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五十七章 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

第六百五十七章 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

  刘备兴兵入侵辽东,公孙康求援?

  颜良神色微微一动,他仿佛从这个意外的消息中,看出了什么机会一般。

  “传那使者进来吧。”颜良摆手喝道。

  周仓步入殿外,颜良的目光转向了庞统,问道:“军师,对于这个消息,你有何看法?”

  “前番刘备退兵,发现中了我们的计策,不过他也应该意识到,公孙康割据于辽东,对他来说始终是一个隐患,刘备唯有除掉这隐患,他才能放手南下,所以此番刘备兴兵打算入侵辽东,臣以为倒是极有这个可能。”

  庞统一席话,轻松看破了刘备的心思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:“刘备灭了公孙康,对我们来说没有一点好处,看来本王是不能坐视不顾了。”

  话音方落,阶下田丰便道:“大王,公孙康此人反复无信,今次他形势有危,才想到向我们求助,他日危机解除,又会骑墙观望,如此一来,公孙康反而可能成了我们的拖累。”

  田丰出身河北,对公孙康的为人最有发言权,他的话也引得在场不少谋臣们的赞同。

  这时,那辽东使者贾范,已经抵达殿外,颜良便叫群臣暂息议论,命将那贾范传入。

  片刻后,一名满脸焦虑的文官,小心谨慎的步入了大殿。

  “下官贾范,拜见楚王殿下。”贾范卑微上前,言语甚是恭敬颜良摆出一副冷面孔,摆手道:“贾范,你千里迢迢从辽东来见本王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  “启禀大王,范之主公辽东侯景仰于大王威服四方,特命下官不远万里而来,向大王表明归顺之心。”贾范并没有直接开口求援,而是声称孙公康要归顺于颜良。

  颜良看了一眼庞统,庞统嘴角带着一丝冷笑,微微摇头暗示。

  颜良的脸上,亦浮现几分讽刺之色。

  当下,他却又不动声色,故作欣喜道:“公孙伯健果然是识时务者,他能主动归顺,本王心甚慰之啊。”

  大喜之下,颜良当即下令,以他楚王的名义,遥封公孙康为车骑将军,命其假节,继续统领辽东诸郡。

  那贾范也大为惊喜,当即对颜良再三拜伏,替公孙康感谢颜良的厚恩。

  几番感激后,贾范却又面露苦色,说道:“启禀大王,公孙将军归降大王,本想替大王据守辽东,时间一旦成熟,便配合大王出兵,夹击刘备这逆贼。只是如今公孙将军收到情报,那刘备正往幽州一带大举集结兵马,分明有入侵辽东之势,公孙将军兵微将寡,恐独木难支,故想请大王能予以援手。”

  果然如此。

  颜良心头,一丝冷笑掠过。

  当初颜良派伊藉主动出使,想结好公孙康,那厮却委婉的拒绝,如今却又怎会无缘无故,忽然间就主动的要求归降。

  原因很简单,公孙康这小子现在碰上大麻烦了,为了免于覆没于刘备之手,他只有厚着脸皮向颜良归降,以换取颜良对他的武力援助。

  这个公孙康,果然是狡猾之徒。

  心中暗讽,表面上,颜良却依旧不动声色,只作出一副为难之色。

  “公孙伯健既归顺于本王,那辽东也就是本王之土,今辽东有危,本王自不能坐视不顾。只是这辽东与本王相隔甚远,不知本王当如何相援?”颜良面露难色。

  贾范忙道:“大王麾下雄兵数十万,只需择几员猛将,兵攻青州,或是攻打兖州,那刘备顾忌于南面有危,便不得不撤兵南归,到时,辽东之危自然可解。”

  贾范的计策倒也不错,表面看起来,这也确实是如今颜良解辽东之危的最佳方法。

  颜良陷入了沉思,似乎在权衡着此计的可行性。

  阶下处,庞统淡然不语,田丰却在向颜良连连摇头,暗示颜良休要答应贾范所请。

  那贾范则屏住呼吸,忐忑不安的,巴巴的等着颜良做决定。

  半晌后,颜良眉头尽展,猛然间抬起了头,目光中闪烁着几分异样的决毅。

  “辽东有危,本王岂能不救,不过你的计策也太过保守,本王要么不出兵,出兵就要出他个惊天动地。”颜良杀机凛烈道。

  阶下众人,皆是神色一震。

  那贾范拱手道:“未知大王打算如何出兵?”

