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七十九章 颜良的奇思妙想

第六百七十九章 颜良的奇思妙想

  隆冬已去,天气渐暖,也该是将灭曹战略,付诸于实施的时候了。

  众位谋臣们私下里时,早就暗中研究着攻曹的计划,殿前这一颗颗聪明的头脑中,大多都已有了想法。

  颜良便叫他们各抒己见,颜良则闲坐静听。

  谋臣们一番议论后,在灭曹的方略上,大体的形成了一致的意见。

  他们大多数人都认为,灭曹一役,当以西线为主战场,仿效当年汉高祖平定关中之役。

  这也就是说,他们建议颜良率主力兵出秦岭,先夺陇右,截断雍凉二州,然后分一军西击凉州,同时以主力东越陇山,直取长安。

  众谋臣的意思,大抵如此,即使如庞统,也在大体上持相同的意见。

  “兵出秦岭,哼,你们以为是那么容易吗?”颜良冷笑了一声,对于众谋臣的计略,似乎有些不太赞成。

  因为颜良是穿越者,他的记忆中,有着“血淋淋”的事实为参考。

  秦岭那鬼地方,道路艰险之极,光是运粮问题就能让人无可奈何到吐血。

  曾经历史中,诸葛亮六出祁山而无功,除了蜀国国力较弱之外,秦岭的艰险恐怕才是主要的原因。

  而在历史上,除了刘邦兵出秦岭成功之外,就没有谁再复制过成功。

  况且,刘邦的那一次成功,也是因为项力没有眼光,不定都关中而定都彭城,关中防御虚弱,给了刘邦可趁之机。

  而今关中乃曹操腹心之地,以曹操之智谋,焉能不在关陇一线严密设防,以防颜良演刘邦之故伎。

  诸般种种,在颜良看来,倘若把主攻的方向,放在陇右的话,失败将是再所难免。

  “秦岭山险,运粮不易,本王可不认为从那里主攻是明智的选择,本王倒觉得,当先取洛阳,然后再从东往西攻取关中。”

  颜良也不遮遮掩掩,很痛快的道出了自己的战略。

  他的这个战略,历史上倒是有很多可以借鉴的成功战例,比如安史之乱时,安禄山的大军,就是先破洛阳,再取长安。

  从洛阳攻长安,虽会遇潼关之阻,但至少在粮草运输上不成问题,仅此一点,就比从汉中出兵要有优势。

  众谋臣的思路,一下子被颜良从汉中,带往了千里之外的洛阳,他们的脑海中,顿时浮现出了洛阳一线的形势图。

  很快,便有人表示了反对。

  反对的理由也很简单,如今洛阳为曹操所据,洛阳之北为黄河,西为弘农,均是不可逾越之屏障。

  而洛阳之东,荥阳一线则为刘备所据,倘颜良欲从东面进攻洛阳,就先要穿越陈留南面的大片无人区,在攻取了荥阳一线后,才能转向西攻洛阳。

  先不说越过无人区,攻取荥阳就是一个难题,就算能攻下,但大军的侧后,也将暴露给刘备,此乃兵家之大忌,岂可不顾。

  这也就是说,从东面进攻洛阳,显然不太明智。

  如此的话,那就只剩下了从南面鲁阳一线,兵进太谷关,进攻洛阳一条路可选。

  此条进兵路线,虽远较秦岭平坦,但太谷关好歹乃洛阳八关之一,曹操只要屯数万精兵于关城,坚守不战,那大楚纵有百万大军,只怕也只能望关兴叹。

  “由汉中进兵,地势虽险,但尚有数条谷道可出奇兵,若是先攻洛阳,便只有强攻太谷关这么一条进兵路线,曹操只消拒住太谷关,我军只怕就将无计可施呀。”

  纵使如庞统,面对着洛阳的形势,似乎也没有太好的办法。

  此时的颜良,嘴角却掠过一丝诡笑:“谁说进攻洛阳,只有这一条路可选择的。”

  庞统神色一怔,一时无法领悟颜良言外之意,在场其余的谋臣们,也皆是面露茫然。

  这些智谋之士们,均是有些想不通,除了太谷关外,哪里还有第二条进攻洛阳的路线。

  在一片茫然的目光注视下,颜良站起身来,缓缓的步下高阶,来到了侧壁所悬的巨幅地图前。

  “这不就是第二条线路么。”颜良抬起手臂,指尖在地图上一划拉。

  众谋顺着他的手指看去,迷惑了片刻,猛然间神色皆是一震,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。

  他们先是震惊,但紧接着,那震惊便变成了惊奇,最后演变成了无比的惊喜。

  所有人,都有一种豁然开朗般的兴奋。

  “大王此计,当真是……当真是……”兴奋的庞统,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来形容他的惊叹。

  颜良却在众臣惊奇的目光中,昂首回往了王座,说道:“诸位以为,本王的这条进兵路线,可行否?”

