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四十九章 要骑的不只是关羽的马

第六百四十九章 要骑的不只是关羽的马

  正当吕玲绮作势要斩关凤时,却见正东方向,尘土大作,一队人马飞奔而来。

  当先手提青龙刀的英武骑士,正是她的王兄颜良。

  只见颜良胯下一片赤艳,竟似踏着变幻的流火而来,那般不可思议的气势,直令吕玲绮一瞬间惊呆在了那里。

  当颜良飞奔近前时,吕玲绮方才看清,原来颜良身下不是什么流火,而是一匹赤艳如霞的骏马。

  是赤兔,神驹赤兔!

  作为吕布的女儿,吕玲绮一下子便认出了赤兔。

  眼见颜良坐胯赤兔,这般如风而至,那般威严气度,几乎超越了当年父亲的英姿,吕玲绮心中,是何等的感慨惊叹。

  直到颜良勒马于前时,吕玲绮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,兴奋道:“王兄既已缴乘了赤兔,莫非已斩杀了关羽那贼不成?”

  听得此言,地上的关凤不禁回头看去,当她看到自己父亲的坐骑,竟然为颜良所骑时,不禁神色大变,眸中更是闪过无限的惊骇。

  莫非,父帅竟为此贼害了不成?

  不,不可能,父亲武艺绝伦,天下无人能敌,岂会败给这姓颜的狗贼。

  自我安慰之下,关凤怒叫道:“贱人,你休要白日做梦,我父乃神一般的人物,岂是尔等凡人可伤!”

  颜良的目光,这才注意到地上趴着的关凤,看着她那副怒样,听着她对关公“神一般”的评价,颜良的嘴角不禁掠过一丝嘲讽般的冷笑。

  “关羽算个屁,我王兄才是当世的神将,你这贱人,死到临头还敢逞狂,我就宰了你!”

  吕玲绮被激怒了,杀意再起,方天画戟一扬就要取其性命。

  “玲绮且慢。”颜良轻喝一声,喝住了吕玲绮。

  吕玲绮目光望向颜良,愤然道:“王兄,这贱人乃是关羽的杂种,把她千刀万剐都算便宜了她,难道王兄打算饶她性命吗。”

  “杀她当然容易,不过一刀而已,但却正中了她求死的下怀,且留着她,为兄自有手段炮制她。”颜良冷笑道。

  吕玲绮明白了颜良意思,一想到能让姓关的痛苦,吕玲绮自然是求之不得。

  她便瞪了关凤一眼,收了方天画戟。

  颜良策马上前,俯视着匍匐于地的关凤,冷冷道:“小贱人,本王是没杀成关羽,不过那厮先弃了青袭刀,今又弃了赤兔马,如过街老鼠般落荒而逃,神如果能落到这步田地,真是连凡人都不如,我看你也别替关羽再吹了。”

  颜良在轻描淡写间,就把关羽讽刺奚落到了极致。

  关凤耳听其父未死,心中不禁暗自庆幸,但再听得颜良那肆无忌惮的讽刺,不禁又是恼羞大怒,气得是一张俏丽的脸蛋涨得通红如霞。

  “颜贼,你竟敢辱我父亲,我关凤跟你拼了——”愤慨的叫声中,关凤挣扎着要爬起来,作势就跟颜良拼命。

  只是,她才刚刚爬起来时,吕玲绮一戟拍下去,关凤便旋又趴倒于地。

  关凤挣扎了几次,均是无情的被吕玲绮拍倒,直到筋疲力尽,再也没有支撑起身体的力气为止。

  “颜贼,我父亲早晚会杀了你,一定会的,你等着吧……”趴在泥里蠕动的关凤,嘴里还是喋喋不休。

  又是一个自诩高贵的烈女。

  颜良俯视着马前的关凤,心中冷笑:“关羽,老子我不光要骑你的马,还要骑你的女儿,我倒要看看,你那所谓神将的面子,还能往哪里搁。”

  眼眸之中,一丝邪意掠过。

  “把这姓关的小贱人绑起来,带回下邳去吧。”颜良传下王令,纵马扬鞭,向着下邳城而去。

  下邳城,徐州的治所,就此易手。

  ……广陵郡,泗口,燕军大营。

  军帐之中,臧霸脸色阴沉,愁眉苦脸的盯着屏上所悬的地图出神。

  北面州治下邳被围,水势滔天,关羽岌岌可危,刘备的大军却久攻彭城不下,迟迟难解下邳之围。

  大后方形势危急,而在眼前,吕蒙统师的四万淮南军,正不分昼夜的狂攻他的泗口营。

  关羽一走,带走了大部分的军队,只给留下了四千左右的兵马,却要面对十倍敌人的狂攻,他臧霸所面临的困境,其实并不比关羽好多少。

  “唉,关羽心高气傲,屡使我徐州陷入危境,燕王以他镇守徐土,实在是用人不当呀……”臧霸摇头感慨。

  正自叹息时,脚步声响起,副将吴敦匆匆而入,神情万般凝重。

  “将军,北面急报,关羽已于数日前突围而去,下邳城已经为了颜良所破了。”吴敦沉声道出了这个惊人的消息。

  “什么!”臧霸大吃一惊,满脸惊诧。

  下邳被围,形势危急,这一点臧霸自是深知的。

  但臧霸也知道,关羽这个人虽傲,但能力还是有的,凭借着两万大军,坚守下邳几个月当不成问题。

  现今的情势却是,才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,关羽就被颜良杀得弃城而逃,置使下邳重镇落于敌手,这如何能不出乎臧霸的意料。

