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六十一章 刘备气疯了

第六百六十一章 刘备气疯了

  当颜良率领着六万大军,浩浩荡荡的开赴徐州时,数千里外的辽东,吕蒙正迅速的扩大着战果。、攻取西安平城后,吕蒙并没有趁机西进,前去攻取襄平。

  襄平距辽水极近,一旦吕蒙大军前去,很可能造成襄平的辽东军土崩瓦解,那时的刘备,就可以率军轻易的渡过辽水,趁势东进。

  吕蒙在立足未稳之前,可不愿面对刘备的兵锋,故他决定暂留襄平不留,让公孙康先挡住刘备。

  于是,吕蒙攻占西安平后,一面派人由海路去向颜良报捷,一面就征调当地丁夫,日夜的修筑城防。

  与此同时,吕蒙还分以张颌五千兵马,令他率军东下,前去收取乐浪和带方二郡。

  南面乐浪二郡,此刻闻知楚军登陆,截断了与襄阳的联系,早已是士民震恐,人心动荡。

  且二郡所有者,不过数千郡兵而已,又如何能抵挡张颌所率的百战精锐。

  故是张颌挥军南下,一路势如破竹,所过县城多是望风而降,张颌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便尽取乐浪郡。

  攻取乐浪后,张颌马不停蹄,当即率军转向西南,进攻带方郡。

  进兵不足三日,张颌便兵临郡治带方城下,公孙康所任命的太守自知不知,便尽率一郡官吏出降,张颌兵不血刃,尽取南方二郡。

  张颌攻取南面二郡,不但扫清了吕蒙主力后方的威胁,更重要的是夺取了带方郡重要港口海冥城。

  这海冥城距徐州海西的距离,至少比西安平城缩短了有三分之一,这也就意味着楚军的后续兵马及补给,可以更快的送往辽东,以支援吕蒙的远征军。

  ……辽隧城西,燕军大营。

  行帐中,刘备正愁眉苦脸的盯着那辽东的地图出神。

  出兵之前那份志在必得的自信,如今已是烟销云散了大半。

  刘备原以为,连袁谭、袁尚这等河北诸雄,都不是他的对手,区区一个龟缩辽东的公孙康,又算得了什么。

  但如今,大军受阻于辽隧城下,围攻一月而不得睛,面对着滔滔辽水却不得过,刘备这才知道,当年袁绍夺取河北四州后,为何不趁胜收取了辽东。

  原因无他,辽东的地理和气候实在太过恶劣,哪里是再精锐的兵马,只怕在此也难以施展。

  “唉——”刘备摇头一叹,满腔的无奈。

  身边的司马懿,看出了刘备的心思,便道:“大王无需忧虑,如今时已入冬,天气渐寒,臣料想再过不到一月,辽水必然结冰,到那个时候,我们便可假攻辽隧,却由北面的辽阳踏冰过河,直取襄平。”

  司马懿献上一计,刘备眼前为之一亮,精神顿时振作了几分。

  正当此时,陈到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大王,细作急报,颜贼的大军由海上登陆了。”

  听到这个消息,刘备的神色只是微微一动而已,并没有显得太过吃惊,仿佛他对此早有所料一般。

  “哼,这个颜贼,果然是想故伎重施。”刘备冷哼了一声,不以为然道:“速传令给高览,命他严守幽州沿海诸城,固守不战,贼军拿不下城池,得不到粮草补给,撑不了多久必然不战自退。”

  刘备淡定从容的吩咐下令,此时的他,只以为颜良的海上远征军,还如他所推想的那样,乃是在幽州沿海登陆。

  “大王的应对,深得兵法之妙也。”司马懿也是同样心思,还不忘恭维刘备一番。

  刘备捋着短须,灰白的脸上,洋溢起几分自恃。

  这时,陈到却干咳了几声,沉声道:“启禀大王,那颜贼并没有在幽州登陆,是东面的细作发来急报,称楚将吕蒙率军由马訾水口登陆,攻取了西安平城,敌军旋即分明东进,不数日就逼降了乐浪和带方二郡。”

  楚军,登陆辽东!?

  刘备惊了,满脸错愕,满脸的惊诧不解。

  司马懿也惊了,却是那种如梦初醒,恍然惊悟的震惊。

  “颜……颜贼登陆辽东,他竟攻打了公孙康的后方?”刘备的言语一时竟有些结巴。

  陈到沉声道:“是的大王,此情报千真万确,颜良非但没有帮公孙康,而且还抄了公孙康的后路。”

  颜良这狗贼,他疯了吗?

