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七十一章 杀到刘备夹尾巴

第六百七十一章 杀到刘备夹尾巴

  午后时分,颜良率领着石屯的得胜之军,抵达了郯城以北的大营。

  石屯大胜的消息,已然传归了大营,三军将士无不为之振奋,楚军的士气,因之达到顶点。

  颜良带回来的,除了一场大胜之外,还有近七千颗人头。

  那是燕军败卒的人头。

  颜良把这七千多颗人头,在大营以北堆起了一座硕大的小山,张燕的人头,则用长杆高高的竖在人头山的顶峰。

  颜良就是要用这恐怖的方式,来震慑燕军的人心士气。

  颜良之目的,很快就达到了。

  石屯大败的消息,早就传回了燕营大营,一万同袍的死伤,足以在燕军中引起巨大的震恐。

  而未几,颜良堆起的那座人头山,其高甚至远在燕军营中,都能隐隐约约看到。

  颜良的行为艺术,大大的刺激到了燕军士卒,使得这些本就惶然的北军,愈加的畏怖于颜良和他的凶残的楚军。

  一时之间,燕军中人心惶惶,本就不高的斗志,急转直下。

  此消彼涨,楚军的士气却是暴涨到了极点,三军将士皆是热血沸腾,个个跃跃欲试,欲要进攻敌营,争立功勋。

  一切的迹象都表现,全面进攻的时机,已然成熟。

  是日傍晚,楚王行帐中,诸将齐集。

  帐帘猛的掀起,身负赤色披风的颜良,带着瑟瑟的寒风昂首而入,帐中诸将,尽皆肃然。

  步上王座,颜良扫视诸将,高喝一声:“诸将听令!”

  “末将在!”两翼诸将,齐声而应。

  颜良目光如刃,肃然道:“前日一场大胜,刘备损兵折将,如今他的部下已是人心惶惶,斗志挫败,此天赐本王大破其军的时机,本王已决定倾军而出,全面出击,一举攻破敌营,尔等可有必胜之信心?”

  “大楚必胜——”左首之文丑,振臂一声高呼。

  帐中诸将的热血,骤然间被点燃,挥舞着拳头,齐声高喝着“大楚必胜”的誓言。

  诸将斗志昂扬,颜良的信心跟着暴涨。

  他狂声一笑,豪然道:“尔等有如此信心,本王何愁不胜,黄汉升、凌公绩、朱休穆听令。”

  “末将在。”三员大将,应声出列。

  颜良令箭一掷,厉声道:“本王予你们各率一万兵马,明天清晨,从西线分三路强攻敌营,只许进,不许退。”

  “诺!”黄忠等三将,慨然领得王令。

  颜良目光又往右列一扫,喝道:“甘兴霸、蒋公弈、潘文珪听令,本王命你各率一万兵马,明晨从东路进攻敌营,不破敌营,誓不收兵。”

  “末将遵令。”甘宁等三员大将,齐声应命。

  “文子勤、张文远何在!”

  “末将在。”两员热血大将,齐齐出列。

  颜良将令箭案前一扔,高声道:“本王命你二人,各率一万步骑,明日由中路直攻刘备大本营,一往无前,绝不可后退一步。”

  “末将遵令。”文丑与张辽,慨然接令。

  帐前诸将,尽皆分排安任命,颜良又将目光扫向了左右两员亲军统领,令道:“你二人明日统一万虎卫军,跟随于本王左右,若有需要,本王将亲自率军上阵。”

  “诺。”周仓与胡车儿慨然应命。

  诸将分派已毕,颜良巍然立起,高声道:“本王明日当与尔等并肩而战,咱们就痛痛快快大杀一场,杀到那刘备夹着尾巴逃回河北。”

  “杀——”

  行帐之中,诸将奋威,齐声呼杀,猎猎的战意在帐中疯狂的燃烧。

  ……次日,天色将明未明。

  诸营大开,九万楚军将士尽皆出营,借着昏暗的光线掩护,一路向着二十里外的燕军大营急行而去。

  旭日将升之时,诸路大军,皆是抵达了指定的位置。

  颜良坐胯赤兔马,手提青龙刀,极目远望,刘备的中军大营就在视线的尽头。

  他没有太多的迟疑,只将宝刀向着遥指,冷冷道:“时机已到,传本王之命,全军进攻——”

  王令已下,急促的战鼓声,冲天而起。

  “呜呜呜”的号角声,悠远空洞,如同来自于地狱一般。

  从西到东,连绵数里的战线上,尘雾骤起,喊杀声,马奔声,响彻了原野。

  九万楚军,兵分八路向着燕营狂奔而去,远远望去,犹如滔天的洪水,向北漫卷而上。

  此刻,燕营中的刘备,已然得到了巡骑的急报,知道楚军打算大举进攻。

  刘备不敢马虎,当即传下号令,仓促召集全军,准备迎敌。

  燕营中的刘备,此刻亲眼目睹了那漫天的尘暴,向着自己咆哮而来的可怕景像,刘备的斗志,还未开战之时,就已经遭受到了沉重的一击。

  心志动摇的刘备,却强撑着斗志,拔剑高喝道:“成败在此一战,诸位将士,给本王顶住贼军的进攻。”

