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七十七章 北伐与南征

第六百七十七章 北伐与南征

  颜良心中计划,尚还不成熟,故就未曾当场提出来。

  次日,颜良于王府中,召集文武重臣,共商下一步的战略。

  按照原的战略方针,楚军将采取南北夹击的战略,先灭了盘踞于两河的刘备,然后再举兵西向,杀入关中灭了曹操。

  但是现在,刘备在青兖二州坚壁清野,制造大片无人区的龟缩防守策略,显然令颜良原本的计划,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阻碍。

  自古以来,深入敌境作战,就地征取粮草乃是解决补给的重要手段之一,刘备的坚壁清野政策,意味着楚军将要穿越数百里的无人区,而无法就地收取一粮,也无法征用民力。

  这也就是说,所有的粮草,所有的运粮的丁夫,都要靠楚国本土来提拱,这无疑将极大的加重大楚经济上的负担。

  再者,刘备将全面防御,改为重点防御,将兵马集中于黄河南岸诸重镇,坚壁不战。

  如此,楚军便将无法在野外歼灭燕军有生力量,而深入平原地带后,又将面临燕军游骑对粮道的肆意骚扰。

  反观燕军,北靠黄河,一道黄河天险,可有效的保证其粮道的通畅,河北的援军与物资,可以随时渡过黄河运抵河南诸镇。

  颜良不得不承认,诸葛亮设计的这套龟缩防守战略,确实是相当的厉害。

  诸文武的意见也都一致,经过一番的讨论后,众臣多认为,北伐的战略应当有所改变。

  部分的大臣们认为,北伐的难题既然加大,今后应当偃旗息鼓,休养生息,蓄养实力,待天时有变时,再举北进不迟。

  提出此观点的,多为顾雍、虞翻等江东藉的大臣,这些原本就倾向于偏安一方的江东人,此观点虽然没有提到割据半壁,但颜良所清楚,他们的提议,相当于变相的偏安政策。

  此等观点,颜良自是万万不可能采纳。

  熟知历史的颜良深知,自古以来,立足于南方的政权,军事上历来是不进则退。

  南方政权一旦停下北伐的脚步,进行所谓的休养生息,给了北方政权喘息的时机,那么,南方的军事经济实力的恢复,始终是比不上北方的速度。

  当受战乱破坏严重的北方,从破败中恢复过来时,那么,南方的政权,也就到了灭亡的一刻。

  偃旗息鼓,休养生息,就等于在坐吃等死!

  “北伐的既定战略,绝不容更改,无论前路有多艰难,谁也不能阻拦本王一统天下。”颜良猛一拍案,向众臣表明自己的决心。

  见得颜良如此决毅,先前主张休养生息的那些大臣们,便不敢再提息兵之事。

  大殿之中,一时陷入了沉默。

  片刻后,众臣之中,忽然有人干咳了几声。

  颜良举目看去,却见那清咳的老者,正是毒士贾诩。

  很久以来,贾诩都鲜有献计,如今关键时刻,忽然这么一咳,显然是在暗示他有计策。

  “文和,想说什么就说吧,本王听着呢。”颜良高声道。

  贾诩一边干咳,一边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老臣觉得,大王的北伐战略是对的,若比休养生息,咱们永远比不过北方,拖延下去,天时只会越来越倾向于北人,这北伐的战略,老臣以为还是不能更改的。”

  顿了一顿,贾诩又道:“不过,至于这北伐的对象嘛,老臣倒以为,是不是可以适当的调整一下。”

  调整北伐的对象?

  在场的众臣,神色皆是一震,仿佛贾诩这一番话,忽然间点醒了他们一般。

  颜良的眼眸之中,却是掠起几分欣喜,因为他从贾诩的话中,听出了志同道合的味道。

  “文和,你的意思,莫非是先伐曹操,再伐刘备不成?”庞统奇道。

  “正是如此。”贾诩微微点头,“从南伐北,我军乃是仰攻,刘备有黄河之阻,中间又有大片的无人区,伐之自然不易。但若先灭曹操,再伐刘备时,就变成了从西伐东,变仰攻为俯攻,地利尽为我军所有,那个时候,刘备还能用什么来阻挡大王的兵锋呢?”

