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六十八章 放“鼠”归山

第六百六十八章 放“鼠”归山

  鲁肃能从江东时混到现在,见机行事的本领可是非同小可,今见颜良打算牺牲他以安抚凌统,当即就动了逃跑之心。

  心念已定,鲁肃便略略收拾了一下,开始寻找时机。

  苦熬到天色大黑,诸营将士皆将入睡时,鲁肃便提了剑,大摇大摆的出了自己的军帐。

  此时鲁肃的身份毕竟已非俘虏,左右守备的士卒,名义上都是他的下属,故鲁肃出得帐来,也没人敢阻拦。

  离帐之后,鲁肃翻身上马,径直往营门而去。

  营门值守的士卒,倒是拦下了他,一名伍长问道:“鲁将军,这大晚上的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  “本将奉了大王之命,有紧急要事需办,尔等还不快让开。”鲁肃板着脸喝道。

  那伍长却道:“军中有令,夜间出入营门,需当有通行的令牌,请鲁将军出示令牌,不然小的不敢放将军出营。”

  鲁肃心头一震,未想楚军军纪如此之严,自己凭着上级的威风,竟是压不过这么个小卒。

  眉宇间,杀意顿生。

  “本将令牌在这里,还不快过来自己看。”鲁肃说着手摸向腰间,假作要取出令牌。

  那伍长也没有多心,毫无防备的走了上去。

  就在伍长刚刚探过头时,鲁肃猛的拔出腰间佩服,毫不犹豫的斩向了那伍长。

  但听“啊”的一声凄厉惨叫,伍长的面门已被斩破,捂着脸痛苦的栽倒在了地上。

  其余守门士卒皆是大惊,一时尽皆愣怔在了那里,都未料到这个新降未久的鲁将军,竟然会突生变故,对他们的伍长痛下杀手。

  鲁肃便趁着众军士失神的一刹那,纵马冲破拦路的士卒,硬是闯出营门,转眼便逃入了黑夜之中。

  “鲁肃叛逃了,来人啊——”

  “鲁肃杀人啦,快抓住他呀——”

  身后处惊叫之声响成一片,鸣锣示警的声音,冲天而起,整个楚营喧嚣骤起。

  鲁肃不敢稍有停留,逃出升天的他,拼命的抽打着马鞭,借着稀疏的月色,疯了似的望着北面狂奔。

  ……楚营行帐中,颜良尚自未睡,正秉烛夜观着兵书。

  耳听得帐外喧嚣声起,颜良非但没有一丝惊讶,嘴角反而掠起了一丝会意的诡笑。

  仿佛,那骤起的喧嚣,早在他意料之中一般。

  过不得片刻,帐帘掀起,庞统兴冲冲而入,拱手道:“大王,一切正如我们所料,那鲁肃越营而逃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颜良放下了兵书,冷笑道:“传令下去,派一队人马装模作样的追他一阵,配合他给把这出戏给刘备演得逼真一点。”

  庞统点头,深以为然,当即告退而去。

  帐外处,喧嚣声很快就平静了下来。

  ……从楚营中逃出的鲁肃,马不停蹄的望着北面二十余里外的燕营奔去。

  正如他预想的那样,他的身后很快就出现追兵,尽管夜深看不清楚,但从那隆隆的马蹄声却可以分辨得出,身后必有一队楚军轻骑在追击于他。

  心惊胆战的鲁肃,如受惊的鸟雀一般,狂逃不休。

  当鲁肃逃近燕军大营,远远已看到灯火通明时,身后的楚营追兵的声音,才才渐渐的远去。

  正当鲁肃刚刚松了口气时,迎面处,一队燕军的巡骑又杀奔而来。

  鲁肃唯恐黑夜之中,自己被燕军误伤,忙是大叫道:“休得动武,我乃鲁肃也——”

  巡骑们听得是鲁肃,皆是吃了一惊,却也不敢确认真假,便将他团团围住,带回去大营去交由刘备处置。

  燕军大营中,此时的刘备尚未入睡,他正踱步于帐中,满脸的愤恨与苦恼。

  郯城的失守,鲁肃的背叛,无一不让刘备心如刀绞,寝食难安的他,一直在琢磨着如何击破颜良,夺还郯城。

  只可惜,自从辽东退回来后,司马懿就染了风寒,今正在邺城休誊,无法随军而征。

  而孔明亦留镇邺城,替他处置政务,故此时的刘备身边,并无一个高明的谋士,可以为他出谋划策。

  正自苦恼间,关羽忽然入帐求见,满脸凝重道:“大王,鲁肃那厮来了。”

  鲁肃!

  刘备的神色一震,些许茫然掠过脸庞,一时未能想明白,鲁肃不是已经投降颜贼了么,怎么竟然还会回来?

