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二十三章 弟罪姐偿

第六百二十三章 弟罪姐偿

  应天城,一骑斥候飞奔而入,高举着通关的令牌,无人敢挡。

  斥候疾马入城,直奔楚王宫而去。

  一刻钟后,一道来自于北上,颍川都督徐庶发来的急报,已被放在了颜良的案前。

  那是一道徐庶亲笔所书,十万火急的告急文书。

  曹刘二人,抢先动手了。

  不日之前,刘备亲率十四万大军,由邺城而发,南向黎阳渡口,目标毫无疑问将指向许都、睢阳一线。

  关中处,曹操亦纠集了七万大军,由其亲自率领,向着武关逼近,威胁南阳。

  曹刘联盟,二十余万大军,已开始联手向颜良的地盘发起入侵。

  殿中诸文武,听得这个消息,顿时一片议论。

  原本是颜良计划着北伐中原,却不想,竟给刘备和曹操抢了先手,提前联手南侵,一举打乱了颜良的计划。

  根据细作的情报,刘备此番南下的大军中,至少有近两万的幽燕铁骑,而曹操的麾下,亦有一万左右的西凉骑兵。

  两敌联军三万的骑兵,再加上二十余万的兵力,这已是一个相当吓人的数字。

  “我军中外诸军,虽有近三十万,但外军守备战线太广,能用于颍川、南阳一线的兵力,最多也就七八万,再加上中军的话,兵力不过十六万。兵力上逊于敌军还是其次,关键是曹刘二人有三万骑兵,这就有些难对付了。”

  田丰分析了敌我之势,对己军的形势有些不太乐观。

  田丰所说,倒也没错。

  当年颜良起家时,虽靠着几千骑兵发挥了重大作用,但连年征战,战马死亡得到不弥补,纵使算上前番汉中一役,缴获曹操的三千余匹良马,颜良的骑兵也只堪堪的能凑够五六千而已。

  六千骑兵,对抗三万敌骑,明显处于下风。

  曹刘二人各自的实力,虽逊于颜良,但二人联手的实力,却显然超越了颜良。

  阅过徐庶的告急文书后,庞统道:“这元直的文书中称,刘备的挥军南下,乃是诸葛孔明一力促成,看来他是发现了我们有结连公孙康的意图,所以才劝说刘备抢先动手,孔明的眼光,果然是了得呀。”

  身为荆襄同窗,庞统不禁有所感叹。

  诸葛亮,又是诸葛亮,你就像是孤魂野鬼一样,还没完没了的缠上老子!

  啪!

  颜良猛一拍案,冷峻的脸庞,杀机凛烈。

  大殿之上,群臣震慑,顿是鸦雀无声。

  “曹刘二人兵马多又如何,骑兵多又怎样,今日之形势再差,难道差过当年本王以几千兵马,力战数十倍的强敌吗!”

  声声如刃,强烈之极的自信,如潮水般弥漫开来,迅速的感染着众臣。

  原本心怀忌惮的众臣们,胸中的豪情,渐也油然而生。

  颜良环视众臣,傲然道:“曹刘二贼敢来挑畔本王,本王就奉陪到底,传令下去,明日全军尽出,本王要亲率大军北上,与那二贼决一死战!”

  战意已下,更有何疑。

  群臣的心思,也在那一刻凝结成一个信念:

  战!

