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二十六章 再撞完美之将

第六百二十六章 再撞完美之将

  山下处,这场伏击之战,形势已然发生了逆转。

  赵云率领着五千幽燕铁骑,如潮水般辗杀而来,正专注于围敌的楚军步军,结阵不及,一时间又如何能挡。

  赵云一路冲杀,无人能敌,手中银枪不知刺杀了多少楚军。

  沿途的楚军无法抵挡,只能逐次后退,被燕军辗得纷纷倒溃。

  正自狂杀之际,前方处,呐喊之声大作,一彪兵马斜刺里杀来,挡住了赵云铁骑的去路。

  当先那员楚将,纵马舞刀,威风凌凌,正是颜良麾下大将张辽。

  见得张辽阻路,赵云非但不以为忌,反而是勃然生怒。

  “背主之贼,焉敢挡我之路,纳命来——”怒啸声中,赵云纵马舞枪,直取张辽而去。

  关羽和张飞的威名,张辽是识得的,但赵云的威名,张辽却未曾见识。

  对武艺极是自信的张辽,眼见燕军一员声名不显的敌将,竟然敢叫嚣着取自己的性命,惊奇之余,不禁也是大怒。

  “无名鼠辈,也敢在我张辽面前逞狂,看招吧!”张辽毫无所惧,舞纵战刀,直斩向冲杀而来的赵云。

  银枪如电,如旋涡一般卷射而至。

  枪锋未至,那强大的压迫感,便铺天盖地包卷而来。

  张辽心中一滞,方觉这敌将的武艺,竟是出乎意料的强悍。

  心神震动下,张辽便不敢硬接,急将战刀高高举起,刀尖向下将刀刃竖在面门前,走一个缠头刀花护住周身上下。

  哐——银枪电袭而至,那怒涛般的一击,直震得张辽身形一震,手心隐隐发麻,胸中气血更随之一荡。

  暗惊之下,张辽强提一口气,双手一抖,战刀对着赵云的胸处尽力平荡而出。

  刀锋破空而去,发出尖哨似的锐响。

  铛——又是一声激鸣,赵云回枪一挡,瞬息间,张辽便感觉从对手枪上传来一股力量,轻轻的将他刀锋黏住,向外顺势一带。

  顿时,张辽刀势尽泄,犹如泥牛入海一般,空空荡荡不着一物。

  张辽未及惊异时,赵云银枪不停,冷哼一声中,那银枪已划出一道冷冷的圆弧型寒光,向着张辽的脖子圈将过来。

  应招、卸力、反击,三个动作一气呵成,快如闪电,竟似事先排练好的一般,分毫不差。

  张辽未曾想到,眼前这敌将枪上力道如此之猛,招式变化如此之快,枪法上的造诣,几乎已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。

  眼见敌枪扫来,张辽回刀相挡不及,身形只能硬生生的往后一斜来回避。

  锐利的枪锋,贴着张辽的脖子扫过,只差那么分毫,就可以轻易的削断他的脖劲。

  勉强逃过一死的张辽,身形才刚刚直起,赵枪的枪式,已如狂风暴雨般卷袭而至。

  惊心动魄的张辽,只能倾尽全力相挡,但在赵云沉稳如水的攻击下,却很快落得下风,败相频露。

  武艺一流的张辽,碰上当世绝顶的赵云,终究难是敌手。

  二十余招走过,张辽自知非是赵云对手,再战下去非要送命不可,畏惧之下,急是拨马跳出战团,望南便退。

  赵云轻易的杀败了张辽,威风大作,也不去追张辽这支败兵,继续催督着他的铁骑,向着身处重围中的张飞杀去。

  张辽败北,楚军士气受挫,面对燕军铁骑更是难与争锋,纷纷倒溃而退。

  赵云和他的铁骑,如入无人之境处,撕破楚军围阵,转眼已与张飞被围之军会合。

  一身浴血的赵云,举目扫见张飞,便高声叫道:“翼德,赵云奉大王之命,前来救你。”

  正自苦战的张飞,见得赵云援军杀到,不禁信心大作。

  眼见己军反败为胜,楚军纷纷倒溃,张飞兴奋叫道:“子龙,你我合兵一处,杀光这些南贼。”

  张飞信心大增,文丑原本昂扬的斗志,却为之一挫。

  当他瞥见杀来之将,乃是赵云之时,心中不禁大为忌惮。

  想当年,文丑尚为袁绍部将时,袁绍与公孙瓒界桥一战,文丑就曾与赵云有过一次手锋。

  当时的文丑声名已著于河北,而赵云还是刚刚出道,不名一文的一名小卒。

  但就是这样一个初生的牛犊,却竟与文丑交手五十余合,不分胜负。

  如今多年已过,赵云的武艺,不知已精进至何种程度,今日再撞见,文丑如何能不忌惮。

  今连张飞都战之不下,若再加上个赵云,文丑焉能相敌。

  眼见赵云策马狂奔而来,文丑心中生怯,强攻几刀,跳出战团,拨马便走。

  “贼将休走——”扳回局势的张飞,却得势不饶人,还想反杀文丑。

  驰近的赵云,却横枪一拦,沉声道:“此间形势混,贼军虚实不知,还是不宜追击,我们还当合军一处,先退往浚仪城为上。”

