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五十四章 颜良的“疯狂”战略

第六百五十四章 颜良的“疯狂”战略

  未几,伊藉带着一脸风尘步入,拱手上前拜见。

  未待伊藉拜下,颜良已抬手道:“机伯此行辛苦,就不必多礼了。”

  “多谢大王。”伊藉直起身来,疲惫的脸上,并没有颜良想象的那般兴奋。

  看伊藉的表情,颜良隐约感觉到,伊藉此番辽东之行,似乎并不太顺利。

  “机伯,那公孙康可愿与本王联手,共同对付刘备吗?”颜良问道。

  伊藉轻叹一声:“公孙康此人颇为狡猾,臣此番出使辽东,费尽了唇舌,但这公孙康却并没有答应联手,但也没有拒绝,只是一味的推说要仔细考虑考虑。”

  听得此言,颜良算是明白了。

  公孙康这是想首鼠两端,周旋于颜良和刘备之间,既不得罪刘备这个近邻,也不得罪颜良这个远邻。

  “看来,本王是小看了孙公康这小子的智谋了。”颜良冷哼了一声。

  帐中诸臣,得知结联公孙康的计划失利,众人皆有些唏嘘遗憾。

  此时,庞统淡淡问道:“机伯,大王除了命你结连公孙康之外,还命你从辽东购买战马,这件事你办的怎样?”

  “我本想联合不成,至少也购他几千匹战马,可那公孙康却暗使手段,使我只购得五百匹战马,藉此番出使,有负大王重托,实在是惭愧呀。”伊藉面露愧色道。

  伊藉这边惭愧,庞统却嘴角掠起一丝诡秘,说道:“大王,或许臣已经想到了迫使刘备退兵的计策了。”

  颜良精神一振,眉宇间亦是闪烁出兴奋之色。

  ……几天后,颜良尽撤郯城之军,收兵回往下邳。

  颜良王驾抵达下邳的第二天,伊藉就率领着他的使团,大张旗鼓,浩浩荡荡的进入了下邳城。

  伊藉公开宣称,辽东侯公孙康,已然决定归顺于楚王殿下,如今正调集兵马,打算渡过辽水,进攻幽州,在背后给刘备狠狠的插上一刀。

  随同伊藉入城的,除了他的使团之外,还有近三千匹的战马,伊籍称这些良马,皆是公孙康给楚王的进贡,以作为他归顺的献礼。

  伊藉归来未久,颜良便宣称留吕蒙率军四万,固守下邳,颜良将自率大军,前往许都去对付曹操的进攻。

  颜良主力西移,以及孙公康献马的消息,很快便传往了郯城,这个消息自然是令刘备阵营大为震动。

  公孙康雄踞辽东,麾下有数万铁骑,倘若当真大举进攻幽州,幽州方面仅余的几万兵马,未必能够挡得住,后院起火,刘备的形势将愈加不利。

  况且,伊藉带回来的那三千匹战马,不禁令刘备更加确信,公孙康的确是投靠了颜良。

  而颜良主力的西移,也使刘备在徐州方面压力骤减,有了抽身的空隙。

  于是,经过一番的权衡后,刘备便留关羽镇郯城,督青徐之兵,命张飞坐镇濮阳,都督兖州之兵,两员最信任的大将留守中原,刘备自率主力,急匆匆的退往河北。

  东边的刘备一退兵,西边的曹操,马上就做出了反应。

  原本云集于太谷关,号称要南下进攻许都的曹操,当即把大军撤还了洛阳,接着,曹操为了向颜良显示无意南下之心,便自率主力退往关中,只调夏侯惇率三万兵马,镇守洛阳一线。

  许都城,王宫大殿。

  颜良看罢来自于洛阳的情报,冷笑道:“士元军师,你这一计当真是妙啊,只可惜啊,把公孙康给推进了火坑里。”

  庞统微微捋须,笑而不语,眉宇间闪烁着些许得意。

  其实,孙公康哪有送给颜良三千匹战马,下邳城那浩浩荡荡入城的战马,只不过是颜良抽调了自己的骑兵,星夜赶至海西,然后又从海西,装模作样的回到下邳而已。

  这正是庞统的计策,借此让刘备认为公孙康已与他联合,迫使刘备害怕后方有失,不得不选择退兵。

  至于曹操,以其现在之实力,刘备一退,就算借曹操十个胆,也不敢独自挑衅颜良,当然是见好就收,退兵而去。

  “大王,今曹操南侵之兵已散,时将近秋,我军先当尽早南归,好使那数十万的丁夫能早些回家收庄稼。”庞统拱手进言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摆手道:“传本王诏令,明日班师回应天。”

