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五十六章 当暴君才爽

第六百五十六章 当暴君才爽

  颜良要传花鬘来侍寝!

  那岂非,今天晚上,颜良要在此阁中,同时临幸四位姬妾。

  而且,这四人中,大乔与小乔乃是姐妹,而花鬘更是祝融的……原本开化的祝融,一听到颜良要传她女儿来侍寝,身形微微一震,顿时是满脸晕色,羞得有些无地自容。

  其实她和花鬘共侍颜良之事,此前也不是没有过,祝融早已习以为常,若有羞意,也仅仅是些许而已。

  毕竟,那是她二人关起门来侍寝,并无外人,而花鬘又很顾及她的颜面,从不侍因此而看轻她。

  但是现在,她们却要当着大乔小姐妹的面,共同服侍颜良,这还是头一次。

  祝融一想到自己和女儿的丑态,将为外人看到,一股不自在的羞怯感,便是油然而生。

  祝融如此,大乔更是如此。

  她姐妹当着祝融这个外人的面,共侍颜良,已是够难为情的了,今还要添一个晚辈花鬘,已身为人母的大乔,不羞耻难耐才怪。

  一时间,三个原本媚笑盈盈的女人,都变得扭扭捏捏起来,各自的脸庞均羞色涟涟。

  过不多时,酒菜送到,香气四溢。

  三个美人只得按下羞涩,陪奉于颜良身侧,语笑迎逢,伺候着颜良饮酒作乐。

  饮不过数杯,宦官又来报,言是花鬘已到,正在外候见。

  一听此言,祝融身子微微一颤,人还没有见到,祝融的脸畔已泛起几分不自在的难为情。

  颜良却哪里在意,只摆手令将花鬘传入。

  过不得片刻,却见一名身形修长,容貌秀丽的少女,低眉含笑,盈盈而入。

  “臣妾花鬘,见过大王。”花鬘扭着娇躯上前,盈盈一福。

  “爱姬来得正好,快快来陪本王吃洒。”颜良哈哈笑道。

  花鬘直起身来,徐步向前,当她抬起头时,才蓦然发现,自己的母亲祝融也在这里。

  当她看到母亲在此间时,倒还没什么,但当她看到大乔与小乔,也陪侍在侧时,花容便不禁微微一变。

  此前她已多次同祝融一起伺寝,本就开化的她,压根已不会感到羞耻。

  但是和祝融一样,关起门来,母女好歹是自家人,但当有外人在场时,便会感到不自在。

  “难道,大王打算让我母女二人,和那两姐妹一同侍寝吗?“花鬘心怀着猜测上前,脸上依旧保持着娇媚。

  她悄看了祝融一眼,想从母亲那里寻答案,祝融微微摇头,窘羞的脸庞间,流露着几分无奈。

  那无奈的表情,自是在暗示,今晚的羞耻,只恐已成定局。

  花鬘的心头一震,一股羞意油然而生,但在颜良面前,却不敢稍有表露,只能依旧强颜欢笑。

  “都愣着做什么,喝酒啊,本王唤你们前来,就是要寻欢作乐的,可不是看你们上演少女纯情。”颜良不悦道。

  一句“少女纯情”,毫不掩饰着讽刺,顿令那四美人面露尴尬。

  是啊,她们今已是颜良的女人,在这铜雀台中,什么样的侍寝方式没有经历过,今就算四人侍寝,又能怎样呢。

  许是畏于颜良不悦,又或是一语为惊醒,四女开悟,很快就放下了那份羞意,渐渐的重归狐媚。

  “大王这话说得,我姐妹四人能共同服侍大王,那是我们姐妹的福气,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,臣妾等一齐祝大王一杯。”小乔最后“正常”起来,言语如蜜,拱手相敬。

  大乔忙也跟着举起杯来,陪出了她不太擅长的媚笑。

  她姐妹二人没什么,但小乔那一句无心的“我们姐妹”四个字,却把祝融母女听得颇为尴尬。

  她二人虽同为颜良姬妾,身份地位上是平起平坐的,但怎么也有着母女的身份,却为大乔称作“姐妹”,如何能不叫她们尴尬。

  只是,当此时候,只要能伺候的颜良高兴就是,又哪里能顾那么多。

  当下,她母女二人只得强压下尴尬,堆起一脸媚笑,奉酒相陪。

  四名美人,各逞媚色,齐齐奉酒相敬。

  颜良这才满意,哈哈大笑着,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。

 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时,四名姬妾彻底的放弃了残存的矜持,要多媚有多媚,完全的放开身心,陪笑奉酒,殷勤之极的取悦于颜良。

  颜良还嫌不过瘾,遂又传来伶人舞姬,奏乐起舞,以为助兴。

  铜雀台中的女子,就算最不起眼的一名婢女,也得有中人之姿,这是颜良定下的规矩。

  颜良所要的效果,就是无论走到哪里,抬头看到的女人,都能让他赏心悦目,而不是会让他倒味口。

  堂前起舞的这些舞姬们,姿色虽比不得大小乔这般倾国倾城,但也个个是百里挑一的上乘姿色。

  十余名舞姬轻衫薄衣,舞袖弄影,身边四位绝色美人,媚笑迎逢,殷勤献媚。

  此情此景,颜良只觉自己如在仙境一般,好不快哉。

  “果然当暴君才快活啊,幸亏老子我思想没受毒害,装模作样的作那狗屁清廉的明君,要不然辛辛苦苦的打江山还有什么意义,还是寻欢作乐爽啊,哈哈———”

