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六十四章 烧光关羽的颜面

第六百六十四章 烧光关羽的颜面

  颜良就先那昂扬而立,冷冷的注视着关羽往火坑里跳。

  那火坑,正是颜良敢千人前来挑战的自恃所在。

  就在昨天晚上,关凤前脚一到,颜良后脚便吩咐周仓,领着百余号士卒,趁夜摸黑到郯城南门外,借着夜色的掩护,躲在城头燕军的视线之外,悄无声息的掘了这么一道浅沟。

  而沟中事先所填的,则皆为干草、硝石和火油等易燃之物。

  今日,颜良凭着玩弄“关凤”,激怒了关羽,再以表面千人的兵马,使关羽放下心来,大胆的率军出击。

  而颜良,却突然之间,送给了关羽这一道火沟。

  狂奔的关羽,根本书止不急,眼看着就要撞进那熊熊火沟中,只要他的身子跌入火沟中,霎时间就会被烧为一个火人。

  堂堂的美髯公关羽,就要滑稽惨烈的被大火活活的烧死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关羽不及多想,急是猛夹马腹,企图驱使战马,索性奋力的跃过那道火沟。

  关羽生恐那战马畏火,顺势用手中战刀的锋刃,轻轻的在马臀上割了一刀,那吃痛的战马,便忘记了对火的畏惧,痛嘶之中,飞身跃将而来,从火沟的上空掠过。

  颜良却早就等着关羽这纵身一跃,厉声一喝:“子丰何在,还不给本王射杀关羽!”

  早就准备就绪的周仓,业已瞄准的火箭,“嘣”的一声离弦而去,如一道赤色的流虹,直奔关羽而去。

  那一支火箭,飞驰而去,径直射向关羽的面门。

  人马飞跃,身在半空中的关羽,眼见流火袭来,无从借力之下,根本无法举刀相挡。

  眼见火箭呼啸而至,咫尺之间时,惊悚的关羽,只能硬生生的将脖子一扭,希图避过这致命一箭。

  关羽做到了,那烈焰之箭,贴着关羽的下巴,生生的掠了过去。

  只是,关羽虽避过了致命一击,但火箭的烈焰,却触及了关羽下巴的美髯。

  瞬时间,关羽的下巴便是火焰燃起。

  关羽大惊失色,战马落地时,他也顾不得收止马蹄,赶紧用袖子拼命的扑打下巴的火势。

  幸亏关羽反应及时,猛扑了几下后,下巴的火势总算是给扑灭。

  但火虽是灭了,关羽那引以为傲的长髯,却给烧之一光,只余下了一片焦黑的残须。

  原本的美髯公,眨眼之间,便因一支火箭,变成了短须公。

  楚军上下,千余将士们都目睹了这滑稽而惊险的一幕,看着没了胡子的关羽那狼狈之相,无不是捧腹大笑。

  纵然是颜良,虽然可惜于没能一箭射杀关羽,但当看到关羽被烧光了胡子的窘相时,心中也是无比的畅快,不禁放声肆意的狂笑。

  而颜良怀中的关凤,目睹了其父惊险一幕后,却为关羽那胡须被烧的狼狈相,感到万分的羞愧。

  只是,如今已屈服于颜良的关凤,却也无可奈何,只能闭上眼睛,不忍看父亲关羽的丑态,心中徒自叹惜而已。

  终于收止住坐骑的关羽,耳听着对面的楚军,肆意的哈哈大笑,最初的一瞬间,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旋即,关羽猛然想到了什么,急是伸手摸向了自己的下巴。

