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四十八章 人中颜良,马中赤兔

第六百四十八章 人中颜良,马中赤兔

  想逃命,就要弃了赤兔马。

  不弃赤兔马,人与马,就都要葬身于此。

  一时间,关羽陷入了艰难的抉择。

  想他关羽纵横天下,除了绝伦的武艺之外,靠的就是青龙重刀,还有赤兔宝马两样神器的相助。

  前番一战,青龙宝刀已落入了颜良手中,而今,难道还要将赤兔马弃却吗?

  恍惚间,关羽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的画面:

  颜良手提着他的青龙宝刀,坐胯着他的赤兔马,肆意的斩杀着他的士卒,威不可挡,如入无人之境。

  这画面一浮现,关羽的心就一阵的绞痛,更是咬牙切齿,暗暗生恨。

  身后处,喊杀之声已震天动地,关羽甚至已经能看到颜良的王旗。

  关羽知道,自己已是没有时间。

  抬头眼看着鲁肃已走远,关羽犹豫了片刻,狠狠一咬牙,跳下了马来。

  关羽叹息一声,弃了赤兔马,扭头就想走。

  而身后的赤兔马,似乎感觉到主公要抛弃它,颇通灵性的它,长长的嘶鸣了起来。

  听得赤兔马的嘶鸣声,关羽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,缓缓的转过了身来。

  看着那骏健的宝马,关羽的脑海中,忽然又闪过一个念头:“这赤兔马只配我关羽拥有,岂能便宜了那颜贼,不行,我绝不能把赤兔马留给姓颜的。”

  念及于此,关羽的眼眸中,阴冷的杀意,陡然涌现。

  眉头深凝,关羽将手中的长刀缓缓的扬起,一步步的走向了赤兔马。

  就如同他射杀关平一样,对于跟随自己多年的爱马,关羽宁可将之斩杀,也绝不肯将之留给颜良。

  那赤兔马仿佛感到了主公的杀意,心儿也惊恐起来,四蹄原地乱蹬,一副不安之状。

  “赤兔啊赤兔,当年你为吕布那魔头所有,助他害了多少人,幸在你归我关羽之后,才洗刷了你的污点,今日,我关羽岂能容你再落入另一个魔头手中,再度助纣为虐,你必须死!”

  关羽口中念念有词,步步逼近,手中的战刀已高高扬起。

  通灵性的赤兔马,深深的为关羽的杀意所惊,眼眶间,竟然滚出一滴泪珠。

  马儿流泪,如此凄凉之相,连左右的士卒都为之动容,纷纷以企求的目光看向关羽,似乎在恳求关羽手下留情,留这可怜的赤兔一条性命。

  关羽却脸色铁青,毫无回转之意,战刀已越扬越高,眼看着就要斩将下来。

  他的杀意已下,非斩赤兔不可。

  就在战刀扬起,即将落下的一刻,蓦听破空之声,呼啸而来。

  冷箭来袭!

  关羽的脑海中,霎间闪过这四个字,绝顶武将的本能,令他急是收了杀马之心,横刀相挡。

  果然,但见一道流光,如电而来,直扑向关羽的胸口。

  关羽不及多想,急是长刀一扬,“铛”的一声弹开了袭来之箭。

  抬头再望时,关羽的那张红脸,霎时间变得惊骇万分。

  只见二十余步外,颜良手执强弓,正如流火一般飞奔而来。

  颜良的身后,数不清的楚军士卒,则如潮水般狂涌而至。

  楚军,竟是来得如此之快!

  山道上的这些燕军士卒,霎时间就吓崩了魂,如过街的老鼠一般,连滚带爬的抱头而逃。

  颜良将强弓一挂,手抄起青龙刀,猛夹马腹,直取关羽而来。

  “先杀儿子,又杀坐骑,关羽,你真有本事啊,可有胆与本王一战!”

  狂奔中的颜良,肆意的讽刺着颜良,惊雷般的暴喝,直震得关羽心胆发颤。

  此时的关羽,已是惊得目瞪口呆,眼见颜良杀到,哪里还顾得再杀自己的爱马,当即掉头混入乱军中,就如那寻常的士卒一般,在柴草密布的山道上,滚着泥巴疯狂的逃跑。

  山道口处,尚堵着数千号燕军,颜良纵马舞刀,率领着他的将士一路辗杀。

  杀得虽痛快,但倒地的尸体,却又间接的阻挡了他前进的脚步。

  当颜良踏着遍地的尸体,冲杀至山道口时,关羽已是消失了柴草密布的山道上。

  颜良若要死追关羽,就要下马徒步去追,失却了速度的优势,追上关羽的机率,其实已经不大。

  见得这般情势,颜良索性就放弃了继续追击。

  虽是走脱了关羽,但这一场围杀战,却截杀了一万多的燕军,关羽的徐州军团,已然遭受重创。

  于颜良而言,他的战略目标已经达到。

  而且,继上一次关羽丢弃了青龙刀后,如今他又将赤兔马丢弃,这更是送给颜良的一份大礼。

  “大王,这就是传说中的赤兔马啊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周仓兴奋的将赤兔牵了过来。

