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四十七章 狼狈的关公

第六百四十七章 狼狈的关公

  号令方自传下,一骑绝尘而至,奔上高坡,直抵颜良驾前。

  “启禀大王,关羽率两万燕军,突然从东营一线突围,敌军来势甚众,张将军恐挡之不住,请大王速速支援。”

  关羽率军突围!

  听得此报,颜良的神色不禁微微一震。

  他这边前脚才看出关羽有突围的迹象,那边关羽后脚就已率军杀出,这形势变化之快,倒颇是出乎颜良的意料。

  “大王,关羽定是怕我们看出他想突围,所以才仓促行事,事不宜迟,臣以为大王当速发兵马前去堵截。”庞统忙是进言。

  颜良岂容关羽逃脱,当即下令各营停止移营,诸军迅速集结,杀往东门一线去阻截逃跑的燕军。

  号令传下,庞德、文丑、黄忠等诸将,迅速的各率本部兵马,杀奔东门一线而去。

  颜良也不闲着,亲率着虎卫亲军,策马直奔东面。

  东门一线,此刻已是杀声震天,一片混乱。

  关羽率领着两万燕军,趁着楚军埋锅造饭之际,突然间杀出城来,淌过城外的浅水,拼了命的试图从楚营间的空隙杀出。

  负营守备东营的张辽闻讯,当即披挂上阵,尽起本部兵马前来阻击。

  两支兵马,在方圆不足里许的旷野上,展开了激烈的交锋。

  颜良攻入徐州的楚军,本有九万之众,然为了坚守彭城,不得不分出两万精锐去。

  此时东营一线的张辽所部,实际上只有一万之众,面对两倍之敌的冲击,人数上的劣势,使张辽军很快就陷入不利的局面,渐有挡不住敌人冲击的形势。

  虽是仓促应战,兵力不济,但张辽却无丝毫的退缩,纵马舞刀,督促着他的士卒,拼死而战,顽强的阻击着敌众。

  乱军中,狂杀的关羽,一双充血的眼睛,陡然间寻见了曾经的故人。

  那个先归丁原,再归吕布,后归曹操,今又效忠于颜良的张辽。

  关羽怒了,纵马舞刀,杀破乱军,直取张辽而去。

  “反复无信之徒,纳命来吧——”暴喝声中,关羽手中的长刀,如泰山压顶一般,当头斩向张辽。

  猛见关羽袭来,深知其武艺的张辽,不敢稍有小视,急是运起生平之力,举刀相扛。

  吭——狂鸣声中,张辽身形一震,一双腕口粗的手臂,竟被关羽这一刀压得生生屈下三分。

  如今的关羽,虽然失了青龙刀,刚猛大减,但前三板斧的力道,依然惊人。

  张辽吃力的接下关羽一刀,熟知关羽底细的他,深知关羽接下来的两刀,力道将一刀猛过一刀,他也不及喘息,急是尽起生平之力,舞刀以应。

  果然,关羽一刀斩出,战刀如车轮般横扫而出,第二刀紧跟出使出,挟着排山倒海之力,横斩而至。

  金属的激鸣中,张辽艰难的挡下了关羽狂袭一击,身形又是微微一震。

  紧接着的第三刀,张辽虽也堪堪接下,但那狂暴的力道,却撞得他气血翻滚,虎口发麻。

  虽如此,但张辽的武艺,好歹乃当世一流,面对着拥有绝顶武艺的关羽,又岂会在三招之内就败北。

  吃了的接下了关羽的三板斧后,关羽刀上的狂劲泄尽,接下来的攻势中,刚猛之力便大幅削减。

  度过了最危险的三招,张辽提一口气,抖擞精神,奋力而战。

  三刀未胜,关羽恼羞成怒,大骂道:“张辽,你这反复无信之徒,今还有何脸挡我去路!”

  关羽的恶语,分明是在骂张辽不能“从一而终”,几度更换新主。

  如此恶语,顿时便将张辽激怒。

  “关羽,你不也曾投降了曹公,你又有什么资格骂我反复无信。”愤怒的张辽,嘴上毫不留情,马上反唇相讥。

  张辽揭破了关羽的污点,顿使关羽羞恼万分,盛怒之下,战刀狂攻而出。

  张辽之武艺,毕竟稍逊关羽一筹,虽扛下了关羽的三板斧,但交手二十余合后,便渐感吃力起来。

  而此时,凭借着人数上的优势,关羽的两万燕军,已成功的突破了燕军的防线,开始向着北面郯城方向狂奔。

  关羽却不急于离开,此刻,恼羞成怒的他,便想在突围之前,能够斩杀张辽,也算是对他被颜良杀得弃城而去,受损的威名稍稍有所补弥。

  怀有此念的关羽,刀势越发的疯狂,又是十余招走过,已是逼迫的张辽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父帅,我来助你拿下此贼——”杀破乱军的关凤,舞刀前来为关羽助战。

  张辽心中连连叫苦,心想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,自己应战关羽都吃力,如今又杀出一个关凤来,他父女二人合力,自己岂能抵挡。

  “凤儿先走,本将要独杀此贼,无需旁人插手。”狂傲的关羽,却厉声将女儿喝退。

  听得父亲喝斥,关凤便想自己的父亲武艺绝伦,纵使自己不相助,斩杀张辽这厮也不成问题。

  当下,关凤便欲纵马先走。

  就在关凤未及移身之际,蓦听得身后喊杀之声大作,回头望去,但见旗帜铺天盖地而至,竟有数不清的楚军,正从四面八方围杀而来。

  援军,楚军的援军到了!

