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八十七章 绝杀之计

第六百八十七章 绝杀之计

  狂攻开始。

  七八万的楚军,不分昼夜,对洛阳城展开了进攻。

  当楚军狂攻洛阳时,西边的曹操,也在发疯似的狂攻着函谷关。

  曹操和颜良一样,都在争取着宝贵的时间。

  如果颜良抢先攻下洛阳,那么曹操所有的怒力都将化为泡影中,他不但损失了洛阳,接下来更要面临着颜良举兵东进,威胁他关中本土。

  倘若给曹操先攻下函谷关,那么进入平地的曹操,就可以凭借骑兵的优势,和洛阳城的守军形成内外夹击之势,如今,则颜良便将陷入全面的被动。

  尽管围城前的所有战役,都行进的顺利,但如今的僵持之势,还是多少出乎了颜良的预料。

  曹休和夏侯尚,此二人便是两个异数。

  这二人一个死守太谷关,使徐庶和文丑的四万兵马无法顺利会师洛阳,使颜良无法打通往许都一线的粮道。

  另一个,则死守巩县,使楚军无法东取虎牢关,彻底解除来自于刘备的侧翼威胁。

  这两个曹家小将,更牵制了颜良数万的兵马,使他无法倾尽全力围攻洛阳。

  围城获狂攻十余日,洛阳城在夏侯惇的坚守下,依旧固若金汤。

  眼看着楚军锐气渐弱,攻陷洛阳的希望,似乎正变得趁来趁渺茫。

  这个时候,一股焦躁不安的气氛,开始在军中暗中漫延开来。

  因是颜良的北方部队,多派往了辽东,此番攻洛阳之战,颜良多是率领着荆扬二州的军队。

  南人进入黄河一带后,难免有水土不服的想象发生,军中将士渐渐开始出身各种各式的不适,无形中都在削弱着楚军的战斗力。

  而久攻不下,又使这些荆州的士卒们,信心开始动摇,慢慢便开始有了南归之心。

  普通士卒们战意低落,渐也开始影响到了将军们,未有多时,诸将们渐也议论开来,觉得久攻洛阳不下,补给线实在拉得太长,后勤负担越来越重,是否也该考虑撤兵了。

  将领们虽有此意,但他们却知颜良信念坚定,故也谁也不敢向颜良提起。

  是日,又是一场猛攻失利。

  傍晚分时,诸将集往王帐议事,众将的情绪,都显得稍有些低落。

  唯有颜良,却是神色轻闲淡然,仿佛根本不把连日来的失利,当作一回事似的。

  诸将暗中面面相觑,都想着谁能先站出来,劝说王上撤兵,但却没谁敢做出头鸟。

  这时,颜良却忽然道:“本王知道,久攻不下,你们当中已有人动了收兵之心,只是不敢向本王进言,是也不是。”

  此言一出,帐中诸将,尽皆面露惭色。

  众人却不想,他们心中的想法,早已为他们目光锐利的大王所看穿。

  “臣等虽拼得一死,也自甘愿为大王拿下洛阳,只是这洛阳城实在太过坚固,而我十余万大军,远从几千里外的徐州运粮,后方负担实在太重,如此久攻不下,臣等确是觉得……”

  张辽终于是开口进言,但却没敢把“撤兵”二字说出来,只以言下之意暗示。

  众将默不作声,以沉默来表示附合。

  纵然是庞统,这时也显得有些无计可施。

  一片沉默之中,周仓从外而入,悄悄的移到颜良身侧,附耳低语了几句。

  颜良的眼眸中,霎时间闪过一丝兴奋。

  紧接着,颜良却恢复了平静,只淡淡说道:“本王已有破城之术,尔等今晚只需陪本王大吃大喝一顿,养足了精神,明日随本王攻破洛阳。”

  听得此言,在场诸将无不一震,众人的眼眸中各吐惊诧之色。

  他们的大王,竟然已有破城之计?

  “未知大王有何破城妙计,可否道于臣等?”庞统也惊奇问道。

  颜良却诡秘一笑:“是什么妙计,明日自见分晓,尔等不必多问,只需吃饱喝足了,明日随本王看好戏便是。”

