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百九十一章 奸雄

第六百九十一章 奸雄

  众将忙将吐血昏死的曹操,扶往大营,而今日的进攻,自然也无法再进行下去。

  数万曹军,怀着不安的情绪,徐徐的退还了大营。

  大帐中,诸将多已退在外面,只余郭嘉和许褚等几名近臣。

  片刻之后,医官从内帐而去,郭嘉等人忙是上前围住,询问曹操的身体如何。

  医官便道曹操只是一时急怒攻心,并无致命之碍,眼下已然转醒,正传郭嘉他们入内相见。

  众人这才大松了口气,赶紧的转入了内帐。

  入得内帐时,曹操已经坐了起来,斜靠榻上,脸色甚是苍白,一身憔悴。

  郭嘉等人上前相见,纷纷的安慰。

  “没想到那颜贼,手段竟如此了得,连坚不可摧的洛阳城,都能给他攻破,实在是大出本相的预料啊。”曹操幽幽而叹,充满了对颜良的无奈。

  众人无言,皆垂首黯然。

  曹操又咬牙切齿起来,恨恨骂道:“颜贼如此残暴,竟如对子廉那般,处置元让,实在是可恨。”

  曹操的恨言,激起了左右众人的愤慨,许褚更是恨到紧握拳头,骨节“咯咯”作响。

  蓦的,许褚眼珠一瞪,拱手道:“丞相,末将请率一定,攻破函谷关,夺还洛阳,亲手宰了那颜贼,以解丞相心头之恨。”

  许褚豪然一语,但左右旁人,却无人慷慨附合。

  谁都知道,函谷关的楚军守备顽强,前番洛阳未下时,他们都攻不破,今士气受损的情况下,又如何能击破关城。

  更何况,眼下洛阳已失,颜良过不多久必会率大军来函谷关,那时两军兵力优劣逆转,更难以击破关城。

  “许将军志气可嘉,只是如今丞相有病在身,将士们士气受挫,是否应当继续强攻函谷关,还得从长计议才是。”郭嘉委婉的劝阻了许褚的冲动。

  许襦瞪眼气道:“若不攻关,难道就坐视洛阳陷于那颜贼之手吗?”

  郭嘉一时无言。

  这时,曹操那憔悴的脸上,却竟浮现一丝诡笑,“洛阳当然不能放弃,函谷关既然难以攻克,那何不诱得关上敌贼前来攻我们。”

  诱敌来攻?

  众人神色一震,一时未明曹操之意。

  郭嘉却是眼眸一亮,最后领悟过来,惊喜道:“丞相的意思,莫非是借着丞相昏倒为诱饵,诱使敌军趁机来攻不成?”

  “知本相者,唯奉孝也。”曹操捋须一笑,说道:“其实适才本相确实急怒攻心,但还没气到晕倒的地步,本相只是灵机一动,索性在阵前演了一出戏而已。”

  演了一出戏?

  许褚智谋不足,尚自迷茫不解,郭嘉却已恍然大悟,脸上亦洋起了会意的笑容。

  “原来如此,丞相随机应变之道,当真天下无人能及也。”郭嘉又是感慨,又是赞叹。

  曹操哈哈一笑,脸色愈加得意,当场便向他们面授机宜,命他们依令去命诸将准备。

  听得曹操的机宜,许褚方才恍然大悟,兴奋的击拳道:“丞相之计,真是妙计,这一回咱们定能好好教训一下那颜贼,令他不敢再猖狂。”

