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七十六章 毁掉袁家高贵的声名

第六百七十六章 毁掉袁家高贵的声名

  袁熙就那么跪伏着,面色羞愧而惨然,默默的倾听着那靡靡之音。

  袁熙的脑海,不禁浮现出一衣不遮的甄宓,在颜良的身下不知羞耻的样子。

  尽管他极力不去想,但那般不堪的画面,还是无法控制的,不由自主的浮现于脑海。

  就这样,袁熙饱受着折磨,无力的跪伏在地上,不知过了多久,猛听纱帘之中,颜良爆发出一声长啸。

  然后,那惊涛骇浪般的声音,却才终于歇了下去,只余下男女筋疲力尽的喘息之声。

  袁熙长吐了一口气,精神憔悴之极,尽管他什么也没干,但整个人却如同要虚脱一般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颜良掀帘而出,身上只披了件袍子。

  而纱帘中的甄宓,则是满面的春色,浑身香汗淋漓,恐为外人瞧见,忙伸出那藕似的臂儿,将被子拉起,遮掩住那雪白如婴的身躯。

  透过纱缝,甄宓冷冷的瞪了袁熙一眼,那般眼神,仿佛向他炫耀报复之后的痛快一般。

  浑身是汗的颜良,下得床榻,大咧咧的往座上一坐,左右婢女匆忙递上茶水,以给他解渴。

  颜良连饮数杯,粗喘方才止歇下来,这时的颜良,却才注意一,袁熙竟然还跪在这里。

  “你还傻跑着做什么,起来吧。”颜良摆手道。

  袁熙这才颤栗着,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。

  颜良瞧着袁熙那卑微羞愧的脸,用戏虐的语气道:“袁熙,甄宓不光花容倾城,没想到这榻上的功夫,也如此了得,这般美人你却保护不了,真是可惜啊。”

  “是是,大王教训得是。”袁熙听着那讽刺的羞耻的言辞,却只能唯唯称诺。

  纱帘中,甄宓眼瞧着袁熙主般懦弱无耻的样子,眼神愈加的冷漠。

  “你虽是个软蛋,不过倒也是个识时务的人,跟本王又没什么仇怨,本王看在宓儿的面子上,就不杀你了。”颜良淡不道。

  袁熙大喜,一瞬之中,所有的羞耻都不见了,忙又跪伏于地,拜道:“多谢大王开恩,大王的恩德,罪臣没齿难忘,多谢大王。”

  “不过这死罪可免,活罪难道,让本王想想,该怎么处置你才是。”颜良摸着下巴,故作深思。

  “有了。”半晌后,颜良眼眸一亮,冷笑道:“你袁家不是汝南人氏吗,那好,本王就发配你往汝南,在袁氏的祖坟附近去替官府放牛,你可愿意。”

  袁熙身子又是一震,一口气差点就没喘过来。

  袁家四世三公,何等的高贵,而今,他这个袁家仅存的子孙,却沦落到要做一名放牛的官奴。

  而且,还是要在袁家祖坟上放牛。

  真不知,躺在坟里的那些袁家列祖列宗,看到他袁熙牵着牛经过时,会是作何感想。

  天下间,还有比此更过份的羞辱吗。

  颜良就是要羞辱他,你袁家不是出身高贵吗,不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卑贱出生的武夫么,那我这个卑贱的武夫,偏就要扭转乾坤,让你家袁家名誉扫地,永世不得翻身。

  袁熙顿时尴尬在了那里,不知如何以应。

  纱帘中,缩在被在了甄宓,耳听着颜良如何发配袁熙,如此的羞辱袁家,每一时间也觉得有些过份。

  不过,那点同情的念头,也只是转瞬即逝而已。

  甄宓想起了当年的袁尚,如何无耻的把自己这个嫂嫂,献于颜良,她又想起刚才,袁熙是如何厚颜无耻的,把自己献于颜良以求活。

  诸般种种,令她想到姓袁的,就有种想要吐的冲动。

  “哼,袁家没一个好东西,活该他们声名扫地……”甄宓心中不屑的想着。

  外面处,颜良见袁熙犹犹豫豫不应声,脸色顿时一沉:“怎么,难道你还不愿接受吗,那好啊,本王就送你去见你那大哥袁谭。”

  话音方落,房外亲军来报,声称袁谭已经被五马分尸,其各处尸块,现已丢进山野喂了野狗。

  这亲兵不来报不报,一听得袁谭被喂了狗,袁熙脸色刷的惨白如纸,差点就给吓尿了。

  他再不敢犹豫,忙是叩首道:“罪臣谢大王厚恩,臣永世为大王放牛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以示满意,摆手道:“算你还识相,来人啊,把袁熙连夜送往汝南郡吧,告诉汝南太守,要好好的监督这小子,万不可让他偷懒。”

  王令传下,周仓便拖起袁熙往外。

  颜良心情痛快,一时兴致又起,遂又还往了纱帘中,邪笑道:“美人,你旱了这么多年,这点雨露怎能够呢,别装睡了,本王还没玩够呢,哈哈——”

