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八十九章 曹操第一大将又如何

第六百八十九章 曹操第一大将又如何

  当年的夏侯惇,在被曹性射中一只眼后,竟然怒而拔箭,将自己的眼珠生吞,暴走之下,反杀了曹性。

  此时暴走的夏侯惇,武艺的潜能再度被激发,转眼之间,已是达到了惊人的地步。

  拥有绝顶武艺的黄忠,面对着暴走的夏侯惇,一时间竟是尽落下风,被压迫到喘不过气来。

  主将虽占了上风,但却挽回不了曹军全面败溃的局面。

  沿城一线,楚军已全面涌上城头,数以万计的楚军,围杀着兵力微弱,士气低落的曹军。

  伴随着一声轰响,吊桥已被斩破,城门也被先登营的将士们强行打开。

  城外拥集的楚军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从破开的城门冲涌而入,无情的辗压着曹军残兵。

  大势已定。

  颜良长吐一口气,策马扬鞭,昂然的率着亲军队,向着洛阳城开进。

  当颜进抵北门城下时,抬头一扫,正瞧见黄忠正与夏侯惇激战。

  “这夏侯惇失了一眼,竟然还如此了得,了不起啊。”就连素来狂妄的颜良,看着威势大发的夏侯惇,也不禁出言赞叹。

  只可惜,颜良的赞叹,却并不代表他打算手下留情。

  对于敌人,颜良永远都不吝惜残酷。

  眼前夏侯惇将黄忠压得喘不过气来,颜良观战片刻,很快便看出了夏侯惇的软肋。

  他便冷笑了一声,高声道:“汉升,这厮瞎了左眼,左侧视线受限,你攻他左路,必可获胜。”

  那洪钟般的喝声,直抵城头,黄忠听得是清清楚楚。

  正处不利的黄忠,经颜良这般一提醒,猛然间恍然大悟,遂是刀势一变,改以主攻夏侯惇的左路。

  那夏侯惇虽失了一眼,但平素最恨别人说他是瞎子,如今听得城下有人公然说他瞎眼,不禁勃然大怒,手中刀势愈烈。

  可惜,夏侯惇虽猛,却为颜窥破了软肋,刀势虽比先前更猛一筹,却难以再压制住黄忠。

  经得颜提醒的黄忠,刀锋如影,狂袭向夏侯惇的左侧,一刀猛似一刀。

  正如颜良所猜想的那样,夏侯惇左路视线受阻,对黄忠刀锋袭来的判断,往往要慢上半拍,出刀相挡之际,便更要仓促几分。

  十余招后,黄忠便借着对手这软肋,扳回了劣势,双方重新战成了平手。

  而夏侯惇在一阵的疯狂暴走后,气力大耗,潜力也随之发泄殆尽,暴走之势渐渐的便平息了下去。

  恢复正常实力的夏侯惇,本就非黄忠的对手,今再加上被黄忠寻见了软肋,面对着黄忠汹涌的反击之势,二十余合后,便已尽落下风,破绽频频而出。

  而城头处,曹军士卒已被围杀殆尽,成千上万的楚军将士,已涌向洛阳城内,围杀残存的敌人。

  城头一线,只有夏侯惇,还有他的百余名亲兵,还在苦苦的支撑。

  数十倍的楚军,却如铁桶一般围逼而上,将这些顽抗的敌人,逐个的辗压殆尽。

  二将的交手,已至百余合。

  此刻,夏侯惇已暗气喘如牛,汗如雨下,他已达到了抵抗的极限。

  而黄忠虽因年迈,气力也有些削弱,但招式上却不落下风,依旧处于绝对的优势。

  又是一刀扇扫而出,径攻夏侯惇左路。

  夏侯惇视线不及,再加上气力削弱,待要举刀相抵时,却已不及。

  但听得“哐”的一声震鸣,夏侯惇手中之刀脱手而飞,诺大的身躯被黄忠震到侧飞出去,重重的撞在了城楼的墙壁上。

  重重摔落于地的夏侯惇,张口便喷出一蓬血箭,他气血未及平抚,当即就想挣扎着爬起来。

  而围战的楚军士卒,却已一拥而上,七手八脚的将夏侯惇五花大绑起来。

  此时,颜良已步上了残破的城头,占领洛阳城,交给他麾下的精兵猛将就可以了,他现在的最大兴趣,乃是亲眼瞧瞧夏侯惇这位曹操麾下第一大将。

  “放开老子,快放开老子——”夏侯惇撒泼似拼命挣扎,如此被反绑着压在地上,简直是对他莫大的屈辱。

  “把他拖起来吧。”颜良摆手道。

  历史上的夏侯惇,号称家无余资,义气待人,其为人倒似比那曹洪要强很多。

  颜良对夏侯惇也算颇有欣赏,如今给他些许尊严,也就不奇怪。

  岂料,站起来的夏侯惇,却不知好歹,反而怒恨恨的骂道:“颜贼,你休要得意,今你虽陷洛阳,待丞相大军杀到,必杀你个片甲不留。”