  颜良心情畅快,兴致大涨,尽情的享受着君王当有的快活。

  几巡酒下去,颜良已时半醉,酒意作用之下,此刻的颜良,已是热火焚身,血脉渐沸。

  “时辰不早了,本王要跟几位爱姬共度良宵,尔等就下去吧。”颜良摆手一喝。

  一众舞姬伶人们,匆忙趋步而退。

  其余的婢女,知道自家大王要干什么,也尽皆的识趣而退。

  诺大的香屋中,只余下颜良,还有他的四位满面酒红的美人。

  热闹的景儿静了下来,几位美人面面相觑,反而又是有些不自在了起来。

  颜良却哪里你许多,四仰八叉,大咧咧的往榻上一仰,笑问道:“怎样,诸位爱姬,春宵一刻值千金,你们谁先。”

  祝融望望着花鬘,花鬘望着望着大乔,大乔又望着望着小乔,四个女人都不好意思起来,皆是低眉含笑的立在那里,没人好意思先上前。

  四人含羞扭捏的样子,反而更激发了颜良的雄心,血脉贲张的他,此刻就如同一头饥饿将要发狂的狮子,迫不及待的要将眼前的猎物,尽数的吞入口中。

  “罢了,你也别谁先了,统统给本王一起过来吧。”颜良手一招,用命令的语气喝道。

  四名美人不敢不从,只得浅含羞意,扭着腰枝款款而来,如四只温顺的小绵羊一般,依偎在了颜良的身边。

  只是,她四人却都一动不动,如同那初临人事的少女一般。

  “怎么,难道你们还打算让本王费力气不成?”颜良不悦的冷哼一声。

  颜良要是发起怒来,说不定就会变着法子,用那些“万般羞耻”的手段来折磨她们,均都品尝过滋味的四个美人,心中顿时便是一寒。

  此时此刻,她们都知道,已不能再扭捏了。

  “大王辛苦于国事,好容易来此放松一下,臣妾等怎好让大王再费力呢。”

  小乔第一个放下了顾忌,满脸念笑,伸出那藕似的臂儿,开始为自己轻解罗衫。

  其余三名美人,也知无可抗拒,皆各含着羞意,宽衣解带。

  到最后,祝融轻轻一吹,将榻边的烛火吹灭,再纱帘轻轻的放将下来。

  光线变暗的大堂中,只余下那五具纠缠的身影,在墙壁上起起伏伏。

  春雷阵阵,云雨骤起。

  满屋春色关不住,那一声声的娇吟媚笑,飞出屋外,回荡在这灯火通明的铜雀台上。

  今夜,多少佳人,又要芳心难耐,在艳羡中难以入睡了。

  ……那一晚的快活之后,颜良似是灵感激发,感受到了“混搭”的刺激,愈加爱上了这般新鲜的享乐之法。

  整个秋天,颜良几乎都在铜雀台上度过,夜夜笙歌,日日寻欢,几乎把他能想到的“排列组合”,都统统的尝了一遍。

  当然,身为一个现代人,颜良深知放纵的害处,寻欢之余,也不忘记稍加节制。

  同时,颜良还令张仲景给他多奉滋补之药,自己贪欢之外,也不忘锻炼身体,修习武艺。

  颜良寻欢作乐,纵情的放松的这段时间里,自然也没有忘记处置政务,只因他麾下能臣良吏甚多,大楚国在这些良臣的治理下,已是达到了政通人和的佳境。

  转眼一秋已过,颜良所控的益荆豫扬四州,皆喜欢丰收,而新得的徐州之地,虽受战乱未能恢复,但因今年风调雨顺,所产粮食也能勉强自保。

  秋粮获得大丰收,意味着颜良发动战争的物质基础,已经得到了保障。

  故在秋收后未久,颜良便于王府召集重臣,共商今后的战略。

  因是中原之地,曹刘二人所控的地盘,也获得了丰收,故是一部分江东藉大臣们,便认为此时再度北伐,时间不恰,与其北伐,倒不如南下,将交州纳入版图。

  江东藉的官吏们素来倾向于偏安,他们建议先取交州,全据江南半壁也不奇怪。

  当然,以庞统为首的大部分重臣,还是主张先行北伐,统一中原后再考虑取交州偏辟之地。

  正当两方的重臣,议论之时,周仓匆匆入殿,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辽东公孙康的使者刚由海路抵达应天,现下正在殿外,请求大王召见。”

  孙公康派了使者来?

  这个消息,令包括颜良在内的楚国君臣,均是有些意外。

  “这个公孙康,竟然会主动派使者来,不知他打得是什么主意?”颜良随口道……

  周仓忙道:“臣事先询问过,据说是刘备正准备兴兵入侵辽东,那公孙康派使者前来,是想请大王发兵相援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