  “叫他进来!”刘备喝了一声,狐疑与怒色并重。

  号令传下,片刻之后,鲁肃便在几名虎熊亲军的押解下,步入了王帐。

  此刻刘备已高坐王座,满脸阴沉,怒视于他。

  关羽同样是一脸冷绝,按剑立于旁边,那般怒相,仿佛随时便要一剑宰了他。

  见得此状,鲁肃“扑嗵”便跪伏于地,叩首哽咽道:“罪臣鲁肃,拜见大王。”

  “好你个鲁肃,本王自问没有亏待于你,你却焉敢背叛本王,而今还敢有脸来见本王,你到底居心何在!”刘备瞪眼喝斥道。

  “大王且听臣解释,臣焉敢背叛大王,臣只是情非得已之下,才不得不诈降那颜贼呀。”鲁肃泣声自辩,满腔的委屈。

  诈降颜贼?

  刘备与关羽对视了一眼,那般狐疑的表情,皆似不信。

  鲁肃便用他那颤栗,充满了委屈腔调的声音,向刘备苦诉了一番。

  鲁肃声称颜良用离间之计,诱使郯城中的燕军群起反叛,要杀他鲁肃,他心想若就此屈辱的死于自家人之手,实在太不值得,无奈之下,鲁肃便想郯城反正也保不住了,自己干脆就冒险诈降颜良,以肆机刺探军情,将功补过。

  鲁肃那哭哭涕涕的样子,那万般无奈的表情,再加上他的解释倒也说得过去,一番的自辨之后,倒是把刘备听得怒容缓和了许多。

  关羽却一脸不信,喝道:“你休得信口雌黄,为自己的罪行找借口,本将倒要问你,若是你果真没有叛国之心,当初郯城一战,本将中了颜贼的奸计,你为何不放本将归城。”

  “那颜贼在阵前污染二小姐,分明是想用激将法,诱使云长将军出战,谁想肃苦劝半天,将军还是要出击,却才中了颜贼的埋伏。当时敌军紧随而来,肃若是打开城门,岂非放贼军一起涌入郯城?肃想着云长将军平素总是训戒我等,要以国家大局为重,所以肃当时才斗胆,没开云长将军打开城门,肃之情非得已,还望着将军能够体谅呀。”

  鲁肃哽咽的又一番话,将关羽中计的真实原因道了出来,更拿关羽自己的话,来反驳关羽的质问。

  这一番话,只将关羽听得脸红脖子粗,心中虽有是恼怒,一时间却不得发作。

  这时的刘备,却才恍然大悟,终于知道了关羽并没有和他吐露全部的实情,刘备斜瞟了关羽一眼,眉宇间不禁添了几分怨色。

  “就算如此,那谁能保证你已真心归降颜贼,如今而来,其实是奉了那颜贼之命,前来做奸细。”关羽忙将话题扯了开来。

  鲁肃却正色道:“肃对大王的忠心,日月可昭,那颜贼与肃有灭族之仇,肃焉会效忠于他,就算肃真的是受他所托,前来做奸细,那也是为了脱身的敷衍之计,何况肃乃是杀了看守的士卒,冒险前来投归大王。”

  这一番慷慨真挚的话后,刘备脸上的怒色,已是烟销云散,反而是添了几分欣慰。

  刘备似是欣慰于鲁肃对自己的忠诚,鲁肃此举,实是为众臣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。

  “子敬对本王的忠心,本王自然是深知的,快快起来吧。”刘备宽慰道,脸上还露出了几分难得的笑容。

  鲁肃暗松了口气,却才艰难的站了起来。

  关羽见刘备信了鲁肃,心中大是不悦,连连向刘备使眼色,刘备却只视而不见。

  这也难怪,倘若前番郯城一役的事,关羽没有对刘备有所隐瞒的话,刘备对他还深信不疑,但当刘备得知关羽隐瞒真相时,对关羽的不满,便转化成了对鲁肃的信任。

  “大王,臣此险冒险诈取颜贼,还刺探到了一件重要的情报,臣相信,此道情报,足以令大王不费吹灰之力,就击溃颜贼。”鲁肃拱手进言。

  刘备精神一振,惊喜之下,忙是何是情报。

  鲁肃却压低声音道:“臣在敌营这几天,打听到楚军的两百余万斛粮草,尽皆集于郯城以南二十里的石屯,且那里的守军只有不到五千人。臣以为,大王若能派一支轻骑,绕道抄袭楚军之后,一把火烧了石屯之粮,楚军粮草尽毁,人心浮动,必然不战自溃也。”

  这一席话,只将刘备听得是精神大振,连日来笼罩在心头的阴霾,也随之一扫而光。

  诚如鲁肃所言,若他果真能烧了楚军的粮草,那么,别说颜良有十万大军,就算他有百万大军,也将不战而溃。

  兴奋的刘备,正待采纳此计时,关羽却冷冷道:“此计虽妙,但风险也颇大,我军深入敌后,倘若情报有误,岂不又是一场大败。”

  听得关羽的质疑,鲁肃慨然道:“肃愿以性命担保,倘若情报有误,我军有失,就请大王斩了肃的首级便是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