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六十九章 让你偷鸡不成

第六百六十九章 让你偷鸡不成

  鲁肃竟然拿自己的项上人头,为他所提供的情报做担保,这下一来,关羽就无话可说了。

  关羽只得闷闷不乐的闭上了嘴巴,铁青着脸,以厌恶的眼神看着信誓旦旦的鲁肃。

  鲁肃则依旧一脸慷慨,巍然的立在那里,无有半点可疑之色。

  如此表现,如何能不叫刘备深信不疑。

  “好,子敬此计,当真大妙也,此战若能功成,则子敬你便是本王收复徐州的第一大功臣也。”深信不疑的刘备,豪然大笑。

  听得那“第一大功臣”五个字,关羽脸上的阴霾却愈重,几分嫉妒的神色,恍然掠过脸庞。

  关羽能不嫉妒嘛,要知道,这徐州可是在他关羽手里边丢的,如今若是以鲁肃的计策收复,他关羽的颜面又将何在,收复徐州之后,他关羽还有何面目再镇守徐州。

  关羽虽闷闷不乐,却也无可奈何,只得默默的看着刘备夸赞鲁肃。

  忽然间,关羽心生一念,便道:“大王若要行此计,臣愿率一军前去烧石屯之粮。”

  关羽主动请战,刘备正欲应时,鲁肃却道:“此番抄袭石屯,当以轻骑为主,关将军虽乃我燕国第一大将,但却不善统骑兵,臣以为,大王不妨遣一员骑将前去。”

  关羽本待借机立功,以将功补过,替自己挽回些颜面,谁想鲁肃一番话,又把他立功的机会给夺了走。

  关羽心中暗怒,连连瞪视鲁肃,鲁肃却只当作视而不见。

  鲁肃的进言,刘备却深以为然,思量片刻,刘备摆手喝道:“来人啊,速将张燕传来相见。”

  于是,刘备便定下计策,以张燕率一万步骑,绕过楚军正面防线,前去烧石屯之粮。

  而张燕所率的这支一万步骑,其中更有近五千的骑兵,这个数量已达到了刘备此番南下所率骑兵的半数。

  刘备这一回是下了血本,务必要一举烧粮成功,击破颜良,收复他的徐州。

  计议已定,诸将散去。

  关羽和鲁肃拱手告退,二人表面上和和气气,但一出帐,气氛马上便变得冷峻起来。

  “鲁子敬,你可真是厉害啊,巧舌如簧,三言两语间就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得干干净净,你跟随本将多年,本将怎么就没看出来呢。”关羽冷嘲热讽道。

  鲁肃却叹了一声:“肃适才在行帐中时,已经说得很清楚,肃所作的一切,都是为了我燕国的大局,为了大王所设想,关将军气度非凡,该不会因一己之私,对肃记恨在心吧。”

  关羽的嘴巴,显然没有文人出身的鲁肃那么利索,三言两语间,便被鲁肃呛得无言以辩。

  嘴上占不得上风,关羽便冷哼一声:“你到底是否为我大燕国,还尚未可知,先看这一战的结果吧,倘若你是在说谎,我关羽必亲手斩下你的狗头。”

  “恐怕,关将军是没有这个机会了。”鲁肃淡淡一笑,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。

  关羽冷哼一声,拂袖而去。

  看着关羽愤去的背影,鲁肃冷笑一声,暗忖:“今若杀败颜良,收复徐州,燕王以我之功,必会令我来镇守徐州,到那个时候,我鲁肃总终于不用看这个狂妄之徒的脸色了,嘿嘿——”

