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六十二章 父女为敌

第六百六十二章 父女为敌

  次日,颜良的大军离开下邳,浩浩荡荡的北上而去。

  此番出征,颜良从应天城带来了六万的中军,加处徐州都督甘宁的三万外军,总兵力约有九万之众。

  颜良统帅着九万大军,赶在刘备南援之前,进抵了郯城,迅速的对该城完成了包围。

  固守郯城的,乃是关羽所率的三万燕军。

  数月前的那场惨败,关羽心中的伤疤依然没能抚平,高傲的他性情虽不改,但对颜良已是深深的忌惮。

  故此番听闻颜良率九万大军而来,关羽根本就不敢出战,直接就龟缩入了城中,坚固以待刘备的大军来援。

  颜良轻易就完成了对郯城的围困,但却并未急着攻城。

  此番北进的目的,毕竟只是为了声援吕蒙的辽东远征军,颜良对郯城围而不攻,只是为了把刘备的主力吸引到郯城,令他无暇顾及吕蒙军而已。

  围城已毕,颜良旋即下达了分兵四掠的王命,诸营兵马悉数而出,大肆的搜掠徐北诸县。

  以战养战,就地取粮,向来是解决补给的主要方式,这种损人利己之事,颜良何乐而不为。

  而徐北的所有守军,基本都被围在了郯城中,故刘备所控制的东海国、琅琊国两个郡国诸县,只乎只余下了不到数千的郡兵。

  于是,汹汹四出的楚军虎狼之士,不数日间就将郯城附近的兰陵、襄贲、利城、即丘等诸县,扫掠一空。

  颜良甚至还派出一队兵马,越过郯城两百余里,深入到琅邪国境内,将其北面的阳都城也洗劫一空。

  阳都一城虽然不起眼,却是诸葛亮的老家,这也是颜良对该城特殊关照的原因。

  洗掠诸县的同时,颜良也没让郯城中的关羽有好日子过。

  为了攻城方便,颜良早在出征之前,就在下邳城事先屯集了大量的霹雳车,只为今日攻打邺城之用。

  围城已毕后,颜良便集中了四百余辆霹雳车,不分昼夜的对郯城进攻狂轰烂。

  石弹攻城的同时,颜良还组织了十余队粗嗓门的骂手,整个轮番的站在城门下,对城上的关羽破口大骂,以诱使关羽出战。

  关羽经受着炮石的轰城,忍受着城外楚军,对他祖宗十八代的问候,心里边那个火啊,那个压抑啊。

  堂堂关羽公,何曾受过这般的侮辱,关羽是对颜良恨得咬牙切齿,有那么几次,真是恨不得率军杀出城去,与颜良决一死战。

  但有了上次的失利,再加上刘备的再三告诫,关羽恨到把牙齿都几乎要咬碎,最终还是生生的忍耐了下来。

  时已黄昏,颜良驻马阵前,耳听着自己的骂手们,骂了整整一个下午,却终不见关羽出城一战。

  “关羽这缩头乌龟竟能做成这样,看来他果真是被大王打怕了。”庞统感慨道。

  “哼,本性如此而已,他就是这种不打不舒服之人。”颜良冷笑一声。

  说罢,颜良拨马回身,往大营而去。

  今日的透战,又以无功而返结局。

  还往行帐,庞统后脚跟了进来,说道:“细作未久前传回情报,刘备亲率的七万大军已经渡过黄河,相信不出五里就可进抵徐州,看来在与刘备决战之前,咱们是无法拿下郯城了。”

  庞统的语气中,有几分忧虑,显然,庞统对围城不下的情况下,就与刘备主力进行决战,存有几分顾虑。

  “放心吧,本王自有办法逼刘备出战。”颜良冷笑一声。

  庞统神色一怔,忙问:“不知主公有何妙计,诱那关羽出战?”

  颜良嘴角掠起一丝诡秘,笑而不语。

  正当这时,周仓步入帐中,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关夫人已经到了。”

  颜良精神一振,摆手叫将传入。

  关夫人?

  庞统却是一怔,愣了一下才想起,周仓口中的这位关夫人,乃是关羽的女儿关凤。

  这大战当即,自家大王却为何要把这位关夫人传来前线,莫非……庞统心头一震,猛然间似是领悟到了什么,眼眸之中,不禁也闪过几分会心的诡笑。

  “关夫人即到,那臣就不打扰大王了,臣告退。”庞统带着意味深长的笑,拱手告退。

  看到庞统那表情,颜良就知道,他的这位顶绝谋士,应当已是悟到了他的用意,颜良却也不揭破,只微微而笑。

  庞统告退,未几,关凤步入了帐中。

  此时的关凤,身上的刚烈之气,早就消散了大半,身着女装,略施脂粉的她,这是更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柔媚与娇艳。

