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三十三章 让刘备砸自己的脚

第六百三十三章 让刘备砸自己的脚

  中了刘备计策?

  看着庞统那凝重的表情,颜良暂时放下了愉悦,开始静下心来,细细的思索这些日来的战事细节。

  酒意散尽,颜良忽然意识到,从攻陷梁县,到攻取太谷关,再到不费一兵一卒而得洛阳,自己用兵实在是太顺了,顺到都让他有那么一点得意忘形。

  但此时静下心来细细一想,自己能够拿下洛阳,关键就在于刘备的不战而退。

  刘备这家伙,好似拱手把洛阳献给了自己一般。

  可问题是,刘备这厮,他能有这么好心吗?

  狐疑之心骤生,颜良的表情渐渐冷峻起来,目光看向庞统:“军师,你此言何意?”

  “刘备倘若真无力守洛阳,便当将虎牢关一并弃了,直接退守荥阳一带设防,可如今刘备既弃了洛阳,又屯兵于虎牢关,摆出一副打算肆机收复洛阳的态势,大王难道不觉得,刘备的此举甚是可疑吗?”

  庞统一席话,令颜良疑心更重,眉头也凝得更深。

  他微微点头,示意庞统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刘备既有收复洛阳的意图,那么当初他又何必弃了太谷关,将洛阳拱手相让,岂非自己给自己找麻烦?”庞统反问一语,目光中浮现几分冷笑,“统思来想去,刘备的用意只有一个,那便是,拉曹操下去,逼其东进函谷关,然后再东西夹攻我军。”

  原来如此,明白了。

  颜良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:“刘备这厮还真是阴险,不知是谁给他出得这般阴招,竟然敢把洛阳城拱手相弃,只为拉曹操下水。”

  “是谁给刘备出的招不知道,但统敢保证,绝对不会是孔明。”庞统语气肯定道。

  颜良点头道:“不错,诸葛亮素来求稳,他绝没有魄力想出拱手弃却洛阳的计策。不过不是他,又会是谁给刘备支的招呢?”

  颜良凝眉细思,蓦然间,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。

  莫非是他?

  “是谁给刘备出的计策不重用,重要的是,如何破解刘备的这条毒计。”庞统的话,把颜良的神思引回了正题。

  看着庞统那微笑的面孔,颜良的担心早就放下,笑道:“军师既然早有对策,就别拐弯抹角,直说了吧。”

  “瞒不过大王啊。”庞统哈哈一笑,欣然道:“其实要破此计也不难,统以为,咱们何不给刘备来个将计就计。”

  将计就计?

  颜良心头微微一震,看着庞统那诡秘的笑容,颜良隐约已想到了什么。

  ……武关以北,曹军大营。

  此时正当春暖花天,正午的太阳分外明艳,照得人全身都暖意融融。

  大营之中,几万号吃饱了饭的曹军士卒,都躺在军帐外边,懒洋洋的直着身子,享受着太阳浴,品味着难得的悠闲惬意。

  中军帐中,曹操正和郭嘉对弈,表情虽然聚精会神,但气态却颇为放松。

  整个曹营上下,都弥漫着轻松悠然的气氛,仿佛七万号人屯兵于武关之前,并不是来打仗,而只是来打一回酱油。

  “中原的战事怎么样了?”曹操落子之时,顺便一问。

  郭嘉边落子,边回道:“刘备想袭取鲁阳,抄袭颜良之后,结果为颜良反杀,眼下颜良正猛攻太谷,估计刘备很快就会不得不分兵增援太谷。”

  “看来这二人倒是杀得难解难分啊,很好,甚好。”曹操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  郭嘉也冷笑道:“刘备和颜良杀得越难解难分越好,到时他二人杀到两败俱伤,便正是丞相挥师东进,坐收渔利之时。”

  曹操哈哈大笑。

  正笑的得意时,脚步声响起,刘晔步入了帐中。

  “启禀丞相,弘农急报,刘备已弃守洛阳,颜良于数天前不战而得洛阳,其将文丑已西取了函谷关,我弘农郡今已受到颜贼的威胁了。”

  听得此言,对弈的二人,持子的手,同时都僵悬在了半空。

  曹操的得意的大笑,旋即收敛,焦黄的脸上,惊色顿现。

  “怎么可能,洛阳重镇,那刘备竟然不战而弃,这怎么可能?”曹操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。

  直到刘晔将情报呈上,曹操亲眼过目后,方才相信了这个惊人的事实。

  “刘备这大耳贼,他疯了吗?”确信后的曹操,依旧是惊奇不已。

  此时的郭嘉,却眉头一皱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  他便把棋子往盘上一丢,冷哼一声:“刘备此计好生阴险,他这是故意弃了洛阳,好让颜良威胁到我关中,逼我们举兵东进,跟颜良动真格的。”