  西北处,庞德纵马舞刀,狂杀而至,一万精锐的楚军如虎狼一般,辗杀向了正撤逃的燕军。

  西南处,老将黄忠威不可挡,长刀左右开弓,刀锋过处,数不清的人头飞上半空,身后的楚军长沙兵汹汹而上,追随着他们的老将军,疯狂的斩杀惊惶的燕军。

  正西方向,更见楚王的赤旗,如烈火一般在战场上空飞舞。

  楚王颜良,已亲率大军追杀而来。

  正应战吃力的张辽,眼见颜良亲自杀到,精神不禁大振,抖擞精神奋力的反击。

  而苦战的一万东营将士,亦为赤色的王旗所鼓舞,将所有的斗志都燃烧起来,决死的阻击突围的敌军。

  此时的关羽却是吃了一惊,他没有想到,颜良的反应竟如此之快,这么快就亲率大军杀来。

  “父帅,贼军援兵到了,该撤了。”关凤惊叫道。

  关羽心中那个急,那个不甘啊,他实在是想斩杀张辽,弥被自己受损的尊严。

  但现在的形势却是,颜良亲率大军杀到,他又片刻间战不下张辽,再这么拖延下去,就要被颜良围杀在此间不可。

  无奈之下,关羽只得强攻几招,逼退张辽,纵使着赤兔马就望北而逃。

  关凤亦紧随于后,父女二人一前一后,长刀斩开一条血路,拼命的奔逃。

  只是,此时的形势,已与先前大不相同。

  见得援军到来,士气大振的东营将士,声势复振,拼力的截杀之下,被燕军撕开的缺口已大大缩小,后面的燕军突围的难度也由此剧增。

  关家父女逃跑的步伐被迟滞,而身后的追兵,却愈发的逼近……

  当他父女儿人拼力狂杀,好容才冲破防线时,身后处,大股的楚军追兵也已杀至。

  赤色的王旗下,颜良纵马狂奔,手中青龙刀更是拖着长长的鲜血尾迹。

  吕玲绮紧随于侧,方天画戟无情的斩杀着阻路的之敌。

  关羽仗着赤兔马的速度,冲破防线后,很快就遁逃而去,只顾奔逃的关羽,却将自己的女儿忘在了脑后。

  颜良星目一扫,猛瞥着燕军中,有一员女将正奔逃,料想便是关羽的女儿。

  换作是平素的话,颜良必会亲手擒下这娘们儿,但眼下他的目标只有关羽,又岂为区区一女流拖延。

  “玲绮,那贱人交由你来处置,给本王活捉了她,本王去追关羽那厮。”奔行之中,颜良大声下令。

  “诺。”吕玲绮慨然一声,纵马舞戟,便向着关凤杀去。

  颜良则从关凤身边掠过,纵马舞刀,继续追击关羽。

  穿过乱军往北,两军士卒渐少,平坦开阔的地势也渐渐变得狭窄起来,远远望去,却见成群结队的燕军,丢盔弃甲,正没命的狂奔。

  “大王,那关羽有赤兔马,只怕咱们不好追上他啊。”环护左右的周仓,忧虑道。

  颜良的嘴角,却扬起一抹冷笑:“关羽有赤兔马又怎样,他想全身而退,可没那么容易。”

  周仓心中茫然,却不知自家大王为何如此自信。

  ……关羽在策马狂奔,突围时的两万大军,越来越少,当他逃出下邳城七八里远后,身边就只余下几千号人马。

  此时的关羽,却才猛然惊觉,只顾狂逃的他,竟是把女儿关凤抛在了后面。

  “凤儿武艺不弱,骑术精湛,相信她一定能杀出重围,赶往郯城与我会合吧……”

  关羽心中安慰过自己,不敢久留,继续往北狂逃。

  又奔出数里,关羽与先逃出来的鲁肃,还有几千号兵马会合,身边的兵马总算勉强凑勉了万余人。

  马兵稍聚,关羽也稍稍安心了几分,遂是率领兵马继续北撤。

  脚下道路越来越泥泞,地势也越来越狭窄,当关羽和他疲惫的兵马,进入到北去必经的山路里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  因为,那泥泞的山道上,不知何时,已是堆满了柴草树枝,封住了道路,战马根本就通行不过。

  很显然,楚军似乎早防备着他们会逃路,故提前在此路上,以柴草树枝构起了重重的障碍。

  惊愤的关羽,只得令士卒们沿路砍破柴草,打通路道,一万号兵马缓慢艰难的前行。

  而就在这迟滞的时间里,南面已是旗帜遮天,大股的楚军已追杀而至。

  再这般慢吞吞的前行下去,关羽和他的一万残兵,势必要覆没在这山路之中。

  此时的关羽,竟也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  “关将军,事到如今,只有弃了战马,徒步翻越这些柴草障碍,咱们才有机会逃过一劫。”

  鲁肃话音方落,便是翻身下马,将战马果断的弃了,徒步向前。

  其余骑士们也纷纷效仿,弃了战马,徒步前行,那些原本就无马的步卒就更不用说,均是放弃了砍伐开路,争先恐后的夺路而逃。

  关羽看了一眼身下的赤兔宝马,铁青的脸庞间,涌上无限艰难之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