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八十六章 颜良奇阵,震惊大耳

第六百八十六章 颜良奇阵,震惊大耳

  铁骑滚滚,数千神行骑,如出笼的猛兽,向着败逃的燕国骑兵扑去。

  若纯论统帅骑兵的实力,张绣又岂逊于张辽,更何况,张绣的燕国骑兵虽败,但数量仍有七八千之众。

  只可惜,两军交战,士气当先,一旦士气崩溃,纵有百万雄师又何足道哉。

  被打懵了的燕骑,哪里还有丁点战意,丢盔弃甲只顾夺命而逃,生恐逃得慢了分毫,就会为楚军那恐怖的槊箭洞穿。

  张辽率军追击于后,奔驰之中,楚骑将士们开弓放箭,肆意射杀着敌人。

  三千楚骑,如虎狼一般,驱赶着七八崩溃的燕国羔羊,直追出了三十余里方才罢休。

  当追至尽兴的张辽,带着几百匹俘获的上等好马,归来河滩之时,整个河上岸边一线,已变成了一片欢腾的海洋。

  岸滩上,甘宁、凌统和他的两千多步卒,挥舞着手中的刀枪,挑着敌人丢下的头盔旗帜,兴奋的狂呼着。

  黄河战舰上的楚军将士们,也摇动着大楚的旗帜,用同样激荡的欢呼声,回应着岸上大胜的同袍们。

  颜良立于船头,星目远望着尸横遍野的河岸,眉宇之中,毫不掩饰着杀戮之后的得意。

  “大耳贼,这一仗,应该把你杀到肉痛了吧,料你也不敢再来骚扰老子灭曹。”颜良冷哼一声,扬鞭道:“传令全军,回往洛阳,随本王拿下洛阳!”

  赤旗摇动,岸上得胜的诸军,携带着俘获的战马和旗鼓等战利品,陆续由走舸小船,回往了黄河上的大船上。

  数十艘战舰,扬帆高挂,溯流而上,扬眉吐气的往小平津而去。

  颜良统帅着得胜之军,扬长而去,北岸七十多里外,张绣却在舔着伤口。

  大败的张绣,一口气逃到了黎阳以北七十里的荡阴城,在探知楚骑收兵,楚军并未趁机攻打黎阳后,才长松了口气。

  张绣计点损兵,重骑损伤一千七百,轻骑损失也达一千多,这一场仗下来,精锐的一万骑兵,就损失了达三分之一强左右。

  惨败的张绣,再不敢率军去往河岸监视楚军,只得一面驻守荡阴,一面派人飞马往邺城,向刘备报告这一失利。

  八十里外,邺城。

  王府中,刘备正与他的重臣们,议论着当着的战事。

  大殿内的气氛,与最初相比,已变得很轻松。

  南面张绣所部,不断的传来捷报,仅仅几天的时间里,张绣就围杀了被冲上河滩,多达几千人的楚军士卒,更是缴获了十余万斛的粮草。

  未曾一战,几乎在不损一兵一卒的情况下,张绣就取得了如此战绩,这怎能不让刘备感到欣喜。

  “颜贼想取洛阳,本王就肆意的骚扰他的补给线,让他的十几万大军,困死在洛阳。”刘备捋着短须,满脸的幸灾乐祸。

  司马懿淡淡笑道:“今曹操已率大军兵进函谷关,颜贼久攻洛阳不下,补给线又为我军屡屡破坏,用不了多久,必然锐气丧尽,到那个时候,我军趁势大举南下,必可大破颜贼。”

  司马懿神色自信,向刘备畅想着蓝图。

  刘备神色愈加得意,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另一侧的诸葛亮,看着刘备和司马懿那君臣和谐的样子,眉宇之间,却悄然的掠过一丝妒色。

  正当此时,殿外亲兵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荡阴急报,张将军与前日为楚军大败,今已退于荡阴,请大王示下。”

  张绣大败!

  这惊人的消息,一瞬间将刘备脸上的得意击碎,那灰白的脸庞,定格在了惊愕的一瞬。

  司马懿脸色亦是惊变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所有的自信也陡然瓦解。

  反倒是诸葛亮,眼眸中却悄然闪过一丝暗喜,竟仿佛张绣之败,正合他意一般。

  但表面上,诸葛亮却佯作惊诧之状,忙道:“张绣统一万精骑,他如何能为楚军所败?”

  诸葛亮所问,正也是刘备和司马懿的惊疑所在。

  按理来讲,如是楚军小股部队,张绣一万铁骑,足以荡平。

  倘中楚军大队人马登岸,张绣也当在敌半渡,立营未稳时将其先前部人冲垮,阻止其大军登岸。

  这般来看,无论敌多敌少,张绣的铁骑均当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可是,张绣军却为何偏偏败给了楚军呢?

