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五十五章 及时行乐

第六百五十五章 及时行乐

  群臣之中,也只有庞统敢称颜良疯狂。

  “疯狂一回,很好,本王就喜欢做疯狂之事,哈哈——”颜良放声大笑,何等的豪情狂放。

  庞统陪站在旁边,也陪着颜良一块狂笑。

  江水涛涛,船行如风,浩浩荡荡的舰队,直归应天。

  登岸,入城,这一天的应天城,再度变成了欢庆的海洋。

  应天城的士民几乎是倾巢而出,万人空巷,跪伏于御道两侧,山呼着万岁欢迎着他们的楚王殿下凯旋。

  颜良坐胯赤兔马,手提青龙刀,在玄甲虎卫军的环护下,昂首入城。

  “吾王万岁——”

  “吾王万岁——”

  夹道跪伏的臣民们,发自内心的拜服山呼着,宣泄着他们对颜良的崇敬之情。

  北伐一役,颜良屡战屡胜,不但挫败了刘备和曹操的联手,更趁势夺取了大半个徐州,将大楚版图再度扩大,如此丰功伟绩,如何能不叫此间的臣民们,由衷的敬仰畏惧。

  当天,得胜的颜良,在欢呼的海洋中,意气风发的回往了应天城。

  入归王府的当天,颜良便下了一道密令,发给三吴沿岸的官有造船厂,命他们加班加点,日夜不停的赶建海船。

  公孙康麾下有数万铁骑,颜良若想从海上登陆,灭掉公孙康,吞并了辽东半岛,至少也得派出三四万的兵马。

  海运如此数量的兵马,现有的海船数量显然不够,颜良自然需要赶建更多数量的海船,以满足这般庞大的运量。

  颜良在暗中赶造海船的同时,又命镇守徐州的吕蒙,挑选精壮的徐州籍的士卒,将之发往海西等沿岸水营,训练他们的海战能力。

  远渡大海,登陆辽东,所需的士卒不但要善于陆战,更要有良好的水性,否则,几万号人马,未等抵达辽东,只怕半道上晕船就已经晕死大半。

  再者,辽东乃寒冷之地,普通的江南水卒,根本无法适应那里干燥寒冷的天气,所以颜良才要从徐州挑选士卒,组建新的水军,以适应辽东的寒冷天气。

  诸般的远征事宜,都在暗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而国中政务,都有田丰之类的优秀理政人才打量,颜良其实是垂拱而治,所要做的只是把握住大的方向而已,实质上轻松的紧。

  如今大战方休,难得清闲下来,以颜良的风格,自然少不了要趁机抓紧时间寻欢作乐。

  这一日,颜良处理完政务,眼见黄昏将近,便起驾前往铜雀台。

  车驾去往铜雀台时,夜幕已降,铜雀台上已是华灯高挂,灯火通明。

  宦侍婢女们早把颜良将要驾到的消息,通知了各房的美人们,众姬妾们闻知颜良将至,各是梳妆打扮,涂脂抹粉,巴巴的盼着楚王能够来临幸。

  颜良登上铜雀台,宦侍已准备好的玉牌装在盒中,双手高举,等着颜良揭牌。

  按照以往的惯例,秉承着公开公正的原则,颜良向来是不专宠于某一姬妾,随便揭牌,谁的运气好就临幸谁。

  “看看今晚谁的运气比较好吧。”颜良磨了磨拳头,伸手随意揭了一牌。

  玉牌的背面,写着大乔夫人四字。

  颜良的脑海之中,顿时浮现起了大乔那比素里高洁淡漠,床榻上却欲拒还休,娇柔百媚的样子。

  “嗯,不错,就晚就临幸她了。”颜良的脸上,已浮现几分兴奋。

  就待他正想往大乔房中时,脑海里忽然又闪过一个念头,便道:“临幸一人不够味道,再揭一牌吧。”

  宦侍刚想把玉盘端走,一听颜良之言,赶紧又端了回来,双手奉上。

  颜良便捋起袖子,伸手又揭一牌。

  玉牌背面所书,却是祝融二字。

  大乔,一个是汉家美人,祝融,却为南夷女子,有着别样风情,如此搭配,倒是颇为新鲜。

  颜良兴致愈盛,当即便命人去传了祝融,令其前往大乔房中侍寝。

  传令下云,颜良便带着一身的兴致,径直先往大乔住所而去。

  此时此刻,玉楼阁中,大乔正一边做着女红,一边和妹妹小乔闲聊家常。

  先前时,大乔本是怨小乔不顾姐妹之情,非要把她往火炕里推,对小乔一直存有怨意。

  但自她为颜良占有,几番侍寝后,渐也看得开了,默默的接受了这事实。

  这诺大的铜雀台中,美人无数,彼此间都暗存妒忌,皆想争宠,大乔渐渐意识到,真正贴心之人,也只有她的妹妹小乔。

  故是大乔便主动的放下身段,前云畅春阁探望着了小乔几次,姐妹二人便冰释前嫌,重归于好。

  于是,在颜良远征在外的这段时间里,她姐妹二人便时常往彼此住所来坐,聊一聊家常,排遣无聊寂寞的时光。

  “都已入秋了,这天气一天比一天凉,也不知绍儿添了衣裳没有。”大乔幽幽叹道。

  小乔却笑道:“绍儿在襄阳富贵不愁,姐姐你用不着替他操心,你倒是应该关心关心自己的男人才是。”

