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六十七章 好好利用你一下

第六百六十七章 好好利用你一下

  鲁肃汗颜,匍匐于地,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  颜良那一问,分明是在以胜利者的身份,公然的羞辱鲁肃,但鲁肃却不敢有任何不满的表现。

  多少人身为俘虏后,依然不知死活,在颜良面前自恃自傲,结果却为颜良毫不手软,用尽残酷的手段杀害。

  孙权、周瑜,便是最好例证。

  血淋淋的事实面前,鲁肃岂敢再表现了所谓的自尊,倘是如此,他也不会巴巴的弃了郯城,不顾脸面的前来向颜良求降。

  “肃现在只是在后悔,没有早点认清大势,早些归顺于大王,直至此时才幡然悔悟,恳请大王恕罪。”鲁肃言辞卑微之极,头伏得愈低,屁股几乎高高的蹶起。

  何其之卑微,何其之厚颜无耻。

  很显然,鲁肃乃是东吴众文武中,最最识时务的一个,也是最聪明的一个。

  倘若是别将,既已识时务,颜良也许会选择收降,为我所用,但可惜的是,眼前跪伏的是鲁肃。

  这个早已列出颜良死亡大名单的仇敌,纵然他如今卑微的跪伏于前,向颜良求饶,颜良也绝不会放过他。

  俯视着鲁肃,颜良冷哼了一声,眼眸中肃杀涌动,手已微微抬起,当即就打算下令,用最残酷的手段,狠狠的折磨过鲁肃,然后再杀了他解恨。

  就在颜良打算动手之际,旁边的庞统,却忽然进言道:“大王,鲁子敬既能如此识时务,就请大王宽宏大度,饶他前罪吧。”

  劝谏之际,庞统还在向颜良暗使眼色,似有言外之意。

  庞统追随颜良日久,他应该很清楚的作风,如今他明知颜良誓杀鲁肃,还有意的相劝,颜良便猜想,庞统定然别有玄机。

  颜良那本欲出口的残酷之令,硬生生的给他咽了下去。

  眼眸一转,颜良脸色由阴转晴,哈哈大笑道:“军师言之有理,本王今收降了鲁肃,以大耳贼那边士气必是沉重一击,很好,鲁子敬,本王就恕你之罪,你起来吧。”

  鲁肃如蒙大赦,激动万分的他,忙是连连叩首,对颜良是谢了又谢,赞了又赞同,极尽的恭维敬畏。

  颜良暂压下心中的恶心,以过人的演技,对鲁肃是善加的安抚了一番,又给鲁肃安排了个职位,令他跟随在左右出征。

  几番安抚过后,颜良才叫鲁肃先下去休息,感激到热泪盈眶的鲁肃,这才退了下去。

  鲁肃一走,颜良便道:“军师,适才本王是看你眼神暗示,才暂时留下了鲁肃一条,本王倒想听听,你究竟有何理由。”

  “杀一个鲁肃,自然简单,臣是想,在杀鲁肃之前,至少要好好的利用他一下,好好的恶心一下刘备才是。”庞统轻捋短须,嘴角浮现着一丝诡秘。

  颜良精神顿为一振,看着他熟悉的诡笑,颜良就知道,凤雏的脑子里,又不知生了什么毒计。

  “军师,说来听听吧。”颜良道。

  庞统遂是不紧不慢,将自己的计策,诿诿的道将而来。

  颜良是越听越兴奋,越听脸上的冷笑越重。

  ……正如庞统推测的那样,鲁肃一出降,郯城中的余下燕军,顿时人心瓦解。

  燕军原本只是持有怀疑,但鲁肃的出降,如山的铁证,使得城中燕军深信,那道射入城中的刘备王令,必然是真的。

  于是,近两万的燕军,当天夜里便弃城而出,借着夜色的掩护,从郯城北面突围而去。

  这些自以为是的燕军,却万万没有想到,他们已中了颜良的计策,北围一线,已有四万多的楚军列阵已待,等着他们前来送死。

  那是血腥的一夜。

  四万楚军,无数的强弓硬弩,奔驰的铁骑,无情的将郯城北面,变成了一座修罗地狱场。

  两万撞上枪口的燕军,死伤几乎过半,另有七千左右的燕军,在此打击之下,丧失了斗志,弃械投降了颜良。

  屠杀持续了整整一夜,颜良则坐镇北营,品着小醉,倾听着燕军那震天动地的惨嚎之声。

  天光放晓之时,屠杀终于结束。

  颜良这才出营,坐胯着赤兔马,踏着遍地的燕军尸体,昂首向着已经空无卒的郯城而去。

  已身为楚臣的鲁肃,跟随在颜良的左右,看着遍地的尸体,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,不是滋味。

  “子敬,若非你的功劳,本王焉能杀得这般痛快,又何以轻易拿下郯城啊。”颜良那语气,听起来像是在赞,但隐隐却仍似有几分讽刺的味道。

  鲁肃心中不是滋味,却不敢稍有表露,只能强颜欢笑的附合。

  颜良率众昂然入城,登临郯城城头,举目远望着北面,冷笑道:“大耳贼,你应该想不到,本王这么快就拿下郯城吧,有胆你就来来夺吧,本王在这里等着你送死。”

