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二十五章 刘备,你高兴早了

第六百二十五章 刘备,你高兴早了

  浚仪城,燕国的大旗,正在城头猎猎的飞舞。

  张飞手扶着丈八蛇矛,虎目斜扫一眼那“燕”字大旗,慑人的凶目之中,涌动着几分傲然。

  他张飞乃是涿郡人,涿郡属幽州,而同为涿郡出身的刘备,正以“燕”为国号。

  素来以“燕人张飞”自称的张飞,如今身为燕国的左将军,统帅三万先锋军,如何能不感到引以为傲。

  就在张飞傲然神思之际,城外斥候飞奔而来,言是约有两万的楚军,正向着浚仪城杀奔而来。

  张飞立刻警觉起来,传令诸军登城,准备迎战。

  未几,果然见漫天尘土狂卷,数万楚军铺天盖地而来,不多时便杀至浚仪城下。

  近两万的颜军,列阵于城下,摆出一副大举攻城的耀武扬威之势。

  那一面“黄”字的大旗下,老将黄忠勒马提刀,傲然而立。

  敌军只有两万,而张飞麾下的先锋军,却有近三万之众,当张飞侦知敌军数量时,头脑便有些发热,想要率军出城一战,一举击溃楚军,夺取南征的首胜。

  但张飞很快又想起了,刘备命他严守城池,不得轻举妄战的叮嘱。

  于是,张飞只得强按下战意,只等挫败楚军的攻城。

  城外处,黄忠也不急于攻城,却将长刀向前一招,七八骑虎背熊腰之士,便策马奔出阵前。

  那七八骑楚卒直抵城前,扯起破锣嗓门,冲着城头便破口大骂起来。

  原来,这些楚卒皆乃嗓门粗大之士,今被黄忠派上前来,专门是为了叫骂。

  这些叫骂的楚卒,大骂刘备假仁假义,卑鄙无耻,大骂张飞胆小如鼠,从上到下把燕国有名有姓的君臣大骂了一遍。

  几人的粗嗓门如洪钟一般,嘹亮的骂声,令沿城一线的燕军,尽皆清晰可闻。

  张飞是越听越怒,不多久已是气得须发皆张,一腔的怒火犹如涌动的火山,几乎就要炸烈胸腔一般。

  “狗贼颜良,欺人太甚,竟然敢辱我大王,我张飞非杀了你不可!”

  暴怒的张飞,一怒之下,已是将刘备的叮嘱抛之脑后,当即点齐兵马,大开城门,呼啸着杀出了城去。

  两万多燕军,在张飞的率领下,如洪流一般冲出城门,直撞向楚军之阵。

  阵前处,眼见燕军汹汹扑来,黄忠非但没有畏色,嘴角反而是掠起了一丝冷笑。

  “大王和军师所说不错,这张飞果然是最易被激怒,哼,撤兵。”

  面对汹汹而至的燕军,黄忠也不与之战,长刀一挥,当即下令全军撤退。

  两万列阵的楚军,迅速掉转方向,后军作前军,望南便撤。

  奔杀而出的张飞,正处怒火焚身,岂肯善罢甘休,眼见楚军败逃,只道是为自己的威势气慑,遂也不假细想,只挥军拼命的掩杀。

  黄忠却头也不回,只一路向陈留方向退却……浚仪城北,十里。

  那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军,正在残阳的夕照下,沿着大道向浚仪城徐徐挺进。

  身裹红袍的刘备,神色倨傲,满脸的自信。

  “过了浚仪城,再往南就是陈留,据闻颜贼的主力已尽集该城,军师,我军下一步当如何进兵?”刘备马鞭遥指南边问道。

  并马而行的诸葛亮,遥着羽扇道:“我军兵力占优,又有两万骑兵,可谓是占尽优势,颜贼若据守陈留不战,那我们就以轻骑抄袭其南,断其粮道,颜贼若敢决战,那也正中我们下怀,正好一战毙之。”

  “军师所言甚是,如此看来,此番南征,本王是必胜无疑了。”刘备一脸雄心壮志。

  诸葛亮拱手笑道:“大王英明神武,今御驾亲征,自当攻无不克。”

  “哈哈——”刘备志得意满,欣然大笑。

  正得意间时,一骑斥候绝尘而来,直抵刘备马前。

  “启禀大王,敌将黄忠在浚仪城外叫战,已为张将军赫退,张将军今正率兵马穷追敌军。”

  听得此报,刘备面露几分欣慰,点头赞道:“翼德果然是勇猛无双,他这一胜当是本王挥军南下的首功呀。”

  刘备这边得意,诸葛亮却是冷静的紧,长眉暗凝,眉宇间反而有几分忧虑。

  沉吟片刻,诸葛亮的神色陡然一变,急道:“大王,翼德将军必是中了颜贼的诱敌之计,臣料那黄忠不战而退,半路上必有伏兵等着围击翼德。”

  “什么!”猛然惊醒的刘备,顿时面露惊色,“军师,那现在本王当如何以应?”

