不犹豫的出关与他进行决战。

  而曹操为了在旷野决战中击败颜良,特意从凉州调集了七千精锐的骑兵,这七千铁骑,也正是他敢和颜良进行决战的资本所战。

  自曹操攻取凉州之后,得到了凉州的健马,麾下的骑兵数量剧增。

  若纯论兵力数量,曹操在几大诸侯中并不占优,但他在骑兵的数量和质量上,却占有着巨大的优势。

  然益州之地,山川险峻,并不适合骑兵作战,故曹操前番平汉中,并没有带多少骑兵入川。

  现在却不同了,过阳平关往东,沔水平原地势远较蜀中开阔,骑兵便有了用武之地。

  正因如此,曹操才敢率军入汉中,希望能利用他的骑兵优势,一举击败颜良,收复阳平关等失地。

  只可惜,曹操的美好蓝图,破灭了。

  颜良并未如他所想那般,被胜利冲昏了头脑,盲目的出击一战,反而是紧闭关门,坚守不出。

  无奈之下,曹操只能连派数将,轮番的去阳平关向颜良叫战,却均为颜良视而不见。

  这种对峙与僵持,不知不觉便持续了近一个月的时间。

  秋日已深,雨水不绝,斜谷泥流频发,本就艰难的谷道,逾加的难行,曹军的粮道常处于时通时断的不利状态。

  粮草不济,汉中的几万曹军,只能逐日的削减军士配己,不多日的时,便搞得曹军下层士卒是怨声载道,士气日渐消沉。

  来时自信满满的曹操,这个时候,也是锐气丧尽,陷入了惆怅之中。

  中军帐,气氛一片的消沉。

  “尔等都说说吧,本相当如何击破颜贼,夺还阳平关?”曹操板着脸,向众文武询问。

  众人皆默默无语,就连郭嘉,这个时候也是闭口不言。

  毕竟,前番建议曹操调西凉骑兵南入汉中,与颜良决一死战的是他,而眼下颜良拒兵不出,使得曹操陷入全面的被动,郭嘉自觉颜面有失,心中就算有打算,一时也不好出口。

  一片沉默中,却见一人走了出来,拱手道:“启禀丞相,如今粮道不畅,三军士气消沉,阳平关、定军山险要已尽为颜贼所据,这汉中是势难再守,末将以为,此时当果断放弃汉中,撤兵回关中才是上策。”

  曹操举目扫去,却见进言之人,正是郭淮。

  郭嘉等众谋士,心下皆是暗暗赞同,差点就要站出来表示附合。

  然曹操的眉头却是一凝,不悦道:“三军将士费尽心血,方才拿下汉中,今你却劝本相拱手将汉中让给那颜贼,你这是叫本相寒了将士们的心吗?”

