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四十三章 虎毒不食子

第六百四十三章 虎毒不食子

  下邳城外,王旗之下,驻马观战的颜良,正自冷笑。

  你关羽不是自恃下邳城坚,自恃有两万大军,以为可以扛住我大楚将士的进攻么。

  那我就给你来一招毒计,看你如何应对。

  对楼上所缚的关平,正是颜良的毒计。

  此刻的颜良,虽然看不清楚城头,但他已然能够想象得到,此时的关羽,会是怎样一种惊愤难当的表情。

  冷笑一声,颜良扬鞭喝道:“擂鼓,全军攻城——”

  号令传下,震天的战鼓声,轰然而起。

  前军处,黄忠统帅的三万攻城大军,卷着漫天的尘土,开始向下邳城墙推进。

  那一辆绑有关平的对楼,则始终被推在了黄忠军团的前列,从四百步外,缓缓的逼向下邳。

  “卑鄙的颜贼,竟然敢拿我儿做挡箭牌!”惊悟的关羽,咬牙切齿的怒骂。

  没错,颜良就是要拿关平做挡箭牌,掩护着自己的攻城军团前进。

  颜良就是要看看,你关羽是否有这个狠心,能够不顾你儿子的死活,下令城头守军放箭阻挡自家将士的推进。

  隆隆的战鼓声,轰轰的脚步声,三万楚军将士,很快就推进至了两百步内。

  这个距离,已进入到城上燕军的强弩射程。

  愤恨的关羽,狠狠的一咬牙,厉声喝道:“弩手,放箭阻敌——”

  左右部下一听这号令,均是吃了一惊,纷纷望向关羽,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。

  箭矢无眼,就乱箭一射,难保不会有某一支箭射偏,误伤了关平,甚至要了关平的性命。

  关羽这道命令,竟已是不顾惜自己儿子的性命。

  不远处,听闻了这道军令的关凤,亦是大吃一惊,急是大步狂奔而来。

  “父帅,不能放箭啊,大哥也在敌军中,这要是一放箭,岂不连大哥一同射死!”关凤惊叫道。

  三军将士之前,竟然敢公然反对自己的将令,关羽瞬间就怒了。

  “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质疑为父的军令,军纪何在!”关羽厉声斥道。

  关凤赫身娇躯一震,清艳的脸上顿显惧色。

  父亲军法之严乃是出了名的,莫道是普通的将士,就算是自家儿女违了军纪,也必会一视同仁。

  只是,今日事关到自己兄长的生死,关凤岂能不顾。

  强撑起胆子,关凤拱手道:“父帅息怒,女儿岂敢质疑父帅的将令,只是女儿又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哥死在我军箭下呀。”

  左右那些将士,亦是暗暗动容。

  关羽却冷冷道:“平儿是本将的儿子,本将岂想他死,只是国事大于家事,本将身负重任,岂能只为顾忌儿子的性命,就置下邳城的安危于不顾。”

  一句国事大于家事,何等大义凛然,这般大义的帽子扣下来,顿时把关凤压得无言以辩。

  从小就受关羽“忠义”教育的关凤,虽然心中有万般不忍,但理智却告诉他,父亲所说的话,并没有错。

  就在他父女二人对话之际,城外的楚军,又逼近了二十余步。

  见得此状,关羽急喝道:“都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给本将放箭,狠狠的箭杀敌贼!”

  号令虽是传了下来,但城头的数千弓弩手,却无人敢执行。

  众军士们面面相觑,个个都是一脸为难之色,箭虽已上弦,却就是无人敢松弦。

  没办法,命令是命令,少将军可还是少将军。

  今日他们是遵守将领,开弓放箭了,就算一个不小心,射死了少将军,他们的关将军当面上,自然不会有所追究。

  但若是事后,他们的关将军冷静下来,痛惜于儿子的事,来个秋后算帐,身为小兵的他们,哪个能躲得过去呢。

  便因忌惮于此,这些平时没人敢违逆关羽军令的士卒,这个时候竟然犹豫不决,没有人敢放箭。

  “你们都耳聋了吗,本将叫你们放箭,抗令不遵者,军法处置——”愤怒的关羽,厉声大喝。

  喝斥之时,关羽刀已抄起,作出准备杀人儆百的威势。

  性命当前,这么一威胁,燕军士卒们就不敢不遵命了,众弓弩手们只能不情愿的举起弓弩,犹犹豫豫的勉强射出箭去。

  只是,弓弩手们虽然依令放箭,但却根本不敢瞄准楚军,大部分的箭矢,都只射在了楚军阵前十几步远,偏到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  如此没有准头的射击,简直形同于无。

