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八十一章 惊破二世祖

第六百八十一章 惊破二世祖

  初春时节,乍暖还寒,黄河之上,寒风依旧如刃。

  大河上,数百艘巨大的战船,正逆流徐徐而行。

  旗舰的顶层甲板上,颜良负手而立,星目如刃,扫视着大河两岸。

  此间已接近濮阳水域,黄河在此段渐渐收窄,水势也变得不怎么湍急,居于河水之中,隐约可以看见两岸的景像。

  颜良可以依稀看见,北岸之上,尘土滚滚,旗帜招展,隐隐约约似有一条细细的黑线,正在缓缓的蠕动。

  颜良知道,那是刘备派出监视他的步骑大军,这支骑兵为主的军队,从平原郡一直跟随至此,始终不离视线,显然是为了防备他的大军肆机在北岸登陆。

  看着那支跟屁虫似的燕军,颜良冷笑了一声,颇不以为然。

  船行徐徐,未久,南岸处开始出现营垒要塞的影像,过不得多时,一座巍峨的城池的轮廓,隐隐约约的就进入了视野。

  “大王,濮阳城到了。”身边的周仓道。

  濮阳城,东郡治所所在,位于黄河南岸,通往中原的最重要的渡口城市,它的地位,就如同北岸的黎阳一般。

  颜良极目南望着,却见濮阳渡头一线,壁垒高树,旗帜密布,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子。

  刘备麾下第二号人物张飞,就统帅着三万精兵,驻守于濮阳城一线。

  在刘备看来,刘备若要进犯河北,最先要攻取之地,必然就是濮阳,故自采取龟缩政策以来,就命张飞屯兵于濮阳,将濮阳城一线打造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堡垒。

  此刻,位于濮阳城中的张飞,早已收到刘备的命令,称颜良水军入黄河,极有可能要攻取濮阳城,故命张飞严守濮阳,绝不可让颜良一兵一卒登岸。

  “看来刘备是被吓坏了,真的以为咱们要灭他。”身边的庞统,感慨道。

  望着严阵以待的敌营,颜良却如同在看耍猴一般,眼眶中闪烁着戏虐的眼神。

  “刘备喜欢被本王当猴耍,就让他继续扑腾吧,传令下去,大军继续西进。”颜良冷笑一声,摆手一喝。

  千帆招展,大河之上,浩浩荡荡的舰队,继续向西挺进。

  不到半日的时间,长龙一般的楚军舰队,便从濮阳水域掠过。

  濮阳渡头,肃立已久的张飞,这个时候就茫然了。

  张飞原以为,颜良亲率的十余万大军,将在今天对他所坚守的濮阳渡,发动有史以来最猛烈的登陆抢滩作战,他已做好了血战一场的准备。

  但令张飞感到诧异的却是,楚军似乎把他和他的濮阳城当作空气一般无视,浩荡的舰队直接就从他的眼皮子底下穿过。

  列阵以待的三万燕军,都暗松了一口气,庆幸不用与强大的楚军较量一场。

  部下们心情放松,张飞却不敢马虎。

  “颜贼不攻濮阳,难道是想攻取上游的白马或是延津吗?”张飞望着远去的敌舰,口中喃喃猜想。

  白马和延津同属东郡,乃是位于濮阳上游的两个渡口,此二渡虽不及濮阳这般重要,但经此两渡口同样可北渡黄河。

  特别是白马渡,该渡口对岸就是河北最重要的渡口黎阳重镇,当年官渡之战,袁绍的大军就是由此渡口杀入河南腹地。

  “黎阳屯有重兵,就算颜贼拿下了白马,又岂能威胁到黎阳,而且,颜贼还将侧翼暴露给了曹操,哼,颜贼倘真去攻打白马,当真是不知兵法也。”

  张飞心中不屑,但却不敢掉以轻心,当即派出游骑,沿岸侦察楚军的动向。

  一天后,张飞得到了最新情报。

  楚军依旧并没如他所想的那般,攻打白马渡,舰队依旧浩浩荡荡却越过了白马水域,继续西进。

  “颜贼不打白马,那定就是打延津了。”张飞愈加狐疑,但却仍然坚信。

  然而,几天之后的最新情报,却让张飞彻底的陷入了困惑之中。

  楚军不但越过了白马,跟着又越过了延津,千艘战船,竟然还在继续溯江西进。

  张飞这下就糊涂了。

  “颜贼不打濮阳也就罢,不打白马也说得过去,可是他怎么连延津也不打,还继续向西,他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满腹狐疑的张飞,站在壁上所悬的地图前,皱着眉头苦思冥想,目我在黄河一线扫来扫去。

  “濮阳、白马、延津,再往西就是……”张飞口中嘀嘀咕咕,眉头越凝越深。

  猛然间,张飞的脸庞陡然一变,眼眸中迸射出无限的惊色,仿佛猛然间想到了什么震惊之事。

  “难道,颜贼那厮并不是想犯我大燕,他真正的目标,乃是想攻取洛阳不成?”

