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二十八章 你有龙,老子有凤

第六百二十八章 你有龙,老子有凤

  陈留城外,营垒连绵,旌旗如涛。

  颜良的十余万大军,以陈留城为中心,构建了一条弧形的防线,沿城外围连下七营,各营间掘以长壕,以阻止燕军骑兵的奔驰,同时互成犄角之势。

  正如颜良料想的那样,张飞之败,数千燕军的损失,并不足以迫使刘备撤兵。

  遭逢首败的刘备,率领着十余万的燕军,浩浩荡荡的从浚仪推进南下,于陈留城北十里,与颜军形成了对峙之势。

  双方二十余万大军,在陈留以北不足七里的地带,形成了对峙的局面。

  一连七日,刘备却按兵不动,并未如颜良料想的那样,迅速的对他楚军的壁垒发动狂攻。

  与刘备的按兵不动相反,武关一线的曹操,反倒是对武关发动了轮番的猛攻,仿佛想向刘备显示他联盟的诚意一般。

  武关有四万余兵马,又有文聘张颌二将,凭借着雄关之险,足以抵挡曹操的猛攻,西线的形势,颜良一点都不担心。

  反倒是刘备的静寂无声,让颜良隐隐有种不安的预感。

  楚王行帐。

  夜已深,摇曳的烛火下,颜良依旧在伏案研究着军争之事。

  军师庞统,正在闭目沉思,谋将徐庶,目光亦在紧盯着地图,眉宇中闪烁着揣测之色。

  “刘备按后不动,定有蹊跷,尔等必须给本王想出来,他到底有何图谋。”颜良猛一拍案,斩钉截铁道。

  两位谋士身形,均是微微一震。

  未几,徐庶眉头凝得更紧,而庞统,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。

  庞统站起身来,几步走到案前,眼眸扫视着地图,仿佛想到了什么。

  那处眼神,颜良再明白不过,庞统定是觉察到了刘备的意图。

  片刻后,庞统划拉着地图道:“大王,如果臣推测无误的话,刘备之所以在陈留一线按兵不动,极有可能是因为他想分兵洛阳,绕道抄袭许都,以攻我军侧后。”

  分兵洛阳,抄袭许都!

  这八个字如闪电划过颜良的脑海,他的精神顿时紧绷了起来,如刃的目光迅速的转向了地图的西北面。

  那里,正是洛阳之所在。

  由洛阳南下,经八关之一的太谷关,过阳人城、梁城,便可直取鲁阳城。

  当年十八路诸侯讨董时,孙坚正是经由这条路线,连败西凉军,最终攻入了洛阳。

  反之,如今刘备的燕军,自然也可逆着这条路线,从洛阳攻取鲁阳。

  而燕军一旦袭取了鲁阳城,向南可攻叶县,威胁宛城,向东则何攻取襄城,抄袭许都之后。

  倘若刘备真的选择分兵洛阳,那么这问题还真就棘手了。

  “士元推测的不无道理,只是,当年官渡之战时,袁绍之兵远胜曹操,却不敢分兵,如今之刘备,他的兵马不过多我们两三万而已,他敢分兵吗?”

  徐庶表示了质疑。

  颜良拳头一击御案,断然道:“刘备不是袁绍,袁绍不敢,刘备一定敢,没错,这大耳贼定是想分兵洛阳。”

  颜良太了解刘备,毅然下了定论。

  “嗯,既是如此,事不宜迟,我们该当即刻发兵,增防鲁阳才是。”徐庶点头道。

  庞统跟着道:“刘备虽分兵洛阳,但必然也不敢放松陈留一线,料他分往洛阳之兵,最多也只有三万左右,我军以守为主,这样的话,只需派两万兵马增援鲁阳即可。”

  “士元所言极是,臣也同意分兵两万增援鲁阳。”徐庶附合道。

  两位顶级的谋士意见一致,但此时的颜良,却陷入了沉默,并未首肯二人的提议。

  那刀锋般的目光,紧紧的盯着地图上的“洛阳”二字,眼眸之中,闪烁着某种异样,仿佛,颜良的脑海中,猛然间豁然一亮似的。

  半晌,颜良的嘴角,扬起了一抹冷笑:“两万有点少了,干脆派五万。”

  五万!

