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一十五章 谁诱谁还不一定

第六百一十五章 谁诱谁还不一定

  秋风瑟瑟,天色将明未明。

  阳平关东门大开,数万颜军将士,排着整齐队列,迈着坚实的步伐,井然有序的开出关城。

  旗帜遮天,刀枪如林。

  苍天下,五万的步骑将士,结成绵延里许的大大小小的军阵,向着斜谷方向开进。

  那一面“颜”字的巨大赤旗,高高的耸立,三军将士皆清晰可见。

  赤旗之前,颜良身披玄甲,手提青龙刀,目色沉静,巍然如山。

  左右处,周仓、胡车儿分护两旁,甘宁、黄忠、庞德、张颌等猛将,悉数出阵,率领着诸营兵马,耀武扬威的向前推进。

  兵行未久,前方处,一道黑色的浪潮,从地平线下缓缓的升起。

  漫天的旌旗,凛烈的刀戟枪林,还有那数不清的曹军士卒,缓缓的映入了颜良的眼睛。

  两军缓缓推进,在相距里许的位置,很有默契的停止了前进。

  颜良举目观望曹军阵势,虽看不甚清,但敏锐的感知力,却令他能觉察到,曹军阵形虽依然整齐,但士气却并不是甚高。

  很明显的一个标志,便是那看繁密的旗帜,有很大一部分,都是倾斜的。

  旗帜倾斜,则说明士卒气力不佳,战意不高涨。

  “斥候所报果然不错,曹军粮草不济,士卒们连饭都吃不饱,能有精神打仗才怪,曹操,你真以为自己士兵都是铁人吗。”颜良嘴角掠起一抹冷笑。

  “主公快看,曹军军阵后方,有尘土扬起,看来曹操是把骑兵藏在了后面。”法正遥指敌阵道。

  不用法正提醒,颜良早就观察到了。

  要知道,颜良曾经可是河北顶级的骑将,这些年来他的发家史中,骑兵也曾发挥着重要的作用。

  颜良很清楚,曹操的战术,无非是在两军胶着时,以轻骑迂回,攻于己军的侧后,古往今来,轻骑兵的战术,基本如此。

  “子岳的兵马出动了吗?”颜良问道。

  法正捋须笑道:“马子岳的五千兵马,昨晚就从定军山出发,此刻想必早就渡过了沔水,估计很快就可以依计行事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:“那咱们就再耗一会,让曹操来攻,只要集中精神,防住他的骑兵便是。”

  号令传下,大大小小的军阵,开始发生了变化。

  原本以长枪手为前驱的军阵,迅速的便成了大盾当先,各军阵间彼此靠拢,尽量缩小之间的间隙。

  同时,数千元戎连弩手,也出现在了军阵的两翼,肃列以待。

  破解轻骑兵抄袭,连弩无疑是最有效的武器。

  颜良意图也很简单,以盾手加枪手,结成铁壁挡住曹军的正面进攻,以连弩手和少量的轻骑队保护物侧后,曹军倘若敢以骑兵迂回侧后,颜良就以连弩一箭十发的漫天箭雨,将他的骑兵射成马蜂窝。

  里许之外,颜军阵形的变化,曹操也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很显然,颜良并非是自大到目空一切,今日这一战,亦是有备而来。

  曹操隐隐约约觉得,此番一战,自己未有会有想象中的那般顺利。

  只是,骑虎难下,架势都拉开了,此时若是退兵,颜面何在。

  “颜贼,咱们就一较高下吧。”

  决意已下,曹操马鞭向前一指,喝道:“传令,前军进攻。”

  隆隆的战鼓声敲声,中军的令旗舞动如风。

  前军处,两万曹军步卒,喊着口号,开始向着敌阵推进。

  当先一排,乃是刀盾手,后排紧随着长枪手,再往后,则是精锐的弓弩手。

  两万的步兵大军,迈着令大地震颤的步子,轰轰向前。

  “前军,准备迎敌!”颜良高声一喝。

  号令一层层传下,很快就传到了前军的诸将。

  甘宁、黄忠等各传下号令,前排的大盾手急将盾牌驾起,枪矛手们则将指向苍天的锋刃放低,密密麻麻如森林一般指向敌面而来的敌人。

  后排处,三千弓弩手箭已在弦,随时可离弦而去。

  四百步——三百步——两百步——彼此两军,已进入弩箭的射程。

  “放箭——”双方的主将,几乎在同一时间,下达了放箭的命令。

  嗡鸣之声,如群鸟振翅齐飞一般,数千支箭矢同时腾空而起,在半空中交织成一片天罗地网,如飞蝗一般扑向对方。

  惨叫声,咯挡声,转眼间响成一片。

  颜军巍然不动,两万的曹军,依旧顶着箭雨前进。

  弩箭射过,不多时间已逼近至弓箭的射程。

  箭雨愈加密集,尽管双方都有刀盾手开路,但密集的箭矢,仍能不时的从缝隙中穿过,将那些倒霉的士卒射倒于地。

  须臾,曹军已逼近至五十步。

  战鼓声突然变急,急如山崩地裂。

  “全军突击——”担当冲阵的乐进,一声厉喝。

  两万原本稳步前进的曹军,突然间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陡然加速奔起,挟裹着漫天的尘土,片刻间便撞向了颜军阵墙。

