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八十八章 惊天动地破帝都

第六百八十八章 惊天动地破帝都

  想象一下,把两个成年男人重的石头,穿越百余步的距离,轰击向城墙,会是怎样一种效果。

  天崩地裂,地动山摇,惊天动地……诸般种种的骇人之词,已不足以形容那种效果,那种令人发自内心,毛骨悚然的恐怖。

  当第一轮的轰击结束后,漫天的尘埃,足足弥漫了一刻钟,才缓缓的降了下去。

  尘埃落尽后,城前观战的楚军将士,全体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眼前,原本看似坚不可摧的洛阳城,只一轮轰击下,已是伤痕累累,满目疮夷,城墙上坑缝遍布,巨大的城楼,更不知被洞穿多少处。

  而城上的曹军,则是哀声遍布,不知有多少人肢骨摧折,脑浆破碎。

  城上土筑的女墙,根本挡不住破城炮那巨型的石弹轰击,更保护不了躲藏于下的曹军士卒,只一轮的轰击下,鲜血便已经染红了城头一线。

  夏侯惇从残破的女墙下站了起来,环视着周围的惨烈,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  “贼军……贼军的霹雳车,怎有如此强在攻击力,这怎么可能啊?”夏侯惇满脸惊骇,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。

  城上的曹军惊怖万分,城下的楚军将士,则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开始疯狂的欢呼起来。

  楚军将士,在为己军那强大无比的破城炮欢呼雀跃。

  万众山呼之中,颜良神色昂然,刀锋似的眼眸之中,流露着几分傲色。

  左右诸将,此刻终于释疑,他们终于明白了,颜良为何对攻破洛阳这般有信心,原来竟是仗着破城炮这般新型的强大投石机。

  有此利器,何愁洛阳不破!

  诸营的统帅们,皆是远远望向王旗所在方向,众将的脸上都不禁浮现出敬叹之情。

  颜良则在众将的嘱目中,扬鞭高喝:“给本王继续轰击,不把洛阳城夷为平地,绝不罢休——”

  号令传下,战鼓之声愈烈。

  数百门破城炮,在第一轮的齐射后,开始了自由射击。

  数不清的巨石,挟着厉厉风声,此起伏落的腾空而起,向着残破的洛阳城飞射而去。

  轰轰轰——巨鸣声不绝于耳,脚下的大地无休止的在抖动,洛阳北门一线,转眼已笼罩在漫天的狂尘中。

  那尘屑之中,不时可见鲜血飞溅,更隐隐听得见鬼哭狼嚎之声。

  城前的楚军将士们,虽看不清敌城清晰景像,但他们也能想象得到,城上的敌人此刻正经受着何等的折磨蹂躏。

  那壮观的景像,令在场的每一名楚军将士,都热血为之沸腾,紧紧握着手中的刀枪,恨不得即刻冲上城去,杀光那些惊恐嚎叫的敌人,为他们的大王,夺取洛阳这座天下。

  轰击从清晨开始,一直持续到近午,中间就未曾有一刻停歇。

  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渐渐减弱,持续了将近几个时辰的轰击,终于渐渐的停歇了下来。

  当最后一枚巨型石弹射出后,剧烈的轰响声,终于结束。

  城外的楚军将士,都屏住了兴奋的呼吸,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,饱受蹂躏的洛阳城,此刻会被轰成什么样的德性。

  尘雾渐落,洛阳北城,渐露出了残破的面容。

  楚军将士渐有沉寂的热血,陡然间沸腾到了顶点,所有人都禁不住,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狂呼声。

  因为,洛阳北城一线,早已不成模样。

  巨大的城楼已坍塌半边,沿城一线被轰到几如废墟,而城门左翼十余步处,城墙竟已坍塌下半边,露出了一道数丈宽的口子。

  曾经坚不可摧的洛阳城,此刻竟已土崩瓦解。

  观得此状,颜良也长吐了口气,胸中的热血,也为之沸腾了。

  他从周仓手中夺过青龙刀,宝刀向前重重一划,暴喝一声:“大楚的将士们,给本王杀光敌贼,夺下洛阳城,杀——”

  隆隆的战鼓声,在此刻达到了最澎湃的地步。

  震天的鼓声之中,大大小小的军阵,轰然而散,数万楚军将士,如潮水一般,铺天盖地的涌向了残存的洛阳城。

  “杀——”

  “杀——”