  颜良这是要故意卖一个关子,待到明天之时,以更大的震撼,来激励诸将的斗志。

  众将皆跟随颜良许久,自知他们的这位大王,素来喜欢出奇,今日既说有破城之计,便必然不是在夸海口。

  虽如此,但众将们心中还是皆怀狐终,怎么也想不通,除了诱使城中守军出战之外,还能有什么计策能攻破那坚不可摧的洛阳城。

  而城中的守军,显然是抱定了龟缩不出,死守城池的决定,根本不会出战。

  于是,众将也不好多问,只能心怀着满腹的狐疑,没滋没味的吃下了这顿丰盛的晚餐。

  ……次日,天光放晓。

  朝霞东起,将那巍峨的洛阳城,染上了一层金色的边纹。

  诸营将士井然有序的出营,如一条条无声的河流,向着洛阳北门一线汇聚,最后,汇聚成了汹涌的汪洋,铺天盖地的向着敌城推进。

  天色大亮时,层层叠叠的军阵,已森然的布列于敌城之前。

  张辽、甘宁和黄忠等众大将,皆统帅着本部兵马,肃列于阵前,肃目冷视着敌城。

  众将皆怀着好奇之心,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,他们的大王有何破城之策。

  片刻后,沉默的大军,忽然间兴奋起来。

  因为,赤色的王旗,出现在了战场的上空。

  大楚的王旗下,颜良坐胯赤兔马,昂首步入军阵之中,跟随在颜良身形的,则一架架巨型的奇特器械。

  众将士的目光,顿时为那新型的器械所吸引。

  那东西形似于霹雳车,但体积却比霹雳要更大一些,而且结构与霹雳车也似有不同,乍一看,应该是一种类似于投石机的攻城器械。

  这就是大王所说的破城之计吗?

  诸将的狐疑解开,信心却并未增强,反而产生了些许怀疑。

  霹雳车的威力,众将都是见识过的,其攻城能力确实非常猛,但却也并非是非战非胜。

  众将很清楚,以霹雳车的威力,绝对无法轰破洛阳这样的天下坚城,所能起到的作用,顶多是震慑敌人,辅佐攻城而已,却远未达到破城的地步。

  即是如此,可是他们的大王,却为何还要将霹雳,视为破城之计呢?

  在众将狐疑的目光注视下,数百辆“霹雳车”,被徐徐的推往了阵前,在敌城弓弩射程之外,以前后三排的组合,一字排开,布列完毕。

  城头上,原本紧张的夏侯惇,这时却露出了嘲讽般的冷笑。

  “哼,我当颜贼会耍什么把戏,原来只是运了几百辆霹雳辆来,就凭这些玩意,就想攻破我苦心修筑的洛阳城,真是笑话。”夏侯惇精神顿时放松了下来。

  霹雳车乃当年官渡之前时,曹操为对付袁绍军的土山,在刘晔的献计下所造,身为曹军大将的夏侯惇,对此种新式抛石机的威力,自然是深知的。

  故此,他才有绝对的信心,颜良绝无可能凭着霹雳车,就攻破他引以为傲的洛阳坚城。

  而城前,王旗之下,在敌我双方狐疑的目光中,颜良却一扬鞭,淡淡道:“破城炮,给本王把洛阳夷为平地吧。”

  破城炮,这是颜良给这种新式的“霹雳车”,所命名的新的命字。

  号令传下,每辆破城炮所配备的十余名士卒,迅速的开始忙碌了起来。

  当他们携数人之力,吃力的将那一枚枚石弹,装上投囊时,左右看到的诸将,无不吃了一惊。

  因为这破城炮所使用的石弹,其体积和重量,远胜于原先霹雳车所用石弹,粗粗的一估算,至少也有三百斤左右。

  而且,这城破炮的后端,还将有一只木箱,内中也要充填石块。

  看着众将惊奇的目的,颜良嘴角微微扬起一丝诡笑。

  其实,他这新式的破城炮,其真实的名字,应该叫作回回炮,或者是襄阳炮。

  曾经的历史中,蒙古人正是用这种威力强大的投石机,攻破了宋朝坚不可摧的襄阳城。

  也正是利用这种投石机,蒙古人以克服了善骑战,而不善攻城的缺点,横扫欧亚大陆,连最善长守城的宋军也终是不敌。

  此投石机最大的优点,便是采用了配重箱原理,变人力发射为机械力发射,如此,则极大的提升了投射的稳定性,增大了投射重量和准确率。

  熟知历史的颜良,早在出兵之前,就已凭借着初步的所知,借助于妻子黄月英的智慧,成功的试制成功了这破城炮,并且一直在秘密的赶制。

  今日,这数百门破城炮,终于及时的从江东,运抵了洛阳前线。

  颜良相信,蒙古人能凭此炮,攻破守城技术极为发达的宋军襄阳,他没理由攻不破一千多年前的这座洛阳城。

  须臾间,数百门破城炮,均填装好了石弹。

  随着颜良扬鞭一指,隆隆的战鼓声,陡然间冲天而起两百余颗半人多大的巨石,呼啸着腾空而起,如逆飞的陨石一般,挟着猎猎的巨鸣声,向着洛是城头袭卷而去。

  那漫天而起的巨石,刹那之间,几乎将头顶的天空遮蔽。

  城前的楚军将士,看着如此浩大恐怖之势,几乎所有人都惊得瞪大了双眼。

  而城头上的燕军,却统统都吓得几乎呆住,无尽的恐惧,顷刻间袭据了所有燕军的心头。

  轰轰轰——震天裂地的撞击声中,地动山摇,刹那间,洛阳北门一线,为漫漫的尘屑所吞噬。

  观此骇人的情形,就连颜良,也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