  震惊的刘备,脑海中如闪电般划过这个念头。

  智谋如他,显然还未能看穿颜良的目的,这也是他此刻能想到的唯一解释。

  “颜良此贼的胆量和胃口,果然是非同寻常啊,没想到他竟能有如此计策。”恍然大悟的司马懿,却是忍不住赞叹道。

  刘备听得司马懿赞叹颜良,脸上顿露不悦,沉声道:“仲达,这颜贼到底是何居心?”

  司马懿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颜良的意图已再明显不过,他显然是借着援就公孙康为名,佯作要袭我幽州,骗得那公孙康放松警惕,将其兵马尽集于辽水一线,而颜良真正之目的,却是要趁此时机,攻取西安平城,颜良这是想要抛弃公孙康,独吞辽东啊。”

  颜良想要吞并辽东!

  刘备猛然惊醒,无尽的震惊,如潮水般涌上心头,一时间令他心潮澎湃到难以言语。

  作为宿敌,刘备当然知道颜良素喜用险,每每总会有出其不意的招数使出。

  但令刘备难以置信的却是,颜良竟然能用险用到这般程度,冒着牺牲三万大军的风险,远赴大海,从徐州出兵却攻取数千里外的辽东。

  如此的胆量,已经超出了刘备的理解范围。

  恍惚间,刘备有种错觉,仿佛所面对的这个敌人,已经不是人类,而是用人的思维,已无法判断的魔鬼。

  “疯子,他是个疯子——”惊怔的刘备,破口大骂。

  司马懿也是满心的不可思议,他虽是看穿了颜良的意图,但却无法理解颜良的胆量,与刘备一样,他亦是无法相信,这世人竟然敢有如此用险之人。

  刘备破口大骂了半晌,忽然间,却又放声大笑起来,笑起中更是充满了讽刺。

  司马懿心有不解,茫然的看向刘备,却是无法理解,刘备这个时候如何还能笑得出口来。

  刘备看出了司马懿的疑惑,便冷笑道:“颜良狗胆包天,想要攻取辽东,但他却忘记了,辽东距徐州远隔万里,离我幽州却极尽,他就算能灭了公孙康,又岂能挡得本王的铁骑。”

  原来,这就是刘备转惊为喜的原因。

  “大王啊大王,你可小看了颜良,他既然敢这么做,就必有针对我军的计策,岂会坐视我军攻灭了的远征军……”

  司马懿心中暗叹,当下就想出言,劝说刘备不要太盲目乐观话还未出口时,却又有亲兵急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郯城关将军急报,颜良亲率数万大军北上,今日过寿春,正向徐州而来,意图攻我徐北,关将军请大王速速发兵支援。”

  正自狂笑的刘备,给这急报一惊,猛的一噎了一下,一口气险些没有喘过来。

  狂笑销烟,刘备转喜为惊,灰白的脸庞,满脸的震恐惊诧,口中喃喃道:“颜……贼又攻徐州了?”

  果然不出所料。

  司马懿暗叹了一声,拱手道:“大王,颜良背攻徐州,明显是想牵制我军,以声援登陆辽东的敌军,使我两面受敌,首尾不能相顾。”

  “仲达,那……那本王可该怎么办呀?”刘备焦急的问道。

  足智多谋的司马懿,如今也陷入了沉默。

  沉吟半晌,司马懿叹道:“为今之计,我军也只有唯一一个选择了。”

  ……千里之外,下邳城。

  冬日已深,下邳的天气,明显要比应天要寒冷许多。

  一场初雪下过,一座尽比银妆素裹,屹立城头的颜良,举目远望,目之所及,皆为万里茫茫。

  脚步声响起,庞统步上了城头,面带着几分喜色。

  “大王,辽东捷报,吕子明的远征军顺利登陆,攻取了西安平城,目下已逼降了乐浪和带方二郡,开局一切顺利。”庞统的声调中,略有几分激动的颤声。

  颜良心情亦是无比的激荡,心中暗暗为吕蒙叫好,便想自己果然是没看错人,用吕蒙做远征军的统帅,的确是没有错。

  表面上,颜良却一派平静,只微微点头道:“公孙康和他的小伙伴们,估计此刻都应该惊呆了,不知道刘备那边,现在是什么动向。”

  “正如我们事先所料,刘备得知大王亲征徐州,已经开始从辽水退兵,显然,刘备更忌惮中原有失。”庞统笑道。

  “嗯,很好。”颜良点了点头,“刘备一退,公孙康定会转过头来攻打我军,速派人告知子明,不必纠结于一城一地的得失,务必要尽快的歼灭公孙康的有生力量,抢在刘备再度东征之前,确保对辽东的控制。”

  庞统深以为然,当即便去传达颜良之命。

  庞统离去,颜良的心中,一股沉寂的雄心,如暗涌一般,正自涌动。

  这时的颜良,负手而立,遥望北面,冷笑道:“大耳贼,本王就在这里等着你,前番未成的决战,这一次,咱们便战个痛快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