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七十章 刘备吃黄连,有苦难言

第六百七十章 刘备吃黄连,有苦难言

  火光之中,正自苦战的张燕,蓦觉一股疯狂的杀机,向着自己汹汹袭来。

  他急是勒马转身,火光映照下,但见一员虎熊之将,正纵马舞枪,向着自己狂杀而来。

  当年河北之时,张燕可是数度与袁绍交手,岂能认不出曾经的河北上将文丑。

  文丑武艺有多强,张燕自然深知,如今正处困境中的他,眼见文丑杀来,未战,张燕的斗志便已先失一筹。

  但见那流光似的枪锋,呼啸而至时,张燕避之不及,只能倾尽全力,举刀相挡。

  吭——巨鸣声中,枪锋正中刀背。

  那螺旋刺出的枪锋,当有千斤之力,一击之下,张燕身形剧震,虎口发麻,手中之刀险些就拿捏不住。

  就在张燕未及惊于文丑武艺时,文丑的第二枪,第三枪,已如狂澜怒涛一般袭卷而至。

  张燕不及多想,只能倾尽全力相挡,虽如此,但几招之间,便已被文丑攻到手忙脚乱,穷于应付。

  以张燕的武艺,正面交锋,又焉以拥有绝顶武艺的颜良之对手。

  数招间,胜负已分。

  张燕力战不敌,勉强应下几枪,拨马转身便欲撤退。

  然乱军之中,张燕猛回头时,却正撞上了数骑本军骑士,正好挡住了张燕逃跑的去路。

  “狗东西,哪里逃,纳命来吧——”就在这一瞬间,文丑暴喝一声,手中银枪已如闪电般刺出。

  张燕逃跑无路,欲回身举刀相挡时,却已来不及。

  但见寒光流转处,文丑的枪锋穿透了张燕那脆弱的防御,枪芒如电,正中张燕胸膛。

  噗!

  一声骨肉撕裂的声响中,枪锋已破甲而入,刺穿张燕的胸膛,从后背中贯穿而出。

  文丑猿臂轻轻一抖,银枪拔将而出,张燕的胸前,已赫然现出一个腕口大的血窟窿,大股大股的鲜血,正喷涌着往外翻滚。

  “鲁……鲁肃……你可害死……害死我了……”张燕用最后的力气,发出了一声控诉,接着身形晃了一晃,便即栽倒在了马下。

  数合之间,颜良麾下大将文丑,阵斩张燕。

  斩杀了张燕后,文丑抖擞精神,继续纵马舞枪,大杀四方。

  张燕一死,余下的五六千燕军残兵,原本就脆弱的斗志,旋即土崩瓦解。

  文丑、蒋钦等众将,率数万楚军四面围杀,直杀得这班燕军残兵鬼哭狼嚎,片甲不留。

  战斗从深夜杀到天明,当天光放晓,东方蒙蒙发白之时,这场血腥的屠杀,才终于收尾。

  一万燕军步骑,除了少部分轻骑逃走之外,大部分都被楚军围杀殆尽。

  此役中,楚军不但杀伤燕军无数,更是缴获了近三千匹上好的幽燕良马,实可谓是大获全胜。

  天明时分,颜良手提青龙刀,坐胯赤兔马,徐徐出营,视察战场。

  放眼望去,目之所及,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,极尽的惨烈。

  文丑纵马而来,直抵颜良驾前,扬着手中的头颅,兴奋道:“大王,此乃燕将张燕的首级,臣为大王斩下了。”

  张燕啊,虽然投奔刘备未久,但却是刘备军中难得的一员良将。

  只可惜,自作聪明的鲁肃,一条献计,却白白断送了刘备一员大将的性命。

  看着那血淋淋的人头,颜良放声狂笑,扬刀道:“今日一战,必杀得刘备丧胆,诸将随我北往大营,再努一把力,一举荡平贼军。”

  “杀燕军——”

  “杀刘备——”

  意犹未尽的众将士,踏着敌人的尸体,振臂高呼,尽极的狂暴。

  那震天动地的暴杀之声,声震四野,天地一片肃杀。

  ……三十里外,燕军大营。

  燕王的大帐中,一场丰盛的庆功宴,已经提前摆上。

  刘备端坐上首,轻捋着短须,灰白的脸上,时隐时现着丝丝得意。

  “现在这个时候,估计张燕已经得手,颜良那狗贼的两百万斛粮草,怕已是烧为了灰烬,本王真想看看,颜贼得知了这个噩报后,会是怎样一副惊恐的嘴脸。”

  刘备洋洋得意,仿佛这场胜利,他已是志在必得。

  “颜贼粮草烧光,军心必然大恐,明日的这个时候,大王就可以发动全面进攻,一举荡平敌军,收复徐州失地。”鲁肃笑呵呵的拱手附合。

  刘备哈哈大笑,狂妄与得意之色愈重。

  帐中余将,皆也附合大笑,满帐充斥着弹冠相庆的得意。

  众将中,唯有关羽却是脸色阴沉,默不作声,似有不悦之色。

  一片的狂笑声中,帐帘掀起,陈到匆匆而入,拱手叫道:“大王,我烧粮之军回来了。”