  此番北伐,颜良成功的击退了刘备和曹操联手的进攻,前后杀伤刘备兵马达四五万之众,而且还夺取了彭城、下邳等大半个徐州,收获已是极重。

  为了保证入冬之后,楚国的经济能够继续支撑他大规模用兵,也该是撤兵的时候了。

  号令传下,次日天一亮,颜良便亲率着主力中军,浩浩荡荡的班师还京。

  临行前,颜良再次做出了布署,依旧以徐庶、文丑、文聘等镇守许都、宛城、陈留一线,负责中原的防务。

  而吕蒙这个淮南都督,则为颜良改任为徐州都督,率领他的四万兵马,据守彭城、下邳一线,以对抗郯城的关羽所部。

  大军自许都而发,沿涡水南下入淮,再油淝水南下,不十日间,颜良的大军便由濡须口进入长江。

  天高云淡,颜良驻立于楼船之上,远望着滚滚大江,巍峨的应天城,已隐约可见。

  看着那涛涛江水,颜良的眉宇间,除了得胜归来的得意之外,隐约还有几分深邃。

  “大王莫非有何心思不成,不知臣可否为大王分忧?”庞统体察了颜良的心思,便问道。

  “知我者,莫过于军师也。”颜良淡淡一笑,语气忽然变得低沉起来,“军师猜得不错,本王自离下邳以来,其实心里一直在想着关于公孙康之事。”

  庞统轻叹一声:“公孙康不识抬举,不肯与大王联手,确实是可恶,只是此贼远在辽东,我们对他也是鞭长莫及,如今所做的,也只有善加安抚,令其多少能给刘备生些事端而已。”

  仅仅只是给刘备生些事端吗。

  颜良的目光转向了北方,他的视野仿佛越过茫茫大海,看到了辽东那片广袤的土地,看到成千上万的骏马,在原野上奔驰。

  那片盛产良马之地,却为公孙康这个目光狭窄之徒所据,仅仅只给刘备生些事端,未免也太过可惜了。

  “军师,倘若公孙康能尽起辽东之兵,大举进攻幽州,对我们的北伐,会有多少帮助?”颜良忽然问道。

  庞统微微一怔,沉吟片刻,说道:“辽东本为偏远之地,然天下大乱后,不少幽并士民为避战乱,皆举族避入辽东,使辽东人口剧增。经过公孙氏多年以营,臣以为此刻公孙康手中,至少有铁骑三万,他若尽起三万铁骑进攻幽州,至少能拖住刘备五万左右的兵力,这对我军北进,自然是有极大的帮助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似是庞统所说,与他心中所想正好暗合。

  这时,庞统却又叹道:“只可惜公孙康此贼一心只想骑墙自保,割据一方,他是不可能尽起全军去攻刘备。”

  “那么军师你可有什么计策,令公孙康听从本王号令,去进攻幽州吗?”颜良问道。

  “这——”庞统面露难色,尴尬一笑,“大王这可难住微臣了,臣纵有满腹韬略,骗骗刘备还行,想要令孙公康对大王言听计从,却是有些难为微臣了。”

  颜良的嘴角,却扬起一抹冷笑:“军师无计可施,本王这里,倒有一计。”

  庞统心头一震,不禁暗吃一惊,忙是狐疑询问颜良有何奇策。

  颜良负手而立,冷冷道:“公孙康占着茅坑不屙屎,那本王何如干脆就灭了他,将辽东据为己有,如今,自可以辽东良马大兴骑兵,袭取幽州,狠狠的踢刘备的屁股。”

  “灭了公孙康?”庞统就糊涂了。

  满脸迷茫的他,一时想不通,颜良如何能隔着一个刘备,灭了远在辽东的公孙康。

  “本王打算派一支舰队,由海上出发,登陆辽东,出其不意,一举扫灭公孙康,将辽东纳入我大楚国之版图。”颜良用豪迈的语气,道出了他的战略。

  海上出发,登陆辽东!

  庞统的脑海,蓦然嗡的一声响,仿佛这大白天的时候,当空响了一道惊雷一般。

  前番颜良海上偷袭徐州的计策,已经够异想天开,而今,颜良竟要派一支大军,横渡渤海,远赴数千里外去攻取辽东半岛!

  此等壮举,古往今来,不单是没有人尝试过,只怕连想到都不敢想过。

  颜良却那般轻描淡写的说出来,那自信的口吻,仿佛志在必得,根本没有将那茫茫大海放在眼里一般。

  庞统不得不承认,他的这位主公,的确是天下间最“异想天开”,最不按常理出牌之的雄主。

  倘若换作是诸葛亮的话,当颜良提出这“不靠谱”的计策,诸葛亮多半会在第一时间就以“不稳妥”为由,当场否定。

  但颜良的这位首席谋士,却是庞统,一个和颜良“臭味相投”,同样有着冒险精神的绝顶谋士。

  庞统在最初的惊诧之后,渐渐的平静下来,沉眉不语,表情变幻,仿佛在权衡着此计的可行性。

  沉思半晌之后,庞统的脸上,亦扬起了几分豪然。

  他双拳一击,兴奋道:“不如虎穴,焉得虎子,大王既然如此疯狂,那微臣就陪大王一块疯他一回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