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八十三章 玩弄你们于股掌之中

第六百八十三章 玩弄你们于股掌之中

  洛阳北门大开,吊桥吱呀呀的放下,那一骑缓缓的步入了洛阳城。

  夏侯惇飞奔下城,推开围观的众士卒,几步扑了上去。

  然后,他看到了嘴巴破烂,断折一臂,一腿骨折,全身钉满了利箭,如同仙人掌一般的自家侄儿。

  夏侯惇圆目斗睁,双拳咬握,一口钢牙几乎咬碎,那起伏的胸膛中奔涌的怒气,几乎将他的胸膛要涨破。

  想当初,夏侯渊将儿子托负给了他,他本以为给侄儿安排一处闲职,既可让他赚取军中资历,又可以保得他平安。

  但夏侯惇万没有想到,他所认为最安全的地方,却反而害死了他心爱的侄儿。

  夏侯惇真不知,自己将如何向夏侯渊交待。

  愤恨痛苦下,夏侯惇忍不住暴喝道:“颜良狗贼,你敢杀我侄儿,我夏侯惇跟你誓不两立,我定要亲手斩下你的人头,为我的侄儿报仇血恨——”

  左右之曹军将士,皆也是气愤难当,无不愤恨怒吼,叫嚣要向颜良报仇。

  一片慷慨中,城头却有士卒尖叫道:“不好了,楚军杀来了!”

  城门前,那看似气势滔滔的复仇之火,瞬间便被这惊人的消息当头浇上了一桶冷水。

  所有的曹军无不一震,顿时都哑了火,跟着便面露惊色。

  夏侯惇也只得暂压怒气,匆匆忙忙的奔上了城头。

  举目远望,果然见数里之外,尘土遮天,旌旗蔽日,数不清的楚军步骑,正向着洛阳城汹涌而来。

  不必斥候侦察,光看楚军来势,就能判断得出,来敌至少有数万之众。

  夏侯惇的心中,惊悚取代了复仇的愤怒,震惊之下,他急是大叫:“全军不得惊慌,给本将死守洛阳,不得擅退一步——”

  城头的曹军,却没有似方才那般,用誓死的呼喊来回应他们的夏侯将军。

  来势汹汹,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楚军,已是彻底的让他们为之胆寒。

  在曹军一片震恐中,颜良已率领着他的大军,杀至了洛阳城下。

  颜良仅仅用了一天时间,就在洛阳城四面下寨,完成了对洛阳城的包围。

  不过颜良却没有急于攻城,而是先分兵攻取洛阳四围的据点,待扫清外围之后,再行全力攻城。

  西线方面,颜良命朱桓率一万精兵,前去夺取谷城,进据函谷关,以阻挡关中的曹操援军东进。

  东面一线,颜良则命蒋钦率一万精兵,去抢占偃师城,以阻挡巩县的曹休所部回援洛阳。

  而在南面,颜良则命潘璋率军五千,去攻太谷关侧后,为许都一线的兵马,打通入洛阳的通道。

  与此同时,颜良又命甘宁回师,与凌统共率水军巡游于黄河,以防北面的刘备,从河内郡援助洛阳。

  诸军布署的同时,颜良又向许都的徐庶和文丑发动急令,命他们率四万的颖川兵力,从鲁阳向太谷关进发,前来洛阳与他的主力兵团会合。

  ……关中,长安城。

  相府之中,曹操正盯着壁上所悬的地图,轻捋着胡须,构思着他全新战略。

  此刻,颜贼那厮的大军,想必正在濮阳一线,跟刘备的燕军死磕。

  根据情报,濮阳一线驻守的,乃是刘备大将张飞,更有精兵一万,城防极是坚固。

  曹操料想,颜良必会鳌兵城下,屡攻不下。

  而曹操暗中开始调动兵马,准备时机一成熟,大军便兵入秦川,趁着颜良顾忌无暇时,一举拿下益州。

  在曹操看来,中原那片地方,经年的大战,再加上刘备的坚壁清野政策,已经是残破不堪,攻下来也将是鸡胁。

  况且,他曹操的兵马数量,远不及颜良,就算趁机攻下些地盘,但当颜良撤军南归,倾全力反攻时,他也未必守得住。

  权衡再三,在郭嘉的建议下,曹操还是先决定拿下人口众多的益州,有了益州作后盾,曹操相信,他必可成就当年秦国的霸业。

  “嘿嘿,颜贼,你败了本相那么多次,损了我多少颜面,这一次,本相定要在你背上狠狠捅上一刀,叫你也尝尝损兵失地的痛苦。”

  曹操越想越得意,禁不住捋须微微而笑。

  “不知丞相想到了什么,竟这般高兴。”旁边的郭嘉,笑问道。

  曹操回过身来,满脸荣光,说道:“当世之中,除了击败颜贼,还能有什么让本相高兴的。”

  说着,曹操步上了相位,又欣然说道:“奉孝啊,这一次不光本相能洗雪前耻,你也可以好好的出一口恶气了。”

  曹操之言,正中郭嘉的下怀,这位绝顶的谋士,不禁也微微而笑,嘴角掠起几分得意。

  本是算无遗策的他,自对上颜良以来,几乎每策必败,郭奉孝的声名,几乎被颜良败了个干净。

  如今,好容易瞅得颜刘开战,曹操从旁渔利,他郭嘉既不用正面对抗颜良,又能狠狠的挫败颜良,以抱往昔的仇恨。

  如此,足矣。

  这主臣二人,心意相通,相视大笑起来。

  正笑得欣慰之时,刘晔匆匆而入,拱手沉声道:“丞相,事有不妙,洛阳方面出事了。”

  洛阳?

