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八十二章 大军辗压,震慑夏侯

第六百八十二章 大军辗压,震慑夏侯

  夏侯楙当先一逃,几千号曹军的抵抗意志,旋即土崩瓦解,惊恐的他们是望风而退。

  甘宁戟舞如风,所过之处,人头与鲜血在漫天狂飞,片刻间,便挥军杀上了小平津敌营。

  辗杀上岸的楚军,如饥饿的野兽一般,几乎兵不血刃的攻下敌营后,依旧血腥未尽,追随着甘宁继续向南狂追。

  夏侯楙却抛下他的士卒,没命的向着几里外的小平津关狂逃。

  那小平津关据芒山冲要,关城上尚有五百驻军,夏侯楙便想若能活着逃上关城,便可据险而守,再向不远的洛阳城,请求夏侯惇的援助。

  夏侯楙正自狂奔,眼看着小平津关就在不远处,心下暗松了口气。

  岂料,正自暗中庆幸时,蓦听得地动山摇之声,震天而响,斜刺里处,一队骑兵如风一般冲杀而至。

  当先那员女将,手持方天画戟,威风凌凌,正是吕玲绮。

  原来,颜良得知小平津的守将,乃是夏侯楙时,便知这个纨绔子弟,但见战事有败,必会望风而溃。

  颜良为了不让夏侯楙逃往小平津关,便在甘宁先锋军攻岸之时,命吕玲绮于另一处河滩,率一千轻骑登陆,绕往渡口之南去阻击夏侯楙。

  心怀复仇怒火的吕玲绮,一路狂奔,终于是赶在关前里许之地,截住了败溃的曹军。

  “杀——”吕玲绮怒啸一声,如虎狼一般扎进了羊群。

  她飞纵着手中的方天画戟,无情的斩杀着那些惊溃的曹卒,将对曹操的复仇怒火,统统发泄在这些惊慌的敌兵身上。

  她的身后,一千神行骑的骑兵,如利箭般贯穿曹军溃兵,往来的辗杀敌卒。

  铁蹄所过处,如一支沾血的画笔,在旷野之上,肆意的涂抹着赤色的血腥。

  夏侯楙吓破了胆。

  他虽身居将军之位,但生平却从未上过战场,甚至,连鲜血是什么样子,他都未见过。

  如今,初次交战,便遇上如此残暴强大的对手,身前身后上演的血淋淋的一幕,早就将这位二世祖吓得是魂飞破散。

  惊恐之极的夏侯楙,只顾马不停蹄的狂逃,甚至忘记了自己叫什么。

  斜向处,吕玲绮却已如狂风般杀来,杀红了眼的她,早就注意到了众曹军骑兵环护那员敌将。

  吕玲绮知道,那年轻的无能的敌将,必然就是夏侯楙了。

  夏侯氏和曹氏一样,统统都是该死之徒!

  复仇的怒火,如火山般喷涌而出,吕玲绮长啸一声,纵马舞戟,直杀向夏侯楙。

  惊恐的夏侯楙,眼见一员女将,威不可挡的向自己杀来,不禁吓到惊叫:“快给本将挡住那贱人,挡住住她啊——”

