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七十八章 为千秋万代计

第六百七十八章 为千秋万代计

  魏延有帅才,这是毫无疑问的,否则,曾经历史中,刘备就不会舍张飞而不用,而以魏延去镇守汉中重镇。

  只可惜,到了刘禅朝,一代权相诸葛亮,凭着自己高超的政治手腕,架空了刘禅,扳倒了李严,削了魏延兵权,生生的把蜀汉后期第一帅才,变成了一员只能指哪打哪的前锋。

  颜良当然不会犯此错误,经过这么多年的观察与培养,颜良早已深信魏延的帅才。

  此前颜良任命魏延为中领军,那是出于对魏延的信任,眼下应天无事,也该是让魏延去独挡一面的时候了。

  几天后,魏延率领着一万精锐,离京西去,前往了荆州。

  魏延的大军将由巴丘转入湘水,沿江南下去往岭南,为颜良去攻取岭南那块大肥肉。

  魏延的大军去了,身居应天的颜良,此番虽然没有亲征,但他也没有闲着。

  此时正值隆冬,北国天寒地冻,显然非是时机,故颜良并没有急于在军事上进行布署,作为一名穿越者,他还有另外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  ……王府后园,那一片新开出来的空场上,颜良正一边围炉饮酒,一边指挥着眼前的匠人们做事。

  “炉口太小了,你们都没长眼吗,给本王重造。”颜良喝斥道。

  匠人们战战兢兢的,赶紧低头赶工,不敢稍有懈怠。

  “大王,这天寒地冻的,大王不在寝宫中取暖,却在这里做什么?”身后处,黄月英在几名婢女的搀扶下,挺着隆起的肚子,笑盈盈的走了过来。

  颜良见黄月英到了,赶紧起身,亲自扶着她坐下,又命宦官往炉中再添一些火炭。

  如今的黄月英,已有了几个月的身孕,即将第二次做母亲。

  颜良于这位对自己霸业有莫大帮助,聪明贤妻的结发妻子,自是倍加的关怀,近日以来,连去铜雀台潇洒的次数也减少了许多。

  “月英,此间天寒,你又怀有身孕,小心冻坏了身子,赶紧回寝宫去吧。”颜良惦念着自己妻子的身子,吩咐了匠人几句,便扶着黄月英的小,夫妻二人一同还往了寝宫之中。

  一入宫中,融融的暖意便吹散了一身的寒冷,说不出的惬意。

  颜良将黄月英扶着坐下休息,自己却又回到旁边的案几,伏案研究起了案上的那些图帛。

  黄月英也坐不住,便叫婢女沏了一杯热茶,她亲自端了过去。

  当黄月英看到那奇奇怪怪的图样时,水灵灵的眼眸微微一动,不禁奇道:“莫非大王是想造纸吗?”

  “月英怎么看出来的?”颜良放下了笔,惊讶道。

  黄月英淡淡一笑,说道:“大王忘了么,臣妾素喜杂学,很多年前曾看过蔡伦纸的造法,看那些炉子什么的,与大王的所绘的图样颇有些相似,就胡乱一猜,大王不会真的打算造纸吧?”

  原来如此,没想到,自己这位聪慧无双的妻子,不仅精于工器制作,连造纸这种偏门的学问,也有所涉猎。

  颜良不禁心中暗叹,自己的这位贤妻,真是一本活生生的当代科学宝典。

  “没错,本王就是打算造纸。”颜良坦然的承认。

  颜良并非闲的无聊,才要造纸,他的目的绝非那么简单。

  颜良深知,这个时代,乃是世族崛起的时代,无论是曹操还是刘备,都借助了世族的力量,才得以崛起,甚至在某种程度上,受制于世族。

  至于颜良,尽管他的发家史,多以纯武力为主,受世族的影响最小,但他也认识到,世族拥有着惊人的能量,这股能量如果不加以控制,将来就算他一统天下,那么他的大楚国,未来也有可能步历史上晋国的后尘。

  而晋国,正是一个纯粹依靠世族豪强,所建立起来的国家。

  那些世族豪强们,重家族利益,高过于国家利益,一旦有机会,就会架空皇权,或者是干脆抛弃皇权。

  这样一个被世族所支配的社会,一个缺乏上下流动性的社会,不但统治阶层容易滋生腐朽,下层人士没有改变命运的机会,同样会成为动乱的隐患。

  而自古以来,下层人改变命运的机会,不外乎两种,一种是当兵,用性命博出条军功升迁之路。

  另一种,自然就是从文。

  知识改变命运,这个道理,在这个时代一样通用。

  可是,知识又从哪里来呢?

