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二十二章 想要复仇,来吧!

第六百二十二章 想要复仇,来吧!

  远交近攻?

  颜良眉头微微一动,心中隐约已猜到了七八分。

  “说下去。”颜良摆手道。

  贾诩抬手遥指北面,缓缓道:“今刘备虽得幽州,但却有辽东孙公康地处极东,难以平定。公孙康与刘备接壤,必然对其心有忌惮,暗中将刘备视为敌人,既是如此,那大王何不将其引为己用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贾诩的计策,与他心中所想已基本相符。

  “公孙康虽对刘备构不成多大威胁,但毕竟也能牵制一部分刘备的兵力。且辽东兵少而马多,我楚国兵多而马少,大王便可从海路往辽东大批购买战马,如此,所得战马虽不及刘备和曹操,但想来也能极大的增强骑兵。而我军又有元戎连弩和弩车等利器,再辅以相当数量的骑兵,相信必可克制曹刘两家的骑兵。”

  贾诩洋洋洒洒一番话,道出了他所谓“远交近攻”的计策。

  此计一出,殿中是一片的热闹,众谋士们尽皆惊喜,纷纷的附合贾诩之计。

  颜良的嘴角,亦掠起了一丝冷笑。

  贾诩之计,正合他心意。

  他依稀记得,曾经的历史中,孙权就曾试图结连公孙康的儿子公孙渊,从辽东购买良马。

  只可惜,那个时候,魏强而吴蜀弱已成定局,公孙渊忌于魏国之势,再加上其人反复无信,使得孙权的构想落空。

  颜良不得不承认,孙权这小子虽然讨人厌,但他的很多想法却是很有开创性的,比如发兵去取夷州,再比如去辽东买马。

  几番权衡,颜良决意遂定。

  “文和之计甚妙,孤已决定结连公孙康,从辽东购取良马,但不知诸位爱卿,谁原为本王出使一趟辽东。”颜良扫视阶下群臣,欣然问道。

  话音方落,却见伊籍旋即出列,拱手道:“臣愿出使辽东,为大王结连公孙康。”

  伊籍颇有外交经验,以他出使辽东,实是最佳不过的人选。

  颜良大为欣喜,当即将伊籍赞许了一番,又交待了一番结连公孙康的底线与方略。

  到最后,颜良忽又想起一件事,便又道:“细作不是曾报说,袁谭和袁熙两兄弟,逃奔到辽东,投奔了公孙康,机伯此番出使,若是能将这二袁给本王带回来,亦是功劳一件。”

  伊籍不知颜良要袁氏兄弟有何用,却也不敢多问,当即应命。

  二袁,当年名符其实的高富帅出身,如今却落得如丧家犬一般,颜良当然想欣赏一下,出身高贵的袁氏兄弟,拜倒在自己脚下会是什么样子。

  何况,颜良的铜雀台中,还藏着一位绝世美人,颜良之所以多年以来,一直忍着没有动她,就是要让她屈服到心服口服。

  计议已定,几天之后,伊籍遂率领着二十余艘海船,近两千名水手,由应天而发,先沿江东下,再折往北上,由海路前往辽东。

  颜良虽有海船,但由江东往辽东,毕竟有数千里之遥,就算一路顺风,来回也得一两个月,颜良的北伐战略,自不能全寄托在结连公孙康上面。

  故是,在伊籍的使团出发之后,颜良就继续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北伐的准备事宜。

  正所谓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大批大批的粮草,率先由水路开始运往北方。

  诸路兵马也开始修补兵器,准备辎重,只等春水大涨,北方诸条河流水势上涨之际,随着颜良一声号令,就可以由水路北上中原。

  楚国境内的诸般动向,自也瞒不过曹刘二人,散布于江南的细作。

  当伊籍的船队,由应天出发后未久,细作的情报,便送到了数千里外的邺城。

  ……燕王宫,已是日上三竿,寝宫之内,燕王刘备尚在高卧不起。

  大殿之中,诸葛亮来回踱步,手中羽扇也摇得不再那么潇洒,俊朗的脸上带着几分焦虑。

  久不见刘备出来处置公务,诸葛亮便有些不安了。

  “叔至,大王连数日都来之甚晚,莫非大王身有不适吗?”诸葛亮忍不住问道。

  陈到摇了摇头:“大王身体健朗的紧,没有半点不适的征兆。”

  “既是没有不适,为何这都日上三竿了,还不来处置奏章?”诸葛亮奇道。

  陈到扫了一眼四周,见是耳目甚远,便小声道:“军师有所不知,大王近日以来,与新夫人相处甚欢,故才会每日早上都起得有些晚。”

  新夫人?相处甚欢?

