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二十章 姐妹翻脸

第六百二十章 姐妹翻脸

  大乔不是白痴,她岂听不懂“临幸”二字,乃是什么意思。

  那意味着,今天晚上,颜良将会来占有她,而她大乔,也将从堂堂江东小霸王的遗孀,沦为暴君颜良的玩物。

  而且,听那婢女的意思,颜良竟似不打算只“凌辱”她一次,而是要把她长据在这铜雀台上,长久的占有她,随时随地都可以享用她。

  大乔的心底,一股浓浓的羞意,如潮水般涌上了心头。

  那冷艳高贵的脸上,霎时间写满了羞愤之色。

  感觉到受辱的大乔,拂袖转身,大步便想离开这屈辱之地。

  婢女却忙一挡,问道:“夫人这是要去哪里?”

  “我要回府去,这种地方不是我该来的。”大乔满脸愤色。

  婢女却道:“这是大王的诏令,夫人怎敢不从。再者,夫人原来的那座府院,大王已赐给了大臣,从今往后,只有这里才是夫人的家。”

  大乔花容又是一变,此时的她方才惊觉,颜良竟是做得这般绝,铁了心要占有她,连退路都不留给她。

  羞愤下的大乔,脸色愈加通红,气得是呼吸急促,丰满的双峰也随着起起伏伏。

  “走开,就算我的家没了,我也不会留在这里。”羞怒压过了理智,大乔非要走不可。

  婢女们急是相拦,却又不敢对大乔太过动手动脚,眼看就要拦之不住。

  “怎么回事,为何这般吵闹。”房外传来一声清喝,一名美艳绝伦的少妇,盈盈而入。

  大乔抬头一看,身形又是一震。

  来者,正是她的妹妹小乔。

  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小乔不悦的质问道。

  婢女们忙是大乔不肯遵王命,非吵着要离开之事,禀知了小乔。

  小乔叹了一声,拂袖道:“尔等先退下吧,此事由交我来处置。”

  婢女们如释重负,赶忙躬身告退。

  一众婢女退去,诺大的精致房中,只余下了她姐妹二人。

  姐妹四目相对,大乔的眼中,充满了羞愤与失望,而小乔却神色如常,绝美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。

  “姐姐,这铜雀台这般华丽,岂不比你那座破落的府院要强十倍,你就安安心心住在这里便是,何苦还要走呢。”小乔笑着劝道。

  大乔冷哼一声,不悦道:“此间再华丽,也非是我的家,我为什么要住在这里。”

  “唉,姐姐呀,没想到过了这么久,你还是这么的不通事理。”小乔叹了一声,“什么你家我家,这大半个天下,都是楚王殿下的,殿下说哪里是咱们的家,哪里才是呀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大乔欲辨,却又无言。

  她虽然羞愤难当,但却又不得不痛苦的承认,自己妹妹的话虽然残酷,却又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你所谓的家,不过是王允许你暂住在他的土地上而已。

  “我宁可流浪街头,也不住此娼妓之所!”大乔愤然一喝。

  在大乔高贵的眼中,这铜雀台就是一座“娼妓之所”,而藏于众屋的那些美人,不过统统都是厚颜无耻的娼妓罢了。

  连她的妹妹小乔,也不例外。

  表情本是淡然的小乔,听着这极尽侮辱的话,花容也是微微一变,眼眸中掠过一丝愠色。

  “原来,妹妹我在姐姐你眼中,只是一个娼妓而已。”小乔冷笑道。

  大乔神色一动,似是意识到言语有些太过激烈,伤害到了自己的妹妹。

  只是,伤人的话已出口,想要收回来已不可能。

  暗暗一咬牙,大乔正色道:“这铜雀台上的女人,听闻她们曾经大多都是出身名门,有的是自己父亲被颜良所杀,有的是丈夫为颜良所害,而她们呢,却竟还厚着脸皮,奴颜卑膝的去伺候她们的仇人,这样的女人,简直形同污秽,连娼妓都不如,这铜雀台,不是藏污纳垢之所,又是什么!”

  大乔是铁了心,丝毫不顾自己的妹妹,痛斥了一番铜雀台中的这些美姬。

  一句“连娼妓都不如”,只将小乔听得是面红耳赤,勃然变色。

  愤怒之余,小乔非但没有发作,反而是大笑了起来。

  那笑声中,充满了讽刺。

  “你笑什么!”大乔狐疑的质问道。

  小乔收敛了笑意,冷冷道:“姐姐说得可是大义凛然呢,妹妹倒想问一问,姐姐你现在穿的是谁给的?用的是谁给的?吃的又是谁给的?”