  惊诧之余,张飞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,半晌后,他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  “娘的,我们都让颜贼那厮给戏耍了!”张飞恨得咬牙切齿,厉声大喝:“来人啊,速向邺城发急报,本将有十万火急之事报与大王。”

  ……大河涛涛,天色将明未明。

  嘹亮的号角声吹响,悠远的号声飘荡在千艘舰船之中,将熟睡中的楚军将士叫醒。

  战士们迅速的起身,吃过早已备好的干饼和羊肉,迅速的出得船舱,列队于甲板。

  楼船巨舰上,颜良身披赤色披风,手扶青龙刀,目光如灼,冷视着黄河南岸。

  南岸上游数里处,那一处渡头,已约穿越晨雾,隐隐约约的映入了视野之中。

  颜良的精神渐渐兴奋,左右将士,亦无不激动起来。

  他们知道,从威山入黄河,船行多日,他们的目的地终于就在眼前了。

  前方那渡头,便是小平津所在。

  小平津乃洛阳北面最为重要的渡口,该渡口对岸,便是北岸重要渡口孟津。

  由小平津登岸,数里之外便洛阳八关之一的小平津关,过此关穿越芒山,不出半日便可进抵洛阳城下。

  颜良那“异想天开”的战略,便是由黄河越过刘备防区,直抵洛阳防备力量最空虚的北面,由小平津登岸南岸,大军破关而入,直取洛阳。

  曹操在洛阳一线的兵马,共有四万之众,其中一万驻扎于洛阳东面的巩县一带,用于防范刘备。

  曹操洛阳军团的两万主力,则驻于太谷关一线,防备主要的敌人颜良。

  而余下一万兵马,则五千驻于洛阳城,另有五千分散于河阴、小平津等洛阳北面的沿河渡头。

  根据颜良的估算,这小平津一线的曹军,最多也就两三千人而已。

  十万大军,辗杀而上,区区三千之敌,简直如蝼蚁般不堪一击。

  这,正是颜良送给曹操的惊喜。

  目标就在眼前,更有何疑,颜良抖擞精神,宝刀一指,高声喝道:“全军登岸,给本王辗平渡头,杀光曹军——”

  隆隆的战鼓声,冲天而起,撕碎了黎明的沉寂。

  “杀光曹军——”

  “杀光曹军——”

  战舰上的楚军将士,挥舞着手中的兵器,如野兽般疯狂的吼叫。

  热血在沸腾,战意,已燃烧到顶点。

  冲天的战鼓声中,先锋的三万多名楚军将士,迅速的换乘了走舸,数船艘小船,如飞鱼一般,向着南岸的小平津飞驰而去。

  小平津渡口上,曹营已是乱成了一团。

  那些熟睡中的曹军,迷迷糊糊的出得大帐,一眼便为黄河上那汹汹杀来的战舰吓破了胆。

  自以为处于最安然岗位的这些曹军,万万没有想到,远在千里之外的楚军,竟然会如神兵天降一般,从黄河上杀向他们所在。

  慌叫声,鸣锣声,乱遭遭的响成了一片。

  大帐中,负责守备小平津的夏侯楙,此时此刻,尚在昏睡未醒。

  身为夏侯渊的儿子,这位二世祖,凭借着父亲的地位,年纪轻轻便做到了将军的职位。

  只是,生性纨绔的他,虽处军中,却夜夜饮酒作乐,昨天晚上又是喝到大醉方休。

  帐外已是乱成了一团,夏侯楙却依旧睡得与死猪一般。

  “夏侯将军,大事不好,楚军攻上来啦!”偏将军冲入帐中,不顾冒犯的试图把夏侯楙摇醒。

  夏侯楙迷迷糊糊醒来,不悦道:“尔等都胡说八道什么,楚军又没长翅膀,焉能杀到本将的防区来。”

  “楚军是从黄河上杀过来的,都快要杀到岸上来啦,将军快拿个主意吧。”偏将急叫道。

  夏侯楙身形一震,这才猛然清醒,急是怀着满腹的狐疑,冲出大帐,直奔岸边而去。

  当夏侯楙奔到岸边处,看到那数不清冲上河滩的走舸,看到黄河上那茫茫无边的楚军舰队与旗帜时,整个人霎时间就惊呆了。

  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,不可能啊……”夏侯楙惊到满头虚汗,语无伦次。

  自以为身处战争阴云之外的这位二世祖,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战争,竟然会一瞬间,莫名其妙的降临在自己的头上。

  就在夏侯楙不知所措的片刻间,那一艘高树着“甘”字大旗的走舸,已然是冲上了河滩。

  甘宁一跃跳下船,手舞双戟,暴闷如雷,如下山的猛虎一般,直扑岸上而来,一路所过,杀人如麻。

  身后处,无数的楚军相继登岸,如逆流的洪潮一般,卷涌上岸。

  “撤退,快撤退啊——”吓破了胆的夏侯楙,大叫一声,转身就跑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