  这般一质问,顿时把郭淮问得哑口无言,面露尴尬,只得讪讪的退了下去。

  本待附合的郭嘉,话到嘴边时,却又生生给咽了回去。

  郭嘉知道,曹操这是怕就此弃却汉中,灰溜溜的撤回长安,会伤了自己的面子,令自己威信大扫。

  身为一朝之相,威信若失,如何能镇服群臣,曹操这也是没办法。

  哪怕曹操自己明知汉中不可守,可是他一时片刻间,就是转不过这道弯,放不下这早晚都要丢掉的面子。

  深知曹操之心的郭嘉,只能心中暗暗一叹而已。

  这一场军事会义,便在这不融洽的气氛中,无所收获的结束。

  曹军上下,士气愈发的消沉。

  ……阳平关。

  曹操苦逼之时,颜良却在置酒高会,三军将士的嘴巴也没有闲着,一日三顿饭吃到撑。

  阳平关本为曹军屯粮之所,颜良破关之后,逃溃的曹军来不及毁掉屯粮,那数十万斛的粮草,尽皆落入了颜良手中。

  阳平关之粮,再加上刘璋屯集在成都的粮草,颜良可谓是名符其实的大户。

  所以当斜谷口的曹军,正过着每日限量配己的苦巴巴日子时,阳平关上的颜良将士,却早就直奔小康。

  什么荣耀,什么信念,所有的漂亮的口号,都远不及吃饱了来得实惠。

  几万号颜军将士,吃饱喝足了,感念颜良之恩,高涨的士气无处发泄,纷纷的慷慨请战,要将满身的力气用来杀戮曹军,来报答颜良对他们的厚恩。

  斜谷曹军的窘境,己军高涨的士气,诸般利弊,颜良都了如指掌。

  颜良和他的谋士们都感觉到,时机已到,是时候给曹操致命一击了。

  当天,颜良与庞统、法正二人合议已定,遂是亲笔修下一道战书,派人送往给斜谷的曹操。

  那是一道相当狂妄,对曹操尽极挑衅的战书。

  颜良在战书之中,讽刺曹操托名汉相,实为汉贼,把从二人自汝南起的诸般交手,曹操的屡战屡败,都从头到尾的细数讥讽了一回。

  末了,颜良直接以命令式的口气,叫曹操识相的就早点滚出汉中,否则颜良必荡平曹军,亲手割下曹操的人头。

  最“粗俗无礼”的是,颜良还发誓杀曹操,攻破长安之后,要把他的夫人卞氏在内的所有妻妾,统统都纳为己有。

  观得此书的曹操,怒气填胸,差点就没把肺给气炸了。

  纵横天下多年,曹操被什么样的对手没有骂过,就连袁绍都曾骂他是“阉丑遗祸”。

  只是,象颜良这样,公然称要把曹操的妻妾,统统都霸占的,这还是头一回。

  生平最喜抢夺别家妻妾的曹操,如今面临着自己妻妾要被抢的威胁,如此羞辱,简直比骂他是阉丑遗祸更令曹操愤恨。

  “狗贼颜良,焉敢如此相羞,传令下去,明日三军尽出,本相要跟这个下贱的匹夫决一战死!”

  怒极之下的曹操,将颜良的战书撕了个粉碎,怒下了决战之令。

  众文武都被曹操的盛怒赫到了,他们追随曹操这么多年,还从未见曹操如此发怒过,这时便无人再敢吱声。

  “丞相,颜良拒守一月不战,今偏偏在我军士气低落之时挑战,末将以为丞相若接受挑战,正中了那颜良的下怀。”郭淮不知曹操性情,这时便唱起了反调。

  曹操瞪了他一眼,怒道:“本相屯兵斜谷多日,为的就是诱使颜贼出战,今他主动送上门来,正合本相之意,此时不战,再待何时。”

  “丞相——”

  郭淮欲待再劝,曹操已勃然变色,摆手喝道:“郭淮,你屡次三番的动摇军心,本相岂能再容你,来人啊,将郭淮关往囚车,待本相杀败颜贼手再处置你。”

  被颜良刺激到的曹操,已有点气昏了头,不善把握领导心思的郭淮,正好是撞在了枪口上。

  左右亲军一拥而上,几下便将郭淮拖了出去。

  “郭淮言之有理,颜良是明知我军士气低落,才会主动的叫战,如今之势,只怕就算我军有骑兵之利,也胜算无多啊……”

  郭嘉心中感叹着,想要出言劝谏,但见曹操那满脸怒杀之色,话到嘴边却只好咽了回去。

  郭嘉都不敢进言,帐前的那些文武就更不用说了,众人生恐触怒于曹操,虽觉郭淮有点冤枉,却皆无人敢为其求情。

  冷视着郭淮被拖走,曹操愤然道:“本相战意已决,不破颜贼,誓不罢兵,尔等谁再敢妄言退兵,动摇军心者,必和郭淮一样以军法论处。”

  威势之下,众人悚然。

  压制下了众臣下的退兵之意,曹操当即下令,明日尽起五万大军,与颜良决一死战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