  颜良瞧见赤兔马那火红的身姿,两眼不禁迸射出兴奋之光。

  身为武将者,有哪一个不爱好马的,更何况是天下无双的赤兔马。

  人中吕布,马中赤兔。

  今我颜良就要改一改,让世人皆知,人中颜良,马中赤兔。

  兴奋的颜良,当即跃下马来,就打算换骑赤兔。

  赤兔马见得生人要骑自己,本能的就有些畏惧,马上就开始焦躁起来。

  “大王,听说这赤兔极通人性,平素只有关羽才能骑得,大王要强行骑它,可得小心些。”周仓担心道。

  颜良却不屑道:“关羽还不是从吕布那里得来的,他关羽能骑得,我颜良为何不能。”

  颜良毫不忌惮,从周仓手中接过缰绳,纵身一跃,诺大的身躯忽的便坐在了赤兔背上。

  那匹当世宝马,立时便受惊,四蹄翻腾,硬生生是想把颜良甩脱出来。

  颜良双腿夹紧马腹,就是不肯松开,口中厉喝道:“赤兔,关羽那厮想杀你,他已不配做你的主人,从今往后,我颜良就是你的新主,你给老子乖乖的听话。”

  通灵的赤兔,仿佛是为颜良的威势所慑,又或许是感念于颜良一箭救了它的性命,几经扑腾后,渐渐的便安静了下来。

  片刻之后,赤兔终于恢复了正常,很顺从的任由颜良御使。

  天下第一的神驹,今日终归颜良之手。

  左右周仓等麾下将士,眼见颜良几下就驯服了赤兔,不禁皆露惊叹之色。

  一众兴奋的士卒,山呼海啸般的齐呼“万岁”。

  “万岁——”

  “万岁——”

  震天动地的山呼声,冲上云宵,震动苍穹。

  颜良是何等的畅快,坐胯赤兔马,手提青龙刀,策马扬鞭,直往下邳方向而去。

  此时此刻,下邳城头,已然高树起了楚国的大旗。

  当颜良下令追杀关羽的同时,亦分万余兵马,趁势对下邳城发起了进攻,已是空城一座的下邳城,几乎没有遇到丁点抵抗,便是易换了旗帜。

  而在东营一线,被关羽抛下的万余燕军,已为凶猛嗜杀的楚军将士杀伤大半,仅余不足千余残兵,正在被血腥的围杀。

  血沼之上,那两员女将,正自血战不休。

  吕玲绮纵舞着方天画戟,正如狂风暴雨般疾攻关凤,而关凤则拼力舞动战刀,吃力的抵挡。

  关凤乃关羽的亲生女儿,自幼便为关羽传授家传刀法,故其虽为女流,但刀法上的造诣,反而要高出其养兄关平。

  虽如此,但关凤的天赋毕竟有限,武艺上,终究是逊于吕玲绮三分。

  二人交手五十余合,吕玲绮的戟式愈加凛烈,而关凤的刀法却越见散乱,整个人已是气喘吁吁,穷于应付。

  又是十招走过,吕玲绮似乎也跟她玩腻了,方天画戟的力道,陡然间倍增,重重的戟影突刺而出。

  关凤只觉压力骤增,拼尽全力应战,也抵之不住,刀法上已是破绽百出。

  吕玲绮瞅准一处破绽,长戟斜向一顺,戟锋上鱼胶般的力道,将关凤的战刀狠狠一带,关凤身形不稳,手中战刀险些拿捏不住。

  趁此时机,吕玲绮变带为削,戟锋顺着战刀直削向关凤的手腕。

  关凤不及收刀,只恐手腕被削断,只得五指一松,无奈的弃了战刀。

  而就在她弃刀的一瞬间,吕玲绮长戟反向一扫,戟柄重重的击在了关凤的背上。

  重击之下,关凤闷哼一声,整个人坐立不稳,腾空而起,重重的摔落于地。

  落地的关凤,溅了一身的泥巴,张口更吐出一股血箭。

  堂堂关公之女,如今竟为吕布那些魔头的余孽击落下马,关凤只觉关家的威风,皆已为自己丢尽。

  虽然身体受伤到吐血,但落地的关凤,心痛更大加于身痛。

  而吕玲绮却是何等的畅快,继关平之后,这已是她第二次将关家的击落于马,那种复仇的快感,几乎令她想要狂笑出声来。

  当关凤还欲挣扎着爬起来时,吕玲绮已策马而上,戟锋无情的横在了她眼前。

  “姓关的贱人,你可曾想到,有朝一日,你会匍匐在我吕玲绮的马下。”吕玲绮冷笑着,毫不留情的讽刺着她。

  被吕布后人踩在脚下,关凤只觉尊严受到无比的羞辱,羞愤之下,关凤恨恨叫道:“姓吕的余孽,有种你就杀了我,总有一日,我父会亲手宰了你,为我和我大哥报仇血恨!”

  “到这个时候,还敢嘴硬,贱人,我看你是找死——”被激怒的吕玲绮,细眉一横,长戟一扬,作势就要斩杀关凤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