  咆哮的杀声中,极善攻坚战的老将黄忠,纵马当先,率领着他的长沙兵,径直扑向了城门左翼的缺口处。

  而此时,城上残破的曹军,才刚刚从那恐怖的炮击,所留下的废墟中,艰难的爬起来。

  “呸!”夏侯惇吐尽了嘴巴里的灰,大口喘着气爬了起来。

  灰头土脸的他,顶上的头盔也不知哪里去了,整个人如从地下爬出来一样,全然都是尘屑覆盖。

  当夏侯惇还来不及品味方才的惊心动魄时,他那只独眼,就惊愕的发现,潮水般的敌人,已经如野兽一般,涌上了他残破的城头。

  “都他娘的给老子起来,拿起武器,给老子挡住敌贼!”夏侯惇暴喝着,拳打脚踢着那些惊恐的士卒,把他们驱赶向城头的缺口处。

  这个时候,楚军已趁着曹军失神的功夫,越过护城河,冲向了诸处坍塌之处。

  黄忠所统的攻城主力,更是直奔城门左侧那最大的缺口,趁着曹军还没有回过神之际不,成百上千的将士,便已如狼似虎一般扑了上来。

  防线已失,斗志瓦解决曹军,又如何挡得住这些热血狂杀之声。

  鲜血飞溅,惨叫连连,黄忠长刀所向无敌,率领着他的士卒,将围堵而来的曹军越逼越退,把缺口处的登城点,不断的扩大。

  而沿城其余各线,楚军也在纷纷的爬上破损的城头,惊魂落魄的曹军,根本就无法抵挡。

  洛阳城陷,已是无可避免。

  夏侯惇心如刀绞,他只觉自己的尊严,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。

  想他自追随曹操起兵以来,每每留镇后方,就从未曾有过差池,更没有失过一座城池。

  而今,曹操本着最大的信任,将洛阳重镇,交由给他这个兄弟来镇守,但这洛阳城,眼看着却将要失陷于颜贼之手。

  他夏侯惇若是失了城池,还有何面目面对曹操。

  更何况,如今洛阳城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,倘若城池一陷,夏侯惇就是死路一条,根本就没有再见曹操的机会。

  悲愤之中的夏侯惇,突然间狂怒起来,暴喝一声,纵马就亲自杀向了冲涌而来的楚军。

  刀锋所过,冲杀上来的楚军将士,如同脆弱的蝼蚁一般,被夏侯惇轻易的收割着人头。

  尽管这些年来,夏侯惇都居于后方,鲜有再上战场的机会,但一身的武艺却不曾有过落下。

  身怀一流武艺的他,又岂将眼前这些敌方小兵放在眼中。

  夏侯惇狂杀开路,一时激励了左右曹军惶恐的斗志,他们鼓起勇气,着夏侯惇一路反杀向前,竟似有将楚军辗下城头的气势。

  狂杀中的黄忠,抬头猛见一独眼敌将,竟然威不可挡,胆敢在他面前逞凶,乱斩着己军将士。

  曹军诸将中,除了夏侯惇外,还有哪一员将领,拥有如此武艺。

  眼见夏侯惇就在眼前,黄忠的战意,陡然间被激发到顶点。

  喉头一滚,黄忠一声低啸,怒发神威,虎步分开众军,手中长刀狂斩而下,直取夏侯惇。

  正杀得疯狂的夏侯惇,蓦见一员须发皆白的敌将,向自己冲杀而来,刀锋尚未袭至,那凛烈的杀气,便让夏侯惇感到气息为之一窒。

  未及交手,夏侯惇便判知,杀来之敌将,绝非等闲之辈。

  楚军诸将之中,能有此威势的老将,必当是那个传说中的黄忠了。

  夏侯惇早听说过黄忠的厉害,但杀到眼红的他,此刻哪还有忌惮,厉喝一声:“老匹夫,也敢在本将面前逞狂,纳命来吧——”

  夏侯惇丝毫不惧,纵刀如风,倾尽全力迎击而上。

  吭——两柄战刀,瞬息间在半空相撞,迸发出的激鸣声,竟是震得左右士卒耳膜嗡嗡作响。

  黄忠前冲一步,长刀反转扫出,第二刀紧随而至。

  夏侯惇却是身形一震,脚步禁不住狂力的冲撞,稍稍后撤了一步。

  高手过招,一招交手间,高下立判。

  “此老卒的劲力,竟这般之强!”夏侯惇心中暗吃一惊。

  惊诧之际,黄忠的刀式,已如狂澜怒涛一般,袭卷而至。

  夏侯惇不及多想,急是倾尽全力,勉勉强强的接下了黄忠的攻势。

  两员当世名将,在这狭窄的城头上,步战交手,转眼已走过十余合。

  黄忠武艺乃当世绝顶,放眼天下,能与之匹敌之将屈指可数。

  夏侯惇虽猛,但这些年身处后方,疏于战阵,又失了一眼,武艺毕竟有所削弱。

  拥有一流武艺的他,又如何能是黄忠之对手。

  交手三十余合,夏侯惇便越来越吃力,被黄忠狂风暴雨般的刀式,逼得是应接不暇,下风之势愈加明显。

  多少年未曾上战场,今好容易亲自上阵一回,却遇上如此强劲的对手,而且,这个对手还是一个垂垂老朽。

  威名震动天下的夏侯惇,倘若今日败在一个老朽刀下,这一世的威名,岂非毁于一旦!

  夏侯惇是越战越怒,胸中的怒气,如积蓄已久的火山一般,终于是爆发了。

  这独眼曹将,陡然间一声长啸,如发狂的野兽一般,手中刀势战力怒涨,反守为攻,疯狂的反扑而上。

  暴走的夏侯惇,竟在转眼间夺取了上风,凛烈之极的刀势,将黄忠压迫到喘不过气来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