  ……时已近夜,石屯粮营。

  寒风瑟瑟,穿缝而入中,搅得那一间大帐烛火摇曳。

  灯下,颜良围炉烤火,闲品着一樽美酒。

  一杯酒下肚,浓浓的暖意,驱散了几分寒意。

  就在颜良还在回味着美酒余香时,帐帘掀起,胡车儿匆匆步入。

  “启禀大王,我斥候有报,一支燕军从南面绕过我军防线,打着我军的旗号,向石屯而来,目下距离此间只有不到五里了。”胡车儿拱手道。

  颜良刀锋似的眼眸间,一丝嘲讽的冷笑掠过。

  “是时候了,出去吧。”酒杯放下,颜良腾的起身,大步而去。

  胡车儿抱起青龙刀,跟随着颜良出帐。

  周仓已牵好了赤兔马,颜良翻身上马,接过胡车儿奉上的青龙刀,纵马直趋营门一线。

  放眼望去,一片黑压压的人头,数不清密如森林的寒刃,反射着幽幽的寒光。

  一万楚军将士,肃然无声的布列于此,安静的如同无数没有生命的兵俑,浓烈的肃杀之气,随着寒风弥漫。

  颜良驻马于前,星目仰起,远望着着营外那黑漆漆的夜色。

  驻立未久,隆隆的马蹄声,开始回响在耳中,隐隐约约,由远及近而来。

  颜良知道,他的计策已然成功,刘备的烧粮之军,如约而来了。

  当日在郯城城头,庞统乃是故意当着鲁肃的面,透露了石屯粮营守备空虚的情报,而颜良也是故作轻视,不肯增加石屯粮营的兵马。

  诸般种种,就是为了让鲁肃铭记住这个假情报。

  而之后凌统要杀鲁肃,以及颜良下令,让鲁肃去和凌统护粮,诸般之事,也皆是颜良君臣演的好戏,为的就是吓走“鲁肃”,让他去投归刘备。

  根据庞统的推测,鲁肃为了平息刘备的愤怒,必会献计烧粮之计,以将功补过。

  如今看来,庞统的计策,果真的成功了。

  马蹄声越来越近,刘备的送死大军,正风尘仆仆的赶着前来投胎。

  颜良的眼眸中,隐冷的杀气也越来越重。

  片刻之后,蓦然之间,营外那压制的动静,陡然间爆发,震天的喊杀声中,数不清的身影从黑暗中杀出,向着大营正门一线狂冲而来。

  刘备的烧粮之军,终于现身了。

  一万燕军步骑,自以为在功的骗过楚军的耳目,他们在张燕的率领下,正疯狂的向着石屯杀奔而至。

  颜良却冷笑一声,微微扬刀一指:“传本王之令,连弩手准备,本王要给这班不知死活的敌人,送上一份见面的大礼。”

  号令传下,五百元戎连弩手,几步上前,端起弩架,森然的箭矢已是瞄准了夜色中涌动的人影。

  大营之外,燕军仍没有发觉中计,一万多号步骑,咆哮着继续狂冲。

  五十步——三十步——二十步——来势汹汹的敌流,已然进入到了连弩的绝佳射程之内。

  颜良青龙刀向前狠狠划下,厉喝一声:“放箭——”

  号令下,战鼓起,五百名连弩手,几乎在同一时间扭动了机括。

  嗖嗖嗖!

  嗡鸣之声,如潮而起,五千多支箭矢呼啸而起,如天罗地网一般卷向迎面冲来的燕军。

  凄厉惊恐的惨叫声如潮而起,冲在最前端的燕军,如脆弱的麦杆一般,被狂风暴雨般的密集箭矢,瞬息间打翻在地。

  近九百号燕军步骑,霎时间被射倒于地,人仰马翻,嚎叫惨嘶,何其之惨烈。

  前排的士卒倒下,后边的燕军人马收止不住,直接就辗撞了上去,那些中箭的倒霉燕军士卒,没有死在楚军的铁箭下,反而是大半被自家的人马踩踏而亡。

  转眼间,一万燕军便挤堵在了一起,由气势汹汹,变成了混乱不堪。

  领军的燕军大将张燕,这个时候也惊呆了,心道那鲁肃不是说,石屯粮营守备空虚,不过五千楚军么,如今却怎明明防备森严,却似早有准备的样子。

  惊恐中的张燕,脑海里猛然间闪过三个斗大的血字:

  中计了!

  “他娘的,鲁肃的情报有误,撤兵,全军即刻撤兵——”张燕惊叫一声,拨马转身便走。

  幸存的燕军士卒,也皆惶恐的扭头争相逃命,只是彼此间拥挤在一起,一时片刻又岂能逃得出这乱局。

  石屯营中,火把已群燃而起,耀如白昼的火光映照下,颜良清楚的看到了营外混乱惊恐的敌人。

  他冷笑一声,高声喝道:“贼兵阵脚已乱,给本王全线出击!”

  暴喝声中,战鼓声陡然一变,愈加急促的鼓点,冲天而起,声震四野。

  营门大开,文丑长啸一声,纵马舞枪当先杀出,他的身后,一万列阵已久的楚军步骑,如出笼的猛虎一般,咆哮而出,扑向了惊恐混乱的敌军。

  铁蹄所向,无情的辗杀着进退两难的敌人,文丑手中银枪,射出道道流光,所过之处,漫天的血雨在飞扬。

  张燕的大军转眼就土崩瓦解,几千惊惶的干卒丢盔弃甲,望风而逃。

  张燕自己也顾不得许多,纵马狂奔,撞飞那些挡他路的士卒,只顾拼命的狂逃。

  正当这时,左翼一声炮响,蒋钦率一军从西北处杀来,斜向冲入撤逃的燕军。

  这身后杀出的一军,将本就凌乱的燕军,拦腰冲为两段。

  紧接着右翼处喊杀之声大作,却是朱桓率一万精锐,从东北处杀来,这一路伏军的位置恰到好处,正好将张燕败军的去路封住。

  数不清的大军,四面八方的围杀而来,数倍的楚军,转眼便将张燕和他的残兵围成铁桶一般。

  楚军步步紧逼,逐渐的缩小的围阵,最终将张燕围在了方圆不到里许的境内。

  而此时,文丑的大军也已杀到,但见文丑纵马舞枪,如劈波斩浪一般,冲开一条血路,辗着脚步遍地的横尸,将残存的燕军一路摧折。

  火光映照下,文丑暴喝一声,手中银枪如电刺出,直取张燕而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