  一连三句的反问,直将原本慷慨的大乔,问得是哑口无言。

  穿的,用的,吃的,当然是颜良所赐。

  只是,大乔却不愿意开口承认。

  “殿下养活着姐姐,好吃好喝的供着姐姐你,而姐姐你还对养活你的人,如此的恶语相向,姐姐,你倒是真有骨气呢,妹妹我佩服啊。”小乔被惹恼了,也不甘示弱的讽不大乔。

  大乔神色一震,一时不知如何回应。

  尴尬了片刻,大乔强作从容道:“那颜良之所以供养于我,还不是做给世人看,显示他的仁慈,以收江东的人心。”

  听得此言,小乔又大笑起来,这一次,讽刺的意味更加浓重。

  大乔神色愈加尴尬,似乎连她自己也意识到,自己说这话时底气不足。

  “楚王是什么样的人,他在江东杀了多少人,不服的人早给他杀光,他还需要收买人心吗?”一语反问,小乔冷冷道:“我就明告诉姐姐吧,楚王他之所以留下姐姐,根本就不是因为姐姐你的身份,只是因为姐姐你的姿色而已。”

  被恼惹的小乔,言语犀利刻薄之极,几句话便无情的撕碎了残酷的事实。

  大乔愣怔在那里,神魂震荡,一时间无言以应。

  见将大乔的气势压了下去,小乔的秀眉间扬起几分得意,冷哼一声道:“妹妹所说的一切,都是为了姐姐你好,到底该怎么做,姐姐还是好好想想清楚吧。”

  说罢,小乔嘴一哼,转身拂袖而去。

  小乔扬长而去,这华丽精致的金屋中,只余下了大乔一人。

  一股虚弱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,大乔双腿一软,有气无力的坐倒在了锦床上。

  ……天色将晚。

  处置完公务,颜良坐着他的王辇,出得应天,车驾直往铜雀台去。

  此时的铜雀台中,已是灯火辉煌,那一间间金屋中所藏的美人,都已梳妆打扮好,期盼着颜良能够临幸。

  上得铜雀台,内侍将如往昔一样,将玉盘捧了上来。

  玉盘上放满了一面面玉牌,每个玉牌的下面,都刻着一名美人的姓名。

  往昔时,颜良都会随手一揭,揭了谁的牌就去临幸谁,这也是他无聊时发明的找乐子方法。

  但今天晚上,颜良却已经定下了目标。

  “不用了,去畅春阁。”颜良摆手屏退内侍,大步往东面而去。

  穿越亭台楼阁,飞廊画壁,将近畅春阁时,却见打扮娇艳的小乔,已恭迎在那里许久。

  “臣妾拜见大王。”小乔盈盈施礼,极尽恭敬。

  “起来吧,走,陪本王一同去瞧瞧你那姐姐去。”颜良将她扶了起来,揽着她的蛮腰,欣然向前而去。

  大乔性情刚烈,颜良就是想让小乔去劝劝她的姐姐,以免自己多费手段,徒曾无趣。

  再者,大乔小乔乃江东第一姐妹花,能坐拥二乔,此乃天下多少男人的梦想,颜良岂能不一尝其中滋味。

  一路说话,不多时间,颜良便步入了那间精致的房阁。

  阁中婢女们匆忙见礼,当步入房中时,颜良的眉头却是微微一皱。

  此时大乔,依旧板着脸端坐在那里,脂粉不施,素衣不换,见得自己进来,竟也不前来见礼相迎。

  小乔见状,赶忙上前几步,将大乔拉起,口中道:“姐姐,大王来看你了,你还不快见礼。”

  大乔心中不愿,却只得勉强的起身,向着颜良微微一礼,低声道了一句:“妾身见过大王。”

  颜良这才稍稍满意,扬长而入,大咧咧的坐在了锦床上。

  “本王体念你独守空房,饱受煎熬,今特意开恩,将你纳入铜雀台为姬妾,此间居所,你住得还满意吧。”

  身为一方之王,颜良也没那么拐弯抹角,直接就开门见山的表现,爷我就要是霸占了你。

  那直白的言语,只将大乔听得面红耳赤,羞耻之意顿显于色。

  她只得忍着羞耻,咬着嘴辱,低低道:“大王的好意,妾身感激不尽,只是妾身乃未亡之人,残柳之躯,只怕有辱大王圣体,恐不敢消受大王恩露。”

  大乔还算是识趣,没有公然拒绝颜良的美意,委婉的编了一通理由。

  只是,大乔却忘了,颜良这铜雀台上,不知收了多少“未亡人”,又岂会在乎。

  “你也不必这般自贱,放眼天下,能有你这般姿色之人,又有几何,本王就是喜欢你这未亡人。”说着,颜良一伸将,将大乔拉入了怀中。

  猝不及防的大乔,一下子坐倒在了颜良的怀中,惊羞之意瞬息而生。

  “大王,不要,恕妾身难以从命。”大乔惊叫着,奋力的从颜良的怀中挣脱。

  颜良原还以为,小乔已说服了大乔,今大乔的反抗,却令颜良颇感意外。

  颜良不禁看向了小乔,那愠怒的目光,显然是在质问她这是为何。

  小乔的娇躯,跟着便是一颤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