  左右亲兵虽也惶恐,但将令难违,数骑人马斜向迎击而上。

  吕玲绮嘴角含着冷笑,如视土鸡瓦狗一般,纵骑如风而至,在那些敌骑还未看清她如何出手中,手中方天画戟,已如电光般连出三招。

  凄厉之极的惨叫声骤起,三名敌骑的胸口,几乎在同一时间,被戳出三个斗大的窟窿。

  飞洒的血雾中,吕玲绮溅雨而过,方天画戟递出,直取夏侯楙项上人头。

  夏侯楙惊恐万状,万不想楚军中,竟有武力如此强劲的女将,千钧之际,急是回刀相挡。

  夏侯楙之父虽武艺当世一流,只可惜他这二世祖平日却养尊处优,家传的刀法学得其父十分之一都不及,又如何是吕玲绮的对手。

  但见血影一晃,夏侯楙手中的刀还未递出时,他那擎刀之臂,已从腋部齐齐的被斩臂。

  “啊——”断臂的夏侯楙,惨叫一声,身子一斜,便从马上栽倒了下去。

  吕玲绮也不收马,诺大的一骑,顺势从落地的夏侯楙身上踏过,马蹄狠狠的踩中了夏侯楙的左小腿上。

  但听得“咔嚓”一声脆响,这位二世祖右臂方被斩落,左腿又被无情的踩碎。

  夏侯楙痛得跟被踩了尾巴的狗儿一样,痛得是“嗷嗷”直叫,满地的滚来滚去。

  从他身上踏过的吕玲绮,拨马转身而回,勒马于夏侯楙的跟前,冷眼俯视着地上打滚的夏侯楙,眼眸中闪烁着复仇的痛快之色。

  “来人啊,把这厮绑了,交手大王处置。”吕玲绮冷喝一声。

  几名骑士跃下马来,几下便将夏侯楙绑了起来。

  “贱人,你竟敢这般对老子,我父不会放过你的,贱人——”从未受过丁点痛苦的夏侯楙,痛得忘了自己的身份,竟如那纨绔子弟一般,破口大骂了起来。

  吕玲绮眉头一凝,手中的方天画戟,毫不犹豫的再度划出。

  噗哧——画戟的戟锋,毫不留情的从夏侯楙的嘴巴扫过,瞬间将他的嘴角撕烂。

  夏侯楙万没想眼前这女人,竟如此残暴,嘴巴被划烂的他,满嘴喷血,痛得是死去活来,哪里还有机会再破口大骂。

  “哼,再敢有半句出言不逊,姑奶奶我就阉了你了。”吕玲绮不屑的警告。

  断臂、碎腿,再加上嘴烂,娇惯的夏侯楙,在片刻的时间里,遭受了作梦也没想到过的重创。

  此时的夏侯楙,已惊痛到几欲晕死过去,哪里还有勇气和力气再骂一个字。

  骑士们将满身是血,半残的夏侯楙绑了,拖上战马,派人便去送往给他们的大王处置。

  而此时,整个小平津关前的千余曹军,已被吕玲绮的骑兵辗杀几近,只余下几十号幸运之徒,丢盔弃甲的狼狈逃向了关城。

  从渡头往北,数里的大道上,已为鲜血铺陈了一条长长的腥红地毯。

  当吕玲绮这边狂杀将近时,北面处,成千上万的楚军,已踏着血路汹汹而来。

  而在小平津渡那边,数以万计的楚军,仍在源源不断的从战舰上登陆上岸,密密麻麻无以计数。

  漫天的血雾,赤色的王旗高舞飞扬。

  威风凌凌的颜良,在众将士的簇拥下,浩浩荡荡的杀奔而至,与吕玲绮所部会合。

  “王兄,玲绮已截杀了溃逃之敌,敌将夏侯楙也被我活捉,请王兄处置。”吕玲绮兴奋的报上战功,又命左右将绑了的夏侯楙押解上前。

  片刻后,混身是血,残不忍睹的夏侯楙,便被押了上来。

  断了腿的夏侯楙也不用强迫,脚下痛苦难支,当场就跪倒在了颜良的面前。

  “夏侯渊也算当世名将,怎的生出你这么个废物,莫非你是你娘生的野种不成。”颜良冷视着狼狈的夏侯楙,肆无忌惮的讽刺。

  夏侯楙耳听颜良言语相辱,心中愤慨难当,但却不敢有丝毫表露,反而是跪伏得愈来愈低。

  “楙久仰大王威名,今既被俘,愿归降大王,请大王饶楙一命。”

  这夏侯楙非但没有愤怒,反而是如此厚颜无耻的向颜良求饶。

  左右楚军将士,无不面露鄙色,皆不相信眼前这厮,竟然是威名远著的夏侯渊之子。

  颜良却一点都不觉奇怪,熟知历史的他,自知历史上的夏侯楙,便是个一无是处的二世祖,如今厚颜求降,又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  吕玲绮见得夏侯楙求饶,鄙夷之余,却是不禁有些担忧了。

  因她深知她的这位王兄的性情,越是不肯屈服的敌人,越易遭他杀戮,而那些识时务的降伏者,反而容易被颜良留一条生路。

  眼下夏侯楙一求饶,吕玲绮便怕颜良饶其性命。

  只是这一回,她却想错了。

  冷视着求饶的夏侯楙,颜良却冷冷一笑:“你这般的废物,本王留你何用,本王就用你的人头,好好震慑一下那夏侯惇。”

  言罢,颜良猛一摆手,喝道:“来人啊,把这厮给本王万一箭穿心,然后绑在马上,送往洛阳城。”

  吕玲绮这才松了口气,清艳的脸上皆是解气之色。

  夏侯楙却是吓得魂飞破散,跟受惊的小孩似的,嚎陶大哭着求饶。

  左右亲军却哪里管他,纷纷弯弓搭箭对准了伏地的夏侯楙,随着周仓一声令下,几百支利箭齐射而出,瞬息之间,便将夏侯楙射成了刺猬。

  就在颜良处置夏侯楙的这会功夫,甘宁已率数万前锋军,杀至了小平津关下。

  此时关城中,只有五百不到的兵马,而这小平津关又非什么天险之关,五百兵马如何能挡得住数万楚军狂攻。

  眼见楚军蜂拥而至,关城中的曹军便吓得弃守关城,四散而逃。

  楚军兵不血刃,旋即占领了小平津关。

  颜良进据关城后,一面将夏侯楙的尸身送往洛阳,一面命后续兵马,加快登陆,迅速的洛阳一线集结,只等大军尽数登岸,便对洛阳城发动围城总攻。

  楚军登陆小平津的消息,很快传入了相隔几十里外的洛阳城。

  这惊人的消息,霎时间令整个洛阳城陷入了恐慌之中。

  一门心思防范着太谷关一线的夏侯惇,万没想到声言攻燕的楚军,竟然会穿过燕国的防线,从黄河上进攻他的洛阳。

  震惊的夏侯惇,急是派人飞马往长安报信,又忙调东面巩县的曹休两万兵马,前来洛阳增防。

  而夏侯惇则亲登洛阳北城,严密的观察敌情,随时准备应对楚军的杀至。

  时至正午时,夏侯惇没有等来楚国的大军,却等来了被射成刺猬的夏侯楙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