  这一摸不要紧,关羽错谔的发现,自己那本是美髯飘飘的下巴,竟已成了光秃秃的草地。

  关羽的脑海中,霎时间出现了自己没有胡须的画面,对自己的外表一向十分注重的关羽,只觉烧了他的胡子,比脱了他的裤子,更叫他丑陋难堪。

  霎时间,无尽的羞愤之意,如喷发的火山般,冲上了胸膛。

  转眼,关羽的脸色,已经气到如同一只火红发到发紫的茄子一般,那脸上突涌的青筋,几乎就要绷破了一般。

  此时此刻,受到莫大羞辱的关羽,只恨不得冲入敌阵,与颜良绝一死战。

  但很快,关羽那羞愤的冲动,就被身后那此起彼伏的惨叫之声所击碎。

  关羽猛回身看去,却见身后处数清清的燕军步骑,因为收止不住冲势,跌入了火沟之中,刹那间便被烧成了火人。

  而更多的燕军士卒,虽及时停下了脚步,却被后面冲挤而来的同伴,生生的推进了火坑。

  火沟一线,上千的燕军在烈火中嚎哭,惨叫。

  而在火沟的那一侧,幸运没被火势殃及的燕军,则彼此倾轧,惊惶失措的堵在了一团。

  一万大军,就此陷入了万分混乱的境地。

  己军这惨烈的场面,转眼间就让关羽陷入了惊恐,此时的他哪里还想杀颜良报仇,只想着能够尽快的逃离这险境,逃回郯城去。

  只是,颜良既是布下了这出好戏,又岂能允许关羽轻松的收场。

  就在颜良冷漠的欣赏着羽的狼狈之时,蓦然间,郯城西南东三面,喊杀之声如潮而起。

  却见西东两翼,黄忠和甘宁各率着一万精锐,绕过那几百步长的火沟,直向郯城南门而去,欲要堵截住一万燕军的归路。

  而在同一时刻,南面大营中,文丑也率一万楚军杀出,从正南面杀向关羽军。

  事先得到颜良交待的三员大将,眼见郯城南面火势已起,当即便按照事先的约定,尽起本部兵马杀奔而来。

  关羽大惊失色,急是掉转马头,沿着火沟向西飞奔而去。

  几百步的火沟,说长也不长,关羽奔至火沟的西面尽头,绕过了这面火墙,急是喝斥着他惊恐的士卒,向着南门退去。

  城头上的守军,眼见己军逃了回来,当即就想打开城门,放下吊桥,以放关羽和这不到一万的惊恐之军退往城中。

  就在这时,鲁肃却眉头深皱,厉喝一声:“不许打开城门!”

  左右军士吃了一惊,一名小校急道:“敌军围兵就在后边,若不打开城门,岂非要害死关将军和那几千号兄弟。”

  “睁大你的眼睛看看,贼军围兵已那么近,现在若是打开城门,贼兵必会尾随杀入,到时候我们都将死路一条!”鲁肃指着城外,厉声大喝。

  众士卒举目望去,形势果然如鲁肃所说那般,倘若他们打开城门,关羽的兵马根本来不及撤入,楚军就会尾随追至,到时城门关闭不上,整个郯城就要为楚军所破。

  众守军见得这般形势,便都收了开门之心,个个只能干着急瞪眼。

  城下的关羽,已是冲到了护城河边,眼见城门不开,不禁怒吼道:“鲁子敬,快打开城门前本将进去,快开门——”

  面对关羽的怒吼,鲁肃却无动于衷,只高声回道:“关将军,你素来把国家大局为重挂在嘴边,今我若打开城门,郯城便有可能因此而失陷,为了国家大局,现在我只好牺牲关将军你了,还请关将军你能体谅。”

  “鲁肃,你——”关羽惊怒无比,万不想鲁肃竟然敢这么做。

  虽惊怒无比,只是鲁肃口口声声“以国家大局为重”,却令号称为国家,连自己的儿子都能射杀的关羽,根本无从反驳。

  至于城上其他将官,虽不乏跟随关羽多年的老部下,但因关羽性情高傲,平素从不将他们放在眼里,这些人早就心怀怨恨,此时也都无动于衷起来。

  城门不开,身后三面的围兵眼看将至,关羽几乎已到了走头无投的地步。

  别无选择,关羽只得将鲁肃大骂一通后,果断的率领着他惊恐的兵马,向着西北侧强突而去。

  郯城南门发生的这一切,颜良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,这一次却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

  颜良本是想借着燕军撤逃之际,令大军尾随其后,一举的攻入郯城,但他没料的是,鲁肃竟能如此“大义凛然”,竟然敢不放关羽入城。

  “好个鲁肃,江东已覆没多年,你还能混到如今,果然是手段厉害。”

  颜良感慨之际,遂是急改王令,命进攻的诸军,改进攻郯城为围杀关羽。

  号令虽下,但因这一时的变化,却显得稍稍有些迟了。

  原本西路的甘宁军,只抱着尾随敌军,杀入郯城的心理,却未料到关羽没能入城,反而是率军向他反杀而来。

  甘宁军准备不足,面对着拼死求生的关羽,一时不及结阵阻击,两军迎头撞上,彼此混战了一番,关羽生生的率三千多残兵,冲出了乱军,改向北面狂逃而去。

  楚军本就未对郯城实施铁桶围城,诸营之间尚有不小的空隙,此时事发突然,颜良自来不及调集兵马,去阻截关羽,便给关羽侥幸的从北营一线的空隙中穿插了过去。

  虽是走脱了关羽,稍稍有些遗憾,但能诱杀一万燕军,逼得燕军主帅关羽逃跑,颜良的计策已是成功了一半。

  于是颜良便也不管关羽,只调动兵马,将关羽抛弃的近七千的燕军,四面围杀,杀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黄昏时分,屠杀终于结束。

  郯城地门之外,已是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

  城头上,默默的注视着自家同袍被屠杀,两万多燕军却无动于衷,没有鲁肃的命令,没有一人敢出城相救。

  城头上的鲁肃,眼看着楚军杀戮之后,尽兴而退时,整个人才如虚脱一般,长吐了一口气,暗自庆幸渡过了这致命的一劫。

  当鲁肃暗自庆幸时,他身边的那些诸将,心中却皆已暗生寒心。

  那些燕军将士,都是暗想,今日这位鲁将军可以不救那一万同袍,那么明日,如果自己也身陷险境时,是否也会被这鲁将军,当作弃子一般,无情的抛弃了呢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