  城外处,黄忠见得敌军这般箭射,料想他们都忌惮于关平,不敢真射,当下黄忠便催动士卒,加紧推进。

  见得这般情形,关羽愤怒之极,却又偏偏无处发作。

  你不是叫将士们放箭吗,将士们可都遵从了你的军令,都放了箭的,只不过是射偏了而已。

  你关羽军令就算再严,也不能因为弓弩手们射偏了箭,就要将之处斩吧。

  眼看着城外之敌,毫发无伤,堂而皇之的逼近,关羽心如刀绞。

  守城之战,弓弩乃最重要的利器,倘若因顾忌关平,就此失了弓弩之利,那这下邳城又如何能守得住。

  形势,已是到了最危急的关头,身为主帅的关羽,必须要有个决断。

  脸庞几乎要憋爆的关羽,内心挣扎了片刻,充血的眼眸中,陡然间迸射出某种冷酷的决毅。

  “拿弓箭来!”关羽大喝一声。

  左右将弓箭献上,关羽一把夺过,开弓搭箭,竟是瞄准了对楼上被缚的自己儿子关平。

  身边的部下们,一下子都惊呆了。

  他们谁都没想到,关羽不顾关平性命,下令放箭也就罢了,如今竟然要亲自射杀自己的儿子。

  一瞬之间,所有人的脑海里,都闪现出一个惊恐的念头:

  关将军,莫非是气疯了吗?

  关羽当然没有疯,他从来没有如此时此刻这般头脑清醒。

  他知道,只有他亲手射杀了关平,才能彻底解除弓弩手们的顾忌,他们才敢放开手脚放箭,阻挡敌军的进攻。

  “父帅,你要做什么!”关凤也看出了关羽的意图,惊骇的扑了上去,将关羽的手臂奋力拉住。

  这一次,关羽没有喝斥关凤,只沉声道:“为了守城大局,你大哥他必须牺牲,否则士卒们就放不开手脚放箭,凤儿,你走开吧。”

  “父帅,他是你的儿子啊,虎毒不食子,你怎忍心下手。”关凤眼泪已是奔涌而出,哭腔哀求。

  虎毒不食子!

  这五个字,如霹雳一般轰在关羽头顶,轰得他头脑一阵的震眩。

  “是啊,虎毒不食子,今日我亲射杀平儿,传将出去,天下人当如看我关羽?”关羽的心头,一个声音在质问着自己。

  不觉中,关羽手中的弓箭,稍稍的倾下几分,他似乎是为关凤说动了。

  但转眼间,关羽眼眸中又重新聚起冷绝,锋利的箭矢,再度瞄准了百步之外的儿子。

  “我射杀平儿,乃是为了燕王的大义,为了汉室的江山,天下人岂敢诽议!”

  决意已下,关羽手臂展开,弓弦已经拉满。

  关凤大惊失色,泣声叫道:“父帅,不要啊,你不能射杀大哥,他是你的儿子啊。”

  “为父此乃大义灭亲,岂能如你这般妇人之仁,来人啊,把她给本将拖下去。”执弓的关羽,慷慨凛然,厉声大喝。

  左右士卒不敢不从,只能上前将哭哭啼啼的关凤拉在了一边。

  没了女儿的阻挡,此时的关羽已心无旁物,一双冷绝的眼眸,死死的射向自己的儿子。

  “平儿,为父也是为了你大伯的大业,不得已而为之,你在天有灵,原谅为父吧。”

  一声轻叹,再无犹豫,拉弦之手,猛然一松。

  只听“嘣”的一声,一道寒光破风而出,向着对楼上的关平,呼啸而去。

  就在关羽开弓的前一刻,对楼上,断臂的关平,已然看到了城头上,他伟大的父亲,用箭瞄准他的样子。

  关平心中残存的那一丝希望,转眼就为关羽的举动所击碎。

  他原以为,他的父亲会率军杀将出来,从敌人的手中夺回自己,救自己于水火之中。

  然而,结果却是,他素来祟拜的父亲,非但没有救他,反而要开弓搭箭,亲手的射杀于他。

  霎时间,关平只觉天昏地暗,万念俱灰,一股心碎的悲愤,更袭遍了全身。

  “父亲,为什么,你为什么啊,我可是你的儿子啊,为什么……”

  关平心痛万分,只苦苦的渴望着,渴望着关羽不要狠心的松开冰冷的弓弦。

  然后,关平所有的祈求,却都是徒劳无功。

  只见眼前寒光一闪,那一道流光便如电而至,伴随着“噗”的一声,一道利箭,已是将关平的胸膛洞穿。

  “父亲,你好狠——狠——”

  关平牙关紧咬,圆目斗睁,眼珠子都快迸将出来,脸上的表情,最终定格在了失望之极的一瞬。

  城头上,眼见兄长已死,关凤一下子软倒在了地上,失魂落魄的僵在了那里。

  那双泪汪汪的眼眸中,充满了失望与惊怖,仿佛到现在也不敢相信,自己敬仰的父亲,竟然亲手射杀了自己的兄长。

  而亲手射杀自己儿子的关羽,却无一丝的愧疚之意,只将长刀在手,厉喝一声:“弓弩手,给本将放箭,狠狠的射杀敌贼,为你们的少将军复仇——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