  诸葛亮愣怔了一下,旋即明白,眉头不禁微微一皱。

  陈到口中的新夫人,正是刘备新纳的夫人刘氏,而这个刘氏,又恰恰正是袁绍的后妻。

  刘备自攻取邺城后,便将自己的统治重心,从徐州迁往了邺城,自称燕王后,更以邺城为其国都。

  很显然,以刘备的见识,自然深知,地处河北的大州冀州,无论是富庶程度,还是政治上的影响力,都远非地处中原之东的徐州可比。

  刘备想在河北占稳脚根,势必要争取河北士人的支持,而刘氏既为袁绍后妻,又为河北大族出身。

  于是,未久之前,在司马懿的建议下,刘备便纳了刘氏为夫人,一来是联姻于河北士人,二来也有安抚袁绍旧部之心。

  那刘氏虽乃二婚,但年龄只三十出头,相貌颇有姿色,而且最有狐媚之术,当年就曾把个袁绍勾得宠爱万分。

  刘备岂又禁得起这般诱惑,很快便对刘氏甚是宠爱,几乎夜夜临幸,却对原先那位陈夫人,渐渐有所冷落。

  身为徐州人氏的诸葛亮,今听得刘备如此宠爱新人,冷落旧人,自然有所不悦。

  “大王驾到——”宦官的唱声中,身着华服的刘备,扬长而入。

  诸葛亮收敛了神思,忙是上前拜。

  “军师免礼吧。”刘备上得高阶,徐徐坐下,方始问道:“听闻军师有急事求见,不知是什么要紧事?”

  诸葛亮只得将心事暂且放心,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近日以来,我们南面的细作不断报来,称颜良此贼正大批的往北面运集粮草,更是派出船队,由水路去往辽东结连那公孙康。诸般迹象表面,那颜贼正准备大举北侵,事关重大,大王不可不早作准备呀。”

  听得诸葛亮这一番话,刘备原本有些慵懒的表情,顿时浮现出几分异色。

  “今本王已据五州之地,带甲之士二十余万,武骑千群,更有曹操为援手,本王没有南伐颜贼,那颜贼竟然还敢主动北犯吗?”

  自信的刘备,似乎不敢相信,颜良竟然有此等魄力,敢主动的北上挑衅。

  显然,许久未和颜良交手,刘备是有些忘了,颜良最擅长的就是啃硬骨头。

  “证据确凿,绝对没有错,而且曹操有秦岭之险,颜贼多半不会去进攻关中,此贼若是挥师北上,我燕国必首当其冲是其入侵的目标。”诸葛亮很断然的下了判断。

  接着,诸葛亮将整理过后,诸般详细的情报,呈与了刘备。

  刘备细细审阅后,眉头愈凝愈重,灰白的脸上,阴冷的杀气正迅速的聚集。

  啪!

  猛然拍案,刘备怒道:“颜良狗贼,竟还敢主动来犯,实在是不把本王放在眼里,此番本王定叫他有来无回,将前番数败之仇,一并洗雪。”

  刘备怒了,当年为颜良所逼,被逼写下休书的耻辱场面,再度浮现于脑海中。

  如果说那时的刘备,尚且弱小,能够忍受这羞辱,但现如今身为燕王的刘备,已然傲视天下,这口恶气,岂能再忍。

  见得刘备动怒,诸葛亮当即道:“臣以为,大王与颜良一战,再所难免,与其被动的等着颜良来攻,何来联手曹操,抢先对颜良发起合击,到时以大王之雄威,必可一举荡平颜贼。”

  “军师所言极是,但不知本王当如何用兵?”刘备问道。

  诸葛亮的脸上,立时流露出了运筹帷幄,指点江山的豪迈之色。

  “淮南一地,虽与我徐州接壤,但该地水网密布,我军没有水军之利,暂时不当考虑。唯有梁国、颖川一线,与我兖州相接,插入我中原腹地,深以为患,臣以为,主公若挥军南下,首先当夺取此地,将颜贼的势力逐出中原。”

  诸葛亮口若悬河,大谈着他的战略,便拟定,由刘备率燕军主力南下,从正面攻取睢阳、许都重镇。

  曹操方面,则让其攻打武关,威胁南阳,牵制许都一线的侧后。

  必要时,还可令曹操由关陇攻打汉中,直接威胁颜良楚国的西境。

  刘备耳听着诸葛亮的战略,目光审视着中原河山,灰白的脸上愈显兴奋。

  听罢诸葛亮的战略,刘备腾的起身,奋然道:“军师此战略,当真是大妙,好,本王这就派人去联络曹操,不日就发兵南下,叫那颜贼血债血偿。”

  刘备杀气腾腾,志在必得,仿佛只要联手曹操,杀败颜良当不在话下。

  而诸葛亮的脸上,亦是万般自信,眼眸之中,还闪烁着几分阴冷的笑意。

  “颜良啊颜良,你夺我心爱的女人,掳我姐姐,羞辱我大哥,我诸葛亮与你的不共戴天之仇,终于是到了让你偿还的时候了,这一次,我诸葛亮发誓,必为天下人除掉你这暴君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