  小乔所指的“男人”,自然便是她姐妹共有的丈夫颜良。

  大乔先是一怔,旋即脸庞泛起些许红晕,如今她虽已接受事实,也甘愿服侍颜良,但总不及小乔那般放得开,每每听得妹妹这“戏言”时,总是还是暗生几分羞意。

  “大王的妻妾无数,我倒是想关心呢,只怕轮不上。”大乔叹道。

  小乔的脸庞,不禁也添了几分神伤,无奈道:“说得也是,上回为大王临幸,已经是四五个月前的事了,下次还不知是什么时候,我都不知能不能熬得住。”

  小乔随口一言,却不小心透露出她芳心寂寞的心思。

  “你也不害臊,没男人你就活不下去了么。”大乔马上取笑道。

  小乔脸一红,却又不以为然道:“姐姐这话说到,好似姐姐便不需要男人似的,妹妹我就不信,姐姐你这般如狼似虎的岁月,每每独守空房,就不春心寂寞吗?”

  小乔性子狐媚,开起玩笑来没边没际,远比大乔要露骨得多。

  大乔听着脸颊愈红,连呸了她几口,口拙的她却不知如何来反唇相讥。

  姐妹二人彼此“相讥”了一番,大乔忽然想起了什么,便道:“妹妹你既这般巴巴的想着男人,却怎不去自己房里等着大王揭牌,却怎有闲情在我这里来聒噪。”

  大乔这般一提,小乔却才想起,适才宦官已来通传过,说是楚王驾临铜雀台,让诸位夫人们等着临幸。

  “唉,我近来气运不济,估计大王也不会揭到我的牌,我与其空等一场,倒不如与姐姐在这里说说话,排遣一下寂寞实在。”小乔无奈的叹道。

  话音方落,却听堂外宦官一声高喝:“大王驾到——”

  姐妹二人身形一震,似乎未料想到颜良会驾到此间,匆忙起身出外相迎。

  半路上,小乔悄悄笑道:“恭喜姐姐,看来大王今晚是揭了姐姐的牌呢,妹妹我说不定也能沾姐姐的光,今晚跟着分些雨露呢。”

  小乔虽未明言,但话外玄音,却是颜良碰巧见她也在此,兴致一起,也许会令她姐妹二人,一同侍寝也说不定。

  大乔恍惚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脸畔顿生羞色,瞪眼道:“休要乱说,赶紧迎驾才是。”

  姐妹二人出得堂外,双双跪伏于地,匍匐相迎。

  未几,颜良信步而来,见到小乔也在时,果然是脸上的邪色更添几分。

  “小乔也在呀,还真是巧啊,很好,今晚就留下来吧,你姐妹与本王一起共渡春宵,哈哈——”

  颜良大笑着将姐妹二人扶起,左手揽着小乔的腰,右手搭着大乔的肩,扬长而入。

  大乔一想到又要姐妹共侍一夫,放不太开的她,不免又暗生几分羞怯。

  而小乔则全然不同,暗中窃吉的她,偷偷向大乔报以眼神,目光之中皆是得意。

  颜良拥着二美入内,大咧咧的坐将下来,那姐妹二人也极是识相,马上忙碌起来,殷勤的服侍颜良。

  小乔为颜良揉背垂肩,大乔则为颜良奉上果点,又安排云准备酒菜。

  正当两姐妹伺候得贴心时,门外宦官入内道:“启禀大王,祝夫人已在外候见。”

  “传她进来吧。”颜良随口道。

  大乔与小乔对视一眼,目光中不禁闪过疑色,二人显然不知颜良把祝融传到这里来,是为何意。

  过不得片刻,祝融款款而入,向着颜良福了一福,娇声道:“臣妾拜见大王。”

  今日的祝融,在铜雀台中浸淫已久,早已蜕去了南夷的野蛮之性,变得更温顺柔媚。

  “来来来,过来本王这里坐。”颜良笑眯眯的向她招手。

  祝融含笑盈盈过来,未及屈身时,颜良便一把将她拉入怀中,那沉甸甸的身坐,忽的便跌在了颜良的腿上。

  “大王唤臣妾来此,不知要做什么呀?”祝融一点都不害臊,娇滴滴的问道。

  颜良抚着她笑道:“本王今晚本打算令你和大乔一起侍寝,未想小乔也在此间,那本王只好与你们三人同乐了,哈哈——”

  颜良笑得邪气十足,这一下,纵使是放得开的小乔和祝融,也听着是脸畔生晕,更别说是大乔了。

  看着那娇羞的三人,颜良忽然更生邪念,笑道:“好事要成双,本王觉得还当再添一人才是,来人啊,速去将花鬘传来侍寝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