  曹操这才恍然大悟,不禁大骂刘备阴险狡诈。

  “刘备计虽如此,但今颜良取洛阳,夺函谷关,威胁我弘农郡,弘农若有失,关中和并州均将受到极大威胁,我们确也不可不顾啊。”刘晔无奈的叹道。

  曹操的悠闲之意,此时已荡然无存,只觉自己被一只无形的手,正拉进泥潭之中,明明想抽身而出,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踱步于帐中,曹操陷入了沉思中。

  未几,沉吟已久的郭嘉,却道:“事已至今,弘农郡断不容有失,不管怎么样,丞相都得先率大军东进至弘农,然后再看形势用兵。”

  曹操思来想去,也别无办法,只得听从郭嘉之计。

  次日,曹操便率七万大军北归,退往了长安。

  稍适休整后,曹操遂留一万兵马守商县,防范武关的四万楚军,自将六万兵马,星夜兼程的东出潼关,急奔往弘农郡。

  进抵弘农的曹操,探知颜良攻取了洛阳之后,整日置酒高会,疏于戒备,便在郭嘉建议下,趁机由弘农急进,直奔函谷关而去。

  按照郭嘉的设想,兵贵神速,此时当趁颜良疏于防备之时,倘能一举攻取函谷关,进可攻取洛阳城,退则可据关而守,屏壁弘农郡。

  然而,当曹操星夜急行军,赶至函谷关下时,却是大吃一惊。

  这时因为,整个函谷关已人去楼空,一万楚军已走得一个不剩。

  吃惊的曹操,便在兵不血刃的情况下,轻易的夺取了函谷关。

  轻取关城的曹操,怀疑颜良乃是使什么诡计,故不敢再轻易兵进洛阳,只派出大队的斥候,潜入洛阳附近侦察。

  未久后,斥候们却带回来,令曹操更加吃惊的消息。

  就在颜良弃守函谷关的同一时间,楚军亦弃了洛阳城,五万的楚军,正从太谷关一路向梁县退去。

  “刘备,颜良,你二人这是怎么了,竟是轮流的不要洛阳……”

  函谷关上的曹操,再次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之中。

  ……当曹操夺取函谷关,正为颜良弃却洛阳感到茫然时,颜良却已骑着高头大马,悠哉的行走在南去梁县的大道上。

  一骑斥候从后飞奔而至,直抵颜良跟前。

  “启禀大王,曹操已率六万大军进点函谷关,其先锋乐进已夺取洛阳城西的谷城。”

  “再探再报。”

  “诺。”

  斥候飞马而去,颜良目光转身了身边庞统,冷笑道:“咱们的曹大丞相进兵还挺神速的,这么快就收到了本王送给他的大礼。”

  “此刻的曹大丞相,想必正迷茫不解,惊奇于大王为何会把洛阳拱手相送呢。”庞统笑道。

  颜良的嘴角扬起一抹讽意:“惊奇的人何止于曹操,想必刘备很快也会大吃一惊,军师,你这随机应变的计策,当真是天下无双啊。”

  “略施小计,让大王见笑了。”庞统自嘲一番,又捋须笑道:“眼下曹操西据函谷,刘备东据虎牢,中间隔着一座洛阳空城,接下来咱们就等着看这两个枭雄,如何演一场二虎夺食的好戏吧。”

  听得这话,颜良放声大笑,笑声中充满了讽刺味道。

  弃守洛阳,此正中庞统将计就计之策也。

  刘备弃守洛阳,无非是想引得曹操举兵东进,然后他二人好东西合击,将颜良的五万大军聚歼于洛阳一线。

  庞统却看破了刘备的阴谋,便建议颜良将计就计,也学着刘备将洛阳城给弃了。

  如此一来,颜良主动放弃洛阳,那么争夺洛阳者,就变成了曹操和刘备二人。

  当年曹操一门心思想夺取洛阳,结果因为韩猛投降刘备,使刘备轻取洛阳,对其弘农郡始终处于威胁之下。

  今洛阳已成空城,且就在他眼皮子底下,放着这么一块大肥肉,曹操岂能置之不取。

  倘若曹操取了洛阳,那便可向东轻易的威胁刘备侧后,甚至北渡黄河,攻取河内,直接威胁邺城腹地。

  刘备与曹操虽名为盟友,但刘备又岂能放心的把自己的侧后,统统都暴于曹操的威胁之下。

  故是,刘备必不会坐视曹操轻取洛阳空城。

  如此一来,曹刘两只暗怀鬼胎的枭雄,势必会引洛阳而起争端。

  二虎争食,颜良正可作壁上观,好好瞧一场热闹。

  “刘备,你以为只有你有魄力,用洛阳做诱饵么。想让我颜良上当,可没那么容易,老子我现在就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让你尝一尝搬起石头,砸自己的脚是什么滋味,哈哈——”

  狂笑之声,回荡在山谷之中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