  刘备的豪言鼓舞,却并未能激励了他的部下。

  石屯一败,近万同袍的战士,早已令燕军士卒惶惶不可终日,令他们对颜良和楚军的恐惧,更添了一筹。

  如今,面对着楚军疯狂的杀至,他们信心的挫败,已是非人力所挽回。

  震天的轰响中,八路楚军,如八头凶猛的野兽一般,轰然的撞上了燕军大营。

  漫天的箭雨呼啸对射,在沿营一线交织成了一道巨大的光网,惨叫声,人仰马翻之声此起彼伏,那地狱的嚎哭声,令人肝胆皆摧。

  勇敢的楚军将士,在诸将的指挥下,顶着空中落下的箭雨,挥舞着手中的大刀,疯狂的砍伐着燕军外围的鹿角。

  在此不惜性命的狂攻下,西面一线,张绣所部的营垒率先被击破,大股大股的楚军将士,犹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从缺口处涌入敌营。

  张绣阻止不了楚军的涌入,只能喝斥着万余燕军,拼命的围堵,却仍挡之不住处。

  刘备闻讯,心情愈加焦虑,当下便想派兵马去增援西面。

  正当这个时候,一骑从东面飞奔而,大叫道:“启禀大王,东营被贼军突破,贼兵势众,太史将军挡之不住,请大王速派援兵。”

  刘备心头咯噔一下,灰白的脸色愈加的阴沉。

  此番刘备率军南援,本只带了六万兵马,心想着会合关羽的徐州军后,少说也近十万之众,南攻或许有不足,但自守应该有余。

  谁知关羽和鲁肃二人不争气,白白损失了三万兵马,而鲁肃的失策,又使他损了一万兵马,此刻刘备手中,仅有不过五万余众而已。

  此刻,面对着楚军两倍之众的狂攻,处处都在告急,刘备哪里还有多余的兵马去个个援救。

  正当此时,一箭破空而来,直奔刘备面门射来。

  正欲躲闪之时,身边护卫的陈到眼急手中,手中环首刀一扬,“铛”的一声将袭来之箭弹落落虚惊一场的刘备,抬头一看,却见主营的正面处,楚军砍毁了外围两重的鹿角,今日攻至营栅一眼,守备主营的关羽,眼看就有抵不住的形势。

  营外的楚军箭矢,正飞射而入,刘备已处于敌箭的射程之内。

  陈到为保护刘备,不得不下令亲军们高举盾牌,结成壁垒以抵挡越来越密集的箭矢。

  眼前都顾不得住,又怎顾得上太史慈。

  无奈的刘备,皱眉喝道:“传令给太史慈,叫他自己想办法,无论如何也要守住东营。”

  求援的斥候,也只能无奈的策马飞奔而去。

  燕军的岌岌可危,南在两百步外,坐胯赤兔马的颜良,看得是清清楚楚。

  左右两翼各有突破,只差中间若再能突出缺口,燕军的防线就将彻底的崩溃。

  良机就在眼前,颜良焉能放过。

  他当即宝刀一扬,厉声道:“周仓、胡车儿,尔等率虎卫军随本王杀上去,给刘备那大耳贼致命一击吧。”

  号令下,王旗摇动,直指敌营。

  “驾!”颜良低啸一声,手拖青龙刀,双腿一夹赤兔马,如狂风般奔腾而出。

  左右两侧,胡车儿与周仓纵马而出,环护左右,身后,一万虎卫军的精锐勇士,怒啸如雷,轰然杀出。

  片刻间,颜良的赤色王旗,已如烈火一般,飞扬在了最前线。

  激战中的楚军士卒,眼见王旗出现,便知他们的大王已亲临前线,众将士受此鼓舞,斗志陡然倍增,更加疯狂的向敌营发起冲击。

  文丑和张辽的两万中路军,再加上颜良亲率的一万虎卫军加入,中路的三万大军,已对刘备的主营形成了绝对的优势攻击。

  焦虑的关羽,纵然使出混身懈数,又如何能抵抗这大势。

  主营一线,转眼之间,已为楚军突破数处,文丑更是纵马当先,随着楚军的洪流,无可阻挡的涌入了刘备主营。

  主营缺口已现,燕军军心大乱,土崩瓦解之势,正在快速的形成。

  而躲在盾牌后面的刘备,此刻则是又恨又急,心如刀绞一般的痛苦。

  如果说一刻钟前,刘备还存有一丝侥幸的话,那么现在,当颜良的王旗,耀武扬威的闯入他的大营时,刘备残存的希望,已是瞬间破灭。

  惊恨的刘备,实在难以接受这残酷的现实,但他却知道,大势已去,倘若再顽抗下去,今日他和他的大军,就有可能统统覆没于此。

  危急关头,刘备的本能被激发,他想也不多想,急喝一声:“全军北撤,全军北撤——”

  未等左右传下号令,刘备已勒马转身,不管不顾的先行而逃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