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一十八章 你称王,老子也称王!

第六百一十八章 你称王,老子也称王!

  应天,大司马府。

  时已近冬,北方天气渐寒,各条河流水势骤减,对于地盘大多数位于南方的颜良来说,这个时候并不适合发动北向的战争。

  况且,从去年冬天打到今天秋天,确实也该歇一歇了。

  便是因此,自班师回往应天后,颜良就一直按兵不动,未有北向用兵。

  曹操和刘备两大诸侯,前者刚刚经历了汉中的惨败,后者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攻取幽州,和颜良一样已是筋疲力尽,这二人自也不会在这隆冬之际,擅启兵端。

  这一年的冬天,天下三大诸侯,很有默契的进入了休战期。

  但颜良却很清楚,他和曹操、刘备两个枭雄,表面上虽无战争,但暗中的较劲却一直在继续。

  军府中,颜良正自批阅文书,许攸匆匆而入。

  “启禀主公,北面有最新的消息了。”许攸的语气略有些凝重。

  “说吧。”颜良却一派沉静,连笔也未曾停下。

  许攸从袖中取出一道帛书,拱手道:“启禀主公,我关中的细作刚刚送到的情报,不久之前,曹操已借汉帝的名义,封了刘备为燕王。”

  颜良手中之笔停了下来,眉宇间闪过一丝意外之色。

  曹操地盘小,兵马弱,不敢与颜良再战,这是明摆着的。

  以曹操的奸雄,为了对抗他颜良,唯有选择联合刘备,这是颜良早有所料的。

  但颜良意外的则是,曹操为了联合刘备,竟然下了这么大的本钱,竟是封了刘备为王。

  “刘备呢,他接受了吗?”颜良问道。

  许攸点头道:“回主公,邺城的细作也有情报,刘备不但接受了汉廷的授爵,还主动派出使团,前往长安向汉帝进献方物。”

  “嗯,看来咱们的刘皇叔,终于是抛弃了他扫灭曹贼,匡扶汉室的口号,要跟他口中的汉贼同流合污了。”颜良把笔往案上一丢,毫不掩饰对刘备的讽意。

  “当年刘备曾投奔曹操,今日他借曹操之手,名正言顺的得到他禁寐以求的王爵,这也没什么稀奇。”许攸也流露着对刘备的讽刺,却又道:“不过,曹刘联手,再加上刘备称王,对我们怕是有些不利吧。”

  “两弱联手以抗一强,此乃纵横之道,孤早有准备,没什么好怕的。”

  颜良对曹刘的联合,早有所料,并没有感到意外,意外的只是刘备的称王。

  刘备一称王,离称帝就只有一步之遥,且其又占据有两河这等传统的中原地带,中原的那些士族和百姓,惯性的就会识他为正统所在,刘备在北方的统治,便将更加的稳固。

  颜良以南方的诸侯身份,同拥有“正统”地位的北方之王对抗,单在政治上面,并不占优势。

  沉思半晌,颜良抬起头来,看了许攸一眼。

  他的眼神中,显然暗藏着某种暗示。

  许攸旋即体会了颜良的心思,当即拱手拜道:“刘备已然称王,主公岂能落后,攸以为,主公也当即刻进位为王,唯有如此,才能聚拢四州士民之心,名正言顺的北向争雄。”

  许攸不愧是许攸,最能体会颜良的心思。

  颜良嘴角掠起一丝欣慰,既没有当场答应,也没有虚伪的推拒绝,只摆手道:“子远最必孤心,该怎做,你就怎么做吧。”

