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六十五章 捷报连连

第六百六十五章 捷报连连

  被烧没了胡子的关羽,自从郯城逃出后,就一路的望北狂奔。

  几天后,关羽成功的逃到了琅邪国治所,位于沂水河畔的开阳城。

  此时的关羽,身边只余下三千不到的残兵,再加上聚集了些琅邪国的郡兵,勉勉强强的凑够了五千兵马。

  惊魂落魄的关羽,一面派人飞马去向刘备求援,一面日夜赶工,抢筑城池,以抵御颜良大军的来袭。

  未久后,斥候传来的回报,颜良的大军,并未趁胜追击而至。

  颜良此役只为掩护吕蒙远征军的行动,并没有打算跟刘备决一死战,今能杀得关羽落荒而逃,已经算是意外之喜。

  如今郯城鲁肃未下,刘备的大军眼看将赶至琅邪国,颜良当然不会在郯城未破的情况下,就贸然发兵再攻开阳。

  得知颜良未大举追来,关羽总算是喘了口气,却一日连发数骑北上,去催促刘备前来救援。

  三天之后,刘备率领着的七万多大军,终于是疲惫不堪的赶到了开阳城。

  如释重负的关羽,闻知刘备援军赶来,忙是率众出城相迎。

  残阳西下时,关羽驻立于北去的大道上,凝目远望,目视着远方那浩浩荡荡而来的大军。

  刘备的王旗,终于映入了眼帘,关羽长松了一口气,紧绷了多日的神经,终于是放松了下来。

  心情变好的关羽,眉宇间渐生几分傲色,如往常那样,习惯性的去伸手捋须。

  五指过处,却是空空如也,连半根毛也没有。

  关羽此时才想起,自己那一缕美髯,已是被颜良那狗东西,烧了个精光。

  他刚刚燃起的傲色,顿时烟销云散,脸上旋即浮现几分惭色,神情跟着就变得不自在起来。

  此时的关羽,实不知待会刘备见到他这般面貌时,自己当如何自处。

  焦虑不安中,大队兵马行至近前,刘备的王旗已近在眼前。

  关羽深吸了一口气,策马上前迎接,远远瞧见刘备,便翻身下马,拱手道:“臣关羽,拜见大王。”

  “免礼吧。”马上的刘备,并没有如往昔那样,下马亲自相扶,只是动了动马鞭。

 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刘备对关羽存有不满。

  关羽也感觉到了刘备的不满,却只强作从容,故作淡定的直起了身子。

  当他抬起头来时,刘备一眼便看到,关羽那美髯竟已不,变成一片光秃秃的焦黑。

  “云长,你的美髯哪里去了?”刘备惊奇的问道。

  “这个——”关羽愈发尴尬,如芒在背一般,却忙低声道:“此事臣稍后再向大王解释,大王一路辛苦,不如先入城休息吧。”

  刘备虽了解关羽性情,眼见关羽顾左右而言他,便猜想关羽必有难以启耻的隐情,不好意思当面讲出。

  刘备虽恼于关羽再次兵败,但还为他顾着几分颜面,便按下好奇,遂与关羽一并先行入城。

  大军入城,关羽将刘备请入了军府。

  入得大堂后,刘备摆手将左右都屏退,大堂之中,只余下他兄弟二人。

  “云长,此间已无外人,你老实告诉本王,你到底会因何如此,郯城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刘备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关羽心知无法再推脱下去,只将得郯城中了颜良火烧之计的事,道与了刘备。

  不过,关羽却隐去颜良临阵“羞辱”关凤,自己是因被激怒,方才主动出击的原因,给一笔带了过去。

  言罢,关羽拱手道:“臣一心想击杀颜良,方才主动出击,中了那颜贼的诡计,不过臣明明有机会全师而还,但那鲁子敬却擅作主张,不肯开城放臣退入,结果才逼得臣不得不率众突围,损失了六七千的将士。”

  解释过后,关羽就补充了一番,间接的将兵败的责任,往鲁肃的身上卸去了大半。

  听到这里,刘备不禁眉头一凝,沉声道:“这个鲁子敬怎敢如此?那城上其余将官呢,他们竟然都听了那鲁肃的话吗?”