  大帐之中,原本低落的气氛,渐渐变得高昂起来。

  ……函谷关。

  关城上的吕玲绮和朱桓,以及数以万计的楚军将士,几乎都目睹了曹军阵中忽生骚乱。

  倘若不是因为曹军撤退之时,队形严整,丝毫没有慌乱的话,吕玲绮他们早已率军杀出函谷关,一举击破了关外的曹军。

  次日,曹军退兵十余里。

  第三天,细作传回情报,言是曹操吐血昏死,至今尚未苏醒,曹宫上下已是人心惶惶,流言四起。

  这般消息,自令关城上的楚将军大为振奋。

  吕玲绮当场就力主,夜中率军出关,袭劫敌营,趁着曹操昏死不醒,无法主持大局的机会,一举击垮人心惶惶的曹军。

  函谷关上的众将,本就羡慕攻陷洛阳立功的同僚,今既是有机会在眼前,又如何能不蠢蠢欲动。

  吕玲绮那么信心百倍的一鼓动,诸将的立功之心,很快就被激发了起来。

  经过一番商议后,朱桓也点了头,最终附合了吕玲绮提议。

  于是,关城上的诸将便计议定,当天入夜后,尽起函谷关中兵马,兵分数路前往劫营。

  经过半日准备,终于入夜。

  函谷关上的两三万将士,尽皆饱食一顿,提早便已入醒。

  到得半夜之时,楚军将士便被叫醒,在将官们的催促下,尽集于关门之下。

  此时吕玲绮已背负赤色披风,手执方天画戟,心怀着激荡的复仇之火,在城门前驻立已久。

  诸军集齐,月过中天,正是劫营的绝佳时机。

  当下函谷关便城门大开,近三万的楚军将士,尽皆出得关城。

  吕玲绮和朱桓二人,各率一万多兵马,兵分两路,悄无声息的向着曹营匆匆潜去。

  月已西斜时,吕玲绮率领着她的一万大军,终于是逼近了曹营数里之外。

  吕玲绮身登斜坡,借着月光远望敌营,但见曹营灯虽明,但却十分的安静,并未见有丁点觉察防备的迹象。

  “哼,曹贼,今晚我就亲手割下你的人头,为我的先父报仇。”吕玲绮握紧方天画戟,明澈的眼眸中,杀机如烈焰般狂燃起来。

  自从当年由下邳城逃出时,吕玲绮就无日不想着杀曹操,为父报仇。

  如今,可以说是她离报仇成功,最近的一刻,她如何能不兴奋激动。

  眼前的敌营毫无防备,她所要做的,就是率军突杀而去,径直杀往中军大帐,亲手杀了昏死的曹操。

  整个过程,看起来就是这么简单。

  东方渐渐发白,这个时候,是人们睡眠最深,警惕性最差的时候,时机已到,还有何犹豫。

  吕玲绮目射杀机,方天画戟一指敌营,高喝道:“大楚的将士们,随本将杀入敌营,斩杀曹贼——”

  怒啸声中,吕玲绮跃马而先,直奔敌营。

  身后处,万余战意狂燃的大楚将士,咆哮而怒,如从幽冥地府而出的鬼兵一般,从夜色中杀出,向着曹营呼啸而去。

  与此同时,东北侧一线,喊杀之声亦是如潮而起,显然是朱桓一军,也同时发同了攻击。

  两路兵马,齐攻而出。

  夜色中的吕玲绮,便那一道赤色的流光,挟着满腹的怒意,飞驰向曹营。

  万千楚军,汹涌如潮,只片刻间的功夫,便逼近曹营五十步外。

  似是仍未惊觉,依然是一片沉寂。

  吕玲绮心中暗喜,大叫道:“砍翻鹿角,杀进敌营去——”

  冲杀于前的楚军将士,已高举起了手中的环首刀,准备一鼓作气,将曹营外围的鹿角砍翻,冲入敌营。

  转眼间,汹汹的失潮,已冲至敌营外二十余步。

  便在此时,猛听得曹营内一声炮响,火光映照下,无数的曹军,突然间从昏暗的军帐后转入,营外的浅壕中,也瞬间冒出了一排的军兵。

  火光下,曹操在众亲兵的簇拥下,昂首步向营门处,脸上浮现的,皆是得意的冷笑。

  “丞相当真料事如神,贼军果然中计,前来劫我大营了。”许褚兴奋的赞叹道。

  曹操冷笑一声,扬鞭道:“还在等什么,给本相放箭,狠狠的射杀贼军。”

  号令下,许褚粗声高喝:“弓弩手放箭,杀光敌贼——”

  战鼓声冲天而赴,早已准备就绪的三千弓弩手,闻令松弦。

  数千利箭,腾空而起,借着夜色的掩护,直扑营外楚军而去。

  此刻,营外的吕玲绮,已是大惊失色,眼前曹营突生变故,她才知自己中了曹操的诱敌之计。

  “撤退,全军撤退——”吕玲绮反应也是极快,当即就果断下令撤兵。

  但就在众将士尚不及转身时,天空之中,飞蝗般的箭矢已如雨点般倾落而下。

  吕玲绮不急多想,急是将手中方天画戟,飞舞作铁幕一般,封住了箭袭攻来之路。

  叮叮铛铛的声响中,数支敌箭接边被弹开,溅起漫天的星火。

  吕玲绮武艺超群,区区利箭自然奈何不了她,但左右那些武艺微末的士卒,却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一轮箭射下来,当场便有数百人倒在了血泊之中,惨叫惊嚎之声,一声大作。

  “撤退,快撤——”吕玲绮也顾不得许多,一面舞戟挡箭,一面拨马而逃。

  万余受创的楚军,斗志瞬间瓦解,如溃巢的蝼蚁一般,转身便跑。

  而这个时候,东北一线,也是惨声大作,显然,朱桓所部也遭到了同样的埋伏。

  大营中,曹操眼前楚军撤退,冷哼一声,高喝道:“全军追击,尾随敌贼败军之后,给本相一鼓作气,趁势攻上函谷关。”

  号令传下,诸营营门大开,数不清的曹军,如潮水一般冲涌而出,扑向仓皇而退的楚军。

  吕玲绮惊魂难定,不敢稍有迟滞,一路望南狂奔。

  当得东方发白,天色渐亮时,函谷关终于已入了眼帘。

  吕玲绮原松了一口气,想退上关城,但又想身后曹军紧追不舍,倘若就这么率败兵回城,岂非给曹军趁势尾随着一同杀入了函谷关。

  正自进退两难之际,猛听前面一声炮响,一彪兵马骤然出现,挡住了吕玲绮和她败军的去路。

  吕玲绮大吃一惊,心道:“难道曹贼竟在函谷关附近埋伏下了一军不成,若如此,我命岂非休矣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