  贾诩洋洋洒洒一言,道出了他的计谋,一时间,在大殿中掀起了一番热议。

  颜良的嘴角,却掠起了一丝会心的笑意。

  贾诩所言,正是暗合他的心意。

  其实曾经的历史上,强大的魏国,就是先灭掉了最弱的蜀国,夺取了长江上游之利,然后才有晋国灭吴。

  如今之势,与曾经的三国鼎立,何其的相似,只不过,历史中的魏国变成了他的楚国,而所处的位置,也从北方变成了南方。

  如果仿效历史的经验,那么曹操就想当于当年的蜀国,实力最弱,却又地处实力次弱的刘备上游。

  那么,正是基于此考虑,在攻打刘备变难之后,颜良便忽然想到,何不转换思维,先灭了曹操,然后再借黄河上游之势,次灭刘备。

  颜良这个战略,最初只是心中酝酿而已,却未想到,今日贾诩已先提了出来。

  思维一转换,众臣的视野马上开阔起来,作为首席谋士的庞统,思量未久便表示附合贾诩的计策。

  而其余众臣,经过一番思略后,多也赞成先伐曹操。

  众臣无异议,颜良更有何患,当即拍板决定,先灭曹,次灭刘。

  “启禀大王,灭曹之议虽定,但要实施起来,只怕还要等到严冬过去,臣以为,在攻灭曹操之前,咱们还需做另外一件事,以增强我们的实力。”庞统再度进言……

  “军师所指重要之事是……”颜良面露好奇。

  庞统轻捋着的胡须,干脆利落的道出了四个字:“南取交州。”

  交州!

  这熟悉又陌生的名字,若非庞统提起,颜良差点就忘记了这个偏远之州的存在。

  此时被庞统一提醒,颜良才猛然想起,就在大楚国的南边,还有这么一块大肥肉,岂能坐视不取。

  交州有七郡,其为南海、郁林、苍梧、交趾、合浦、九真和日南。

  这交州七郡因地处汉朝极南,地处偏辟,原本并不为世人所重视,而该郡的人口,也一直徘徊在一百五十万人左右。

  汉廷在黄巾之乱以前,在藉的人口达四五千万,这一百五十万的人口,甚至连一大郡的人口数量都不足,也难怪被世人所轻视。

  但自董卓之乱后,诸侯混战,在册丁口或死于战乱,或为世族豪强纳为部曲,官府控制的人口锐减。

  而因交州远离战乱,不少中原士民都前往避难,此消彼涨之下,交州的在藉人口,反而是空前的增长到了两百万左右。

  这样一个天文般的数字,甚至比颜良控制的人口最多的益州,还要多出几十万人来。

  交州那种偏僻之地,没什么太大的战略价值,颜良当然看不上眼,但该州那两百万的人口,却如同一块莫大的肥肉,如何能不诱得颜良两眼放光。

  今日庞统提醒,颜良便即下定决心,要在灭曹操之前,先取了交州。

  先取交州,一者可以极大的增大楚国的人口,二来也可彻底的解除后顾之忧,三来也可获得南海的产盐地,以此来增加官府的收入。

  当天计议已定,颜良便决定刻不容缓,即刻发兵南取交州。

  在南取交州的统帅上,颜良决定任命中护军魏延为征南将军,以马良为随军谋士,率一万荆州兵,前去征伐交州。

  颜良麾下,有统帅能力的大将,多已统兵镇守在外,而颜良身为国君,征伐交州这种地方,自然用不着他亲自出征。

  放眼群臣,唯有魏延有统帅之资,此番伐交州,统帅人选自然非他莫选。

  而马良曾多年为桂阳太守,对毗邻的交州风土人情,搜集了多年的情报,以他为副,辅佐魏延伐交州,自然是万无一失。

  交州虽有人口两百余万,但兵士却不精,基本未经过真刀真枪的战争,颜良相信,以一万精锐的荆州兵,足以荡平该州。

  临出征之前,颜良又将魏延召至王府,向他面授机宜。

  交州北面苍梧、郁林二郡,乃为吴巨所控制,这个吴巨乃刘表旧部,又与刘备为故友,这些年来一直都遥奉刘备为尊。

  交州南面的南海、交趾等南面几郡,则为当地大族出身的士燮所控制,这个士燮乃曹操控制的汉廷所任命,虽为交州的土皇帝,但表面上却仍奉汉廷为尊。

  颜良授以魏延的机宜便是,大军先至桂阳,假意要攻士燮控制的南海郡,然后火速移兵零陵,由零陵入交州,灭了吴巨,夺取北部的苍梧、郁林二郡。

  吴巨一死,唇亡齿寒,士燮震恐之下,必会假意归奉大楚。

  此时魏延要做的,就是迅速在交州占稳脚跟,然后兵锋直取交趾,攻取交州腹心,扫灭士燮,介时,整个交州自然悉平。

  机宜授过,颜良抚魏延之肩,语重心长道:“文长啊,这是本王头一次委任你为一方统帅,征伐一州,你可不要有负本王厚望。”

  魏延腾的站了起来,一拱手,慨然道:“大王放心,臣必不负大王之望,不出数月,延必扫灭不臣,将交州纳入我大楚版图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