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四十六章 杀关羽者,封万户侯!

第六百四十六章 杀关羽者,封万户侯!

  吕玲绮那一闪即逝的羞意,又岂能逃得过颜良那双洞察人心的眼睛。

  颜良立时便明白,昨夜之事,绝非是梦,必是真真切切的。

  “什么事,没什么,能有什么事呢。”吕玲绮边收拾碗筷,边是否认。

  性格刚烈的她,显然不擅长说谎,但她那略显慌张的神态,还有那吱吱唔唔的口吻,却统统都出卖了她。

  颜良心中不禁暗叹,一想到她竟能那样牺牲自己的身子,只为给他取暖身体,颜良的心中,一种强烈的感动之意就油然而生。

  此时,颜良的病已好了大半,重新又恢复了雄风。

  这个时候看着吕玲绮那欲盖弥彰的表情,想想昨日的春色,颜良便忽然觉得她万般的可人,心中不禁便生几分邪意。

  于是,他便故作茫然道:“不对啊,为兄怎么记得,昨晚上好似有个光着身子的美人,钻进了为兄的被子里,很贴心的给为兄暖身子呢。”

  “王兄昨晚冷得直说胡话,能记得什么事情呢,怎的王兄都病成那样,还做那等荒唐的梦。”吕玲绮匆忙一番解释。

  很显然,吕玲绮不想让颜良再说这事,但她越是如此,反而证明她越是“心中有鬼”。

  看着她那慌羞之意,颜良心中忽然产生一个强烈的念头:

  管他什么义妹不义妹,如此对我有情的美人,岂能不纳入怀中。

  此念一生,换作是别的女人,颜良恐怕当场就雄风抖擞,就要占有了她的身体。

  但对吕玲绮这个义妹,颜良却始终存有几分尊重。

  如今眼见她这般窘切的样子,颜良也不好再戏弄于她,既是她现在不愿捅破那层窗户纸,颜良自也不会强迫于她,反正眼下身在军中,也不是谈儿女私情的时候,来日方长,往后再说也不迟。

  此事按下不提,颜良便在吕玲绮的照顾下,再加上张仲景开的上等好药,不两日的功夫,身子便尽痊愈。

  颜良的病已好,便到了关羽倒霉的时候。

  此时接连下了几天的大雨已停,下邳城外的水势稍退,地势稍高的东门一带,水已退至不及膝盖。

  颜良隔着水势巡视下邳,却见城南、城西几处水势较大之地,敌城的城墙已有数处被浸塌,原本看似坚不可摧的下邳城,在大自然之力的打击下,已变成了一座摇摇欲坠的危城。

  而此时彭城方向传来消息,刘备所统的十万大军,已将彭城围了个水泄不通,正四面疯狂的攻城。

  彭城形势紧急,容不得颜良再拖延下去,巡城之后,颜良便决定待水势再降几分,就全军发动攻城,务必要一举破城。

  方略已下,上万的兵马便被派去,趁着水势削弱之际,开始填掩沂、泗两河的决堤之口。

  大水围城,下邳城虽受折磨,但若不把决口填上,城外一片汪洋,楚军只能久驻高地,亦没有办法攻城。

  所以,在破城之前,必须先把决口重新填上才行。

  楚军的动作,下邳城头的关羽,看得是清清楚楚,他当然知道,颜良这里打算对他动手了。

  心情沉重的关羽,下得城头,带着满腿的泥泞,回往了自己的前将军府。

  入得军府,关羽迅速将众文武召集,共商对策。

  “今天在城上你们也看到了,贼军已经开始堵决口,相信那颜贼很快就要攻城,尔等可有何应战之策?”关羽冷冷问道。

  众人个个黯然,皆是低头不语。

  身为首席谋士的鲁肃,这时候也不说话,只怕献计不对关羽胃口,又遭他一番讽刺。

  关羽眉头一皱,将目光转向了鲁肃:“子敬,你有可守城良策?”

  “云长将军,不知肃能讲实话吗?”鲁肃拱手问道。

  关羽摆手道:“你这是废话吗,本将素来只听实话,你到底有何良策,快快说来。”

  “那肃就说实话了,将军可别见怪。”鲁肃干咳了几声,“城墙那几处坍塌处,根本已填堵不上,眼下城中军心士气已跌至谷底,如此恶劣的形势下,肃以为这下邳城根本就守之不住。”

  大堂之中,一片死寂。

  关羽眉头凝得更深,那铁青的脸色,分明是对鲁肃这“自损士气”之词,感到不满。

  “那依你之见,本将该当如何?”关羽冷冷问道。

  鲁肃深吸了一口气,拱手道出了八个字:“让城别走,北退剡城。”

  此言一出,关羽的红脸顿时青筋一抽。

  郯城乃下邳北面东海国的治所,亦为徐州重镇,曾经一度作为徐州州治所在,只是在陶谦统治徐州时代,才将州治从郯城迁往了下邳。

  鲁肃此言,竟是要他关羽弃守下邳,逃往剡城。

  堂堂美髯公,连个徐州都守不住,最后竟要被颜良杀到弃守州治,仓皇而逃,这要是传将出去,关云长的威名又将何在?

