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三十六章 让你们狗咬狗

第六百三十六章 让你们狗咬狗

  司马懿不语,诸葛亮不言。

  形势复杂到这般地步,纵然智谋如他二人,此刻也不敢擅下计策。

  放着洛阳不入,留给曹操取吧,侧后方就要拱手让给曹操这个貌合神离的盟友,难保什么时候,曹操这个奸滑的盟友,就会在背后插上一刀子。

  倘若取吧,便有可能和曹操起冲突,最终发生战争,如此,反而是正中颜良下怀。

  进退两难。

  此时,他二人不管献什么计,最后的结果都有可能导致刘备的不利。

  司马懿前才献计失败,致使刘备陷于不利,这样一个时候,当然不敢再急于进言,以免使自己更加不利。

  至于诸葛亮,几番为颜良识破计策后,这会好容易看了司马懿一次热闹,当然也不敢再轻举妄动。

  “孔明军师,你说,本王该怎么办?”刘备目光瞪向诸葛葛亮,这是逼着他献计。

  诸葛亮无奈,只得摇着羽扇,神似凝重的思索了半天。

  最后,诸葛亮叹道:“洛阳的形势很复杂,稍有不慎,便有可能造成不利于我军的局面,亮以为,我军还当驻兵偃师,静观其变。”

  诸葛亮这话说了等于没说,意思就是要刘备什么别干,干脆坐等局势自己变化。

  刘备也无可奈何,只得下令诸军逼近洛阳,在城东下寨,不得他的军令,不得擅自入城一人。

  刘备这边一有反应,曹操那边也即刻有了动作。

  数万曹军由谷城而发,迅速的进至洛阳城下,在洛阳城西一线设下连营,同时也无一名曹卒进入洛阳城内。

  于是乎,这一座中原,便形成了这样一种奇特的局势。

  城外被曹刘两军七八万兵马,围了个水泄不通,城内却不见一个兵影。

  诺大一座洛阳城,就似一只煮熟了的鸭子,偏偏就是无人去摘。

  曹刘二人,都不敢擅自越界,以免刺激到对方,引起不必要的内战,使得颜良渔利。

  只可惜,曹刘两军如此“冷战”的局势,颜良和庞统早有所料。

  表面平静的局势下面,数不清的暗流,正在悄然的涌动。

  ……时已入夜。

  燕军大营之中,一片的安静,大帐中,张飞正盯着地图出神。

  “洛阳”二字,在他的眼中,不如火焰一般,越闪越盛,昭示着他内心的窝火。

  这座本属于己家的城池,如今就在眼前,他却被严令不得入城一步,性情如火的张飞,如何能不觉窝火。

  正当张飞心头有火时,忽然间,帐外喧嚣之声大作。

  战鼓声,呐喊声,刺破了夜的沉静,隐隐约约中,似有万千兵马正袭营而来。

  有人劫营!

  张飞的脑海中,霎时间闪过这四个字。

  他不及多想,急是披挂出帐,提起自己的帐八蛇矛,直奔营门一线。

  鸣锣声已响成一片,从醒梦中惊醒的燕军士卒,在军官的催督下,已奔至营门一线,准备应对敌人的夜袭。

  张飞纵马提矛,但见营外火光遍布,鼓噪之声喧天而动,似乎大批不明来路的敌人,正试图冲近营寨,烧毁鹿角。

  “乱箭射之,休得叫贼兵逼近营垒!”张飞纵马往来,放声大叫。

  营门一线处,数千燕军弓弩手急是抬手放箭,数不清的利箭破空而出,向着营外的火把处飞射而去。

  夜色之中,惨叫之声立时大作。

  张飞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狰狞的脸上,浮现出不屑之色。

  “哼,贼兵想烧我鹿角,却忘了黑夜之中,举着火把正好暴露了他们的位置所在,此正自寻死路也。”

  张飞冷笑之际,命令士卒狠狠的射,往死里射。

  半晌后,火把燃灭大半,惨叫声也渐息,营外的贼军似乎开始在撤退。

  “想跑,没什么容易!”

  心中正憋着一股火的张飞,岂容敌军就这般走脱,当即点齐七千兵马,率军杀出了营去。

  张飞要打一场反击,一举杀光那些袭营之军,还要看看这班劫营之军,是谁家兵马。

  夜色之中,数千燕军狂奔而出,汹汹杀上。

  当洛阳城东处,杀声震天之时,洛阳城西,曹营一线,同样是喧嚣之声响彻天地。

  夜色中,似有数不清的兵马,借着黑夜的掩护,试图烧毁曹营鹿角,冲入曹营之中。

  经验丰富的曹将乐进,在命士卒以一阵乱箭,将劫营之军射退之后,同样率数千精锐曹军,追杀而出。

  一路狂追,在洛阳城南门线,但着星月之光,乐进终于看到了敌军的身影。

  那是黑压压一片的敌军,非但没有败走,反而是折返而回,向着追击的己军冲来。

  “原来是想诱我出营,哼,就凭这点兵马,也敢跟我乐进一战吗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