  而且还是大败。

  亲兵忙是将张绣亲书的急报,献了出来。

  刘备和两位谋士看过,才知颜良乃是摆出了一个奇异的车阵,正是利用此阵,诱使张绣大举进攻,却才杀了张绣一个措手不及,致使其大败而归。

  刘备刚刚恍然大悟,马上又糊涂了起来,惊异道:“颜贼究竟摆出了什么车阵,竟然能以两千步卒,杀败我一万精骑,这……这也不可思议了吧。”

  惊诧之下,刘备望向了诸葛亮:“孔明军师,你精通阵法,可知这世上有此厉害的车阵吗?”

  “这……恕亮孤陋寡闻,亮确实想不到,有什么车阵能让两千步骑,在平原上大败一万骑失。”诸葛亮不禁面露愧色。

  连精通阵法的诸葛亮,竟也想不出颜良所布的是什么阵,这更令刘备感到惊愕。

  “颜贼,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手,可恨啊——”刘备又惊又恨,咬牙切齿。

  司马懿也额边冒汗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以应。

  看着司马懿那尴尬的表情,诸葛亮的嘴角微微上扬,掠过了一丝含有讽意的冷笑。

  随即,诸葛亮正色道:“大王,颜贼竟有如此利害的车阵,亮以为,咱们再一味的骚扰其黄河粮道,已是不太可能。与其徒损士卒,亮倒以为,大王何不随机应变,适时变换一下战略了。”

  变换战略?

  刘备眼眸一亮,眼眸中立时涌起了希望,忙问道:“军师快说说看,本王当哪何变换战略?”

  诸葛亮便缓缓道:“亮以为,大王当暂时无视南面,让曹操和颜良两条狗互相厮咬,大王当趁机举兵北上,收复辽东,一举解除后患。那时,曹颜二贼,想必已两败俱伤,大王再率得胜之军,南渡黄河收取渔利,岂非一举两得。”

  司马懿眉头一皱,暗想这诸葛亮是成心的跟他对着他,他建议刘备把重心放在河南,而诸葛亮偏就要把刘备的视线拉往别处。

  不过诸葛亮的时机却把握的很好,张绣的那场大败,已令刘备对骚扰颜良补给线,失去了信心。

  果然,听得诸葛亮之言,刘备的眼眸立时一亮,马上低眉沉思起来。

  沉吟半晌,刘备点头道:“军师言之有理,辽东的那班楚贼,终究是隐患,本王若不除掉他们,如何能安心南下与颜贼争雄,好,就这么定了,移兵北上,扫平辽东!”

  刘备当机立断,很干脆的拍了板子。

  “大王英明。”诸葛亮忙是拱手一赞,说话之时,还暗暗的瞟了司马懿一眼。

  司马懿眉头暗凝,心中一阵的不痛快,但却无话可说,只能默认刘备的决定。

  ……日落时分,颜良率领着他的得胜之师,带着大破敌骑的捷报,回到了洛阳。

  很快,洛阳一线的诸军将士,都得知他们神武的大王,以两千多步卒,大破一万燕国铁骑的惊人战迹。

  如此实力悬殊,近乎于奇迹般的一场胜利,犹如给锐气稍减的楚军将士,注入了一针强行剂般,再次鼓发了将士们的士气和斗志。

  三军将士,无不为之鼓舞,个个奋勇,抖擞精神狂攻洛阳。

  而随后的几天,颜良也收到来自于黄河粮道的回报,称是张绣的大军,已退还了邺城,再没敢逼近黄河北岸,骚扰楚军的运粮船队。

  除了张绣外,南岸的张飞所部,以及黄河两岸诸路燕军,也各自归缩在沿岸诸城中,再无一兵一卒也出现在黄河两岸。

  “看来大王的这却月阵之胜,确实是抽痛了大耳贼,赫得他再不敢扰我粮道,如此一来,我洛阳的十万大军,便无后顾之忧矣。”庞统笑呵呵的感慨道。

  颜良却无庞统那么乐观,只淡淡道:“本王与曹贼开战,以大耳贼的阴险,岂能不想着趁机渔利,今虽一场大败,本王料那大耳贼必还会想到其他的手段,继续给本王添乱。”

  话音方落,周仓匆匆入内,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我邺城细作急报,刘备已于数日前,亲率大军离开邺城,北往幽州,已是前去攻打我辽东四郡。”

  这个消息,令行帐中乐观的气氛,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  “果然不出本王所料。”颜良冷哼一声。

  庞统凝眉道:“看来大耳贼是想趁着我主力为曹贼牵制,想趁机倾全力攻取辽东,解除后顾之忧了,这一次,吕子明他们所受的压力,必然不小。”

  左右文武,皆顾忌起来。

  颜良却不以为然道:“我大楚将士,皆在浴血奋战,岂能让吕蒙他们独善其身,也该是他们为本王分担一些的时候了。传令给吕蒙,本王命他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给本王守住辽东,否则也不用回来见本王,直接跳海便是。”

  肃厉的颜良,这已是下了死命令。

  左右文武,精神顿时皆肃然了起来。

  这时,颜良环视众将,沉声道:“尔等也都给本王打起精神来,从明天开始不分昼夜给本王攻打洛阳,不下洛阳,本王誓不罢兵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