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四十一章 关羽,受得起这大礼吗

第六百四十一章 关羽,受得起这大礼吗

  眼前这“关羽”,哪里是神似,根本就是故意假扮。

  僵化的廖化,脑海里突然嗡的一声响,如遭五雷轰顶一般,一片的空白。

  空空荡荡的脑海中,紧接着闪现出三个字:

  中计了!

  这一招,正是徐庶的诱敌之计。

  那几千燕军,不过是楚军将士,借着关平覆没之军的衣甲旗号所扮,而那假扮关羽之将,不过是张辽而已。

  张辽的身形与关羽相仿,再加上他与关羽曾有共事,颇能使几招关家刀法,只消脸上抹色,再粘些假髯,在这般光线之下,在城头那样的距离,别说是廖化,就是关平恐怕也不会识破真假。

  徐庶的这一计,就是要伪作关羽援军杀到的假象,以诱使廖化率军出战,前来接应假关羽。

  如今之结果,正如徐庶所设想的那样,智谋不足的廖化,果然上当中计。

  “廖化,你已中计,还不快下马归降我楚王殿下!”张辽长刀一指,厉声喝令。

  廖化猛然惊醒,二话不说,扭头就拨马而逃。

  “中计了,全军速速归城——”惊叫声,廖化拨马向彭城方向急奔而逃。

  只是,为时已晚。

  原本为他所“杀散”的楚军,这时早已散而复聚,四面八方的冲涌而来,转眼间就完成了合围。

  很快,廖化和他的两千多燕军,就陷入了数万楚军的重重围困之中。

  与此同时,战鼓之声隆隆大作,喊杀声更是震天而起。

  诸营的楚军,此刻已倾巢而出,四面八方,如潮水般向着彭城杀去。

  百余步外,颜良驻马而立,嘴角带着一丝冷笑,兴致勃勃的欣赏着自己大军全面出击的壮观景象。

  围杀廖化,非是最终目的,颜良的根本目的,乃是趁着廖化出城,彭城兵力削减之际,一举攻破这座徐州的门户。

  “元直,你的这道诱敌之计,果然是妙啊。”颜良把玩着马鞭道。

  徐庶淡淡一笑:“大王谬赞了,若非大王想到以张文远假扮关羽,庶想光凭打着关羽旗号,只怕还未必能引出廖化。”

  颜良冷冷一笑,感慨道:“关羽先收到儿子的断臂,再收到彭城失陷的消息,本王倒真想看看,那时的关羽,会是何等一种表情。”

  “大王不是总骂关羽猴屁股脸吗,臣以为,到那个时候,关羽的脸只会比猴屁股更红。”徐庶也学会了开玩笑。

  颜良放声狂笑,扬鞭大喝:“传令下去,全军给本王狠狠的杀,杀光敌军,一个不留——”

  隆隆的战鼓,轰轰作响。

  战鼓的激励下,九万楚军将士,已如出笼的猛兽一般,扑向惊惶的燕军羔羊。

  彭城中三千仅存的燕军,如何能抵得住数十倍楚军的四面狂攻,群龙无首的他们,更是战意崩溃,不多时间,沿城一线已是各处被突破。

  数不清的楚军将士,如潮水一般漫过彭城城墙,汹涌的灌入了彭城之中。

  而在彭城之外,廖化那两千离城的燕军,在楚军的绞肉机围杀下,几乎已被辗杀殆尽。

  唯有廖化,尚在垂死血战。

  看着周遭的士卒一个个倒下,看着城头大燕旗帜折断,廖化心如刀绞,心中一股悲愤与惭愧油然而生。

  “云长将军啊,你将彭城托负于我,我却没能守住彭城,我对不起你啊。”

  惭愧的廖化,却无可奈何,他放弃了突围杀回彭城,而是转向东面,试图突出包围,去下邳去关羽会合。

  奔行未久,厮杀未久,“假关羽”出身在了眼前。

  看着那假冒关羽的张辽,廖化就怒从心起,纵马舞刀,直杀而上。

  “黄巾余孽,也敢在我张辽面前逞勇,当真是不自量力——”张辽冷哼一声,手中长刀顺势荡出。

  哐——两刀相击,廖化身形剧震,虎口处已然开裂,丝丝鲜血从五指间浸将出来。

  一招交手,廖化心中大惧,方才惊觉眼前这个“假关羽”的武艺,竟然比关羽逊色不了几分。

  惊骇之际,张辽暴喝一声,手中的刀式,已如狂风暴雨一般,狂扑而至。

  刀刀催命,招招凛烈无双。

  只数合之间,廖化已被逼得只有仓皇应接的份,刀势愈渐凌乱,已是破绽百出。

  廖化是越战越心惊,斗大的汗珠刷刷直下,胆战心惊之下,焉敢再战。

  强应几招,廖化拨马欲逃,张辽却早就料其先机,长刀如电光一般,反手顺势荡出。

  惨叫声声,鲜喷如泉。

  廖化自拦腰处被斩为两截,那上半身的躯体,在血雨的包裹上,飞落了出去。

  楚军五虎上将张辽,阵战燕将廖化。

  数招间斩却廖化,张辽的斗志更是大作,抖擞精神,纵马挥军,直取彭城而去。

  此刻,彭城东门已大开,成千上万的楚军将士,如虎狼一般,冲入羊圈之中。

  破城而入的楚军健儿,秉承着颜良杀光燕军的王令,刀锋所过,一命不留,将三千彭城燕军是杀得干干净净,尸体遍地。

  天色大黑之时,战斗终于结束。

  彭城之上,得胜的战士们,挥舞着手中的火把,扬动着斩获的人头,兴奋的放声高叫。

  “楚王万岁——”