  赵云却比张飞冷静许多,懂得见好就收。

  张飞却豪然叫道:“子龙怎可这般胆怯,贼军已乱,咱们正当趁势掩杀,杀他个血流成河,岂可就此退却。”

  张飞杀到兴起,反败为胜的机会,岂会轻易放过,也不听赵云之劝,纵马就挥军追击文丑。

  气势汹汹的张飞,蛇矛狂斩楚军士卒,踏着长长的血路,急追而上。

  惊退的文丑,却不敢与敌,只拨马落荒而逃。

  “贼将,哪里逃,留下命来——”信心暴涨的张飞,扬矛大叫。

  正当张飞信心大作时,蓦听道旁山坡上,杀声如雷而作,整个大地都随之震颤,仿佛天崩地裂一般。

  斜目望去,却见山坡之上,数不清的楚军骑兵,正如决落的泥石流一般,轰轰烈列的奔涌而下。

  那一面“颜”字的赤旗,如猎猎的火焰一般,直扑而下。

  骑兵,那是颜良亲统的骑兵!

  山坡之上,颜良纵马俯冲,斜拖的青龙刀,流转着慑人的寒光,身后的红色披风,如拖曳着长长的红色尾焰,声势甚是壮丽。

  原来,颜良虽设下这一伏兵之计,但考虑到刘备的主力距浚仪城较近,很有可能发骑兵来救张飞。

  故是,为了对付刘备的骑兵,颜良已尽率他的五千铁骑,做为第二路伏兵。

  今赵云率燕骑杀到,只以为可轻易击破颜军步军围兵,却万没有想到,颜良早料到如此,事先已尽集骑兵于此。

  滚滚铁骑,直冲而山,挟着威力无穷冲势,撞入了燕军之中。

  惨声大作,鲜血飞溅,惶恐的燕军,那脆弱的肉体,无情的被铁蹄辗碎。

  冲杀而下的颜良,手中青龙刀如电扫出,一人一骑,直取张飞而去。

  事发突然,当张飞省悟时,已惊见颜良冲撞而来,眼见刀锋将至,张飞也不及多想,急是倾尽全力,斜举丈八蛇矛相抗。

  吭——惊雷般的撞击声中,两骑错马而过。

  张飞那铁塔般的身形,在巨力的冲击之力,剧烈的一震,双掌处一麻,斜眼瞥去,惊见五指间血迹渗出,竟已是虎口震裂。

  “几年未见,此贼的武艺竟已精进如此,竟能震裂我的虎口,这怎么可能!”一招交手,手掌被震出血的张飞,心中涌起的是无尽的惊诧。

  其实颜良武艺虽大有精进,但以张飞之实力,颜良想要在一招之际震裂他的虎口,却也万难。

  只是如今颜良居高临下,借着俯冲之势,如此迅猛的击出一刀,再加上青龙刀的重量,已非凡人所及。

  这也就是张飞,只被震裂了虎口,倘若换成武艺一流级别的武将,此刻恐怕早就被颜良这惊天一击,当场已震飞出去。

  纵马而远的颜良,潇洒一回身时,看到的正是张飞震憾的面孔。

  颜良气态巍然,勒马横刀,冷笑道:“张飞,当年梁国一役,本王饶你一命,你怎么就不记长性,还要赶着来送死。”

  肆意的嘲讽,直将张飞激得怒火焚身,恨不得当场就跟颜良决一死战。

  只是这时,北面处,文丑见颜良骑兵杀到,已反身挥军杀回。

  西北处,黄忠的诱敌之军也已折返而回,斜向围杀而来。

  诸路楚军见王旗出现,无不斗志大作,振奋精神拼死血战。

  而赵云的五千骑兵冲势已是强弩之末,今遇得颜良铁骑半路杀到,已是难以再抵挡。

  放眼望去,整个战场上,燕军都在纷纷的倒溃,处于全面瓦解的境地。

  张飞虽然莽撞暴躁,但他却并不愚蠢,到得这个时候,他岂能不知,再勉强战下去,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“颜良狗贼,本将今日暂且留你一命,改日再取你首级!”留下一句狠话,张飞勒马转身,望北奔路而逃。

  “改日你妹,有胆就别学刘备,休得逃跑。”颜良高声一讽,拍马舞刀直追而上。

  数万楚军将士,如潮水一般,追随着王旗,四面八方的围杀而上。

  张飞落荒而逃,麾下来不及逃跑的燕军士卒,无情的被追杀而来的楚军辗杀。

  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,不绝于耳的惨叫声,深深的刺痛着张飞。

  张飞却不敢回头,只咬牙一路狂逃。

  只是,战场一片混乱,张飞逃之不快,眼看身后颜良越追越近。

  “翼德先走,我来殿后——”厉啸声中,一队骑兵斜刺里杀出。

  却见赵云纵马横枪,挡在张飞身后,傲对追击而至的颜良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