  再则,燕王刘备对你关羽这般重托,你如今弃了下邳而去,又如何对得起燕王的信任?

  当关羽听得鲁肃之计后,脑海中涌现出来的第一个念头,便是不能弃守下邳。

  鲁肃似是看出了关羽心思,未等他开口,便又道:“让城别走只是权宜之计,为的是重整旗鼓,再夺下邳城。当年曹操和吕布之战,倘若吕布不是困守孤城,不通变故,又何至于为曹操所灭,前车之鉴,不可不顾啊。”

  吕布!

  关羽身形一震,立时浮现出了当年的记忆,背上立时掠起了一股彻骨的寒意……

  思绪飞转直下,关羽心中那原本坚定的信念,旋即冷却了下去。

  事实虽然残酷,但关羽却不得不痛苦的承认,此时自己的处境,与当年的吕布何其之相似。

  关羽表面上虽不说,但心里边却清楚,若再一味坚守下邳,那么自己的下场,很可能就和吕布一样。

  那个时候,他这堂堂的美髯公,就可能会和吕布一样,为颜良所俘,然后被绞杀在白门楼上。

  “不,绝不,我关羽岂能落在颜良那匹夫的手中,绝不可以!”

  关羽的心中,很快做出了另一个艰难的决定。

  沉思再三,关羽深吸了一口气,沉着脸道:“关某与数万将士的性命,岂能白白断送于颜贼之手,本将已决定保存实力,让城别走,以待来日再与颜贼决一死战。”

  关羽借以保存实力为由,最终还是决定弃守下邳城。

  左右诸将,尽皆暗松了口气。

  鲁肃也松了口气,心中暗道:“还好他没死要面子,若不然,我鲁肃岂非要为他陪葬在这下邳城中……”

  ……楚军大营。

  行帐中,亲兵们已经开始收拾东西,为明日的移营作准备。

  如今水势已退,大军总攻在即,营盘也当由高地重新移近下邳城,以方便攻城。

  正当帐中一片忙碌时,庞统忽然匆匆而入,眼眸中带着几分凝重。

  “启禀大王,下邳城有新的情况。”

  正自负手琢磨地图的颜良,头也不回,只摆了摆手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  庞统拱手道:“迁才臣再观敌城,忽然发现燕军不再修补几处坍塌的城墙,此事甚为可疑,故臣急是来禀知大王。”

  燕军不再修城了?

  颜良转身过身来,英武的脸上,也掠起几分疑惑。

  按理来讲,关羽应该看得出来,如今水势将退,他的大军很快就要攻城,关羽应当更抓紧每一分每一秒,拼命的抢修城墙才是。

  可如庞统所言,关羽为何大白天的,就停止了修补城墙呢。

  “本王要亲去瞧一瞧。”心怀狐疑的颜良,当即出帐而去。

  颜良策马而奔,直抵营外,驻马于高坡之上,远望向下邳西城方向。

  敌城的情况,果然如庞统所说的那样,城头上再看不到忙碌的丁夫身影,燕军果真是停止了修补城墙。

  而且,颜良很快就发现了别的不同之处,那便是敌城之上的旗帜,似乎反比从前更多竖了一倍有余。

  下邳城被水淹成了那样,城中必是人心浮动,关羽在这个时候,反在城头多树旗帜,分明是有虚张声势的嫌疑。

  “又是停止抢修城墙,又是虚张声势,关羽,你莫非是想……”

  颜良沉眉细思,脑海之中,陡然间闪过一个念头:

  关羽要逃!

  颜良猛回头看去,但见身后的庞统,脸上也浮起几分会心的冷笑,显然这位凤雏,也从燕军的举动变化中,看出了自己同样的判断。

  “哼,原来堂堂美髯公,挨不过大水淹城,这是打算逃跑了。”颜良冷笑一声。

  庞统微微笑道:“关羽跟了刘备那么多年,耳濡目染,遁术可是精湛的紧,逃也是正堂,臣料那关羽必会从东门水浅处逃出,北逃往东海国郯城一线,大王,看来咱们得调整一下计划了。”

  关羽,你想逃,可没那么容易。

  往昔的仇怨,一点一滴的浮现于脑海,颜良对这个差点一刀要了自己命,自命不凡,轻视于己,自诩忠义的家伙,已是忍无可忍。

  神思流转,眼眸之中,阴冷的杀机已在疯狂的聚集。

  未有多想,颜良挥鞭喝道:“传令下去,诸军速速准备拦截敌军,斩得关羽首级者,赏千金,封万户侯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