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五十八章 跳梁小丑,让你们先笑后哭

第六百五十八章 跳梁小丑,让你们先笑后哭

  所有人都知道,颜良一旦做出的决定,哪怕是凶险万分,前途是刀山火海,也绝不会更改。

  众臣都沉默了下来,就连田丰也不敢再言。

  没有人再反对颜良的计策,毕竟,有前番偷袭徐州成功的先例在,此番袭取辽东,虽然风险远比偷袭徐州要大,但总归还是有成功的希望的。

  只是,众臣却没有人敢站也来支持,只恐战略失败后,自己会受到影响。

  颜良却毫不以为然,即使没人支持,也依旧要我行我素。

  他很清楚,真正的强者,就必须要有非凡的意志,有的时候,就要敢想别人不敢想,行别人不敢行。

  那些表面看起来虚心纳谏,凡是不敢行险之主,根本算不上真正的雄主。

  曾经历史中,曹操平定乌桓之战,还不是一片反对,唯有郭嘉一人支持,而曹操顶住压力,以强大的意志坚持自己的战略,方能获得一场奇功。

  曹操有此胆略,颜良若然没有,又岂能连胜曹操,直到如今把曹操都打怕了。

  而就在颜良看起来有点“孤立无援”时,一直沉默不语的庞统,忽然间大步出班,站了出来。

  他仰视颜良,拱手慨然道:“大王此计,前无古人,实有惊天之胆量,臣佩服大王的胆量,臣更赞同大王此计,正所谓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,此计,必可功成!”

  关键时刻,庞统站了出来,力挺颜良的战略。

  看着一身慷慨的庞统,颜良微微点头,不禁面满欣慰之色。

  众位谋士中,果然还是庞统与自己最“臭味相投”,真正能做为颜良知音者,也唯有庞统一人也。

  有庞统这位首席谋士的支持,足矣。

  当下,颜良便下定了海上出兵,攻取辽东之计,并传下王令,命三吴沿海造好的战船,赶赴海西集结。

  暗中处,颜良准备着攻取辽东,但表面上,他却仍打着袭击幽州的旗号,继续来忽悠蒙骗贾范,好令公孙康放松警惕,大胆的将辽东的兵力,布署于辽水一线以拒刘备,以造成后方的空虚。

  以那贾范的智谋,又岂能识破颜良的计策,被待之上宾的他,完全深信,颜良能袭击幽州,替他的主子公孙康解围。

  于是,中计的贾范,便几次派使者归辽东,向孙公康转达颜良的厚待,并将颜良的计策,密报与公孙康。

  南面的颜良,暗中集结兵马之时,千里之外的河北,战争的阴影也在悄然的密布。

  幽州,范阳城北。

  清晨时分,那一支庞大的军队,浩浩荡荡的开出范阳城,沿着北去的大道前进。

  王旗之下,刘备威仪肃然,策马昂然而行。

  秋收已经结束,河北诸州大获丰收,粮食丰收的刘备,集结了五万步骑,决定亲自东征。

  刘备的目标,便是一举扫灭幽州东面的公孙康,彻底的解除幽州侧后的威胁。

  正行进间,陈到策马而来,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诸葛军师从邺城传来急报,我南面的细作发来情报,称那公孙康已派使者往应天,归降了颜良,颜良现下正集结海船于徐州,似乎有从海上袭击我燕国的迹象。”

  听得这道情报,刘备的身形微微一震,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惊奇。

  “颜良此贼,莫不是又要故伎重施吗?”刘备喃喃自语道。

  身边跟随的司马懿,却淡淡道:“颜良此贼素喜弄险,臣料此贼此番海上用兵,必是想攻击我辽西郡一带,截断我征辽大军与幽州的联系,好与公孙康东西夹击,一举围歼我军。”

  此番刘备东征,留诸葛亮守邺城,以司马懿为随军军师。

  听得司马懿的分析,刘备微微点头,眉宇间流露出几分不屑,却是冷哼道:“仲达所言极是,本王这就下令增强幽州沿海警戒,叫他劳师动众,远赴重洋,最后却无功而返。”

  “大王英明。”司马懿拱手恭维道。

  刘备扬鞭继续前行,嘴角浮现一丝得意,阴恻恻的冷笑道:“颜贼,想故伎重施吗,哼,本王就叫你血本无归,哈哈——”