  颜良抬手遥指北面,豪然道:“本王当从徐州出兵,走海路远赴勃海湾,袭击幽州东海岸,抄袭刘备军的后路,到时本王与你辽东军东西夹击,不但可解辽东之危,更可大破燕军。”

  豪气干天的一番话,道出了颜良的战略意图。

  阶下处,包括庞统在内的所有楚国重臣,都是大吃了一惊。

  那贾范更是惊得目瞪口呆,他的思维定式,使他一时间还转不过这道弯来,理解不了颜良如何远攻幽州。

  愣怔了半晌,贾范方才回过神来,这才明白了颜良这“异想天开”的惊人战术。

  “从徐州走海路攻打幽州,这……这可是前无古人之事呀。”贾范颤声惊叫,一脸难以置信。

  颜良却冷笑一声,傲然道:“本王就喜欢做前无故人之事,你大可不必惊诧,当年本王就曾从应天发兵,从海路偷袭过下邳,本王的海船远洋大海,绝没有问题。”

  经这自信之语的提醒,贾范猛然间想起了先前听闻之事,贾范又仔细一想,当初那伊藉出使辽东时,所乘坐的海船,确实与寻常的船只似有不同,或许正是因为这特殊战船的原故,所以楚国的战船,才不用担心为海上风浪颠覆。

  想通了此节,贾范的疑虑之心,旋即大减,而且很快就兴奋起来。

  “不想大王竟有如此胆略,倘若此计能成,那刘备必遭受重创,想来再不敢犯我辽东矣。”贾范兴奋的说道。

  看起来,贾范已是相信了颜良的战术。

  颜良便哈哈一笑,欣然道:“计策已定,你就速速派人还往,转告本王的意思,只要公孙伯健能将燕军拒于辽东,拖延个数月,为本王登陆幽州争取到足够的时间,刘备那厮就必会为我们联手所败。”

  贾范大为欣喜,对颜良又是几番拜谢,感激涕零。

  当下颜良便又安抚了他一番,遂叫将贾范送往馆舍休息,待之以上宾之礼。

  “大王,臣以为大王海上袭击幽州,解辽东之危者,实为不妥。”贾范前脚刚出殿,田丰后脚步进言反对。

  田丰忠言进谏,颜良并不奇怪,却也不先答,只先屏退众臣,只留下几员心腹的机密重臣。

  大殿之下,群臣很快散却大半。

  这时,颜良才淡淡笑道:“本王此计有何不妥,元皓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  “其一,公孙康反复无信,不值得我大楚为其劳师远征。其二,从徐州海路袭击幽州,颇有风险,况且番俭袭下邳后,刘备必已有所防备,就算我军能由海路顺利的进至勃海湾,倘刘备在沿岸稍设防备,我军岂非就要无功而返,徒费钱粮也。”

  田丰一番慷慨之言,在场的重臣中,不少人都点头附合。

  纵然似贾诩、许攸这等绝顶谋士,虽然没有明言反对,但看那意思,都似乎暗附田丰之议。

  “尔等以为,本王真的打算去救公孙康那小子吗。”颜良冷哼一声,不屑道。

  曾经的历史中,公孙康的儿子公孙渊,曾诈降于孙权,诱使孙权派使团前往辽东,结果却杀了孙权使者,夺了其财货兵马。

  公孙家有着反复无信的基因,儿子如此,孙公康自然也是如此,颜良可没孙权那些傻,白白的替公孙康出头,当那冤大头。

  田丰一听,却有些困惑了,不解道:“大王既不欲救公孙康,那方才许诺那贾范,海上出兵袭击幽州之事,莫非也只是敷衍不成?”

  “海上出兵的战略是真,但本王要袭取之地,却非幽州。”颜良刀削的脸上,闪烁着几分诡秘,说话间,已起身走下阶来。

  田丰及其余重臣,尽皆茫然糊涂,不明白颜良究竟何意,既然不去袭击幽州,那海上出兵又是为何?

  在众人茫然的目光注视下,颜良步下殿前,走到了侧壁所悬的大地图前。

  “袭击幽州,援救公孙康,只是借口而已,本王是要打着这个旗号,去攻取这里。”颜良抬起猿臂,手指重重的往地图的右上角一点。

  众人寻着望着去,却见颜良所指之地,正是辽东所在。

  攻取辽东!

  田丰等众臣的脑海中,瞬时间如闪电般闪过这四个字,所有的脸上,均是换上了一副震惊的面孔。

  唯有庞统,却只捋须微微而笑,似是对颜良所说的惊人战略,早有所料。

  这也难怪,众臣之中,颜良唯与庞统单独谈过攻取辽东之事,也只有庞统懂得颜良的心思。

  “大王要从海上出兵,攻取辽东?”田丰惊愕的相问,声音都有些颤抖。

  颜良走回王府,昂首道:“正是如此。本王早想过,欲灭曹刘二人,没有强大的骑兵是不行的,本王唯有攻取辽东,夺取产马之地,才能建起一支强大的骑兵,然后再南北夹攻,将刘备一举铲灭。”

  时机差不多已成熟,颜良把他酝酿了大半年的战略,终于公然道与了众臣。

  大殿之中,顿时一片惊哗,所有人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  “攻取辽东虽有可夺得产马之地,但从海上发兵,远过大海去辽东,大王的这个战略,未免有过太过冒险了吧。”田丰唏嘘劝道。

  颜良却冷笑一声,豪然道:“本王自起兵以来,若没有冒险出奇的精神,又如何能打下今日的基业,风险越大,收获越大,此番之险,本王是冒定了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