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一十六章 颜良之名,威震华夏

第六百一十六章 颜良之名,威震华夏

  战鼓之声,伴随着颜良这一声厉喝,达到了最高亢处。

  余下的三万将士,轰然而动,如决堤的洪流,向着曹军疾冲而去。

  颜军,发起了全面进攻。

  军心已乱的曹军士卒,此刻早已乱了心神,紧握兵器的手已开始发抖,每个人都惊慌失措,一会望望起火的大营,一会再看看狂冲而来的曹军,惊惧尽显于色。

  曹操亦是满脸诧异,望着汹汹而来的颜军狂潮,曹操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以应。

  “丞相,我军军心已乱,此时万不可再战,赶快撤退吧,若被颜军缠上就来不及了。”随军的刘晔焦急的叫道。

  曹操这才惊悟过来,心中那个恨,那个不甘啊。

  尽管他有千万个恨念,与颜良决一死战,但脑海中残存的一丝理性,却告诉他万不可冲动,今若是拼死一战,自己就有可能丧命于此。

  只犹豫了一瞬,曹操恨恨的一咬牙,大喝一声“全军撤退”。

  话音未落,曹操拨马先走。

  当初在西汉水那一役,曹操为颜军所追,几乎没能逃得一命的窘境,曹操至今心有余悸。

  此时的曹操,再也不愿经历那样的惊魂,所以他一但决定撤退,就索性退得干干净净,一点都不迟疑。

  鸣金还未响起,曹操的将旗就已先走。

  原本就军心大乱的曹军,眼见曹操先走,瞬间就人心瓦解,几万号未战的曹军,转身望风便逃。

  骑兵当先而逃,未战的中军两万多人随后,却苦了尚在激战的两万前军。

  正自厮杀血战的乐进,闻知鸣金声响,只能依令而退,但近在咫尺的颜军,又岂会轻易放过他们,这些杀到兴起的颜军,紧随在他们的身后就狂杀而来。

  而紧接着,数万的颜军主力,也奔涌而至,以压倒性的优势,辗压而上。

  两万曹军被杀得是鬼哭狼嚎,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。

  全军尽出,颜良纵马舞刀,亦率着五千虎卫亲军,悉数杀出。

  滚滚的兵潮,踏着长长的血路,一路向着曹营方面追击而去。

  当曹操和他惊恐的士卒,好容易逃到大营时,却见大营外围鹿角已是尽毁,熊熊的火焰堵住了他的归营之路。

  而身后,颜良的大军正如风而至,若是给颜军追至,纵使曹操能逃往营中,也会被颜良连残营一并冲破。

  惊慌失措的曹操,此刻是半点战意都没有,再不敢妄想守住汉中,想也不想,当即率残兵望斜谷退去。

  而守营的李典等将,眼见曹操弃营而去,也皆丧失了斗志,纷纷的逃往斜谷。

  颜良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曹操,一面分兵去夺取斜谷营,一面亲率大军,尾随着追入斜谷……

  谷道狭窄艰难,战马行进不利,无奈之下,曹操只得下令弃却了半数的战马,令骑兵弃马步行。

  逃出几十里的曹操,如惊弓之鸟一般,生恐为颜良追击,急又下令将栈道烧毁,以阻断颜军的追路。

  在损失了近两万的兵力,以及三千匹凉州好马之后,曹操终于利用烧毁的栈道,阻住了颜良追杀。

  眼见栈道已毁,斜谷地形又复杂,再追下去有可能中了曹操的伏兵,颜良这才下令收兵,兵马从斜谷中退出,进抵了曹操的弃营。

  一场大胜,颜良的战略目标,基本完成。

  正如颜良事先预料的那样,曹操被彻底赶出了汉中,而且损兵折将极为惨重。

  对于颜良来说,除了击退曹操之外,还另有一笔意外的收获,那便是曹操所留下来的将近三千匹的凉州好马。

  尽管颜良一直拥有神行骑和铁浮屠两支骑兵,但东征西讨多年,马匹的战损也颇多。

  而颜良所占之地,皆为南部不产马的地区,所需战马多只能依靠商贩的走私获得,远远无法满足所需的补充。

  这三千匹的战马,无异于雪中送炭一般,对颜良保持骑兵的实力,有着相当大的帮助。

  带着丰厚的果实,颜良昂首阔步,率军进入了曹操的弃营,他打算在此休整一晚,明日便率得胜之师,杀往汉中郡的治所南郑城。

  一入营盘,先期进据的黄忠,前来迎接。

  “禀主公,曹营中有两千多士卒,来不及逃跑,统统都被我军俘虏,还有一员叫作郭淮的敌将,被曹操关押在囚车之中,请主公示下如何处置。”