  “臣妾拜见大王。”关凤趋步上前,福了一福。

  “爱姬来得正好,酒刚温好,来,陪本王吃酒。”颜良笑呵呵道。

  关凤盈盈上前,还未靠近时,颜良已是一伸手,将她拉入了怀中,那沉甸甸的身躯,忽的便跌入了颜良的盘膝中。

  “嗯~~”关凤娇哼了一声,臀丘间,立刻便感受到了几分抵咯,脸畔间瞬间便掠起几分羞红,忙将身子微微一欠,不敢跟颜良接触太深。

  “外面天寒地冻,爱姬想必也冷了,来,本王喂你吃一杯。”颜良邪笑着,端起杯来就往关凤嘴边送去。

  关凤虽已是颜良姬妾,但终究还有几分名将之女的矜持,如今却被颜良如待风尘女子般对待,心中自觉有几分羞耻。

  只是,她却又怎敢违逆颜良,难为情的她,只得强颜良欢笑,轻启贝齿,将杯中之酒浅浅抿下。

  或许是继承了其父的基因,关凤虽是面色白美,但一杯酒下去,却马上变得满脸通红,活似那熟透了的樱桃一般,分外的娇艳。

  颜良看得喜欢,猛的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。

  “大王~~”关凤又羞又喜,低眉浅笑,说不出的动人。

  颜良哈哈大笑,连灌下几杯酒起,温酒烧得全身渐热,那沉寂的血脉,也越发的贲张起来,只令关凤羞得是不断欠身。

  酒意已兴,邪火如焚,颜良便将酒杯丢下,将关凤按倒在榻上,开始侵凌。

  关凤也知无可避免,接受事实的她,索性也就放开羞耻,迎逢了起来。

  她边是喘息,边又哼哼着问道:“大王把臣妾大老远从应天传来,该不是只为发泄一番吧。”

  “当然不是,本王要你来,还另有所用?”颜良冷笑道。

  “不知大臣还想要臣妾做什么?”关凤眼波迷离的狐疑问道。

  颜良嘿嘿一声:“明天的这个时候,你就知道了,现在你就闭嘴好了。”

  关凤心中狐疑,却也不敢再问,只能闭上嘴吧,紧咬着红唇哼哼唧唧不休。

  颜良如狼似乎,暴啸一声,盘虬的肌肉尽展开来,肆意的征伐起了身下的猎物。

  行帐之中,春色骤起。

  帐外寒风瑟瑟,帐中,却是暖意融融,如沐春风。

  ……一晌贪欢。

  次日,日上三竿之时,却听得帐外周仓道:“大王交待臣的事,臣已布署妥当。”

  正赖床的颜良,精神顿时大振,醒意全无,当即便下了床。

  享受了雨露之恩的关凤,也忙是穿了衣服,下了床来,服侍颜良洗盥。

  颜良穿戴整齐后,便道:“爱姬,本王今日要亲自往郯城叫战,你也随本王一起来吧。”

  关凤心头一震,一丝不好的预感,顿时涌上了心头。

  关凤岂能不知,郯城中被围的是她的父亲,她岂能不知,颜良今带她前去叫战,难道是打算令她父亲为敌不成?

  关凤心有忧虑,却又不敢不从,只得略略整理,怀着不安的心情,随颜良一同出阵。

  关凤原本是独乘一马,但出得辕门时,颜良便猛一伸手,将关凤拉到了自己的怀中,怀抱着她共乘赤兔。

  就这样,颜良怀抱着关凤,只带了千余亲军,便大摇大摆的向着郯城开去。

  离郯城越近,关凤的心情便越是不安,更有几分羞愧。

  想她身为关羽之女,如今,却躺在父亲死敌的怀中,坐着曾经是父亲的神驹,前去向父亲关羽挑战,如此之事,关凤心中岂能安然自处。

  心跳砰砰的关凤,便不敢抬头看前方,只低头缩在颜良的胸中。

  颜良一行,不多时便进抵郯城,驻马停在了郯城前一百五十余步之地,这个距离,正好可以避过城上的硬弩。

  颜良就这么驻马城前,怀抱着关凤,朗声大叫道:“关羽,你好歹也是一代名将,难道要做一辈子缩头乌龟吗,是男人的话,就出城来与本王一决生死——”

  那洪钟般的大喊声,嗡如钟鸣,震动四野,城上早就警戒的燕军,个个清晰可闻。

  城头上,关羽的脸色铁青,半合的眼眸中,迸射着阴怒之色。

  心中虽怒,关羽嘴上却冷哼一声:“颜贼,你以为区区的激将之词,就能让本将上当吗,哼,真是幼稚之极。”

  关羽正当不屑时,身旁一亲兵眼尖,突然指着城前大叫道:“将军快看,颜良怀中那人,好似是二小姐啊!”

  关羽心头一震,急是开眼远望,那双眼睛,很快便认出了颜良怀中所抱那个女人。

  那女人,竟然真是他的女儿关凤。

  霎时之间,关羽如受到了莫大的羞辱,整个人身开剧烈,胸口气血上涌,鲜血瞬间已呛到了嗓子眼处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