  刘备大喜,摆手道:“果然不出本王所料,速传张将军入帐相见,本王要亲赐他一杯庆功之酒。”

  “大王,张燕将军没有回来。”陈到低垂着头,语气颇为沉重。

  刘备神色一怔,大喜的脸色中,瞬间闪过一丝忧色,显然他已从陈到的表现中,听出了几分不祥的预感。

  “不光张将军没回来,咱们一万烧粮之军,也只回来了几百轻骑。”陈到默默道。

  刘备心头一震,腾的站了起来,喝道:“休要吞吞吐吐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  陈到不敢再隐瞒,只得叹了一声,默默道:“据逃回来的士卒称,石屯的楚军早有准备,暗中伏下了数万兵马,张将军突袭不成,反中了楚军的埋伏,全军死伤几尽,就连张将军也为敌将文丑所杀。”

  大帐之中,瞬间鸦雀无声。

 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陈到,紧接,那一双双的目光,齐刷刷的都转向了鲁肃。

  刘备整个人也错愕愣怔,满脸的肉痛与惊诧。

  那可是一万精锐中,其中更有数千精锐的铁骑,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输光了吗?

  为什么,鲁肃不是说,楚军根本没有防备的吗?

  猛然省悟的刘备,目光刷的扫向鲁肃,厉声道:“鲁子敬,你不是说石屯楚军只有五千吗,现在这几万伏兵,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面对刘备的质问,与诸将怨恨的目光,鲁肃脸色惨白,满脸的惊恐与茫然,结结巴巴不知该怎么解释。

  鲁肃的脑海中,诸般线索如乱麻一般,在他的脑海中交织,他绞尽脑汁的苦思,蓦然间,乱麻被斩断,鲁肃明白了其中真相。

  原来,从那里城上庞统提到的石屯之事起,颜良就一直在布局。

  这个局之目的,就是为了蒙骗他鲁肃,让他从楚营中逃出,将石屯的错误情报,泄露了刘备。

  鲁肃这时才明白,自己在不知不觉中,竟又中了着颜良的奸计。

  布局如此之深,设计如此的逼真,倘若不是今日张燕之败,鲁肃恐怕到死也不会识破,这计谋,竟然已高明到如此地步!

  就在鲁肃震惊之时,关羽已冷冷道:“大王何需多问,臣早就说过,这厮乃是颜贼派来人的奸细,大王若早听为臣进言,又岂会有今日一败。”

  关羽总算扬眉吐气,趁机的落井下石,旧事重提,言语之中,更有埋怨刘备不听其劝的意味在内。

  “鲁肃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做奸细!”恼羞成怒的刘备,指着鲁肃的鼻子大骂。

  鲁肃忙是惊慌道:“大王请听臣解释,臣也是刚刚才明白,臣乃是中了那颜贼的奸计,臣也被他的把戏给蒙骗了啊。”

  “鲁肃,事到如今,你还敢狡辩,你当真以为大王是可以随意愚蠢弄的吗?”关羽厉声斥道。

  那“愚弄”二字,如刀子一般,深深的扎在了刘备的心头。

  受此刺激,刘备愤怒如火,厉声斥道:“好你个鲁肃,事到如今,你还想再骗本王,你当真以为本王乃仁义之君,就不忍心杀你吗。来人啊,把鲁肃拖下去,给本王斩了。”

  刘备怒下杀意。

  鲁肃大惊失色,急道:“大王息怒,颜良此计,就是想借大王之手以杀鲁肃,大王若斩了臣,正中了那颜贼的奸计矣,请大王开恩啊——”

  鲁肃这般一辩求,刘备神色微微一动,杀念似乎有所动摇。

  关羽看在眼里,只恐刘备回心转意,遂是拔剑上前,大喝道:“背国之贼,还敢嘴硬,本将就替大王将你这狗贼就地正法!”

  暴喝声中,关羽手中长剑高高的扬起,呼啸而下,直斩向鲁肃的脖子。

  “不要啊——”鲁肃凄惨大叫,已是赫得神魂失措。

  关羽手中的长剑,却毫不留情的斩下。

  噗!

  鲁肃的人头,应声而下,滚落在了刘备的脚前。那无头的躯体,晃了一晃,便是瘫倒在了地上。

  关羽当着刘备,乃至众将的面,公然斩杀鲁肃,这般出人意料的举动,令刘备都有些看呆。

  半晌后,刘备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,脸上不禁浮现出几分不悦。

  关羽将长剑一收,拱手道:“臣一时气愤,未经大王恩将就亲斩这叛贼,失礼之处,还请大王恕罪。”

  倘若鲁肃真的是叛贼的话,他如今还逗留于营中,岂非自取死路?

  此时的刘备,回想起鲁肃方才所说的话,才觉得自己真的是中了颜良的奸计。

  “糟了,本王是中了颜贼的诡计了,可恨……”

  刘备心中暗生悔恨,表面却不好有所表露,只得强作肃然,摆手道:“云长何罪之有,此贼乃国之奸细,该当杀之。”

  “多谢大王。”关羽起身,立回了刘备身旁,看着地上鲁肃的人头,眉宇之间,悄然掠过一丝畅快。

  而刘备看着鲁肃的尸体,却如哑巴吃了黄连一般,有苦难言,只能徒自叹恨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