  “大王不必心急。臣料那颜良主力必不会远离陈留,即使有伏兵也不会致命,请大王速派子龙率五千精骑南下,臣料不但可救得翼德,甚至还可反杀贼军一场。”诸葛亮沉着道。

  刘备这才安下心来,喝道:“来人啊,速传子龙前来。”

  ……浚仪城南,二十里。

  两万燕军在张飞的率领下,正沿着大道,穷追着败退的黄忠。

  追击未久,前方地势渐狭,一片绵延的丘陵,起起伏伏于道路两旁。

  一腔怒火的张飞,依旧在穷追,却浑然不觉,在里许外的一座小山坡上,一双刀锋似的眼目,以一种嘲讽似的目光,冷冷的注视着他。

  “张飞虽有万人之敌,更有几分小智谋,但性情暴躁易怒,却是他的致命弱点,大王对人心的把握,当真是分毫不着呀。”

  驻立于旁的庞统,微微而笑,言语中满含着赞叹。

  颜良淡漠如水,只冷冷一笑,扬鞭道:“时候差不多,是该收网的时候了。”

  王令下达,周仓急是传下号令。

  山坡上,红色的赤旗旋即高高的竖了起来,方圆数里都清晰可见。

  震天的喊杀声,如平地的惊雷一般,骤然炸响。

  大道两旁的密林中,数万楚军倾巢而出,文丑、张辽所率的两路伏兵,一时尽起。

  骤然杀出的楚军,如无数柄利剑,顷刻间便将燕军的长蛇阵截为数段。

  正自狂奔中的张飞,这下就傻了眼,一脸的汹汹之势,转眼就为惊愕所取代。

  “该死,我竟一时糊涂,中了颜贼的诱敌之计!”看着四面围杀而上的楚军,张飞这才恍然惊悟。

  眼见中计,张飞不及多想,急叫道:“撤兵,速速撤兵——”

  大喝中,张飞拨马转身,纵马舞矛望北而退。

  只是,网已收起,又岂会容他轻易逃脱。

  左右大道,无数的楚军冲涌而来,很快将两万燕军分割包围,数万的敌我之军,将本就不宽的大道堵得更是水泄不通。

  张飞疯狂的舞着蛇矛,疯狂的收割的人头,纵使他有万人之敌,一时片刻却又岂能杀出重围。

  正自狂杀之间,却听身后传来一声暴喝:“张飞休走,纳命来吧——”

  猎猎的杀气,伴随着那暴喝之声,汹涌而来,张飞猛然转头,却见一员虎狼之将,正纵马舞枪,势不可挡的斜不里杀将而来。

  那威猛的楚将,正是颜良麾下上将文丑。

  但见文丑长枪开花,漫天的光点中,挡路的燕军如蝼蚁般被辗杀,威不可挡的直撞而来,手中钢枪探出,直取张飞。

  避无可避,唯有一战。

  张飞不及多想,急是抖擞精神,拨马挺矛,奋然相迎。

  锵——枪与矛,瞬间相击。

  飞溅的火星中,交手的二将,身形均是微微一震。

  二人的眉宇中,皆是闪烁出几分异色,似乎在同时为对手的武艺之强,而感到惊奇。

  只是,身处于胜势的文丑,只微微一惊,旋即信心大涨,手中银枪荡出道道流虹,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扑向张飞。

  张飞也为对手的咄咄逼人激怒,喉咙如铁珠般一滚,暴喝一声,纵矛迎击而上。

  两员当世绝顶之将,遂在这乱军之中,战成一团。

  文丑之武艺,虽属当世绝顶,但比颜良却稍逊一筹,若纯属实力,只怕他还要略逊张飞分毫。

  只是如今燕军处于劣势,正为楚军所围杀,己军的不利,令张飞的斗志上已自挫三分。

  反观文丑,却仗着己军的胜势,倍心暴涨,精神大作,却是越战越勇,竟发挥出了超出平常的战斗力。

  此消彼涨,二人这场惊心动魄的高手对决中,文丑竟似略略的占了些许上风。

  张飞是越战越心焦,越战信心越是不足。

  山坡上,颜良马驻远望,清清楚楚的看清己军的胜势。

  此一役若是能斩杀张飞,这员刘备麾下第一猛将,对刘备的军心士气无疑是巨大的打击。

  此役过后,或许刘备就吓破了胆,无心再战,那么今日的这场伏击战,就可能成为这场战争的转折点。

  正当这时,忽见北面尘土大作,一队骑兵疾冲而来,势如破竹一般,直撞入楚军的围团之中。

  刘备的援军到了吗?

  颜良眉头微微一皱,即刻命人去打探。

  过不得多时,斥候飞奔而来,叫道:“启禀大王,燕将赵云率五千骑兵杀到,我军阻挡不利,围阵正为燕军冲破。”

  赵云,五千骑兵。

  颜良神色微微一动,眼眸之中,闪过了一丝忌惮。

  但旋即,那刀削的脸上,却恢复了从容。

  “果不出本王所料,看来刘备对张飞的莽撞也早有提防,竟然这么快就派了援兵来。”庞统感叹道。

  颜良目光如电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:“赵云既到,看来也该是本王出手的时候了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