  话音方落,城下亲军上来,报称说凌统已押解二十万斛粮草,运往了郯城西南的石屯粮营,如今刚刚已来到郯城,正在城下候见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叫将凌统宣上城来相见。

  这时,庞统笑道:“如今石屯所集之粮,已有百余万斛,粮草充足,士气旺盛,此正与刘备决战的绝佳时机。”

  “哼,刘备若敢来,本王必杀他们片甲不留。”颜良傲然道。

  “不过,石屯粮营乃重地,却只有守军五千,臣觉得兵马少了些,是否应该再增些兵马守备才是。”庞统有所忧虑。

  颜良却是不以为然道:“石屯远在郯城之南二十里,那般安全之地,何需费多兵马守备,五千精兵足矣。”

  庞统似也只是随口一言,听得颜良所说,也就打消了担忧,不再多言。

  说话间时,脚步声响起,凌统已上得了城头。

  “臣凌统,拜见大王。”凌统拱手上前拜见。

  “公绩一路辛苦了,快快请起吧。”颜良伸手将凌统扶起。

  凌统一抬头间,蓦然间瞧见,鲁肃竟然站在颜良的身边,脸上顿时涌起无限的惊怒之色。

  “鲁肃狗贼,老子要你的命——”凌统突然间暴怒,拔剑便向鲁肃扑去。

  当年柴桑一役,正是鲁肃一力劝说孙权进兵,使是他凌氏父子,在不得已之下,误射杀了韩当,因此导致凌家父子在东吴倍受排挤,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鲁肃,却从没有站出来,为凌家说一句公道话。

  故在凌统看来,鲁肃和孙权一样,都是他凌家的仇人之一。

  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今凌统突然瞧见鲁肃就在跟前,复仇之火一时蒙了心智,竟是不顾颜良在场,就敢拔剑杀向鲁肃。

  鲁肃当场就惊呆了,吓得是本能的就往后急缩身,口中大叫:“凌公绩且慢动手,听我解释。”

  眼眸充血的凌统,却哪听得到他解释,手中长剑狂斩而至。

  剑尚在半空时,颜良猿臂一伸,如闪过般一晃,还未看清他如何出招时,凌统的手中的剑已被颜良夺下。

  “凌统公绩,本王面前,焉敢放肆!”颜良怒喝一声。

  这一声喝之下,凌统才被震醒几分,拱手愤然道:“臣一时情急,还请大王恕罪,只是此贼与我凌家有不共戴天之仇,臣不杀他,难解心头之恨啊。”

  颜良未答,却向庞统示意一眼。

  庞统便上前劝道:“公绩啊,鲁子敬今日归降于大王,也算你我的同僚了,以往各为其主,那些私人的恩怨,你就放下吧。”

  凌统一听,神色不禁一震,愤怒的脸庞浮现茫然不解。

  庞统遂将鲁肃如何弃城而出,前来归降颜良,使得颜良轻取郯城之事,向凌统道来。

  凌统这才恍然明白,身为敌人的鲁肃,如何能堂而皇之的站在自家大王的身边。

  此时,凌统才知自己的仇,已是无法再报,气得不禁是满脸的愤恨。

  只是颜良面前,凌统也不敢再造次,只能将一腔的仇恨,生生的给压了下去。

  凌统恢复正常,颜良也就不再责怪他,继续如平常那般,谈论着如何与刘备决战。

  凌统虽不言语,但眼眸如刀子一般,始终死死盯着鲁肃。

  鲁肃虽是故作从容,但心里却被凌统盯得发毛,悄然的浸出了一背的冷汗。

  当天过后,凌统并没有再找鲁肃的麻烦,但鲁肃的心情,却是一直难以安心下来。

  凌统乃颜良信任的大将,素来为颜良所器重,而他鲁肃却是新降未久,若非庞统出言相劝,颜良甚至还打算宰了他。

  鲁肃自然深知,自己与凌统的地位,万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鲁肃更担心,万一哪天颜良为凌统苦求之下,为了不让凌统寒心,决定牺牲自己,却当如何是好。

  他便就这样,在不安之中,渡过了两天。

  这日傍晚时分,鲁肃前脚刚回到帐中,后脚颜良的王令便来,命他明日清晨,与凌统一同去淮南押解粮草而来。

  收到这道王令,鲁肃不禁大吃一惊,心道:“颜良明知凌统恨不得杀我,却偏还叫我与凌统一同去押解粮草,这岂非故意把往我火坑里推,莫非果然被我猜中,颜良这厮想要牺牲我,来安抚那凌统不成?”

  鲁肃是越想越心惊,越想越怕。

  焦虑已久,鲁肃眉头一横,咬牙道:“不行,我绝不能在此坐以待毙,今夜我必须逃离楚营不可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