  ……次日,天光放晓之时,七万楚军悉数出营,向着江边码头开进。

  遮天的旌旗中,颜良纵马而行,在应天城无双臣民的送别下,昂首出城。

  此役事关重大,颜良将动用大部分的中军,只留下一万兵马守备应天。

  黄忠、张辽、甘宁、魏延、张颌、庞德、马岱、吕玲绮等善于陆战的猛将,此番皆将随王出征。

  颜良率领着七万大军,由水路逆江西上,先将去往襄阳,然后再挥师北上,与徐庶、文丑、文聘等北方边军会合。

  颜良率主力出征的同时,也给身在寿春的吕蒙发去了王令,命他统蒋钦、黄盖、潘璋诸将,率淮南边军,对关羽所镇的徐州一线发动佯攻,以牵制刘备的侧翼。

  同时,另一道王令也急发往了蜀中,颜良命陆逊统严颜、吴兰、雷同诸将,率汉中诸军,对关陇的曹统区进行佯攻,威胁曹操的后方。

  一时之间,从益州到扬州,大江南北,数十万的精兵猛将,尽皆沸腾了起来。

  颜良率领着精兵猛将,往中原一线集结时,刘备的大军,也在迅速的南下开进。

  攻取了幽州后,刘备麾下的兵力,已扩张至了二十余万。

  此番出征,刘备在幽州留下了两万兵马,以防范北面的乌桓胡族,以及东面的公孙康,在徐州一线,为关羽配备了三万左右的兵马,以防备颜良来自于寿春的攻击。

  此外,刘备又留了一万兵马,守备邺城,自己则亲率十四万步骑南下。

  大军尽出,随同刘备南征的猛将,也皆为刘备集团的精英。

  张飞、赵云、张绣、太史慈、张燕、韩猛,以及攻取幽州后归降的河北大将高览,刘备军的猛将已倾巢而出。

  相比于刘备的豪华阵容,曹操军团的实力,就要逊色许多。

  经历了汉中之败后,曹操的实力已然大损,虽从迁往关中的那二十万汉中百姓中强征军士,勉强的凑够了十万之众,但其中近有三分之一的士兵,皆是未经过训练的新兵。

  故是,曹操进攻武关的七万之众,其中只有四到五万士兵,乃是经历过战阵的精兵。

  士兵质量不济,随军的将领方面,曹操也要逊色不少。

  夏侯渊伤势未愈,难以上阵,曹仁镇守并州,分身无暇,而夏侯惇要镇守长安,也无法随征。

  曹操此番随征的将领,只有乐进、许褚、徐晃、李通、曹休、曹真等人而已。

  不过,曹刘联军此次合击颜良,曹操明显是处于偏军,他以这样的阵容,来进攻区区一座武关,基本上也算绰绰有余了。

  天下三大诸侯,皆率领着精锐,昼夜不停的赶往中原一线,战争的阴云,正迅速的笼罩向中原大地。

  经过长途行军,十天之后,颜良的大军进抵了许都。

  许都城乃中原重镇,又建有完备的皇宫,故颜良自称楚王后,便将应天定为都城,将许都定为陪都。

  大军入城,当晚,颜良住进了他的陪都王宫在休息。

  而根据情报称,刘备的主力刚刚渡过黄河,大军进至白马,正向着陈留方面进。

  几天前经过宛城时,颜良已命张颌、文聘二将,率四万兵马据守武关,却抵御西线曹操军团的进攻。

  而颜良的战略,则是自率十二万楚军,北进至陈留,对抗刘备的十四万燕军。

  时间尚有,颜良进入许都后,便不急于赶往陈留,而是要让他连日赶路的将士,休整一晚上,以待保持体力,与刘备决战。

  时已近晚,华灯高挂。

  寝宫中,颜良盘坐在原属于汉帝刘协的御榻上,凝目审视着御案上的地图,脑海中构思着决战的战略。

  脚步声响起,周仓从外而入,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那个女人带到了。”

  “带她进来吧。”颜良摆手道。

  周仓退去,过不得片刻,伴随着淡淡的幽香,一名少妇面带着不安,款款的步入了寝宫。

  “民妇诸葛铃,拜见大王。”少妇屈身一礼,恭顺的语气中,含着几分惧意。

  思绪从战争中收回,颜良抬起头来,刀锋似的双眸,扫向了眼前这个他几乎快要忘记模样的女人。

  这少妇,便是诸葛亮的姐姐。

  颜良身边不乏美人,这诸葛铃虽有几分姿色,但与他铜雀台的众姬妾中,却也排不上号。

  故此,当年襄阳一见后,颜良便把这诸葛铃给忘在了脑后。

  而今时,在闻知诸葛亮一手促成刘备南侵的情报后,颜良对诸葛亮的厌恨之意,使他想了起来,那个讨厌的卧龙,他还有一个亲姐姐落在自己的手里。

  既有此物,焉有不用的道理,故是颜良出征之前,就下令将诸葛铃送往许都,等着他处置。

  “诸葛铃,你可知罪。”颜良冷冷问道。

  诸葛铃娇躯一震,颤声道:“恕民女愚鲁,不知犯了何罪,请大王明示。”

  “你弟诸葛亮,先是教唆刘琦与孤作对,后又联手你兄诸葛瑾,煽动孙权无故攻打本王,今又投奔刘备,助纣为虐,一再的唆使刘备侵我楚国。诸葛亮罪该万死,你诸葛家该当被罪诛灭九族,你身为他的姐姐,难道还不知罪吗?”

  一番威喝,只将诸葛铃吓得面色苍白,冷汗直流。

  畏惧之下,诸葛铃忙是匍匐于地,颤声道:“孔明所为,民妇一点都不知情,况且民妇已嫁与他人,已算不得是诸葛家的人,恳请大王明鉴。”

  颜良的嘴角,扬起了一抹冷笑。

  这诸葛家的女人,倒是识时务的很,自己只几句威胁,这诸葛铃就赶紧跟诸葛亮撇清关系。

  “要想让本王恕你之罪,你必须为本王做两件事,这头一件事,就是写一封书信给诸葛亮,劝他归降于本王。”颜良用命令的语气道。

  诸葛铃虽觉写这书信,有辱诸葛家的声名,但事到如今,为了保全性命,也唯有如此。

  于是,诸葛铃便只能抛下声名,被迫的写下了一封书信,劝他弟弟诸葛亮归降于颜良。

  书信写好,诸葛铃双手捧上,颤声道:“信已写好,未知大王第二件事要民妇做什么?”

  “第二件事,嘿嘿——”颜良眼眸中扬起邪笑,手掌往御榻轻轻一拍,“先坐过来,本王慢慢告诉你第二件事是什么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