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六十三章 激的就是你

第六百六十三章 激的就是你

  城下处,颜良隐约看到城头,一名红脸的敌将,正在城头观望。

  虽看不清其真容,但颜良猜也猜得到,那必是关羽无疑了。

  颜良的嘴角,泛起一丝冷笑,抬起手来,懒懒的闲抚着关凤的脸蛋,当着敌我两军士卒面前,便肆意的与关凤亲昵。

  颜良的狂放,颜良的肆意而为的性情,已在这里体现无疑。

  楚军这边,左右的亲军将士们,早已习惯了他们大王的喜好女色,反倒是没觉得什么。

  但郯城城头,那成千上万号的燕军士卒,看到这一幕时,却都惊呆了。

  他们不仅仅惊于,敌方的大王颜良,竟然如此狂妄,胆敢在两军阵前,随后的玩抚女人,俨然没有把他们当作一回事般。

  他们更惊于,颜良玩抚的那个女人,竟然是他们神威无敌,不可一世的关将军之女儿。

  几乎所有的燕军士卒,都感觉到了一丝羞辱,不禁将目光移去,悄悄的去看向了他们伟大的关将军。

  而此刻的关羽,却早已气得满面涨红,血脉突涌,起起伏伏的胸腔,几乎要气炸了一般。

  那个害了自己养子,夺了自己的青龙宝刀,抢了自己赤兔神驹,令他关羽美髯公之名,屡屡蒙羞的切齿仇敌,如今,就那么耀武扬威的耀兵于眼前。

  而且,他不止是耀兵,更是当着自己部下的面,公然的“玩弄”他的女儿,那般肆意之状,俨然在玩弄一个卑贱的娼妓一般。

  如此所为,简直是对他关羽赤果果的羞辱。

  关羽明白,颜良此举,乃是故意而为,目的就是为了激怒他,逼他出城一战。

  明知是如此,但关羽就是咽不下这口气,那种想要吐血的冲动,促使着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城,与颜良决一死战。

  脚步声响起,斜梯处,鲁肃急匆匆的步上了城头。

  有关羽坐镇守城,本是不需鲁肃这个谋士出场,关羽只委以他处理郯城中的政务而已。

  但未久前,鲁肃得到了消息,说是颜良只带了千余兵马前来城前叫战,而且还带着关羽的女儿关凤,在关羽及两军之前,公然的玩抚关凤。

  鲁肃听到这个消息,第一时间就判知颜良这是在使激将法,试图激怒关羽,诱其出战。

  鲁肃太了解关羽的性情,生怕他中了颜良的激将法,当即就放下手中的政务,匆匆的赶至了城头。

  “云长将军,此乃颜贼的诱敌之计,将军万不可中计出战啊。”鲁肃连气也不及喘一口,便是急急的劝道。

  关羽眉头微微一皱,斜眼瞪了鲁肃一眼,涨红的脸庞间,微有几分怒色。

  很显然,鲁肃心急于劝谏,一时没有太过注意措辞,他那般劝言,仿佛关羽智谋不足,看不穿颜良的计策,极容易上当受骗一般。

  “颜贼区区雕虫小计,难道你以为本将会看不出来吗,笑话!”关羽冷哼一声,傲然顿起。

  鲁肃被呛了一鼻子灰,心中颇有些尴尬,好在他投奔关羽多时,也早就习惯了被关羽藐视,只好暗吸一口气,将那份不爽强行的按了下来。

  “云长将军英明神武,怎么可能看不出颜贼的诡计,肃的确是劝得有些多余了,呵呵。”鲁肃又是陪笑,又还得恭维关羽。

  关羽的愠色稍退,神情愈加傲然,而且还极力的故作淡然,试图把颜良对他女儿的“玩弄”,视若无睹。

  但很快,关羽的这份故作淡然,就被颜良的最新举动所击破。

  城前百余步外,颜良竟然当着关羽的面,把一只手伸进了关凤的衣裳中,肆意的揉动。

  羞怯万分的关凤,已是满面羞红,她心知颜良此举,乃是故意的要激怒她的父亲,但早就颜良威服的关凤,此刻已无半点刚烈,只是隐忍屈从,任由颜良肆意妄为。

  颜良的肆意,女儿的顺从,眼前那画面,如刀子一般,狠狠的切割着关羽那脆弱的自尊。

  受到刺激的关羽,胸中气血翻滚,几乎便有吐血的冲动。

  关羽紧咬着钢牙,死死着盯着城前,那令他咬牙欲碎的一幕。

  “颜良,欺人太甚,本将今不杀你,岂能咽下这口恶气!”勃然大怒,忍无可忍的关羽,猛然转身,当即就要下得城去。

  气昏了头的关羽,这是打算率军杀出城去。

  旁边的鲁肃大吃一惊,急是夺路挡在关羽身前,惊道:“云长将军,你不是已经看出这是颜良的诱敌之计了吗,岂还能故意要中计。”