  “没想到啊没想到,这个颜良竟如此了得,把个关羽杀得狼狈到这般地步。”臧霸万般感慨,言语之中,竟似对颜良充满了敬佩。

  吴敦却忧虑道:“将军,今下邳已失,咱们这广陵郡等于被截断在徐南,倘若颜良分兵南下,咱们就要面临被南北夹击的绝境,接下来该如何是好,将军快拿个主意吧。”

  臧霸眉头深凝,踱步于帐中,脸庞上涌动起复杂的表情。

  沉思许久,臧霸停下了脚步,脸上所余的,唯有决然。

  他已下定了决心。

  “如今大势已去,咱们再徒作抵抗,只有死路一条,本将已决定以广陵之军,归顺于楚王。”臧霸肃然的道出了他的决定。

  吴敦神色微微一震,一时沉默不言。

  臧霸道:“那刘玄德虽有枭雄之姿,但能力终究逊色于楚王,且他自称王之后,变得愈加的骄狂,此分明乃是小人得志,如此之人,焉能成就大事,我料他最后必会楚王所灭,我待岂能为他陪葬。”

  臧霸这一番话后,竟觉心中无比的畅快,仿佛压抑于心底的不满,终于得以宣泄一般。

  吴敦犹豫之色,顿时一扫全无,拱手慨然道:“咱们一切唯将军之命是从,将军说降楚王,咱们就降楚王。”

  臧霸微微点头,一脸的凝重,旋即若云开雾散一般,复归平静。

  当天,臧霸便修书一封,派吴敦为使者,去往楚军中向吕蒙言明归顺楚王之意。

  此时的吕蒙,业已收到了下邳城破,关羽仓皇逃走的消息,吕蒙判定臧霸走投无路,乃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归降。

  欣喜的吕蒙,旋即以淮南都督的身份,接受了臧霸的归降,并派人飞马前去报知颜良。

  得知臧霸归降,颜良大为欣慰。

  臧霸乃刘备麾下重将,也是颜良自与刘备交战以来,第一个主动归降的燕国大将,他的来归,对刘备阵营来说,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。

  再则,臧霸一降,吕蒙的大军就可以顺利的挥师北上,前来与他会合,会合了吕蒙的四万大军后,颜良麾下的兵力便将大增。

  欣喜之下的颜良,当即亲笔修书一封,大赞臧霸“深明大义”,并当即封臧霸为镇东将军,以其来为刘备阵营的未降者们做表率。

  ……彭城,燕王行帐。

  军帐之中,刘备眉头深锁,目光阴沉。

  左右诸将皆默不作声,低头不敢正视刘备那埋怨的目光。

  死寂半晌,刘备猛一拍案,怒道:“尔等皆乃当世名将,可十万大军攻城多日,却连一兵一卒都登不上彭城城头,你们的能耐都到哪里去了,真是太让本王失望了!”

  诸将们将头垂得更低,皆是面露愧然之色。

  这时,诸葛亮开口道:“大王息怒,彭城乃大王当年亲自监督所修,城池坚固,一时片刻攻不下来也属正常。亮以为,咱们与其钝兵于彭城之下,何与改道向东,由琅琊国南下,经郯城援救下邳。”

  诸葛亮一语,令刘备神色一振,猛然间有种豁然开朗的样子。

  “嗯,军师所言极是,当年曹操入侵徐州,就曾绕道而行,本王怎么就给忘了呢。”

  刘备脸色由阴转晴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颜良那狗贼,只以为本王非要攻下彭城不可,本王却忽然绕道而入徐州,必可杀他一个措手不及,嗯,军师此计甚妙也。”

  得意重燃的刘备,当即就打算下令。

  正当此时,亲军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南面细作急报,关将军已于数日前弃城突围,下邳城如今已为楚军所占。”

  关羽逃,下邳失!

  这个消息,有如五雷轰顶一般,直震得刘备头脑嗡嗡作响。

  刘备脸上刚刚浮现的几分得意,被这惊天的雷击,霎时间轰得是烟销云散。

  他身形更是晃了一晃,两腿一软,险些就要站立不稳。

  大帐之中,包括诸葛亮在内的所有人,也为这消息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晕眩半晌,刘备好容易喘过气来,不禁咬牙道:“云长误国,云长误国啊——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