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三十五章 义妹的情

第六百三十五章 义妹的情

  “玲绮,这可是你说的,为兄想怎样处罚你,就怎样处罚你。”颜良眼眸中吐露着邪意。

  今时的吕玲绮,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懵懂刚烈的少女,时隔多年,她虽乃是未嫁之身,但于男女之事,却已多少略有耳闻。

  如今眼看颜良那般表情,她隐约便意识到,颜良似乎怀有那种心思,一张冷艳的俏脸,转眼便泛起了丝丝红晕。

  那几许晕色,给吕玲绮平凭了几分娇媚,衬着她那一身的戎装,更是另有一番韵味。

  “王兄想怎样就怎样,玲绮岂敢不从。”吕玲绮低低的应了一声,低眉之际,隐约似还有几分暗喜。

  这也难怪,吕玲绮早到了当嫁人的时候,虽为吕布之女,但到底是女儿家,怎会不想嫁人之事。

  只是她眼界甚高,放眼天下男儿,能入她法眼者,唯有颜良一人便是在很早以前,她其实就于颜良暗生仰幕,只是碍着这义兄妹的身份,岂敢有所表露。

  今时今日,却不想在这军营之中,颜良主动的提出来,要“想怎么惩罚,就怎么惩罚她”,吕玲绮羞怯之余,又怎能不暗喜。

  “好啊,那你还等着什么。”颜良嘴角带着邪笑,大咧咧的便坐在了那里,饶有兴致的欣赏着眼前脸色泛红的义妹。

  吕玲绮脸色潮红,心跳加速,那发育甚好的淑峰,虽裹着一层胸甲,却仍能看到明显的起起伏伏。

  “义兄,你真的要玲绮这么做吗?”吕玲绮咬着嘴唇,似乎是在最后一次低低的询问。

  “那还用说,当然了。”颜良很干脆的回答。

  吕玲绮心头砰的一跳,脸色愈加的羞红。

  她紧咬着薄唇,脸色变幻不定,似乎在做着最后的心理斗争。

  半晌后,她轻轻的吐了口气,似乎是做出了痛下了决心一般。

  然后,她低声道:“王兄,你能不能且转过身去。”

  “转身,为什么要转身,为兄就喜欢这么看着你做。”颜良倒是自然的紧。

  这一句话,只听得吕玲绮愈羞,一颗心儿砰砰跳得更加厉害。

  无奈之下,她只好自己转过了身去,窈窕的倩影背向颜良。

  犹豫了那么片刻,吕玲绮缓缓的抬起了一双臂儿,迟疑一下,便开始给自己卸去衣甲,宽衣解带。

  见得吕玲绮这般举动,颜良却是一脸的意外。

  其实,颜良本意并非吕玲绮所想的那般,他只是一起兴起,想到逗弄一下自己这位刚烈的义妹,调节一下气氛而已。

  却未想到,吕玲绮竟是误解了自己的意思,看她这般轻解罗衫的样子,竟似要在这军帐之中,献身于己的样子。

  眼见甲胄一件件的卸下,眼见内中的衣衫,一件件的褪却,眼见那冰肌如雪,绝美的身姿,一点一点的清晰起来,颜良的血脉,不禁也贲张起来。

  背身而立的吕玲绮,却浑然不觉,只红着脸褪却衣衫。

  双手将最后一件薄衫,从肩头轻轻的扯下,半边的香肩玉背,已如退潮的雪白沙滩,一点点的显露真容,只差那么一点点,她就要将自己少女最完美的东西,统统的都呈现给她所仰幕的义兄。

  “停手吧!”这关键的时刻,颜良却强抑着内心的冲动,猛的喝止了她。

  对于想要占有的美人,颜良从不会手软,哪怕用尽各种残酷手段,也必会要得到,以满足自己的欲求。

  铜雀台中所藏的那些美人,哪一个不是如此。

  只是说白了,颜良对铜雀台中那些抢来的女人,所怀有的多只为男人原始的占有欲而已,对她们的占有,只是出于本能而已。

  但对吕玲绮,就像他对黄月英一样,颜良是怀有感情的。

  正是因此,以吕玲绮这般的姿色,近在咫尺,颜良只要动用他的权力,完全可以随时占有。

  但这些年来,颜良却对如妹妹一样爱护,从未曾有过强迫之念……

  现如今,颜良一句开玩笑的话,却惹得吕玲绮宽衣解带,要以身相许,这其中虽然有她误会的意思,但自己的“王命不可违”,多少也有几分强迫的成份在内。

  所以,在这最后的时刻,颜良才克制住了原始的欲火,喝止了吕玲绮。

  吕玲绮娇躯一震,将褪下半截的衣衫,重新又拉了起来。

  她缓缓转身身来,潮红的脸庞面向颜良,满含羞意的目光,茫然羞怯的望向颜良,那茫然的表情,显然是不懂颜良为何令她停手。

  颜良干咳了一声,笑道:“为兄只是想惩罚你给为兄捶捶肩,玲绮啊,你这是何意。”