  关羽心头一震,一丝尴尬掠过眼中。

  他很清楚,鲁肃其实并没多少兵权,郯城那些将官,之所以听从鲁肃之令,不肯开城放他入内,乃是因为他平素自傲,根本不将他部下那些将官放在眼中,故才使这些将官们心怀不满,最终导致了郯城那一役,竟然没有听从他的号令。

  “臣也觉得很吃惊,多半是那鲁肃使了什么手段,威胁了城中将官,所以他们才不得不为鲁肃所胁迫。”关羽随口编了个借口。

  “真没想到,本王素来以为那鲁肃乃忠厚长者,却不想他竟然敢如此所为,难道他想背叛本王不成?”不知内情的刘备,恨恨道。

  “这个,鲁肃似乎也没有背叛大王,因为臣这几日派出的斥候回报称,那鲁肃仍在据守郯城。所以臣估计,鲁肃只是一时糊涂,故才做出了当日那错事。”

  鲁肃没有归降颜良,乃是铁的事实,关羽自也不能全将脏水泼给鲁肃,好歹替鲁肃说了几句好话。

  刘备宽了些心,点头道:“只要鲁子敬没有叛心,能坚守住郯城,到时本王大军南下,内外合击,必可一举大败颜贼。”

  刘备那沉重的心情,旋即好转了许多,信心渐渐重燃。

  “今大王亲自率军南下,必可击败颜良,一举收复徐州失地。”关羽也拱手附合。

  刘备微微捋须,眉宇之中,不禁浮现出几分阴恻恻的冷笑。

  ……郯城。

  当日的那场大胜,斩敌七千,赫退关羽,郯城战场的主动权,已完全掌握在了颜良手中。

  颜良下达王令,九万大军日夜赶工,在郯城四围掘出三道壕沟,修筑起了高达两丈的土墙,将整个郯城围了个水泄不通,彻底的断绝了郯城与外界的联系。

  城中鲁肃只余两万人心动荡之军,根本不敢出城一步,只能坐视着楚军顺利的修好土墙,完成对郯城的隔绝。

  时日午后,楚军王帐。

  颜良哪取着来自于辽东的最新情报,刀削的脸庞上,涌动着兴奋之色。

  辽东方面,公孙康在刘备移兵南下后,便尽撤辽水之兵,命大将卑衍率一万骑兵东进,一路杀奔西安平城而去。

  结果,智谋不足的卑衍,却在千山一带,中了吕蒙的伏兵,一万铁骑被吕蒙的元戎连弩射杀几尽,大将庞德更是临阵斩了卑衍。

  千山一役,辽东军损失惨重,在总体兵力数上,已然了少于了吕蒙的远征楚军。

  大胜的吕蒙,遂挟得胜余威,趁势举兵西进,一路杀奔襄平而去。

  公孙康的辽东军是节节败退,一步步退守回了襄平,当吕蒙发出此捷报时,他的前锋庞德军,距离襄阳已不过百里。

  这也就是说,当颜良看到这捷报时,他的远征军,很可能已杀至了襄平城下。

  “没想到吕子明和庞令明这些远征军将帅,竟如此了得,大王的用人,果然是非常人所及。”就连庞统,也忍不住赞叹道。

  颜良微微得意,欣然道:“辽东地广,吕子明三万人马还不够,为了尽快平定辽东,就传本王之令,速再海运一万精锐往辽东。”

  看过辽东的捷报,大帐中的气氛,很快便热烈起来。

  眼看吕蒙远征军建功立业,在场的诸将们也不甘落后,急于建功,个个争先恐后的请发兵攻打郯城,破城立功。

  颜良当然希望一口气吃下郯城,但他深知鲁肃颇有些军事才能,有他统帅城中两万燕军,自己想一时片刻攻陷郯城,不见得有太大的把握。

  而关键的难题却是,此时斥候已传回北面情报,刘备率领的七万大军,昨天已从开阳城南下,向着郯城杀奔而来。

  倘若不能尽快攻陷郯城,那么颜良就将面临着,刘备和鲁肃的内外合击。

  “军师,是先攻郯城,还是先破刘备,你有什么想法?”颜良将目光转向了庞统。

  庞统捋须道:“刘备前番吃了几次亏,此番前来,必不会再犯轻敌的错误,想先破刘备却非易事。臣倒以为,咱们可先在郯城方面做做文章,如果运气好的话,说不定郯城会不战而下。”

  郯城,不战而下?

  颜良心头一振,眼看着庞统那诡异的笑容,智谋如颜良,很快就猜到分。

  “军师的意思,莫非是想拿鲁肃当日不放关羽入城的事,来做一做文章?”颜良嘴角亦扬起几分诡秘。

  庞统笑了笑,缓缓道:“鲁肃身为关羽部将,却敢不放关羽入城,从表面上来看,他以大局为重,倒也不无道理。只是,鲁肃一时情急,大概忘了关羽与刘备的关系,而郯城被围了个水泄不通,鲁肃多半不知关羽是生是死,既是如此,咱们便可从此间下手。”

  庞统不愧是庞统,把鲁肃面临的困境,是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以颜良之智慧,不用庞统点明,他已然是明白了庞统计策的深意。

  沉吟片刻,颜良点头拍板,便叫庞统速速依计去行事。

  “鲁肃啊鲁肃,你这个不死小强,从孙权时代就在跟本王作对,现在,也该是让你小子杀青的时候了。”颜良心中在冷笑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