  性情高傲的夏侯惇,羞愤于失了洛阳,似是以这般言语,来为自己壮声势。

  颜良冷笑了一声,不屑道:“曹操眼下还在函谷关吃鳖,他要能攻破关城,你夏侯惇又何至于落到这般田地。”

  颜良毫不掩饰对曹操的不屑,还有对他夏侯惇的讽刺。

  夏侯惇愈加羞怒,怒叫道:“姓颜的,你无故侵我疆土,作恶多端,早晚有一天必会自食恶果。”

  “无故侵你疆土?哈哈——”颜良讥讽的大笑,“这么多年来,曹操他无故入侵了本王多少次,本王现在只是连本带利,一并还给他而已,你也算明事理的人,竟然还敢恶人先告状,真他娘的好笑。”

  夏侯惇脸色一红,自知理亏,却强撑着气势,慷慨道:“丞相乃是奉天子之令,伐尔等不臣之徒,此乃天经地……”

  “奉你妹的天子之命啊。”颜良“粗鲁”的打断了夏侯惇,不屑道:“天下有眼的人都看得出来,那汉帝刘协,不过是曹操手中的傀儡而已,早几年你们打打天子这张牌,还有点用处,现下连刘备这种假仁假义之徒,都敢学本王称王称霸,你还张嘴闭口天子天下子的,你不觉得很幼稚吗。”

  夏侯惇宁愿颜用同样的慷慨,狠狠的反驳他也好,这样他至少可以感觉到,自己是被重视的。

  但夏侯惇没想到,颜良竟然用如此充满“匪气”的言语,肆无忌惮的讽刺自己,末了,还讽刺自己这个曹操麾下第一大将“很幼稚”。

  这简直是对他夏侯惇尊严,最无情的羞辱。

  夏侯惇怒了,怒得脸红脖子粗,当场就想发怒。

  颜良却冷冷道:“本王劝告你,最好还是收起你的狗屁慷慨,本王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你的那位曹家兄弟曹洪,如今还在被挂在武关的城头上,你要是不想被本王挂在函谷关上的话,识趣的就最好闭嘴。”

  夏侯惇憋了满腹的怒言,硬生生的给颜良堵了回去。

  他猛然间想起了曹洪,自从颜俘虏了曹洪之后,就一直把他留在武关上,每每遇到曹军来攻,拿将曹洪挂在城门上,充当挡箭牌。

  这么多年来,曹洪风里来,雨里去的,几次悬挂城门,那般无尽的羞辱,就连夏侯惇看了,都感觉到难以忍受。

  夏侯惇屡次在想,倘若被挂在城门上的人,换成了他夏侯惇的话,他宁愿一头撞死在城门上。

  念及于此,夏侯惇满腹的破口大骂之词,便不敢再出口。

  夏侯惇早听说过颜良残暴,对付俘虏,各种卑微残忍的手段,无所不用其极。

  如今颜良既然是对他发出威胁,夏侯惇很清楚,眼前这个狂妄的家伙,必然会说到做到。

  他却又不甘心,咽了口唾沫,叫道:“姓颜的,有种你就杀了本将,本将绝不皱一下眉头。”

  “你那侄女夏侯涓,乃是本将的姬妾,你夏侯家好歹也算本将的半个亲戚,本将看在夏侯涓的面上,当然要留你一条狗命了。”颜良冷笑着道。

  夏侯惇一愣,这才想起夏侯渊与他讲过,当年汉中一役时,颜良如何俘获了他们的侄女夏侯涓一事。

  颜良当众提及此事,明显有羞辱他们夏侯家的意思。

  夏侯惇恼羞成怒,恨得是咬牙切齿,却半天却没能喷出一个字来。

  “把他押下去,好生看管,本王自有用处。”颜良也不屑于跟他多废话,摆手一喝。

  “姓颜的,有种你杀了我啊,你有种……”夏侯惇在大叫声中,被几名亲兵,无情的拖了下去。

  处置完夏侯惇,颜良转身远望洛阳城,这座雄伟的城池,此刻已是烽烟四起,血流成河。

  这座雄伟哥的,今日必会为战火所重创……

  明天,也将是洛阳城浴火重生之时,从此往后,这座像征皇权的,将改换旗帜,从此往后,归他颜良所有。

  望着满城烽火,颜良豪然大笑。

  “大王,如今洛阳已下,臣请率一军,即刻西赴函谷关,杀那曹贼一个措手不及。”上得城头的吕玲绮,兴奋的请战。

  此刻,吕玲绮更巴不得能手刃曹操,以为其父报仇。

  颜良却深知,洛阳虽陷,但函谷关那一片地方,并不利于大兵团作战,吕玲绮就算率军杀去,也不见得有所收获。

  想了一想,颜良冷笑道:“杀曹操何必急于一时,待本王收拾了南面的夏侯尚,还有东面的曹休也不迟,玲绮你现在只需替本王做一件事。”

  “请大王示下。”吕玲绮拱手应道。

  “马上押解着夏侯惇往函谷关,把那家伙给本王挂在函谷关城头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