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四十二章 关羽吐血,刘备惊恐

第六百四十二章 关羽吐血,刘备惊恐

  急怒攻心,关羽竟被气到吐血。

  爱子被俘是一创,亲睹爱子的断臂,又是一重创,今彭城失陷,廖化被斩的噩报,则成了最致命的一击,如何能不令心高气傲的关羽吐血。

  “关将军!”左右见得关羽吐血,均是吓得齐齐扑上。

  “父帅——”人群中,却见一名年轻女将,分开众人,几步扑至了关羽膝下。

  那年轻的女将,正是关羽的次女关凤。

  关凤扶住了吐血的父亲,清艳的脸庞,满是惊忧关切之色。

  关羽将女儿的手一把推开,硬生生的将气血压了下去,沉声道:“本将无事,用不着你们来扶。”

  那一口血吐出去,关羽胸中积聚的怒气,仿佛也稍稍宣泄了一些,红到发紫的脸色,也好转了些许。

  见得父亲稳住了气血,关凤焦急的表情,这才平伏了几分。

  “父帅,那颜贼欺人太甚,竟然伤害大哥,夺我城池,女儿愿领一军出击,必将颜贼的人头斩下献于父帅解气。”关凤咬着一口贝齿,愤然请战。

  倘若是在一天前,关羽用不着女儿请战,自己也会亲自率军去扫荡楚军。

  但是现在,情况却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纵使是目空一切的关羽,这个时候也不敢再轻易造次。

  关平俘,廖化死,一万精锐尽丧,重镇彭城失守,这对整个徐州军团来说,已是莫大的损失。

  更可怕的是,颜良亲率的乃是九万大军,而他关羽只有两万之众,在这般不利的局面下,倘若轻易出击,就等于是去送死。

  关羽虽怒,但敌我的强弱形势,却看得很清楚。

  面对女儿的请战,关羽闭口不言,没有拒绝,但也没有答应。

  沉默中,关羽将目光转向了鲁肃,眼神中似有几分暗示。

  鲁肃迟疑了一下,旋即领悟了关羽的暗示,大燕国的前将军,这是在向他鲁肃求助,希望能帮他解围呢。

  鲁肃的心头,微微掠过一丝得意。

  当下,他便拱手道:“颜贼侵我州土,杀我将士,实是可恨,此仇自当报还。不过眼下敌众我寡,仓促出击,万一稍有闪失,整个徐州便将危矣,而徐州若有变,云长将军岂非负了大王的重托。”

  鲁肃一番话,倒也有理,只是,关凤心念大哥断臂之仇,又如何能听得进去。

  就在关凤欲待再言时,关羽却抢先道:“子敬言之有理,本将受燕王重托,镇守徐土,岂能因一时之怒,就坏了燕王的全局布署。”

  关羽都这么说了,关凤只得把到嘴的激愤咽了下去,闷闷不乐的闭上了小嘴。

  “子敬,依你之见,本将如今该当如何应敌?”关羽终于放下了身段,主动的向鲁肃求助。

  鲁肃心中得意,表面上却不敢有半分自恃,只装作凝眉苦思,琢磨了好一会。

  半晌后,鲁肃叹道:“彭城已失,徐州门户已开,肃以为,为今之计,将军只能固守下邳,以待大王的援军赶到,然后里应外合,方可击破颜贼。

  固守下邳。

  鲁肃口中这四个字,如针一般,扎得关羽肉痛。

  固守下邳,就意味着他堂堂关羽,将龟缩在下邳城中,任由颜良围城,任由颜良的步骑,扫荡徐州诸郡,耀武扬威,烧杀抢掠。

  关髯公的尊严,又将受创。

  尽管肉痛,但关羽的头脑却很清楚,到了这般地步,除了龟缩下邳城,固守待援之外,他别无办法。

  关羽陷入了沉默,红紫相间的脸上,青筋在突涌,复杂的情绪正在蹂躏着关羽那颗高傲的心。

  折磨挣扎了半晌,关羽深吸了一口气:“就依你之今,全军固守下邳。”

  号令传下,鲁肃暗松了口气,那些怕关羽一时冲动的诸般,也皆松了口气。

  唯有关凤却愤愤不平,咬牙切齿,心中恨恨道:“颜贼,就且让你逞狂片刻,待我大伯父的援马到了,我关凤定宰下你的人头,为我大兄报仇,为父帅解气,哼——”