  “洛阳能出什么,何故大惊小怪。”曹操不以为然道。

  “刚刚收到夏侯将军的急报,颜良的舰队并没有攻打濮阳,而是逆河西上,突然间在小平津登岸,急攻了我洛阳,夏侯将军派人飞马前来报信,请求丞相发兵援救。”

  颜良,攻洛阳!?

  曹操满脸的得意,瞬间瓦解,无限的惊骇冲涌而上。

  颜良他不是要攻刘备吗,怎么会突然间进攻洛阳?

  巨大的问号在曹操的脑海中闪现,他的思绪翻滚激荡,蓦然间,他想明白了一切。

  原来,颜良所谓的北伐河北,所谓的水路夹攻,统统都是幌子而已。

  人家颜良打出这旗号,就是为了瞒过你曹操的耳目,舰队堂而皇之的进入黄河,大摇大摆的穿越刘备的防区,然后,出其不意的登陆小平津,攻取洛阳。

  颜良是要灭曹,而非灭刘!

  恍然惊悟的曹操,一时间惊得是神魂震荡,僵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惊样震惊的郭嘉,却先从惊愤中清醒过来,忙道:“洛阳城坚,且有夏侯将军守备,一时片刻必可保得无恙,丞相当速度大军出关,急赴洛阳,方可挫败颜贼的诡计。”

  郭嘉的话,将曹操从惊魂中叫醒,此刻的他,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  洛阳落在刘备手里,好歹还勉强能接受,他和刘备毕竟都是两弱,刘备就算有再大的野心,也不敢同时和两家开战。

  倘若洛阳落在颜良手中,颜良便可从东方大道,直接威胁关中,再辅以从汉中、南阳二地的侧击,以他曹操的现在的实力,将如何应对颜良数十万大军的三面合击。

  洛阳,绝不可击!

  曹操强行把自己从惊恐中叫醒,急是吩咐刘晔,回信给洛阳方面的夏侯惇,令其坚守城池。

  同时,曹操又即刻下令,命长安附近的兵马,即刻的集结,他将在三天之内兵出潼关,东援洛阳城。

  “颜良,竟敢再一次戏耍本相,本相这一次,绝不会叫你的阴谋得逞!”曹操咬牙切齿,暗立重誓。

  ……千里之外,邺城。

  这座燕国的都城中,战争的阴云正在迅速的聚集。

  一队队的士卒正从城中各营而出,开赴城外,进行着集结。

  王府中,刘备严已全副武装,披挂整齐,正倾听着诸营集齐的情况。

  黎阳方面传回情报,颜良的舰队已越过了濮阳水域,并未对南岸的濮阳城发动进攻。

  如此情报表明,颜良极有可能攻取上游的白马渡,那么,夺取白马渡后,颜良极有可能攻取北岸重镇黎阳,大军长驱直入,直取邺城。

  到了这个关头,刘备已经彻底的坐不住了,形势逼迫他不得不尽起邺城之军,南往黄河防范颜良的威胁。

  “大燕若有危,曹操必不会坐视不顾,大王不妨派人往长安,急向曹操求援,令其出兵,以牵制颜贼兵势。”诸葛亮进言道。

  刘备皱着眉头道:“曹操前番趁火打劫,如今他还会出兵相援吗?”

  “唇亡齿寒的道理,曹操不会不明,臣相信他必不会无动于衷。”诸葛亮自信道。

  刘备沉吟半晌,叹道:“形势如此,也只好这样了。”

  就在刘备拉下脸来,准备请动向曹操请援时,蓦然间,殿外亲军来报,言是张飞从濮阳发来的急报送抵。

  “濮阳怎么了?莫非颜又回攻翼德了吗?”刘备不安的问道。

  “启禀大王,翼德将军报称楚军的舰队,目下已过延津水域,正向上游而去,翼德将军说我们都中了颜贼的奸计,颜贼根本不打算攻打大燕,而是要去攻打洛阳。”

  此言一出,大殿之中,顿时一片哗然。

  刘备满脸惊诧,脑子一时片刻,竟然拐不弯来。

  纵使是暗中不合的诸葛亮和司马懿,这时也不禁对视一眼,二人的眼中,皆是感同身受的惊色。

  半晌后,刘备从惊诧中回过神来,拳头猛的击案,恨恨道:“本王和曹操竟被那颜贼玩弄于股掌之中,可恨,可恨啊——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