  郭淮吗……沉埋的历史记忆,迅速浮现于颜良的脑海。

  颜良记得,历史上的此人,在三国后期曾出任魏国西部的镇将,不但协助曹真和司马懿屡翻击退诸葛亮的北伐,后期还曾独力抗击姜维的入侵。

  而且,郭淮为凉州刺史,治政也颇有一套,使得羌汉的百姓,都十分的拥戴于他。

  这也就是说,郭淮乃难得一位文武双全之将。

  如今之将,竟然会被曹操关进囚车,这倒确实是有趣。

  颜良当即拨马前去,同时又传了几名俘虏的降卒,询问郭淮为何被关押之事。

  一问之下,颜良才得知了郭淮劝谏曹操之事,更知道定军山之役,郭淮也曾数度劝说夏侯渊。

  “这个郭淮,倒的确是有些见识,倘若夏侯渊和曹操听从了他的劝谏,胜负之数,还真尚未可知呀。”

  颜良感慨之际,对这个郭淮已愈加的欣赏。

  行进未久,一行来到了后营处,但见那座囚车中,一员武将正闭目盘膝而坐,虽处囚车中,但气度却颇为沉静……

  那囚车中武将,自然便是郭淮了。

  “还关着他做甚,快放他出来。”颜良扬鞭一喝。

  左右亲军急是上前,将囚车打了开来。

  郭淮睁开眼睛,扫了一眼外面,当即从容的出了囚车,走到颜良面前,微微一拱手:“久闻颜大司马之名,今日之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  “你怎知孤便是颜良?”颜良好奇问道。

  郭淮淡淡道:“能灭刘表,杀孙权,败刘备,以一己之力雄据半壁江山,虽未谋面,但淮也知,这样的人物,必有着非凡的气度。淮虽不才,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。”

  虽只三言两语,但对颜良的评价,已是极高。

  虽如此,但颜良却听不出半点拍马屁的味道,只这几句话间,颜良便能断下,这个郭淮的确不是一般人。

  当下颜良哈哈一笑,豪然道:“说得好,郭淮,孤知道你也是个人物,那夏侯渊和曹操若是听你之劝,也不至招至今日之败。别人听不进你的劝,孤可是最善纳谏的,归顺于孤吧。”

  颜良也没多少拐弯抹角,直接了挡的招降。

  郭淮眼神色流露出几分犹豫,但随即,神色便已决然起来。

  “承蒙颜大司马看重,淮愿为大司马效犬成之劳。”郭淮慨然一拜。

  前番对夏侯渊进言,遭其斥责,今给曹操进言,又为盛怒的曹操关入囚车,郭淮早已心冷。

  事到如今,有颜良这般雄主在此,如此招纳赏识,郭淮乃识时务者,哪里有不降之礼。

  大败曹操,又得一员文武双全的大将,此役的收获,已远超了颜良的想象。

  得意畅快的颜良,兴致高涨,不禁放声狂笑起来。

  招降郭淮的次日,颜良大军起程,以新降的郭淮率五千兵马为前锋,长驱直入直取南郑。

  曹操兵败斜谷,大军逃回关中,消息传来,整个汉中已是人心崩毁。

  颜良的大军所过之处,黄沙、褒中诸城,皆是望风而降。

  只不到两日功夫,颜良大军即已进抵南郑城下。

  此时南郑城的士民,已多为曹操迁走,城中只余下千余郡兵,以及几百户军户而已。

  大军未至,城中诸官吏便大开城门,迎接献降。

  颜良兵不血刃,便将他的赤旗,插在了这座汉中郡治所的城头上。

  南郑攻克,汉中余县传檄而定,进抵南郑之后,颜良遂又命朱桓率五千兵马,沿沔水东下,配合南阳的陆逊,合取上庸三郡。

  上庸的申氏兄弟,本为首鼠两端之徒,曹操攻时不战而降,今见曹操兵败退出汉中,当即又归降了颜良。

  考虑到申氏兄弟屡屡叛变的斑斑劣迹,颜良对那两兄弟可没客气,下令朱桓直接将申氏两兄弟斩首,并强行将上庸三郡的千余豪强大族,尽数的从上庸三郡迁往了南阳。

  时近秋末,益州的战斗,已基本结束,除了汉中外,上庸三郡,还有西面的武都、阴平二郡,也尽皆归颜良所有。

  可以说,整个益州,已尽归颜良。

  退还关中的曹操,虽兵势受重创,但因其事先将汉中二十万余百姓迁走,短时间内,颜良也无法依托汉中,对关陇发动进攻。

  且益州经过近一年的战乱,所受损失颇大,也需要时间来恢复经济,抚平战争的创伤。

  故是,夺取汉中后,颜良便下令息兵,宣布不日将班师东归。

  而在东归之前,颜良也做出了布署,以陆逊为汉中太守,率军两万,坐镇汉中要地,以防御关陇之曹操。

  此外,颜良又以李严为蜀郡太守,命其坐镇成都。

  一北一南,两员文武双全的大将,将为颜良拱卫西疆,镇守蜀地。

  颜良击破曹操,全取益州的消息,很快便传遍天下。

  此时的颜良,已是名符其实的威震华夏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