  知识,当然是来自于那一卷卷昂贵的竹简之中。

  世族豪强们握有权力和巨大的财富,他们自然更容易获取知识,而下层人一日三餐都吃不饱,又哪里来的闲钱去买奢侈的竹简。

  故是颜良很清楚的认识到,身为知识载体的竹简,根本无法肩负起向天下人伟播知识的重任。

  然而,若是能把那几车几车的竹简,换作是一本薄薄的纸书呢?

  到那个时候,无论是田间劳作的卑微农夫,或是高坐于朱门厅堂的世族豪强,他们都可以通过那便宜而又轻巧的纸书,平等的获取知识。

  拥有了知识,哪怕是卑微的草根,也将获得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
  这小小的一张薄纸,便是为整个社会,注入新鲜活力的至关重要之物。

  身为穿越者,颜良不仅要为当前的霸业打拼,更要为他颜家的千秋万世,乃至华夏的未来,铺设一条更光明的道路。

  当然,颜良心中之目的,自然是不能跟黄月英明说的,因为黄月英本身就是世族出身,她当然不会理解,颜良为何要用一张薄薄的纸,来制约天下的世族。

  “竹简做书太麻烦,才几千字的奏章,本王要看几大捆的竹简,这纸造出来以后,本王就全国推广,从今往后,大楚国从上到下,统统都给本王用纸。”颜良找了个很简单“粗暴”的理由。

  黄月英笑了一笑,说道:“大王想图方便也是常理,只是臣妾却记得,这蔡伦纸造出来极为粗糙,根本不好在上面写字,平素这纸也多为用来包东西的,不然有这么方便的东西,世人又怎还会笨到非用笨重昂贵的竹简呢。”

  自家妻子说得倒也没错。

  根据颜良所知,其实早在秦之前,原始的张纸已经发明,汉代的蔡伦,只是把原来制纸的丝絮,改为用便宜的树皮和破布取替,使得纸的产量大增。

  只是,改进过后的蔡伦纸,与后世的纸相比,仍是十分的粗糙,故这个时代的人们,书写之时,仍不愿以纸代简。

  而依原有的历史进程,一直到南北朝后期时,可大规模推广的纸张,才会被发明出来。

  颜良身为对历史有爱好的穿越者,尽管不太懂得造成纸,但当年闲看书时,却曾看过一段《天工开物》中所记载的造纸之法,其法比现在的造纸术要先进几百年。

  如今颜良想起此事,便召了些懂得造纸的匠人,依着残缺不全的记忆,打算研究出这套新式的造纸法。

  “本王只是想看看,能不能把这蔡伦纸改进一下,倘若能成功,天下的读书人就不必再抱着沉重的竹简读书,本王这可是在造福天下人读书人呢。”颜良又随口编了个理由。

  “难道大王如此关怀读书人,此真乃国家之幸也。”黄月英却信以为真,由衷的感到高兴。

  一直以来,颜良虽是百战百胜,但对于文教的恢复,却素来不太重视。

  黄月英虽为女流,但却出身书香门第,作为一个读书人,自然希望颜良能在文化方面,予以些重视。

  如今颜良琢磨着改进造纸书,说是要为天下读书人造福,这无疑于开了个好头,表明颜良对文化还是很重视的,黄月英岂能不高兴。

  黄月英心中欣慰,便稍分些心来,也帮着颜良研究改进造纸术。

  颜良常年征伐在外,这个冬天,夫妻二人却常厮守在一此,共同琢磨商议起了这造纸之术,就当是在闲暇之余,寻些乐子,夫妻的感情,也因此更进了一层。

  有了黄月英的帮助,再加上颜良超越时代的知识,经过一个多月的反复试验,颜良还真就完成了这造纸术的改进。

  当隆冬过去,开春之时,颜良王府的造纸小厂中,终于是造出了第一批的五百张竹纸。

  是日,颜良在王府中召集众谋士,共商开春之后的用兵方略。

  就在这军事会议上,颜良将那五百张竹纸,赐与了在场的庞统等众文臣谋士。

  庞统等谋士,多为文人出身,除了智谋出众外,平素更对书法诗赋等文雅之事,颇为爱好。

  如今,颜良将这光滑洁白的新型竹纸,赐与他们时,在场所有的文臣,无不惊叹欣喜。

  “大王,此纸不知从何而来?”庞统惊奇的问道。

  颜良微微笑道:“本王虽不好文,但看尔等文人,每每都捧着沉重的竹简读书,甚为辛苦,本王闲时无聊,便琢磨着改进了蔡伦纸,怎样,军师,这新的竹纸,还好用吧。”

  庞统手捧着竹纸,万般爱不释手的样子,激动之下,拱手道:“大王此举,当真是造福天下的文人,臣代天下读书人,拜谢大王的恩赐。”

  颜良哈哈一笑,摆手道:“尔等若真要谢本王,就发动你们的智慧,给本王好好想一想,如何灭了曹操的计策吧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