  当关羽以两万之军,急促的构建着下邳城防时,颜良亲率之楚军主力,不日之间,已浩浩荡荡的杀奔至了下邳城。

  下邳一地,地处沂水与泗水交汇处,沿沂水北上,可通青州,沿泗水西去,可直抵彭城,由泗水南下,则可去往淮阴,进而南下长江。

  下邳城,实乃名符其实的徐州腹心之地,欲夺徐州,必取下邳。

  颜良大军进抵下邳城后,旋即四面设营,迅速的完成了对下邳城的包围。

  与此同时,颜良又飞马命淮南都督吕蒙,尽快率四万淮南军团击破臧霸所守的广陵,北上前来与他的主力军团会师与下邳。

  下邳城的攻防之战,眼看将起,关羽那一骑求援书,已带着关羽急迫的心情,飞奔往了洛阳一线。

  ……洛阳城东,十万燕军云集于此。

  因是陈留方面颜良的撤兵,使得刘备在东面的压力骤减,于是刘备得以将中原主力,尽数调来了洛阳一带,欲与曹操的六万大军争夺洛阳城。

  刘备这十万大军,乃是经历过幽燕之战洗礼的百战精兵,而曹操的六万兵马中,却有近半数,都是疏于战阵的新兵。

  强弱之势,根本无需多想。

  处于弱势的曹操,自不敢与刘备正面交锋,只能依托于洛阳城,企图据城固守,以退刘备的强攻。

  是日清晨,燕军悉数而出,铺天盖地的列阵于洛阳城东,摆出了一副将要攻城之势。

  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军阵,一浪接一浪翻腾的旗海,声势何其之浩大,的确是给城头的曹军,造成了心理上的强大压迫力。

  王旗之下,刘备驻马而立,灰白的脸上,流露着几分傲然。

  今日,刘备其实并不打算强行攻城,他只是用司马懿之计,耀兵于城外,向曹操显示他强大的军力,以迫使曹操畏惧之下,做出让步,退出洛阳城。

  “我军兵威浩荡,曹军必为震慑,到时再派人去与曹操谈判,双管齐下,或许可不费一兵一卒,便能令曹操让出洛阳城。”身边的司马懿,淡淡说道。

  刘备微微点头,深以为然。

  “颜贼,等本王赫退了曹操,抽出身来再好好收拾你!”刘备心中,暗暗的发着誓愿。

  正发誓之际,一骑斥候飞奔而来,直抵御驾之前。

  “启禀大王,徐州关将军急报,不日前楚军突袭徐州,攻破彭城,今大军正围下邳,关将军请大王速派援兵解徐州之危。”

  颜良,破彭城,围下邳!

  蓦然间,刘备只觉耳膜里轰的一声响,头脑更是一片空白,身形剧震,整休身体晃了一晃,险些没能坐稳。

  左右诸文武,无不是惊骇万分。

  尤其是司马懿,惊诧的脸上,更流露强烈的愧色。

  与众人的惊惧相反,诸葛亮的却是一脸的淡然,轻摇着羽扇,万般从容,那般表情,仿佛这结果他早有所料一般。

  “颜贼不是退回南面了吗,怎会突然袭破了彭城?”从头蒙中回过神来的刘备,难以置信的冲着司马懿惊问。

  “这……”满脸愧色的司马懿,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。

  这时,诸葛亮却不紧不慢道:“亮早说过,颜贼狡诈,不可轻视。亮以为,颜贼必是借着南退为名,半道突然从谯郡绕往梁国,而后趁着云长主力在广陵时,才突然破取了彭城。”

  诸葛亮的话,解释了刘备的疑惑。

  恍然大悟的刘备,这时才意识到,自己再一次中了颜良的计策。

  颜良率军撤退,根本就不是你刘备所想的那样,想要坐山观虎斗,等着收割渔利。

  人家颜良,正是利用你的这般心思,堂而皇之下的从中原退后,然后趁着你跟曹操纠缠里,突然转向杀奔徐州而去。

  惊醒的刘备,不觉羞愤万分,只觉自己的尊严,又一次为颜良深深的羞辱。

  “颜贼,竟如此狡诈,可恨!”刘备恨到咬牙切齿。

  司马懿脸色暗淡,额边滚汗,无计可施。

  而诸葛亮却拱手道:“主公,徐州若然有失,颜良就可由东面进攻青兖,袭我侧后,介时我燕国所受之威胁,远比失了洛阳还要严重。亮以为,此时万不可再与曹操纠缠洛阳的归属,该当即刻跟曹操达成和解,迅速的回师东援徐州才是。”

  刘备咬牙切齿,脸上青筋抽动,那个不甘,那个恨啊。

  只是,事到如今,除了依诸葛亮所说之外,他又能如何呢。

  毕竟,颜良才是最大的威胁。

  思前想后,无可奈何之下,刘备只能长叹一声,含恨采纳了诸葛亮的建议。

  于是,刘备当即收兵,派使者与曹操言和,答应将洛阳让与曹操,而刘备则继续据有虎牢关、荥阳一带。

  与曹操达成协议后,刘备便留张飞兵屯陈留,以防范曹操,自将十万大军,星夜兼昼的赶往徐州。

  ……千里之外,下邳城西。

  关羽扶刀而立,冷峻的注视着徐徐逼近的楚军军阵。

  此时的关羽,已做好了应楚军,一波接一波猛攻的心理准备。

  但令关羽感到意外的却是,楚军列阵已毕,却迟迟没有发动进攻。

  未几,却见楚军军阵裂开,将一座高耸的对楼车,徐徐的推出了阵前。

  关羽举目远望,隐约瞧见那对楼之上,似乎绑着一人。

  当关羽看清那被绑之人是谁时,冷峻的脸庞,霎时间涌遍了惊怒之色。

  那被绑者,正是他断了双臂好儿子关平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