  素以勇猛见长的乐进,二话不说,挥刀纵马,率领着一众曹营虎狼杀了上去。

  两支军队,轰然撞在了一起,喊杀惨叫之声,如潮而起。

  月光微弱,虽看不清晰敌人,但依稀能辨别出衣甲的不同,夜中的两军士卒,但凡看到不同于自己衣甲之卒,便视之为敌人,拼命的砍杀而上。

  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。

  夜色中,两军激烈不休,一直拼死厮杀了几个时辰,直到东方蒙蒙发白。

  光线渐渐清晰起来,终于可以辨清敌人的形容。

  此时,一身浴血的乐进,方始惊异的发现,和自己激战的敌人,竟然就是燕军。

  “奸贼刘备,明里和我们联盟,暗中却发兵劫我大营,实在是可恨——”

  愤怒的乐进,盛怒之下是越战越凶。

  而当此时,同样在大杀四方的张飞,也认出了交手之敌,乃是他们的盟友曹军。

  “曹贼无信,竟然敢背盟袭我大营,果然这汉贼想独吞洛阳,可恶啊!”

  暴怒的张飞,丈八蛇矛激射如风,他就如那暴走的野兽一般,疯狂的收取着曹军的人头。

  洛阳城南激战时,一骑斥候已飞奔回燕军中军大营,将这紧急的战报,报与了刘备。

  “什么,翼德竟与曹军交手!”刘备大吃一惊,腾的跳了起来。

  先前刘备听闻有贼军劫张飞营,还只道是颜军残兵部队,并未太过放在心上,如今却才惊觉,劫营之兵,竟然会是曹操的兵马。

  而就在白天里时,曹操还刚刚派了使者来,声称愿意和谈解决洛阳问题,以避免两家相争,让颜良这个共同的大敌得利。

  然而,使者才刚走没半天,曹操竟然就敢派兵来劫营!

  “大王,翼德营离洛阳城最近,曹操发兵劫营,看来他是铁了心打算吞了洛阳,咱们可不能再坐视不顾了,必需要采取反制手段才是。”

  司马懿见局势有变,抢先向刘备进言。

  诸葛亮话到嘴边,却给司马懿抢了先,只得没好意思的咽了口唾沫。

  “那依仲达意思,孤当如何以应?”刘备忙问道。

  司马懿不假思索道:“为今之计,大王当速援军增援翼德将军,先杀败曹军,以挫其锐气,再作下一步打算。”

  刘备也不及多思索,当即派张燕率军一万,前去增援张飞。

  燕军大营,转眼就进入了全面戒备。

  此与同时,洛阳西门一线的曹军大营,也已是剑拔弩张。

  中军大帐之中,曹操正自大发雷霆。

  “刘备这个大耳贼,果然是个反复无信之徒,嘴里说着要谈判,暗里却派兵马劫我大营,实在是奸诈之极!”

  得到乐进急报的曹操,不禁对刘备是破口大骂,仿佛早料到刘备会这么做一般。

  盛怒之下的曹操,当即就打算派兵去增兵增援乐进,一举击破刘备的进攻。

  这时,郭嘉却道:“丞相息怒,刘备在中原的兵马极多,偃师线光骑兵就有万余,倘若咱们就这么跟刘备开战,我军毫无疑问是要落得下风的。”

  “那依你之见,本相当如何是好?”曹操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郭嘉想了一想,说道:“丞相不妨命乐将军先撤兵,以向刘备示弱,然后趁机发兵也袭据了洛阳城,有了洛阳城做依托,刘备就无可忌惮了。”

  郭嘉一计,令曹操眼前为之一亮。

  时出紧急,曹操也不及多想,忙是命人叫乐进撤兵,同时亲率大军由西面急据洛阳。

  洛阳城头的战争阴云,已是越聚越密。

  ……洛阳城的曹刘纷争,很快就由细作,传往了几百里外梁县的楚军大营中。

  曹刘夜中一场混战,曹操袭据洛阳,刘备恼羞成怒,大举兴兵兵围洛阳,曹操两条虎狼相斗,已是迫在眉睫。

  听着斥候的禀报,颜良不禁口中赞道:“士元啊,你这条离间之计,果真是妙,曹操和刘备现在终于狗咬狗,自相残杀起来了。”

  当晚袭劫曹刘二营的兵马,只不过是庞统安排在洛阳城的细作而已,他们正是用这般方法,诱使曹刘两军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,自杀残杀,就此反目成仇。

  此正庞统所布,破坏曹刘联盟的妙计。

  听着颜良的赞扬,庞统微微笑道:“咱们就在此坐看曹刘互咬便是,等到两人各咬到一嘴毛时,大王再兴兵北上,一举收拾了他们。”

  颜良放声狂笑,笑声之中,皆是讽刺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