  两军相撞一刻,轰裂之声震天动地,中央处的鲜血与摧断的兵器,如倒流的瀑布一般,溅上半空。

  几万的两军士卒,在沔水之畔厮杀起来。

  颜良目光冷峻,默默的注视着前方的激战,沉稳如他,并不打算把他的军队一次性投入进去,因为他知道,曹操的杀手锏还没有使将出来。

  几百步外,曹操表面上也一样平静,但内心之中却颇为焦虑。

  颜良太沉着了,正是这份沉着,让曹操甚感不安。

  阵前的厮杀已久,两军虽杀得是血流成河,但却依旧不分胜负。

  见得颜良依旧没有动用全部兵力,曹操有点沉不住气了。

  “传令给曹休,命他的骑兵出动,迂回敌军侧翼!”曹操扬鞭一喝。

  嘹亮的号角声响起,不多时,隐藏在曹军之后的五千骑兵,奔腾而出,露出了其狰狞的面目,绕过两军战场,向着颜军左翼而去。

  阵中观战的颜良,远望着那漫天的尘土,嘴角掠起了一丝冷笑。

  “曹贼果然沉不住气了,传令朱桓,但有敌骑逼近,给孤狠狠的乱射便是。”颜良高喝一声。

  号令一层层传下,左翼处的朱桓军,几千号将士神经立时紧绷起来,随时戒备。

  那漫天的尘土先是向北,未几,又转而向南,从斜侧向着朱桓的侧翼掠来。

  纵使骑兵的曹休,奔行之时,敏锐的观察着敌阵的变化,当他纵使着轻骑兵,在颜军侧翼奔行了几个来回后,颜军已被其牵动了阵形,当即拨转怪头,令两千骑兵直撞敌军。

  铁蹄滚滚,卷着漫天的狂尘,直奔颜军侧翼而来。

  敌骑来势甚快,只片刻之间,已奔至五十余步。

  “果然不出主公所料,哼,来得正好。”朱桓冷笑一声,扬枪厉喝一声:“连弩手,给老子狠狠的射——”

  暴喝声中,将旗摇动,前排的刀盾手忽然裂阵,隐藏其后的一千多连弩手,迅速的疾步向前。

  几秒钟之后,嗡鸣声如电闪雷鸣般骤起,瞬息这间,一万多支箭矢呼啸而出。

  疾奔而至的两千多曹军铁骑,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,便被这铺天盖地百来的“暴雨”袭卷。

  惨叫嘶鸣,人仰马翻,惨烈中,五六百名曹军骑兵被乱箭射中,纷纷栽落于马下。

  其余幸存的骑兵,早已惊骇万分,哪里还敢再冲击,当即拨马便撤。

  引后军观望的曹休,却不想颜良早有防备,就等着用连弩召呼他们。

  眼见只一轮箭下,自己的骑兵就损失了五六百之多,曹休是彻底的震惊了,再不敢发动进攻,急是将余军接应下败军,收兵远去。

  数百步外,曹操亲眼目睹了曹休的失利,心中那原本的焦虑,此时已演变成了失望。

  “这个颜贼,竟然早防着我的骑兵,可恨——”曹操恨得咬牙切齿,信心倍受打击的他,此时反而有些恼羞成怒。

  一怒之下,曹操就痛下决心,打算倾全军而上,跟颜良拼个你死我活。

  因是两军兵力相当,曹操便想只要两军陷入全面的混战,他的骑兵就可以躲过连弩的射杀,趁势寻找到战机。

  心念已定,曹操眼看着就要下达总攻的命令。

  就在这关键之时,军中忽有人大叫:“不好了,大营那边起火了!”

  这般一惊叫,众军纷纷转头望去,果然见斜谷口方向,火势熊熊,浓浓的黑烟正冲天而起。

  “不好,这定是颜军偷劫了我军大营!”刘晔一声惊叫。

  曹操那本就不太自信的脸,陡然间惊变,尽皆为错愕所占据。

  此时的曹操方才惊醒,颜发为何会下那道战书,为何会主动的决战。

  原来,颜良想趁其军心不稳一战,只是表面的假象,真正的目的,却是趁着两军交战之际,偷劫其营。

  阴险,好生阴险。

  曹操不禁想起了郭淮的劝谏,却不想自己果被郭淮说中,如此这般,自己还有何面目去见郭淮。

  就在曹操惭愧之际,几万号曹军士卒,皆已看到了大营方向的滚滚烟烽。

  战场之上,还有什么比这更打击信心,原本就斗志不足的曹军,这时转眼就陷入了军心崩溃的边缘。

  几百步外,横刀而立的颜良,却冷笑道:“孝直,你这一条计策,着实够咱们的曹大丞相喝一壶的了。”

  法正捋须笑而不语。

  按照法正的计策,当颜良率主力与曹操决战之时,马岱则暗中率五千兵马,由定军山北上,偷渡沔水,绕往斜谷之东,出其不意突袭曹营。

  其实,此刻曹营之中,尚有李典固守,马岱那五千兵马,并没有能袭破敌营。

  然颜良给马岱的命令,则是不需要非攻破曹营,只需举火烧了曹营外围鹿角,借着火势来瓦解战场曹军的军心便可。

  显然,马岱做到了。

  远望着斜谷方向的浓烟,颜良杀机骤起,长刀缓缓向前一指,高声喝道:“全军出击,荡平曹贼——”

  ——都尉倒霉啊,本想昨晚休息一下,谁知肠炎刚好结石又发作,医院打了一晚上的点滴,这一章是刚回家连饭也没吃码出来的,这两天恐怕只能两更了,都尉得花时间去医院把石头排出来,请兄弟们体谅下啊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