  “可行,可行,当然可行了。”庞统毫不犹豫,“主公这条进兵路线,不但可攻洛阳,而且还可以杀曹操一个措手不及,实在是妙啊。”

  颜良微微而笑,很淡然的享受着庞统的惊叹。

  这时,贾诩却道:“大王此计虽奇,不过刘备方面,却不可不考虑。”

  颜良当然知道贾诩的意思,便冷笑道:“文和放心吧,本王已有摆脱刘备纠缠之策,到时本王还怕他不来骚扰纠缠。”

  见得颜良如此自信,众谋臣还能说什么,所有人都为颜良的自信所感染,灭曹的信心,愈加的坚定统一起来。

  众臣无异议,颜良更有何忧。

  他腾的便站了起来,摆手高声道:“诸位爱卿既无他议,那就速传本王之令,大楚三军尽快动员起来,本王要不日尽起大军,扫灭曹贼。”

  大殿之中,群臣情绪激荡,沸腾的热血,如烈火狂燃。

  号令一下,从西到东,大楚全国的军民,皆为灭曹的战争动员了起来。

  在益州方面,尽管颜良并没有打算以那里做为主攻方向,但对曹军的牵制和迷惑,还是十分必要的。

  故此,颜良便发下王令,命镇守汉中的陆逊,率领张任、严颜等蜀将,统帅四万蜀兵出祁山,佯攻陇右。

  南阳方面,颜良则命文聘统两万兵马,兵出武关,佯攻关中。

  此两路兵马,虽然打着进攻曹操的旗号,但颜良却大造声势,声称将大军北伐,攻取青州,北渡黄河扫灭刘备,而对曹操的进攻,则只是牵制作用,以防他去援助刘备。

  消息一传出,邺城的刘备方面,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  尽管此前的坚壁清野政策,让刘备有所自恃,但屡战屡败的阴影,却让刘备对颜良此番的北伐,充满了忌惮。

  为了应对楚军北伐,刘备当即调集兵马,云集于黄河北岸诸地,准备随时渡河援救南岸诸镇。

  同时,刘备又怕辽东的吕蒙军团,趁机进攻幽州,便调太史慈北上,坐镇幽州以防御楚军西渡辽水,威及幽燕。

  刘备这边调兵遣将,严阵以待时,颜良已率领着八万中军,由水路大举北上。

  趁着冰雪渐融,各条水系水势回涨之际,八万大军乘船北上,不数日便进抵了徐州前线。

  颜良大军抵达下邳,会合了甘宁所统的徐州军团后,兵数总数已达到了十三万之众。

  按照刘备的设想,颜良既然要进军河北,必会选择由彭城进兵,穿越沛国、山阳等兖州大片无人区,攻取濮阳渡口,再兵进河北。

  故此,刘备命张飞率三万兵马,亲自坐镇濮阳,并在城中屯集了足支一年的粮草军需,以做长期的坚守准备。

  但出乎刘备意料的却是,颜良的大军,并没有按照他所推测的路线,向濮阳进攻,而是由下邳北上,直奔青州而去。

  ……青州,东莱郡,威山港。

  海港之中,数百艘战舰整齐的布列,茫茫无尽的云帆,如漫卷的云团一般。

  颜良坐胯赤兔马,率领着他的军队,浩浩荡荡的进入了水寨。

  东莱郡本为刘备坚壁清野政策中,所抛弃的一郡,郡中诸城早为焚为白地,方圆数百里的地面,空无一人。

  去岁之时,颜良命蒋钦等率数万兵马,由海路北上,夺取了沿海的威山城,经过数月的经营,将威山建成了一座坚固的海港要塞。

  数骑飞奔而来,蒋钦、朱桓等水军将领,忙是出来迎接。

  “本王交待之事,你们可准备妥当了吗?”君臣相见,颜良开口便问道……

  蒋钦拱手道:“禀大王,所有战舰都准备妥当,大王可随时发兵,由海路进攻河北。”

  “谁说本王要进攻河北了。”颜良诡秘一笑,挥鞭扬长而入。

  蒋钦和朱桓对视一眼,二人的眼眸中,均是流露出了茫然之色。

  此前,他们的楚王,不是声言要攻入河北,灭了刘备的么?

  倘若不是由海路登陆河北,那在此云集十余万大军,近千艘的战舰,却又是为何?

  诸将怀着茫然之心,紧随着颜良步入大营。

  入往行帐,颜良高踞王座,方始说道:“现在进兵在即,本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其实攻刘备是一个幌子,本王真正之目的,乃是攻取洛阳,扫灭曹贼。”

  攻取洛阳,扫灭曹贼!

  众将心头一惊,神色愈加的茫然。

  既要攻取洛阳,那也当由许都一线进兵,何以会率十余万大军,来到这几千里外的威山呢?

  一片茫然中,颜良眼眸陡然一聚,厉声道:“传本王之令,明日舰队启航,入黄河逆河西进,直取洛阳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