  肆意的狂笑声中,颜良如狼似虎,一把将甄宓遮掩的被子,扑向了那浑若玉雕的娇躯。

  床榻之中,春色又起,那女人的哼吟之声,渐渐又起。

  而袁熙却在那羞耻声中,被押解出去,心中怀着刺痛,默默的含泪而去。

  这一宿,颜良不知几番大战,直折腾到深夜才收兵。

  毕竟,他把传说中的洛神,养在眼皮子底下那么多年,几乎都未碰过一个指头中,如今终于赢得美人屈服,迎逢承欢,颜良如何能不痛痛快快的发泄一番。

  而许久未尝恩露的甄宓,表面虽然矜持,实际上也是久旱盼甘霖,春心寂寞难耐已久。

  如今一旦将尊严放心,甄宓在床榻上的狐媚与手段,丝毫不逊于铜雀台上的任何一名美人。

  但令甄宓没有想到的则是,颜良的精力竟是空前的充沛,一晚上折磨了她多少次,都不知疲惫。

  一夜波折,直折磨得甄宓筋疲力尽,四肢酥软无力,浑身如脱胎换骨一般,几乎无力再动弹一下。

  夜色深深,春雨渐歇时,尽兴的颜良,方才拥着那疲惫不堪的美人,沉沉的入夜。

  ……颜良一连在铜雀中逗留了三天,这三天的时间里,他尽情的在甄宓的身上,发泄他旺盛的精力。

  当然,颜良虽好女色,但却并非荒淫的君主,三天的快活之后,尽兴的颜良便离开铜雀台,还往应天的王府处理政务。

  颜良方一回王府,军师庞统便前来求见。

  庞统此来,给颜良送来了北方细作网,所发回来的最新情报。

  据细作报称,刘备在颜良南归的这段时间里,将青兖二州的男女丁口,大举的迁往了河北。

  青州方面,位于其东南部的城阳郡、东莱郡、乃至北海国的百姓,统统都被迁往了河北,刘备将自己边境线,一路收缩至了北依黄河的济南国、乐安郡和齐国三个郡国。

  兖州方面,刘备则将陈留国、济阴郡、沛国、鲁郡、泰山郡、任城郡等南部郡国,统统都放弃,将其中丁口大举迁往河北。

  而刘备在兖州一带的边境线,则退至东郡、东平国、济北国背靠黄河的郡国。

  至于那些弃守的郡国,从城镇到乡村,刘备则下令一把火烧为灰烬,至于堤坝、河渠等农业设施,能破坏的都统统毁掉。

  至于沿河的诸郡县,刘备则在黄河沿岸的几个重点城镇,屯集兵马粮草,其余郡县,则发动当地的世族豪强,大兴壁坞堡垒以自保。

  听到这个情报,颜良眉头微微一皱,眼眸中不禁闪过几分惊讶。

  刘备强行将两州之民,迁往河北,不知多少百姓要流离失所,妻离子散。

  这大耳贼这还嫌不够,竟然还要把弃却的城乡,一把火烧为白地。

  刘备如此狠毒的手段,分明是忌惮颜良北伐,自知难挡兵锋,便将两国接壤之地,变成一片荒芜千里的无人区,以此来阻挡颜良北上。

  此正所谓坚壁清野之计。

  这种事情,很多诸侯在不得已之下,都曾干过,但似刘备如此狠毒,竟要把最富饶的中原之地,化为一片不毛之地,此等手段,实在是令人发指。

  “刘备这大耳贼,他是怕本王怕疯了吧。”颜良冷冷的讽刺。

  庞统叹道:“此计的确是过于狠毒,倘使完成之后,对我军北伐确实会形成不少的阻碍,臣料想那刘备必想不出此毒计,此必孔明的主意。”

  诸葛亮,又是诸葛亮吗。

  为了跟老子我颜良作对,竟然不惜毁掉华夏文明的核心中原地带,诸葛亮此人,果然是为了一己之私,不择手段。

  我颜良残暴,只是对那些死敌的残暴,你诸葛亮和刘备,表面上以仁义自居,但却狠心到将万千无辜的百姓置于水火,更是不惜要断掉华夏文明的根。

  拍!

  愤怒之下,颜良猛然拍案,咬牙骂道:“刘备,诸葛亮,你们这两个华夏的罪人,老子绝不会放过你们!”

  看颜良那愤怒之状,庞统只以为颜良会在盛怒之下,再度发兵北上。

  “刘备确实可恶,但眼下正值天气最寒之际,此时并不利于我军北伐,臣以为,还需再等一两个月,才是兴兵北上之时。”庞统劝道。

  颜良又岂是那种因怒而发兵之人,尽管他对刘备和诸葛亮,十分的恼火,但却绝不会冲动行事。

  庞统见颜良怒色缓和,方始松了口气,却又道:“不过兖青南部都成了一片无人区,刘备军又背靠黄河,固守不战,我军北攻刘备之战,只怕会非常不易呀。”

  庞统这边还在顾忌之时,颜良的脑海之中,却忽似想到了什么似的,一个全新的战略,正在脑海中形成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