  此言一出,庞统与徐庶均是一震,二人相视一眼,眸中皆是茫然不解。

  “大王,鲁阳方面毕竟只是偏军,陈留终究才是主战场,今若分兵五万往鲁阳,那我陈留之军就只余下七万,以此对抗刘备十几万兵马,似乎有些力不从心了。”徐庶表示了反对。

  庞统也微微点头,赞同徐庶的说活。

  此时,颜良却不以为然道:“谁又规定了陈留非得是主战场,鲁阳就非得是次要战场呢。”

  庞统与徐庶又是一怔,狐疑之色不禁愈重。

  不过,二人到底乃是当世顶级的智谋之士,只茫然了片刻,猛然间便恍然大悟。

  “大王的意思,莫非是借着分兵救鲁阳之名,以优势兵力击破入侵之敌,一举攻陷洛阳不成?”庞统惊叹的问道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笑而不语。

  明白了颜良的意图,那两位谋士的神色,不禁大为惊喜,仿猛然间开悟了一般。

  徐庶兴奋道:“倘能攻陷洛阳,对燕军的士气不但是沉重打击,更可向东威胁刘备侧后,那这整个战场的主动权,便将全面的倒向我们这边,大王此计,当真是妙啊。”

  耳听着徐庶的赞叹,颜良却淡然的很,并没有太过的得意。

  其实,若纯论智谋,颜良未必及得上庞统和徐庶,但颜良的优势就在于,身为穿越者的他,有时候思维更为开阔,或者说,更为“异想天开”。

  就如历史上的官渡之战,颜良就曾想,当年的袁绍即有优势兵力,何苦鏊兵于曹操精心打造的官渡防线。

  如果的那时的袁绍,能够扭转思维的局限,以扫荡河南诸州,逐步的蚕食曹操的地盘为目的,而不是想一毕其功于一役,那么,历史的结局恐怕早已不同。

  正是受了官渡之战的启发,颜良便想到,自己为什么非要陈兵于陈留,与刘备作无谓的僵持呢。

  正是这思维的开阔性,让颜良想到了另辟一条取胜的蹊径。

  两位绝顶谋士,受到了颜良的启发后,经过仔细的权衡,均是认同了颜良的计策。

  于是,当天晚上,颜良便打着增防鲁阳的名义,明派两万兵马,实则发五万大军,星夜赶往鲁阳。

  因是此役事关重大,颜良决定亲自率军前往,并有黄忠、文丑、吕玲绮随征。

  至于陈留大营,颜良则留庞统和徐庶二人暂掌军机,都督甘宁、庞德、张辽、马岱诸将,打着他楚王的旗号,无论如何,都坚守不战。

  ……两天的傍晚,颜良的大军,赶至了鲁阳城。

  而颜良大军方入城未及,斥候便传来情报,言是数万燕军步骑,已由梁县南下,前锋距鲁阳城已不足二十里。

  城头处,负手而立的颜良,听得这个情报,嘴角不禁掠起了一抹冷笑。

  庞统所料果然不错,刘备这大耳贼,果然是分兵想袭鲁阳。

  “敌军有多少,领军之将又是何人?”

  “回大王,敌军约有步军两万五千,骑兵五千余众,领军之将乃张飞,随军敌将还有太史慈和张燕二将。”

  太史慈,曾经的江东第一猛将。

  张燕,原先的黑山黄巾统领,让袁绍头疼了多年的厉害角色。

  刘备派出这样强有力的组合,很显然,他对攻取鲁阳是志在必得。

  “可惜啊,刘备,你有卧龙,老子也有凤雏,诸葛亮的计策想瞒过庞统,可没那么简单。”

  冷笑声中,颜良当即下令,全军休整一夜,明日一早,便给来犯的燕军,来一场迎头痛击。

  ……尘雾滚滚,铁甲森森。

  三万燕军步骑,气势汹汹的杀奔南下,兵锋直逼鲁阳城。

  纵马提矛的张飞,狰狞的脸庞上,涌动着迫不急待复仇的烈火。

  “颜贼,前番老子我中了你计策,使我燕军首战失利,今日有孔明军师这条计策,老子我必夺了鲁阳,抄了你的后路,一报前番失利之仇。”

  张飞越想越兴奋,催督大军,加紧前行。

  此时的他,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鲁阳城,将燕军大旗插在城头,然后再想象颜良听闻后方失陷时,那惊慌的表情。

  正当张飞神思之际,却见张燕从前军飞奔而来,沉眉叫道:“翼德将军,前方斥候回报,楚军的援军已抢先一步进抵鲁阳城。”

  “什么!”张飞大吃一惊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楚军的援兵已提前赶到了鲁阳城,至少有数万之众。”张燕重复了一遍,又忧虑道:“翼德将军,既是楚军援兵已到,显然颜贼已识破了军师的计策,燕以为,咱们还是就此收兵,撤还洛阳吧。”

  从陈留向西到洛阳,再从洛阳向南到此地,绕了一大圈的弯路,赶了几百里的路,难道就此撤兵吗?

  难道当日为颜良所败之仇,就此不报了吗?

  惊讶之余的张飞,心中是强烈的不甘,他不甘心就此无功而返,让颜良再次看笑话。

  凝眉半晌,咬牙半晌,张飞那凶光闪烁的眼眸中,陡然间杀意如火狂燃。

  举目远望,张飞恨恨道:“颜贼主力尽在陈留,鲁阳纵有援兵又能有多少,本将就不相信,我三万步骑雄兵,就拿不下一座鲁阳城,给老子继续前进,此番不破鲁阳,誓不罢休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