  讽笑声中,那浩浩荡荡的燕国大军,继续向北挺进。

  刘备率领着五万大军,由范阳郡入幽州,一路向东北行,过燕、渔阳、右北平、辽西诸郡,于秋末进抵了幽州最东面的昌黎郡。

  公孙康所据辽东之地,共有辽东、玄菟、乐浪和带方四郡,其中乐浪和带方二郡,皆位于马訾水(今鸭绿江)以南,其地人口不多,经济落后,并没太大的战略意义。

  至于玄菟郡,因其地处北境,乃高句丽入侵辽东的南下必经之地,故其地虽有驻军,但丁口却甚少。

  整个辽东四郡中,最富庶,人口最众多的,无疑便是辽东郡,其治所襄平城,更是辽东第一大城。

  此时的公孙康,以襄平为其军府所在,屯有三万铁骑,积粮更可足支数年之久。

  而这辽东郡与昌黎郡,仅只隔一条辽水,刘备的大军若攻辽东,必要先过辽水天险。

  当刘备大军进抵昌黎郡时,细作即刻便将情报,送抵了几百里外的襄平。

  襄平城,军府中,公孙康已召集了众将,共商抗敌之策。

  “刘备这厮已亲率五万大军,进抵襄平,看来很快就会入侵辽东,诸位有何应敌之策。”公孙康语气凝重的问道。

  话音方落,麾下大将卑衍出班,拱手道:“刘备欲侵我辽东,必先要渡过辽水天险,末将愿领一军,前去据住辽水要口辽隧城,必令那刘备不得东渡辽水。”

  公孙康点头道:“你所言极是,本侯就拨你一万精兵,前去守辽隧城,务必要保得该城不失。”

  “末将必不负主公重托。”卑衍慨然领命。

  看着卑衍领军而去,公孙康的表情稍稍安稳了一起。

  这时,另一大将杨祚却道:“主公,时已深秋,再过那几月,天气一寒,辽水便会结冰,到时刘备大军就算拿不下辽隧城,大军也从任意一处冰面渡河,直取我襄平,那个时候,末将只担心以我军现有兵力,恐怕无法和刘备精锐的步骑交锋啊。”

  杨祚此言,得到了其余诸将的附合,众人对抵住刘备的进攻,皆显得信心不足。

  “尔等放心,本侯已经找到了个冤大头,出兵出力,为本侯解辽东之危。”

  公孙康满脸的得意,遂是将自己名义上暗降颜良,请得颜良出兵,由海上攻击幽州之事,道与了众将。

  杨祚等众将,此时才恍然大悟,明白了自家的主公,为何会如此自信。

  “原来主公已有此妙计,倘那颜良果愿出兵的话,那刘备还真就不足为虑了。”杨诈赞叹道。

  公孙康冷笑一声,傲然道:“何止是不足为虑,到时刘备闻知后方有失,必军心大乱,本侯趁势反击,说不定还可一举将刘备擒杀。刘备一死,河北定然大乱,介时本侯挥师南下,便可扫荡河北,成就一番霸业。”

  公孙康的胃口好大,此刻已不满足于击退刘备,保住辽东的一亩三分地,甚至已酝酿起了入主中原的宏伟蓝图。

  杨祚等诸将,也为公孙康的自信感染,个个信心百倍,皆是大赞公孙康英明神武。

  耳听着诸将的恭维赞叹,公孙康愈加的得意,冷笑道:“颜良啊颜良,原来你也是个贪图虚名之徒,本侯一个假降就诱你出兵相助,待本侯借你之手,除掉刘备之后,本侯早晚会好好谢一谢你的,哈哈——”

  阶下辽东诸将,尽皆放声大笑。

  ……应天城。

  一叶扁舟,横渡南下,驶入了江边码头。

  身着便服的吕蒙,下得船来,很低调的乘马车进入了应天城,直往王府而云。

  未有多时,正在书房中处置公务的颜良,便收到了吕蒙求见的禀报颜良心中一喜,搁下笔来,摆手道:“速速宣子明前来相见。”

  未几,一身便服的吕蒙,带着一身风尘入内,拱手拜道:“臣吕蒙,拜见吾王。”

  “子明免礼,快平身吧。”颜良叫人赐坐,上茶,未等吕蒙坐定人,便又笑道:“子明啊,本王原以为你还得几天才到,没想到回来的这么快。”

  吕蒙忙道:“微臣接到大王密令,召微臣低调入京,微臣便想大王必是有机密要事嘱托,便星夜兼程赶来应天,只怕耽误大王要事。”

  吕蒙不愧是吕蒙,单凭一道诏令,便知颜良有机密之事。

  颜良面露几分赞许,笑道:“子明,刘备东征辽东,公孙康派人来请降求援之事,想必你早已有所耳闻了吧。”

  “这件事,臣确有所闻,大王此番召蒙入京,莫非是想命臣率军北攻,以牵制刘备兵力,逼其退兵不成?”吕蒙问道。

  征辽之事,只有几个心腹谋士知道,为了防范走漏消息,似吕蒙这个的外镇都督,颜良亦未曾透露。

  听得吕蒙所闻,颜良却摇了摇头,嘴角掠起一抹诡笑:“本王确实是要你统兵北攻,但却不是要你去攻打刘备,而是命你率大军渡海,去给本王灭了公孙康,攻取辽东四郡。”

  此言一出,吕蒙神色顿时一震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