  “楚王万岁——”

  颜良则坐胯战驹,在耀眼的火光沐浴下,在众将士山呼万岁声中,昂首步入了彭城。

  这一场的血战,彭城一万守军已消灭殆尽,敌将关平被俘,廖化更被张辽临阵而斩,最重要的是,颜良夺取了彭城要塞,打开了通往徐州的大门。

  此役,实可谓大获全胜。

  夺取彭城的颜良,并未暂时的胜利而冲昏头脑,在彭城休整一晚,次日天色一亮,颜良便亲率大军,沿着泗水东下,直取下邳而去。

  ……下邳城东南。

  泗水河畔,一支两千人的骑兵,正匆匆疾行。

  漫天的尘雾中,那一面“关”字的大旗,正傲然的飞舞。

  关羽纵马提刀,如风而行,红脸上皆是凝重。

  养子被俘的羞痛感,如今一直缠绕在他的心头,挥之不去。

  为了尽快解彭城之围,关羽只能命两万步军走水路后行,自己则率骑兵加速先行。

  如今,前方再有十七八里就是下邳城,关羽那凝重的心情,终于可以稍稍放松一些。

  “颜贼,你给我等着,我关羽一定要杀到你胆战心惊,不得不放回我儿求和。”倨傲的关羽,俨然不将颜良放在眼中。

  正当关羽神思之际,尘土飞扬中,数骑由下邳方向飞奔而来。

  “禀将军,颜良将一名我军俘虏放归,说有一物要送于将军亲启。”斥候拱手报道。

  “颜贼的东西何在?”关羽勒住了赤兔马,面露几分疑惑。

  那一名灰头土脸的士卒,跃下马来,手捧着一只木匣,战战兢兢的奉了上前。

  关羽的心中,陡然间掠过一丝不详的预感。

  迟疑了片刻,他还是将木匣接过,缓缓的打开了开来。

  木匣之中装着的,赫然是一只血淋淋的断臂。

  关羽的身形一震,脸上青筋跟着就突涌起来,眼中的惊愤之意,越来越明显。

  他却一时没有发作,只冷冷道:“这断臂,是何人的?”

  那士卒垂着头,颤声道:“回将军,这断臂是……是少……将军的。”

  那一句“少将军”,细如蚊声,但也足以令关羽听到。

  霎时间,关羽的心头一阵的抽动,仿佛被利刃所刮,一股前所未有的痛楚袭遍全身。

  那一张红脸,转眼已涨如烧炭,愤慨的关羽,更是气到鼻息剧喘,咬牙欲碎。

  颜良那狗贼,断他儿子的手臂送来,分明是要以此血腥来震慑他关羽。

  “颜贼,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啊——”关羽恨意已极,狂怒暴斥。

  一怒之下,关羽手中战刀一扬,但听“噗”的一声,那献臂的士卒,人头已然飞溅出去。

  左右燕军吓得时魂不守舍,个个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,生恐触怒了关羽,变成他泄愤的工具。

  “全军加速前进,本将不杀颜良,誓不罢休——”

  盛怒已极的关羽,恨不得现在就跟颜良决一死战,遂是催动士卒疯狂的行军。

  当天,关羽率先赶回了下邳城,紧接着没过多久,两万步军也由水路赶到了下邳城。

  赶到下邳城的关羽,原准备即刻发兵,赶往彭城杀败楚军,但斥候的侦察回报,却很快给复仇心切的关羽,泼了一头冷水。

  关羽原以为,突袭彭城的楚军,乃是一部分轻军,数量最多在两三万左右,这样数量的楚军,关羽自有信心击溃。

  但斥候的回报,却是彭城的楚军,竟然有万之众,这也就是说,楚军的主力竟然皆已兵临徐州。

  关羽那傲然的战意,很快就被这个“天文数字”,震慑到折了一半的气势。

  前将军府中,关羽正自进退两难时,却又斥候又飞奔而入。

  “启禀将军,彭城急报,昨日傍晚时分,楚军已攻破彭城,廖化将军为张辽所斩,我五千守军已为全歼。”

  晴天霹雳,当头落下。

  关羽的表情,定格在了惊骇的一刹那,那脸色越涨越红,越涨越紫。

  然后,关羽的身形晃了一晃,张口便喷出了一股血箭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