  “颜贼身边不过千余兵马,本将纵然杀出城去,他又能如何,本将正好趁他大意之时,将此贼一举铲灭。”关羽怒叫道。

  关羽虽然怒极,但还没有完全的失去理智,正如他所说的那样,城外的颜良确只有千余兵马,关羽倘若真率大军杀出,颜良仅凭这千余兵马,似乎根本就难以有所作为。

  鲁肃却苦劝道:“云长将军,你忘记了吗,这颜贼素来诡计多端,他表面看起来只有千余兵马,但他敢这般前来挑战,就必然还藏有毒计,云长将军万不可轻敌呀。”

  关羽就怒了,指着城外道:“你好好看看城外,除了颜贼和他的一千兵马,再无楚军一兵一卒,这一片空旷之地,连伏兵都藏不住,颜贼还能有什么诡计。”

  “这——”鲁肃一时语滞,不知如何回应关羽。

  诚如关羽所言,外面的种种迹象看起来,颜良确实像是耍不出什么花招。

  鲁肃虽看不出什么可疑之处,但屡屡败于颜良的经验,让他从内心深处感觉到,颜良必有出人意料之策,无论如何都不可轻易出战。

  “看不出颜贼有什么计策,你就给本将让开!”关羽却已不耐烦,很粗鲁的伸手将鲁肃推开,提刀大步流星的奔下了城头。

  鲁肃无可奈何,只能坐视着关羽,挟着一腔的怒火,怒气腾腾的下得城去。

  下城的关羽,当即下命令,集结了万余燕军精锐。

  不多时间,万余燕军集结完毕,尽皆聚于南门城内一线。

  关羽勒马提刀,向着众燕军叫道:“大燕的将士们,贼军围我城池,日夜叫骂,根本不把尔等放在眼里。今那颜良狗贼就在城外,他手下不过千余,尔等还是血性男儿的,就随本将杀出城去,趁势将颜良狗贼撕成碎片,以血他侵我徐州的血海深仇——”

  “杀颜良——”

  “杀颜良——”

  集结于前的这万余燕军士卒,挥舞着兵器,放声大叫。

  前番颜良杀入徐州,杀了几万徐州士卒,而今关羽麾下这些徐州藉的士卒,对颜良自是怀有复仇之心。

  如今关羽这般一煽动,这些徐州军士们的复仇之火被点燃,顿时都杀机如火。

  士气如虹,关羽傲色愈盛。

  “打开城门,杀出城去——”肃杀关羽,放声喝令。

  号令传下,郯城南门吱呀呀的缓缓打开,吊桥也徐徐放下。

  关羽纵马舞刀,当先冲杀而出,身后处,那万余燕军如潮水一般,呼啸而出。

  城外处,眼见着敌门洞开,关羽亲率大军杀奔而出,颜良的嘴角,悄然掠起一丝冷笑。

  “关羽,你终于还是被老子激怒了。”颜良不屑的冷笑中,手已从关凤的胸前抽出,缓缓的握紧了青龙刀。

  他就那么驻马而立,漫不经心的傲对着滚滚冲杀而至的燕军兵潮。

  左右处,那一千虎卫亲军,皆也如没有生命的兵马俑一般,面无表情的冷对着汹汹而至的兵潮。

  关羽的大军,转眼已冲至七十步外。

  时机已差不多,颜良长刀一扬,高喝一声:“准备火箭。”

  号令下,早已有所准备的一千虎卫军士,迅速的弯弓搭箭,将一支支燃烧的火箭搭好。

  当奔行中的关羽,看到楚军现出火箭时,心中的信心反而倍增。

  “颜贼,原来你只是想施用火箭,哼,你以为就凭几支火箭,就想挡得住本将的冲击吗。”关羽嘴角,跟着便涌起不屑的冷笑。

  陆战不比水战,施以火箭点燃敌人的战船,或许能达到以少胜多的奇效。

  似这般步战,大费周折的以火箭攻击,根本起不了多少的效果,反而不出就以普通的箭矢射击,反而还能抢在肉搏交手前,多放那么几箭。

  城头处,当鲁肃看到楚军出现火箭时,却大吃一惊,蓦然间,他仿佛猜到了什么。

  只是,为时已晚。

  不可一世的关羽,已率领着他的大军,冲至了楚军三十余步。

  便在这时,颜良哼哼一声,扬起的长刀奋然向前划下。

  嗖嗖嗖——千余支火箭,应声而起,呼啸着飞上半空。

  关羽和他的士卒早已作好准备,当即就伏低身形,准备躲避射来的火箭。

  但令关羽惊异的是,那一千支火箭,仿佛都中了邪似的,统统都失去了准头,并没有准着燕军而来,而是落在了燕军跟前十余步之地。

  正当关羽心中嘲笑楚军弓手无能时,那火箭坠落处,突然间烈焰狂燃,只眨眼之间,便腾起了一条百余步宽,丈许余宽的火沟。

  蓦然间,关羽脸色大变,方是惊觉中计。

  关羽虽是恍然大悟,却已来不及收住战马,狂奔的关羽,无可收止的撞向了那熊熊燃烧的火沟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