  颜良道出了他本来的意图。

  吕玲绮神色先是一怔,旋即便愈加羞怯,此时的她方才是惊悟,原来自己竟是会意错了兄长的意思。

  明白过来的她,不禁是羞耻万分,那般难为情的样子,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窘羞之下,吕玲绮赶紧手忙脚乱的将解下的衣衫,重新穿戴了起来。

  当她衣衫不整的恢复原样时,却已是羞得出了一身的香汗。

  此时的吕玲绮,俨然就是一个失态的小家碧玉,却与她素来刚烈高傲的气态,简直判若两人。

  “是我会意错了兄长意思,让王兄见笑了,玲绮这就给兄长捶背。”

  穿好衣衫的吕玲绮,不敢面对颜良的目光,赶忙移步颜良身后,伏跪下来,抬起臂儿轻轻的为颜良捶背。

  颜良也不想令她尴尬,便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般,只轻闲的享受自己妹妹给自己揉肩捶背。

  吕玲绮手在服侍着颜良,心却不过于舍。

  想想方才自己那“自作多情”的窘样,吕玲绮心里就既是窘羞,又有一种不甘。

  她的不甘就自于,她自认自己姿色还过得去,自己的王兄,却竟为何能够无动于衷。

  铜雀台的那些女人中,有多少姿色能赶得过她的,又有多少还是别人妻妾,自己的王兄却都能痛快的享用,难道,我吕玲绮,竟比不上那些女人吗?

  吕玲绮是越想越不爽,越想越觉不甘,手上失了温柔,力道不由变得是越来越重。

  “哎,我说小妹啊,你能不能轻点,你这是捶背呢,还是给为兄碎骨啊。”颜良笑着抱怨道。

  吕玲绮外游的神思,这才猛然回来,方觉自己不知不觉中,下手有些重了吕玲绮一惊,赶紧放松了手劲。

  就这般揉了半晌后,吕玲绮心中依旧不甘,纠缠了半晌后,性情高傲的她,决心不顾“羞耻”,向颜良问个究竟。

  “王兄,玲绮难道相貌很丑陋吗?”吕玲绮嘟着嘴问道。

  “小妹要是丑的话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称作美了。”颜良笑答道。

  颜良的评价,令吕玲绮嘴角掠过几分浅笑,郁郁的心情,方始好转了几分。

  她便又咬了咬牙,低声问道:“既然玲绮不丑,那方才玲绮都已经……已经那样了,王兄动为何还能无动于衷。”

  吕玲绮终于是不顾“羞耻”,将自己的疑问问出了口。

  颜良此时也不得不承认,吕玲绮的确与这个时代的寻常女子不同,性情高傲的她,更是敢爱敢恨,换作是别的女,如此“不知羞耻”的话,怎好意思问出口。

  吕玲绮,确实当世难得的奇女子。

  正是因她的难得,一直以来,颜良才一直对她保有尊重。

  但她这话已说出口,到得今日,颜良也只能挑明心意了。

  当下他便叹了一声,“为兄也不妨明告诉你,为兄的铜雀台中,姬妾已有无数,难道你真心愿意成为她们其中一个吗。”

  吕玲绮一时无言。

  她明白了,她的兄长,正是因为关心她,爱护她,才不忍心让她和铜雀台中的那些女人一样,大多时候都独守空房,去争着分取颜良的些许宠爱。

  颜良的这份关怀,令吕玲绮着实感动,一时间感慨不已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  “哎哟,我这左边肩有些酸,小妹你帮我好好揉揉。”颜良见她不语,便将话题引开,盖去了这暧昧的气氛。

  故作随意的颜良,心中却也在感慨:“如此佳人,岂能忍心将她嫁与别人,不过若是收了吧,又有点苦了她了,嗯,看来还得费些心思才是……”

  颜良感慨之际,吕玲绮的心中,却在暗暗下着决心。

  “王兄,小妹除了你之外,谁都瞧不上眼,就算让我和那些女人,一起分你的宠爱,我也愿意。今日你没有接受我,总有一天,我会把我最宝贵的东西,献于你的。”

  王帐之中,一种淡淡的暧昧,正如涓涓细流一般流淌。

  ……几百里外,燕军的中军大帐中,愁云却在密布。

  刘备亲率的数万燕军,已云集于洛阳城东的偃师城中,而此时,曹操亲统的大军,也已驻扎在洛阳城西的谷城之中。

  两支大军,虎视眈眈的一座洛阳空城,却无一人抢先派一人一骑进入那座空城。

  似乎,曹操和刘备都在担心,谁先占了洛阳城,就有可能引发对方的强烈反应,一场曹刘间的内战,转眼就会发生。

  只是,就这么隔着一座空城,观望着,对峙着,也非长久之计。

  “军师,仲达,这洛阳城,本王到底是该不该占,你们拿个主意啊。”刘备满脸愁容,巴巴的向那两位智囊求助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