  颜良的暗示,已是再明显不过。

  “属下明白了。”许攸拱手一拜,抬头之际,已是一脸的兴奋。

  当天的这场会面后,未过多久,雪片似的上书,便从近到应天,远到诸州别郡,纷纷送往应天。

  所有的上书,都汇聚成了一个统一的呼声,那就是劝他们的颜良,即刻进位为王。

  而在几天之后,以许攸做牵头,文丑、黄忠、甘宁、庞统、贾诩、田丰、徐庶、张辽、凌统、法正、李严等四州诸文武,更是联名上了一道劝进书,集体劝颜良进位为王。

  经过群臣的苦劝后,颜良遂是接受了群臣所请,建楚国,进位为楚王。

  颜良之根本,乃荆扬二州,而此二州又为古之楚国。

  且颜良以荆州起家,黄忠、甘宁、庞统等骨干力量,皆乃荆楚出身,无论出于何种考虑,颜良之国号,也只能为楚国。

  当年刘邦的汉国,灭了项羽的楚国,今逢汉室分崩,颜良建楚国,也有某种天道轮回的意思,更是向天下人释放出明确的政治信号,我颜良的大楚国,要取代汉朝。

  当年,如今颜良尚未称帝,进位为王,名义上乃是“自表”,尚需向长安的汉帝上一道自表书。

  不过,所谓的自表也就是走个形势,使者尚未离开应天时,颜良便开始在玄武湖筑坛,其地方圆九里,分布五方,设置旌旗仪仗,作为称王仪式之用。

  ……时年冬,晴空万里,除镇守要害,无法离职的重臣外,以庞统、许攸为首的四州文武,早早的就已集于玄武湖畔的高坛。

  日近午时,由应天城开出的车驾,浩浩荡荡的到达,中央那辆最为华丽的车驾上,颜良身着王服,端坐其间,脸上虽仍是一派沉静与冷肃,但目光中,却难掩那份兴奋与得意。

  王车缓缓行驶在直通高坛的大道上,车驾过处,列队肃立的六万将士,尽皆敛容行礼,文武群臣亦躬身退让。

  诺大的仪式区,一片的肃静,一眼望之不尽的人海,每一个人的脸上,都写满了对颜良的敬畏之色。

  远望着那将至的高坛,环扫着敬畏的臣下,此时此刻,颜良竟有种错觉,仿佛时间正变慢,过往的种种回忆,正如电影的画面一般,从脑海中流过。

  他首先想起了自己的前世。

  那时的自己,和那个时代大部分草根的年青人一样,没有关系,没有裙带,尽管怀着满腔的热血,想要创造一番事来,到头来,却只能拿着微薄的薪水,受着那些油头猪脑领导的压榨,受着那些关系户同事的欺负,在卑微中艰难屈辱的过着麻木的生活。

  而今穿越千年,自己却凭着一双手,一柄刀,从汝南到新野,从新野到襄阳,从襄阳到应天……我用我自己的双手,从一名出身卑微的家将,生生的打出了一片天下,打成了天下第一大诸侯,将那些自诩高贵的名流们,肆意的踏在脚下。

  麾下,数百万的士民臣服于己,数不清的智谋之辈和勇武之士,追随于己,如众星拱月一般,将那个前世草根的年青人,托上九天云宵。

  现在,离那王者之位,只有几步之遥。

  此刻的颜良,竟有种恍如隔世,如梦似醉般的梦幻。

  神思之际,王车已在高台之前停下,颜良从回忆回到现实,面色肃然,带着冷峻的气势,从容下得马车。

  左右处,黄忠与许攸,一文一武两位重臣,已恭立于旁,齐声道:“吉时已到,请主公登坛,进冠冕玺绶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抬起脚,一步步,从容的走上高台。

  一番传统的祭祀仪后,颜良受了王冠与印玺,而后面南而坐,向群臣宣布,正式进位楚王,建大楚国。

  “吾王千岁,吾王千岁——”

  台下处,文武百官,六万将士,尽皆伏首拜贺。

  颜良高坐王位,俯高着坛下的臣子,一种前所未有的荣耀与快感,不禁涌满心头。

  “老子我颜良,今日终于也称王了,袁绍、刘表、孙权,你们这些曾经耻笑过我,轻视过我,你们这些已在黄泉的家伙,不知你们会做何感想呢,哈哈——”

  颜良放声狂笑,笑得是何其的肆意,何等的狂放。

  当天,颜良进式进位楚王,并开楚王府。

  次日,身为楚王的颜良,下诏封夫人黄月英为楚王后,并立长子颜渊为楚国王世子。

  封后立储之后,颜良接着要做的,自然是大封群臣。

  经过一番权衡后,颜良遂是下诏,升文丑为前将军,假节铖;升黄忠为右将军,假节;升甘宁为左将军,假节;升张辽为后将军,假节;并任魏延为中护军。

  这五员大将,乃追随颜良较早的有功之将,为颜良的东征西讨立下汗马功劳,颜良称王之后,自然要重加封赏。

  而颜良立国后,已决定重整军队,分建中军与外军,故以魏延为中护军,统领中军,其军职虽不及四方将军显赫,但地位却极其重要。

  封赏五员大将后,颜良又亲赐他们“五虎上将”之称号,以彰显他们的武功与地位。

  除此五人外,其余如张颌、吕蒙、李严等诸将,颜良也依功封赏。

  似李严、吕蒙、陆逊等将领,兼有统帅之职,坐镇一方,故颜良又给他们都加了都督之衔,命其统帅外军,坐镇一方。

  武将大封,文官们的功劳,颜良自也不会忘记。

  诸如庞统、许攸、贾诩、田丰、徐庶、法正等谋臣,皆获得了参署楚王府事的权力,而在平吴,取蜀中建有巨功的庞统,除了军师将军之外,更是获得了尚书令的官职,至于元功之臣许攸,亦获得了丹阳尹的要职。

  众文武各有封赏,麾下将士也尽皆有赏,颜良更大赦诸州,以为庆贺。

  一时之间,四州欢腾,数百万的士民,尽皆沉浸在对他们主公身登王位的欢庆之中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